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你不能出去。」林源剛踏出王府大門就被兩名身披赤紅鱗甲守衛攔住,鎧甲在陽光下璀璨閃亮。

當下只有皇宮和王府可用軍隊士兵守衛,而且這些士兵更是直屬忠南王的雄獅軍團,根本不買這個少爺的帳,在這些士兵眼中王爺傳回來的消息是不讓少爺出去,少爺就不能出去。

「你們連我的話都不听,我要告訴我姐還有我爹去!」林源氣憤的大叫。

「這……」兩名守衛對視了一眼,看出了對方眼中的無奈。

「這什麼這,我出去了,讓開!」兩名侍衛慢慢讓開大門。「等一下,順便告訴我姐,我要晚點回來!」

說完,林源踮起腳拍了拍左側侍衛的肩膀,誰讓這些侍衛人高馬大的,可憐小林源還在發育期。

「少爺要去哪啊?」听見身後熟悉的呼喚,林源尷尬的轉身。

「德總管。」兩名侍衛微微低頭。

「額,德叔,家里太悶了,我出去轉轉,哈哈」林源摸了摸後腦勺,笑著回答。

「小姐同意了嗎?王爺可以讓小姐代為管教你」德叔眯著雙眼追問。

「你說我姐啊,我去正堂沒找姐,放心,我姐那麼疼我,肯定讓我出去玩」。

「小姐可是說關你三天禁閉,這才第二天,少爺你就忍不住了,外面危險,少爺還是回來吧」德叔繼續說道。

「你們這麼回事?竟然讓少爺出去!不知道小姐和王爺的口令嗎」德叔黑起臉對著兩名侍衛呵斥,絲毫不顧及火烈鳥軍團士兵的身份。兩名侍衛幾乎同時半跪說知錯。

「德叔這也不怪他們,是我要出去的!」

兩名侍衛听此朝林源投來感激的目光。沒想到少爺如此體貼人,讓他們對少爺的印象大為改觀。

而林源不知道自己的一句好話贏得了兩名侍衛的認可,要是林源知道定會大呼這以前的林源人品到底有多差啊連家中侍衛都不認可。

「哦~這樣啊」听到林源的話,德叔有些迷糊,少爺何時轉性了,對下人都關心,對我如此有禮貌的說話,听著語氣感覺還有些怕我。

要知道平時少爺除了老爺和雪兒小姐外,可是對任何人都不假辭色。

「那個,德叔我有事,先出走一步」說完林源撒腿就跑,直接沒離身後德叔的呼喊,

呼呼,這身體太差了,這才幾步,就累的夠嗆,以後咋辦。靠在牆上看著街上匆匆人群,偶爾鱉見騎著駿馬的衣服華麗的公子小姐,听見小販此起彼伏叫賣聲,讓林源不經感嘆,不愧是國都就是繁華,前世還沒真沒好好體驗過。也只有國都才這麼繁華,要是邊境的話,都是一片蕭條的

「哎呦喂,這不是我們的林大少爺嗎?,听說風流到口吐白沫,現在還敢出來,你不知道你可是這國都的風雲人物嗎?哈哈」突然一名身著紫色華衣的少年直接擋在林源前面身後幾名侍衛持劍跟隨。

「好狗不擋道,你不知道嗎?唐雲滾一邊去!」林源陰沉的說道。

「呦,幾天不見,膽見肥啊!」唐雲臉上閃過一絲狠芒,猛的抽出腰上的折扇狠狠朝林源砸去,

不過林源可不是當初的林源,這小屁孩的心里早就被他看透,直接反手抓住,

唐雲沒想到林源竟然能抓住,一腳踹想林源肚子,要是被踹實那林源起碼有得躺上幾天,林源像是早就看出這招般,林源用力一拉,右拳擊打唐雲胸口,唐雲倒飛撲在侍衛身上,

「少爺,少爺沒事吧。」兩名侍衛急切的問道,

「廢物,看什麼看!快把他給我拿下,出了事我負責!」唐雲氣的大聲呼喊,

沒想到這林源竟然變得如此厲害,今天算是丟臉了,兩名雄壯的侍衛看見林源平靜的站在哪里,揉了揉手指,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面無表情,這可和傳聞中的國都紈褲不一樣啊,

