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線索和武技

小姐,少爺醒了,老奴查看過並無大礙,只是身子骨有些虛弱。」大廳中,德叔對著站立的俏麗身影說道。

「不過,老奴聞出欲神花的氣味。」。

「哼!是看我爹在前線浴血搏殺,後方總有些老鼠,真當我王府沒人嗎!敢拿我弟弟的生命來開玩笑!哪怕我弟弟再怎麼不濟,也不是一些宵小可以拿捏的,」林雪兒一聲冷哼,嬌小的身軀渾身散發出一股不屬于這個煞氣

「小姐,這肯定是唐家人做,貌似我們訂的婚事有問題,需不需要……」德叔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暫且不要管,該付出的代價遲早需要他們付出,現在馬上要到學院大比了,到時候我會讓唐家付出代價的」林雪兒面無表情的說道。

既然小姐說會讓唐家付出代價,德叔的心里知道是肯定沒有問題的,畢竟小姐可是飄渺學院核心弟子

「德叔先回去休息吧,這幾天你也辛苦了。」。

「那,老奴退下了」德叔拱了拱手轉身離開了正堂。

身為王府的老人且本身也是淬體後期他知道小姐在顧忌什麼,現在正值王爺在和妖族搏殺,皇室自然會維護王府,畢竟,該有的表面功夫還是做到位,但實際上誰到知道唐家不過是二皇子手下的棋子罷了。

自從三年前二皇子看到驚若天人的林雪兒,便展開了猛烈的求愛攻勢,可林雪兒是誰,是飄渺學院的天才弟子,志不在此,多次隱晦拒絕,而且身為王爺的林正南自然也是對林雪兒疼愛有加,尊重林雪兒的意見,皇室也不好強硬安排,可不能寒了功臣的心啊

一方面來之皇室的猜忌懷疑越來越嚴重,很早就有林正南在抵抗妖族的過程中排除異己的傳聞,將士只認忠南王,不認皇室號令,已經牢牢掌握了天蠍軍團和雄獅軍團,但是皇室一來沒有證據,二來現在妖族攻勢越來猛烈,也不能臨陣換將,此乃兵家大忌,可想而知現在王府頂著的壓力可不輕,雖然當初皇室答應保全林源的安全,但是要不是少爺不能修煉,早就找借口發難了,自古鳥盡弓藏,走兔死,走狗烹。太常見了。

十五年前王爺在著名的血色戰役中抵抗了妖族入侵大桓皇朝的進攻,從而獲得了「帝國護壁」稱號,帝國皇室也是破例封了林正南「忠南王」異姓王的封號,可惜如今蔭恩已盡,皇帝看來要準備傳位當今大皇子,大皇子也已經逐漸掌握了局勢,二皇子和三皇子差不多在苟延殘喘,幾乎是定了的下一任皇帝。而想來二皇子想必也看出來了皇帝的決定,想要拉林家作為盟友。

對于二皇子而言,無疑,林源成了突破口,再加上以他放蕩天天逛青樓的性格是最好的出手點。要知道欲神花可不是大眾玩意兒,在如今這個時代,含有靈力的奇珍異草尤為罕見,唐家可拿不出,要是沒二皇子的影子鬼才信!之所以林雪兒剛才說要對唐家付出代價不過是想讓二皇子收斂點,給個警告,規則是要遵守的!

「啊~終于可以洗澡了。」看著滿手上全是鼻涕印,林源的眼楮突然閃過一絲精光,「對了,百寶拍賣行最近要舉行拍賣,希望有好東西,沒想到前世不出名的小拍賣行,竟是這個時代的拍賣行里面的巨頭,有點意思。」林源大喊道「小柔,準備熱水,少爺要洗澡了」

躺在澡盆里享受熱水全身放松下來可林源心卻沒放松,「到底是誰要對我下手?欲神花可不是一般的渠道能弄得的東西,通過繼承的記憶林源知道,自己本身就是這國都除皇室外的三大勢力之一,自己的老爹修為更是燃血後期,號稱「帝國護壁」!任誰都不會想要一個燃血的高手在暗處潛伏。但能冒這麼大的風險,這個勢力實力看來很強,而且本身不懼怕王府的報復,但是手段又是暗中所為,難不成是……」

想到此林源臉色有些沉重,就在林源苦思冥想之際。余光透過霧氣突然瞟到一個嬌小的身影,。

「少,少爺。小柔來給你按摩來了」少女結結巴巴的說道「小柔……小柔的手藝可是很好啦!」這一幕差點讓林源直噴鼻血,

「這這,這生活也太墮落了吧」~呼。在心里默念十遍靜心咒,故作鎮靜的說道︰「咳咳咳,那個啥,哦哦,對是小柔啊。停!停!你就在原地不動啊。」。

「恩~少爺」少女有些不安的扭動,輕聲回答聲音很輕柔很好听,怪不得叫小柔。听著聲音差點讓林源把持不住,這也不怪林源,前世血劍魔尊成天打打殺殺,追求武道與強者鮮血。那里有時間享受這溫柔鄉的感覺見過的最多的女人全是活了一兩百歲的老妖婆,雖看起來,面容依舊美顏,不過想想就起雞皮疙瘩,相反她們的鮮血比肉體更能引起血劍魔尊的興趣。

