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在公共場合,一場鬧劇很快收了尾。

十點多鐘,明嬌站在路邊等滴滴。

陸彥行還有事先走了,他人不在,微信發得倒是勤︰「寶貝,傷口不要踫水。」

「回家路上去藥店買支藥膏擦擦。」

「晚上睡覺記得關窗戶。」

……

明嬌簡單回了幾句。

手機鎖屏後,黑漆漆的屏幕上映出她的臉來,巴掌大小,右臉上掛了幾道刺眼的指甲劃痕。

這是剛剛被宋伊寧哪個朋友撓傷的。

深秋夜的涼風一吹,明嬌瘦削肩膀上的那件西裝便搖搖欲墜,她也沒理,低著頭漫不經心地看它一點點滑落下去。

明嬌不喜歡陸彥行身上的味道。

煙味混雜著濃烈香水味,刺激地她忍不住皺眉。

兩分鐘後,司機準時到達。

明嬌扯下外套,在上車之前,毫不猶豫地把這件純手工定制的西裝送進了垃圾桶。

同一時間,馬路對面的黑色卡宴上,主駕駛的男人視線剛收回,就听手機里陸老爺子氣急敗壞地吼道︰「臭小子,你到底有沒有听我說話?」

「沒有。」

陸既寒確實沒听。

靜了片刻,那邊聲音陡然拔高一個度︰「周末給我回來吃飯!」

……

明嬌回到宋家別墅的時候,已經近凌晨。

客廳的燈還亮著,遠遠就能听到男人帶著怒氣的聲音︰「今天又是怎麼回事?」

明嬌推開門,若無其事地走進去。

宋業廷向來對她是不聞不問的態度,這次也僅僅施舍了她一個眼神。

倒是宋伊寧被他罵得狗血淋頭︰「宋家的臉都快被你丟光了!」

這話是說給她听的。

明嬌嘴角彎了彎,上樓前腳步一頓,轉過頭來笑眯眯道︰「爸,您多注意身體,別被姐姐氣出病了。」

說完也不看那一家三口黑如鍋底的臉色,徑直回了房間。

沒成想。

宋業廷沒被氣出病來,宋伊寧的母親顧雪舒倒是被氣得暈了過去。

凌晨三點,明嬌被樓下的動靜吵醒。

宋業廷最好面子,自然不可能把顧雪舒送去醫院,就叫了相熟的私人醫生過來,家里佣人也被叫醒不少,陣仗極大。

明嬌睡意全無,點開微信徐雙怡發了條消息︰「我又把我後媽氣暈了。」

徐雙怡︰「嬌嬌牛逼!」

「你今天的光榮事跡都在圈子里傳開了,現在好多人說你是灰姑娘,宋伊寧是惡毒姐姐……解氣是解氣,但是嬌嬌,就為了一個陸彥行,不值得吧?」

明嬌翻身下床,撥了語音電話過去,「我不是為了陸彥行。」

她語調淺淺,沒多大波瀾︰「那一家三口從我明家搶走的東西,我總得一個個拿回來。」

陸彥行是第一個。

明家的產業是第二個。

徐雙怡听她這麼說,也懂了個大概︰「不過,你家的產業可比陸彥行難搶多了……」

明嬌一個剛成年的少女,在瀾城立足都困難,更別說在宋業廷那兒虎口奪食。

雖然現在有個陸彥行給她撐腰,但是——

「陸彥行沒那麼大本事啊!」

明嬌本來也沒想靠陸彥行,她思緒轉過了長長一圈,半晌,輕輕道︰「雙怡,我今天見到陸既寒了。」

徐雙怡反應了幾秒,「嬌嬌,你別犯傻打他主意!」

陸既寒跟陸彥行可不一樣,這種律界翹楚是食物鏈的頂端,稍不留意就會被他吞得骨頭都不剩。

徐雙怡︰「你可能不知道,前幾年有個小明星不怕死地爬了他的床,結果當晚,人就被他以‘猥褻’罪名扔進了局子。」

陸既寒根本不懂憐香惜玉怎麼寫的。

徐雙怡是真怕明嬌想不開,還要再苦口婆心地勸阻,就听女聲問了句︰「陸既寒喜歡什麼樣的?」

明嬌周末會見到他。

「……」

徐雙怡的哥哥跟陸既寒關系不錯,所以多少對他了解些。

這男人完全沒有花邊新聞,似是清心寡欲慣了。用她哥的話來說,陸既寒跟個和尚沒有兩樣。

那頭明嬌還在猜測︰「清純的還是性感的?」

徐雙怡默了默,「真要說的話,你如果是一個準備申訴的犯人,說不定他會喜歡。」

明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