那不成是扮豬吃老虎。強壓主心頭的疑問,既然少爺吩咐了,就好好辦就是了。兩人同時放下手中劍,傷人可不行,除非他們不想活了,抓住還是可以的。

望見兩名侍衛不斷逼近,林源的心情不斷沉重下來,既然這樣就別怪我不留情了,哪怕付出點代價,要知道,林源可是和前世大魔頭血劍魔尊融為一體,不缺少瘋狂和狠勁。

「林大少爺你還是乖乖的放棄抵抗,不然要受些皮肉之苦啊」兩位侍衛獰笑著,

捏了捏手掌和扭動脖子發出「 擦 擦」聲響,身為唐家的人可不怕林王府,畢竟唐家身後可是二皇子,哪怕現在二皇子不得勢,也不是可以隨便得罪的

至于周圍的普通人人早就遠遠的躲開了甚至還有不少富家子弟在旁邊看戲,這國都還有那個不知道唐家和林王府的矛盾。

「那個人敢拿我兄弟!」只听一聲怒喝,林源的眼前出現了圓圓的白白的大肉球,

「是不是你們」肉球伸一只指頭,這胖子名叫李龐是林源為數不多的幾位「好友」。皇室供奉李老的親傳徒弟,修為在淬體中期,

兩人在一次青樓中相遇,頓覺相見恨晚,恨不得早生八百年,為此,林源還在李老問罪是幫他頂罪,更加深兩人的感情。

李龐常在修煉之余跑出來和林源一起尋花問柳。盡管這樣李龐的修為還是達到淬體中期,可見天賦之高,才會被皇室供奉收為親傳弟子,

要知道每個供奉可是燃血境的,這樣的師傅簡直是羨煞旁人。一般在學院只有講師才是燃血,在這個靈氣消散時代,能成為靈士已經是高出普通人一籌的了,

「是不是你們,今兒個,小爺打一雙,要你們知道太陽為什麼這樣耀眼。」。李龐氣勢洶洶說著就要動手,

兩名侍衛見此也微微推後到唐雲身後

「哼,今天放過你,還有你胖子,不要以為有個供奉師傅了不起。」唐雲見李龐來了知道這件事今天辦不成了,放下這句狠話,帶著侍衛徑自離去。

「切,怕你啊」。李龐朝唐雲的背影豎了個中指

「兄弟沒事吧,你知道現在情況有些復雜,不能直接出手,等改日我一定給他個終身難忘的教訓」听到李龐的關心的話語,林源心里有股暖意。

「嘿嘿,放心,哥可是大禍害,沒那麼脆弱,林源無所謂的回答。

「哦,對了,你今天這麼出來,你不是被留在師傅身邊修煉嗎,現在這個時代任何修煉機會都會讓人擠破頭腦鑽進去,」,

「唉,這要和你說這事呢,不是離三國學院交流比賽還有三個月嗎,這可是為國家長臉的事情听說獎品很是豐富,皇朝境內清輝學院的學員弟子都要參加,小爺可是掛名在清輝學院的,不過听說這次拉斐帝國的清輝學院有幾個靈感接近90的天才學員弟子,估計很不好對付,加上最近迦南王國在妖族攻勢中節節敗退,想想就頭痛。

這不我的師傅要帶我去星辰山脈歷練歷練,斬殺幾頭妖獸,好為國除害,順便看能不能突破淬體後期,這樣學院大比底氣也更足,畢竟星辰山脈靈氣要稍微濃郁些,加上還有一些靈草異果,所以,兄弟我們的有一段時間不能好好交流了」李龐直愣愣盯著林源的雙眼含情脈脈的說道。

「去你的,哥不吃草,只摘花。」林源看似不在意的說道,但眼楮的對修煉的火熱出賣了他,可惜李龐沒看到這點。

「那小爺回去了,你小心點,雖說他們說人如其名,可小爺可不胖,是一根鮮嫩的草。看來只有你記得這點!」說完李龐提了提自己的褲腰帶,恩,有點緊了,又該減肥了。

「走了。拜,你好好照顧自己,等我回來一起好好玩」李龐說完拍了拍林源的肩膀轉身離去,空氣中充斥著一聲淡淡的嘆息,

要是林源還是以前的林源,那兩人的交際可能僅限與國都,以李龐的天賦注定不會局限在這里,然後越走越遠,隨時間的流逝,修為的增長,靈士的壽命是普通人的幾倍,哪怕在這個時代,也是如此,也許若干年以後還是年輕李龐悵然回首,回想起在大桓皇朝的國都曾有個叫林源的陪他一起度過了無所憂慮的一段時間,但那是林源恐怕行將枯木……

不過我可不是原來的我,死胖子,哥還想帶你看遍世間紅花呢。等我趕超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