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明嬌還是對著鏡子化了一個淡妝。

臉上還有道抓痕沒掉痂,她慣會賣慘,也就沒費功夫去遮。

陸彥行見了果然心疼地不行,帶她去陪陸老爺子吃飯前,特地選了幾套卡地亞的首飾哄她開心。

到陸宅時還早。

老爺子正在和陸既寒在客廳里下棋,隔著層門,里頭中氣十足的男聲依舊清清楚楚︰「也不知道讓讓你老子!」

陸既寒是陸甲老年得的子,也是陸家最受寵的小兒子。

明嬌和陸彥行進去時,老爺子咧開的嘴還沒合上,笑哈哈招呼他們︰「彥行和嬌嬌來了啊。」

少女眼楮彎彎,「爺爺。」

明嬌的外公和陸甲是戰友,陸甲年輕時還被他救過命,兩人有了過命的交情,早早就給還沒出生的孫輩定了女圭女圭親。

時間一晃,幾十年也過去了。

小姑娘外公和生母都走得早,宋業廷再婚沒多久,她就被送到了鄉下。

明面上是養身體,實際跟棄養也沒太大區別。

到底是個可憐人兒。

陸甲依稀能從明嬌身上看出已故戰友的影子,眼神便越發慈愛︰「嬌嬌來得正好,快過來幫爺爺下這盤棋。」

他棋藝不精,上次還輸給了放了無數次水的明嬌。

「對了,嬌嬌第一次見既寒吧?」陸甲邊起身把位置讓給明嬌,邊抬手指了指對面那人,「跟彥行一樣叫小叔就行了。」

明嬌坐好,乖巧地抬了抬眸︰「小叔。」

女孩子年紀小,眼角和嘴巴都帶了淺淺的粉色,瞧著溫溫軟軟的。

男人下巴點了下,就當做是回應。

陸既寒是昨晚回來的,因為今天沒有應酬,便只穿了身米白色的家居服,額前的碎發也沒有打理,隨意遮住了濃黑的眉尾。

今天光線充足,足夠明嬌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皮膚偏白,狹長的眼尾微微挑起,下頜線流暢漂亮,連下巴上的那顆細小的痣都恰到好處。

是個極好看的男人。

明嬌也沒一直盯著他瞧,很快便收回了視線,低下頭去專心替老爺子下棋。

陸彥行站在旁邊,稍一低頭就能看到少女白皙縴長的脖頸,似是想到什麼,他俯問︰「嬌嬌,我是不是有件外套在你那里?找了幾天都沒找到。」

那可是他最喜歡的西裝,百萬難求一件。

明嬌手指頓了下,有些抱歉地仰頭看了他一眼︰「本來想洗干淨還給你的,但是被我洗壞了……那件衣服是不是很貴?」

少女的表情十分無辜。

陸彥行心疼衣服,但更心疼明嬌,忙安慰道︰「沒事沒事,壞了再買一件就是了。」

陸既寒嘴角似有若無地扯了下。

听不下去了。

再听他得冷笑出聲來。

陸既寒把最後一顆棋子放回盒子里,抬腳就往樓上走,陸甲的聲音響在身後︰「棋就快下完了,你做什麼去?」

男人揚了揚手機,頭也沒回一下︰「給委托人打電話。」

……

陸既寒電話打了一個小時。

菜都上齊了,他人才慢悠悠地從樓上下來。

餐桌上幾人正聊得熱鬧。

陸甲明顯很喜歡明嬌,一張老臉都樂開了花︰「嬌嬌考的哪個大學啊?」

「B大。」

明嬌今年讀大學,再沒幾天就該開學了。

「B大好啊,既寒也是B大的……」未來孫媳婦爭氣,陸甲也覺得有面子,樂呵呵道,「幾號開學啊?」

「8號,」陸彥行替她答了,「可惜我過兩天要出差,沒辦法送她去學校。」

陸甲腦子轉得飛快,「那老三呢?」

他看了眼小兒子,「你有空沒?」

下一秒,不等陸既寒回答,明嬌已經先一步拒絕道︰「不用了爺爺,我一個人可以的。」

嘖。

她倒是很會說話。

陸既寒半笑不笑地睨了眼明嬌,把她別有深意的「一個人」三字在舌尖上繞過一圈後,也不等老爺子再下命令,了然道︰「哪個學院?」

「……嗯?」

男人手指敲了敲桌沿,一字一頓︰「我送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