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嬌不知道陸既寒是不是早就猜透了她的心思,也不知道這句話是不是有意說給她听的。

即使不是,也已經足夠讓她心悸。

男人嗓音甚至算得上溫和,但盯著她的那雙鳳眸里又分明藏著銳利寒意,明嬌扯扯唇,把頭扭了回去︰「誰敢硬上弓您啊。」

少女用了敬稱,把語調抬得十分溫順輕巧。

陸既寒極短促地輕輕一哂,而後,他將視線從明嬌臉上收回︰「說吧,你朋友還想知道什麼?」

「……」

他分明就是故意提到「朋友」兩個字的。

明嬌沒再無中生友,悶聲回︰「沒了。」

一時便沒了話。

陸既寒近期接了個刑事案的訴訟委托,還有很多時間線和證據鏈沒捋完,他也就沒再管明嬌,低了眸重又把那疊文件翻開。

B大在臨市,開車過去起碼要兩個小時。

明嬌睡得晚起得早,眼底的黑眼圈是被遮瑕蓋住了,但是哈欠根本止不住。

打到第三個時。

陸既寒淡聲開了口︰「困了就睡。」

明嬌眼皮沉得很,但偏偏听了他這話後,困勁兒就散了一半,她沒出聲,垂下眼楮往左手邊瞧了眼。

陸既寒正在往A4紙上寫什麼,他指骨勻稱,手指被黑色的鋼筆一襯,便顯得越發干淨修長。

听徐雙怡說,陸既寒以前是學醫的,大二才跨院轉學了法。

這麼好看的一雙手,不拿手術刀可惜了。

來不及惋惜,前面正開車的江助理接話道,「明小姐睡會兒吧,等到學校了我叫你。」

明嬌思緒拉回,老老實實閉上眼楮。

九點多鐘。

明嬌被「叩叩」的敲窗聲叫醒,她皺了皺眉,剛掀了掀眼皮,就听耳邊傳來男人不溫不熱的聲音︰「下車。」

轉頭一看,江助理已經拿好了行李箱等在外面。

明嬌跟旁邊的人道過謝,連忙開門下了車。

B大的宿舍樓設在校園外,因為層數都不算高,所以沒有安裝電梯。

好巧不巧,明嬌住在六樓。

開學日的宿舍樓家屬可以隨意進出,江助理便紳士地替她提好東西,「明小姐,我送你上去。」

來不及道謝,身後就有人「呀」了聲︰「這不是明嬌嗎?」

「休學了一年,今天回來上學了啊?」

明嬌皺眉,轉過頭去看了好一會兒,才記起這是她同一個系的室友。

明嬌跟她關系很差。

她懶得理,抬腳正要走,那女生卻望了眼旁邊的卡宴,陰陽怪氣道︰「怪不得會拋棄許師哥呢,原來是找到更有錢的男朋友了啊?」

明嬌和陸彥行的事兒還沒傳到學校,女生便以為江助理是她男朋友。

B大校門口人不少,周圍已經開始有人停下看熱鬧了。

陸既寒本來還在整理證據,听到動靜才轉頭看了眼。

明嬌站在陽光底下,臉上沒多大表情,指甲卻極為用力地掐進了掌心。

車內沉悶,陸既寒點了支煙,把車窗降下了一半。

那道女聲就清晰了不少︰「白瞎了許師哥對你那麼好,費了好大功夫去校領導面前求情,才讓你只是休……」

再說下去怕是要出事。

陸既寒磕了下煙灰,沉沉望了眼那激動得面紅耳赤的女生,淡聲道︰「明嬌,上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