宋伊寧被明嬌氣得不輕,回房間時把門關得震天響。

梳妝台上的化妝品被砸到一大半,顧雪舒聞了聲過來,皺眉瞧著滿地狼藉︰「消停點,等會兒你爸就回來了。」

宋伊寧上次被宋業廷罵得狠了,哪敢再當他面撒潑,當即就不情不願地蔫了下來。

顧雪舒緩了神色,摟著女兒到床邊坐下,「誰又惹我寶貝女兒生氣了?」

「還不是明嬌那個賤人,」宋伊寧恨不得咬碎一口銀牙,眼淚不要錢一樣往下掉︰「跟她媽一個樣,就會勾引別人的男人!」

「媽,你說我怎麼辦呀!」

「我都好幾天沒見到彥行了,再這樣下去,我不是以後都沒有機會了嗎?」

宋伊寧是真喜歡陸彥行,不然當初,也不可能放段倒追他一年多。

顧雪舒就這麼一個寶貝,見她這樣自然心疼得緊,嘆了口氣道︰「你要實在喜歡,就去把人搶回來。」

「陸彥行再喜歡明嬌,總歸也不會要一個亂搞的女人,」中年美婦微微眯起的雙眸中精光乍現,「下周城南方家有個晚宴,到時候讓她喝醉了隨便丟給哪個男人。」

她這一說,宋伊寧就懂了。

「但我總不能當眾灌她酒呀……」

「傻乖乖,你不能想辦法讓她自己喝嗎?」

……

三天後,明嬌起了個大早。

從陸宅回來後,除去陸彥行和徐雙怡的消息,她的手機就一直沒響過。也就是說,這幾天時間里,陸既寒沒有用任何方式聯系她。

那句「我送你」,像極了敷衍老爺子的玩笑話。

就當是陸既寒放了個屁。

明嬌認命了,天剛蒙蒙亮,她就端坐在化妝台前,點開滴滴呼叫車輛。

宋家別墅地處郊區,是當年明嬌的祖父特地給她病弱的母親購置養身體的,前些年也已經被轉移到了宋業廷名下。

明嬌擰眉,有些煩躁地看了眼手機。

滴滴還沒人接單。

十五分鐘過去,明嬌正要加價,屏幕上方就冷不丁彈出來個陌生號碼。

瀾城本地號。

明嬌眉角彎起,接听時很禮貌地打了招呼︰「您好。」

「明小姐你好,我是陸律師的助理。」對方言簡意賅︰「現在過去接你可以嗎?」

陸既寒的助理大概隨了他的性子,辦事干脆利落,掛斷電話不出半小時,那號碼又來了信息叫她下樓。

早上七點鐘,太陽才剛剛升起。

明嬌拖著行李箱走出別墅時,卡宴的後備箱開著,那個年輕的助理已經等在車外面,「前面被我們老板放了東西,明小姐一會兒坐在後面吧。」

他把行李箱安置好,幫明嬌打開了後排車門。

陸既寒正倚在另一側翻閱文件,厚厚一疊,明嬌粗略地瞥了一眼,大概也猜出是些案件。

明嬌上了車,安安靜靜地系好安全帶,輕聲輕氣地叫他︰「小叔。」

男人「嗯」了聲,金絲框的眼鏡下,眼皮都沒抬一下。

明嬌看得出來,陸既寒對她沒有半點興趣。

但存在感還是要刷。

所以明嬌沒話找話一般,小聲問道︰「小叔,我有個朋友想知道,女對男霸王硬上弓犯法嗎?」

「你覺得呢?」

陸既寒終于偏過頭來打量了她一眼,似是不解她為什麼會問出這種問題來,男人微微挑了下眉︰「明嬌,你幾歲了?」

「……二十了。」

也對,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陸既寒合上文件,摘下眼鏡按了下太陽穴,他回得認真,「一般按照情節輕重定刑,正常都在五年以下。」

「但如果對象是我,」那人話音一頓,側眸望進少女黑白分明的清澈水瞳,輕悠悠道︰「我可能會讓她牢底坐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