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林源發現現在急需解決的問題是體質不是戰斗經驗,前世血劍魔尊的戰斗經驗已經足夠應對大多數情況,但體質就有點差,

虧的太空了。雖然姐姐時不時讓人炖一些滋補湯,但還是不行,這不,剛才和唐雲的幾下爭斗,差點耗盡林源的體力,這可不行,哥可不是快男,看來的先找一些妖血淬煉體質,不然這修行路走不遠。

走了許久,根據記憶中黑市的位置林源來到了一個普通的巷子里面

「恩,看來是這里沒錯。」看見面前這個一眼望到底的小巷子,林源心里有些疑惑。不過還是徑直走進去。

這是……身體穿過一層透明的波痕,林源眼前出現了一派繁華的地方。原來是結界,我就說嘛,黑市咋可能在小巷子里面。看來布置了這個陣法的人還不簡單,加上每天運行這個陣法的靈石還都是一筆巨大的開銷,百寶拍賣行果然不簡單。

「來,看一看,瞧一瞧,新抓的妖獸幼崽,只要三百金幣!」一名滿身傷痕的壯漢叫喝。

「公子,來看看,這可是夜級武技《碎石劍法》,最適合英俊瀟灑的你了,」這名老漢直接抓住林源衣袖拿起灰色燙金封面的武技介紹。

「老爺爺,我沒帶錢!現在的功法哪一個不是玉牌里面,誰還會有紙寫!冤大頭也不是這樣當的,」林源攤了攤雙手

「是嘛,」老漢意味深長的盯著林源的衣服

「遭了,」看著老漢的眼神有這前世經驗的林源這麼可能不知道,這老頭八成把他當成尋找刺激的貴家少爺的,準備狠狠宰,衣服華麗也是罪。

「公子,你看你要是對武技不滿意,我的攤位還有這麼多好東西」老漢像是沒听見林源的話,繼續熱情的介紹。

林源隨意的看了一眼,染血的石頭、破舊的戰刀、關在籠子里嗷嗷叫的小野狗,……果然都是一些「奇珍異寶」不走尋常路!

「你看這塊染血的石頭,上面留下的可是煉神巨擎的鮮血可以吧,很有收藏價值的。還有這戰刀,你別看它破舊但它千年前可以血劍魔尊親手使用過的……」

「我咋不知道我還用過如此神兵利刃,」

林源沒理老漢的忽悠,走到一塊灰撲撲的石印面前。

「這,小印咋買?」林源隨意的問到道

「哎呦,公子,你可是好眼力,這可是本攤的鎮攤之寶,一口價五百靈石」老漢熱切的回應

「啥,我這還有一個更大的石印,要不要我轉手買給你,你淨賺一筆」林源作勢往兜里一淘

「哈哈,公子說笑了,剛才我記錯,是五百金幣」

「唔,我覺得五個金幣得行,」

「啥,不行不行,不過看公子你面善三百金幣」老漢顯出一臉得肉疼之色

「五個金幣」林源繼續砍價

「公子啊,你是不知道這可是我家的傳家之寶,代代相傳,要不是家里有事更本不會拿來賣的的」老漢痛呼臉上全是悲苦之色差點讓人信以為真

不過林源相當于兩世為人,這怎麼上當。至于傳家寶,對此林源更是嗤之以鼻。這方小印林源有了個猜測,不過還需要證實。

「十金幣,告訴我小印的來源,再加五金幣」林源做出一副不賣就走的架勢

「好好,算老漢倒霉,拿走拿走,至于來源我也實不相瞞是我撿來的」老漢一臉的無奈,今天算是遇到了,沒想到現在的貴族公子都這麼精了,活不下去了。

隨手把小印遞給林源,還掏出一塊地圖在上面圈了個地點一起送了出去。接過林源手中十五枚金幣,臉上總算有了些喜色,還是賺了,小印是撿來的,地圖值不了幾個銅幣,白賺啊。

林源抑制臉上的興奮,面不改色快步離開,哈哈,這個老漢更本不知道這方石印的價值,把它當成一方普通的印章,要不是石印散發的細微波動,林源還真不會注意到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方石印里面應該有一滴妖獸精血,就是不知道是何妖獸的,等下回王府仔細研究研究