但重生回來,先遇到驚為天人的林雪兒,再遇到這個主動按摩的小柔,那是現在的林源受得了的。

「咳咳,小柔你看少爺今天肚子有些餓了,你快出去給我準備點吃的」林源故作正經的吩咐。

「可,可……」。小柔有些猶豫。「沒有什麼可是,快去!」林源深呼吸平靜的說完就閉目養神。听見少爺的聲音有些嚴厲,小柔遲疑了幾下還是轉身跑出去準備吃的。

「對了,順便讓德叔送一張空白的武技心法的玉牌到我房間去」

睜開眼看見小柔離去,林源大呼放松,寧可和青玉聖地再打十架也不願再面對這種情況。太嚇人了!瓜竟現在的身體可經不起這種肉體上透支,「為了重回巔峰,拼了!」林源心里大聲默念。

修煉血蘭經,這血源目前最好的獲得途徑就百寶拍賣行哪里,不過錢財是個問題,這個時代妖獸精血都是稀缺貨,尋常錢財想都別想,而且,自身這靈感也太糟糕了吧,比前世還差,林源無奈苦笑。

看來任重而道遠,血蘭經分為六重,每一重必須要以高一級強者的精血為引,以自己的血液為基礎,輔以大量精血,借此修煉,當然,靈力也是不可或缺,不過相對而言,沒有其他心法那樣沒了靈力就基本無法修煉那種情況,相應的,精血最好以妖獸的為佳,妖獸體內的精血活性含量遠超同等級人類靈者,更能有助于修練。

看來只有賣武技了,本身血蘭經有衍生武技,這就導致前世的血劍魔尊很少刻意收集武技,武技用時方恨少,早知道前世多收集收集。林源心里大呼。

前世自己也就在引氣境的時候稍微收集了一些武技心法,到了凝魂境的自己,早以有了血蘭經的衍生武技,誰還去費力收集,血蘭經的武技威力,自己還是很清楚的,

天衍大陸不管是武技心法還是奇珍異草,亦或是丹藥法寶都分為︰凡級,夜級,月級,陽級,本源級別,凡級顧名思義,平常練武之人所用,在修煉靈力的人手中也會展示出不俗威力,上面的夜級,月級,展示的威力也就更大了,排山倒海也不是假的,

林源的腦海中記憶中還是有幾套頗有精妙的功法武技,有一套青雲聖地的心法應該很適合姐姐,先留著,找個機會給她,

不管了,穿好衣服走出門外,林源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一進房間,果然看到桌上有一個人晶瑩剔透的玉牌,隨手吩咐一個僕人把門守好,要求所有人都不能進來,連剛端來飯菜的小柔也只叫她把飯菜送進來,又把她趕了出去,看著小柔幽怨的眼神,林源瞬間把自己把自己的心變得強硬起來。板這臉。重重的關上了門,一些僕人侍衛也當沒看見,只當少爺又在瞎鬧,這很符合少爺的性子。

「小姐,少爺要了一個空白的功法玉牌,還自己關在房間里。需不需要看看。」德叔有些猶豫的匯報。

「難不成,源兒改性了,不過拿功法玉牌干啥」林雪兒也有些好奇,

林源盤坐在床上,把精氣神調到最佳,至于能不能完整的記憶出來,看看運氣吧,慢慢運轉血蘭經,體內灰蒙蒙的靈感也稍微離散了一些,通過血蘭經,強行把記憶中功法復刻在功法玉牌中,

一個時辰後,終于成功了,搖了搖昏沉沉的腦袋,揉了揉手臂,心中很快就被喜悅填滿,太不容易了,復刻武技心法,修為至少要在引氣境才行,林源還不是憑借血蘭經的特異之處,也不可能成功的

把玩著手中的玉牌,前一個時辰還是空白的功法玉牌,現在里面可以有一門夜級武技《斷山刀法》這下可以換妖獸精血嘍!林源開心的手舞足蹈,淡定,淡定!怎麼更沒見過世面似的

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一個穩重謹慎的強者,不穩重謹慎,可活不到那麼久的,這一世充滿小孩般天性,一點都不穩住。

听見屋里少爺鬼哭狼嚎,門外僕人習慣性的拿出一團棉花塞進耳朵,繼續筆直的站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