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嬌本意就是想讓陸既寒送她一趟。

她跟陸彥行的未婚夫妻關系維持不了多久,等婚約一解除,怕是連見到陸既寒的機會都沒有了。

明嬌也只能趁現在多刷刷存在感。

只是沒想到,陸既寒會答應這麼快。

明嬌原本要說給老爺子听的「反正我十幾年都是這麼過來的」賣慘語錄,就這麼哽在了嘴邊,她唇瓣輕輕開合了下,一時說不出話來。

女孩子到底還是年輕,臉上的錯愕壓根掩藏不住。

耳尖也紅了。

律師圈水很深,這種生動的表情似乎很久沒見到了。

陸既寒眼底有半分的興味晃過,轉瞬,又斂起︰「不想我送?」

「……」

哪能呢?

求之不得。

但明嬌不能說,短短幾秒,她已經反應過來,乖乖巧巧地彎了彎唇︰「那麻煩小叔了。」

……

陸既寒喜靜,公務又繁忙,吃過午飯沒一會兒就上了樓。

滿打滿算,明嬌跟他同桌的時間還不超過十五分鐘。

期間別說對話,連眼神交流都沒有一個。

是個比想象中更難接近的男人。

明嬌有些泄氣,下午陪老爺子下棋的時候,還心不在焉地走錯了好幾步棋。

終于熬到暮色四合。

晚飯過後,陸彥行開車送明嬌回去。

他花錢向來大手大腳,見明嬌表情懨懨,便想著法哄她開心︰「對了寶貝,我上次幫你教訓過那個潑你酒的女人了。」

「開心一點。」

「今天的首飾還喜歡嗎?」

「乖,等我出差回來給你帶禮物。」

「……」

明嬌莞爾,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了幾句。

很快,車便在宋家別墅前停下。

陸彥行看出明嬌興致不高,覬覦已久的晚安吻都沒敢提,只在她下車前親了下她的手背︰「早點休息。」

少女敷衍笑笑,開門下車一氣呵成。

陸彥行最近很忙,也沒停留太久。

車燈一暗,明嬌就皺了眉,從包里翻出張紙巾去擦手背。

還沒擦干淨,不遠處就響起道刻薄的女聲︰「你還真會得了便宜賣乖,現在裝什麼清純潔癖呢?」

「勾引彥行的時候怎麼不這樣?」

明嬌沒理,越過她就要進門。

宋伊寧忙抓住她的手腕,「跟你說話听不見嗎?」

路邊有人經過。

宋伊寧瞥了眼,認出那是褚家少爺。

反正這種事兒被他撞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宋伊寧便沒在意,自顧自道︰「知三當三,你還要不要臉了?」

褚煬走出去幾米,腳步頓了頓,才輕手輕腳地開門上了車。

車窗開著,主駕的人這是在看戲呢。

褚煬識趣地壓低了聲︰「來多久了?」

陸既寒垂眸看了眼腕表,「十分鐘。」

從頭到尾,看得明明白白。

褚煬「嘖」了聲,視線跟著轉向窗外。

明嬌這會兒一雙細眉皺地正深,她聲音嬌軟,話卻帶了刺兒︰「你也配我跟你搶嗎?」

褚煬︰「……」

明嬌以為四下無人,也懶得再跟她演戲,涼涼笑了聲︰「再說一遍,陸彥行是跟你分手後認識的我。」

明嬌︰「你要還听不懂,就回幼兒園去學拼音。」

話沒摻假。

陸彥行三分鐘熱度,跟宋伊寧玩膩了,就把人甩了準備換下一個。

明嬌什麼都沒干。

只不過她知道陸彥行喜歡清純一掛,所以初見那天,精心畫了個淡妝穿了條白裙子。

而已。

褚煬听得目瞪口呆,「年紀不大,小嘴倒是挺利……」

很快,他眼楮又開始放光︰「老陸,你看我有機會親到這張伶俐的嘴巴沒?」

男人瞥他一眼︰「你?」

褚煬用力點了點頭。

連陸彥行那種流連花叢的浪子都栽了,更別說光會油嘴滑舌、實際上女人都沒見過幾個的褚煬了。

十有八九會掉進明嬌的溫柔鄉里尸骨無存。

陸既寒輕笑著點了支煙。

灰白色煙霧散開,他眼底淡漠的輕嘲也跟著一同散開︰「也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