看著一方石印的灰撲撲的裂痕幸虧有裂痕,不然還識別不出來,林源暗自慶幸。

來到百寶拍賣行,眼前一棟宏偉的三層高樓是大桓國都最頂級的拍賣行。可以說只要你想不到,沒有百寶拍賣行不敢賣的,前些年百寶拍賣行還拍出一枚陽極丹藥,在三國中引氣軒然大波,因為各路豪強爭奪,可以說勢力之大,據說背後有有引氣境靈士支持。但放在前世要是把血劍魔尊惹急了,直接轉手就給滅的渣渣一點都不剩,至于現在嘛,咳咳,虎落平陽啊,低調發育,

戴上隨手買的狼首面具,看了看自己剛才隨手換上的陳舊的衣褲。林源走進這家拍賣行,馬上就有一位美貌的侍女上前詢問

「公子是寄賣物品還是參加拍賣,如果參加拍賣請出示我行發的邀請函。」

「我來寄賣東西,」林源模了模鼻子笑著回答

「請跟我來」侍女引這林源來到一間小屋。

「請進吧」侍女用手恭敬的指引,說完就離開了

「你要寄賣什麼東西我要鑒定下」屋內白發男子說道。

林源看了一眼他胸口掛的夜級陣紋師的銘牌,根據原來林源腦海中的信息,陣紋師是靈氣開始消散後出現的新興職業,是煉丹師,練器師,陣法師交融後產生的,也就說,現在陣紋師可以煉丹,煉器也可以布置法陣,這也是對靈氣消散的無奈妥協,畢竟靈氣越發稀薄,修煉難度直線上升,除了個別老怪,誰都想把自己的技藝傳承出去,所以就導致現在陣紋師不僅地位崇高,而且懂的知識傳承相當的多,號稱多面小能手。

林源交出武技玉牌,白發陣紋師,散發出一絲精神力進去查看,這個夜級武技《斷山刀法》沒有問題

「你要以什麼來交易,靈石?」白發陣紋師慢慢翻閱林源帶來的武技。

「一罐下位妖獸精血」林源模仿出嘶啞的聲音。

「哦,」听此,白發鑒定師眼中閃過精芒

「可以,你的物品將作為倒數第三件出品」

放下武技,已經完全確認是正確的,為此白發鑒定師還暗自照上面的要求運行過靈氣。

「你不去拍賣會里面看看嗎?今天有幾樣好東西」白發鑒定師接著看似無意的詢問。

「這……」林源心里有些猶豫,百寶拍賣行,一月一小拍,一件一大拍以及每逢十年的超級拍賣會,今天正是小拍的日子,听到有幾樣好東西,林源還是決定去看看,雖然沒啥錢,但萬一有需要的東西呢,白發鑒定見到林源猶豫的表情遞出一張邀請函,林源咬了咬牙接過。

怕什麼,不就是沒錢嗎,蹭一蹭拍賣會也可以的,前世參加的拍賣會沒有已簽也有一百了,真的是,現在越來越沒當初的果斷了,靈魂交融也不是完美的,果然世間沒有兩朵相同的花,相似還差不多

「來人,帶著這位客人去拍賣場」看著林源接過邀請函白發鑒定師拍了拍手,馬上就有一名侍女微笑著出現帶著林源前去拍賣場

「也不知道那里來的小家伙,竟敢拿武技來拍賣,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來偷的。雖說現在很多陽級月級武技心法都隨著四大聖地的破滅而傳承斷裂消失,但夜級武技也不是很大白菜啊,」白發鑒定是師心里默想,以為穿身破衣,戴個面具就認不出啊,還是太年輕。

林源根本沒想到,他接邀請函時露出的手,可不是老年人的手而是相當白女敕的手,間接暴露了身份。

走在路上,林源猛然醒悟,看見自己拿邀請函的手,一陣苦笑,看來百慮一失啊。這也給了林源一個驚醒,以前太大意了,以為有前世的經驗就可以了,看來這天下聰明人並不少,幸好沒有惡意,不然……

林源收起了重生而來的優越感,調整了一下心態,面色輕松走進拍賣會的會場。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