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鳶講,燕凌這小子特別逗,全天寒山都知道,道一峰首座的親傳小徒弟,喜歡跟著天寒峰首座的小徒弟屁股後面轉。

某次道一峰首座天盛真君見著天寒峰首座白宓真君,上去就管人叫親家,還問何時把明月丫頭嫁來道一峰?還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就替你徒兒做一回主。

惹得白宓真君提劍追著砍他八十八座荒山。

白宓真君放話︰「若你徒兒贏得我家丫頭芳心,本座就認下你這親家。如今你再敢跟本座瞎認親,當心本座砍了你的道場!」

天盛真君打又打不過她,委屈壞了,吩咐徒弟不擇手段,也要把白宓真君家那小丫頭騙到手!還說你連人家丫頭都打不過,多用點腦子!

結果這小子倒好,理直氣壯的說︰「那師尊您也打不過我丈母娘啊!」

天盛真君好懸才忍住沒給他一頓揍,把這小子打包扔去天寒峰,說不要了,送給天寒峰當上門女婿。

燕凌一邊委屈巴巴揮手送師尊離去,一邊扯著江師姐的袖子不放。

待天盛真君再去看他徒弟有沒有搞定白宓真君家的小丫頭時,他發現他徒弟被搞定了。

他徒弟在天寒峰有自己的洞府了,還管白宓真君叫師傅,管江明月三個師兄叫大舅哥二舅哥三舅哥,被人輪番揍都不改口。

天寒山中愛慕江明月的弟子不少,誰也沒有燕凌那樣的勇氣,追求的那樣熱烈。

江明月雖說還嘴上還未表態,但還沒見誰能從江明月手里欺負得了燕凌,那態度相當明顯了︰他是我的人!

但燕凌覺得江師姐護著他只是出于保護師弟罷了,他還沒有真的感動師姐!

全天寒山都在等著他倆喜結連理,偏他們自己,一個冷若冰霜不說破,一個盲目自信又盲目自卑。

江眠月還不知有這樣的事,小說她沒有看完,看過的部分完全沒有提到燕凌這個人,也不知他有沒有出現在小說後面的情節里。

「對了,在聞道樓前是怎麼回事?那個白衣師妹,就是和你同村,測出極品雷靈根那個雲朵?」鳶講了一回燕凌和江明月的事,又想起聞道樓前的事來。

江眠月點點頭︰「是她。我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只是面對雲朵,我總莫名其妙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我內心對她並沒有什麼氣憤妒恨,可我總想言語傷她。」

鳶不可思議道︰「還有這種天生招罵的人?」

江眠月︰……

內心並不恨她,但卻總想罵她。嘖,看起來這女主可不就是天生招罵麼?

雖然師姐你說的有幾分歪理,但你是否搞錯了重點?

看江眠月一臉無語的樣子,鳶尷尬的咳了一下︰「咳……不是,我是說她竟然能影響你的情緒?」

江眠月點點頭。

鳶正色道︰「只听說過心魔幻境之類的能把人內心深處的負面情緒,七情六欲調動出來,如你這般心下無甚波動,卻仍然控制不住想對她宣泄情緒的卻是聞所未聞。」

說著,她不由有些擔心自家小師妹︰「師妹,修煉一途,任何自身不受自己控制的事都絕非小事。就算你心下並無執念,也不可放任你的情緒。」

江眠月點頭笑笑︰「師姐無須擔心,今日一番話倒不是完全在發泄,也是為了與她分清界限,我本不欲與她糾纏。」

「那我便放心了。」鳶一笑︰「師妹你也是極品木靈根,當得起一聲天資過人。你有此心性,將來何愁大道不成?旁的好也罷壞也罷,與你本就是不相干的人,你目光不必放在他們身上。」

「師姐,你是不是快結丹了?」江眠月微微一笑。

鳶雙眼睜圓︰「師妹,你有破妄眼?」

「倒是沒有破妄眼,但師姐心性通透無塵,靈息深厚,我這幾日也見過幾位金丹真人,師姐比他們靈息一點不差,是以,我猜測,師姐快要結丹了!」

鳶年五十有一,築基後期修為。火木雙靈根,火系資質較差,玄品,只得四成覺醒。木靈根較強,天品,九成覺醒。

她本身心性通透,結丹不過是水到渠成罷了。

自家師妹面前,鳶倒沒有過分自謙︰「不出意外的話,就在這一兩年了。待師傅北疆從邊境回來,我便準備閉關。」

五十出頭的金丹修士,在中州大陸都能躋身天才之列了,只是北疆戰事還不知要持續多久呢。

江眠月跟著鳶去了她的落月潭學入門法術,她已是練氣五層的修為,應付新弟子考核已經足夠用了。

只不過她應該學的入門輕身術,入門五行術,入門劍術一樣沒學,落後了別人兩個月。

天寒山新弟子可學輕身術,五行術,劍術。這些東西早就從天寒山流傳出去了,並不高深。

她錯過了初入山門新弟子統一學習的時間,鳶只得親自教她。

其中她最快上手的是輕身術,輕身術基本就是將靈力沉于雙腿,使得雙腿能爆發出更強的力量,更快的速度。

與她之前灌靈氣于雙腳在山間奔跑異曲同工。

只不過輕身術需要更合理的分配靈力,還要配合閃轉騰挪身法等。

五行術,她是木靈根,只能習荊棘術。

練氣五層,她使用荊棘術已經能化出略粗壯的藤蔓了,不過挺脆弱的,刀劍一斬即斷。

劍術甚至沒有名字,就叫入門劍術,共有十二式。

劍勢大量包含劈,砍,挑,點,刺,擋。

配合基礎步法馬步,並步,歇步,虛步,交叉步等。

說是劍術,準確的說,應該是劍術基礎。

但江眠月練習的很認真,並不光是她覺得自己比別人晚練習了兩個月。

也是從長遠來看,基礎打的越牢固,後面學高級的功法劍術才越容易練成。

她的留花灣鳶找人在桃樹旁給她起了一座小木樓,圍了一個小院子。

那桃樹如今在她院子里。

院門開在溪邊,真正的靠山臨水。

桃樹花冠華蓋,一面半覆在溪水上,一面半掩著她的小木樓。

小木樓二樓臨水一面的房間做了她的居室,推窗可見臨水照花,滿目春色。

江眠月也自玉羅峰搬了回來,鳶教會她三術之後,便沒再有機會督促她。

她把時間安排的滿滿的,晨間運起輕身術,從留花灣順溪水而下,到天寒山門,再從山門青石梯道上玉羅峰聞道樓听道。

每日往返,約有二百里路程,當做是練習輕身術的時間。

听道歸來基本就午間了,便和楚韞鳶一同吃午食。

下午在青竹林練習劍術,暮時去鳶師姐的落月潭用荊棘術抓寒星魚。

短短十來天,她的輕身術,劍術,荊棘術已經練的相當熟練了。

尤其是荊棘術,她施放速度極快,靈力化出的藤蔓不如初時那麼粗壯,卻更韌,更靈活了。

連滑不溜手的寒星魚,都幾乎不能從她荊棘術下逃生。

抓了那麼多寒星魚,墨白和楚韞鳶幾人自不必說,見每日來醫堂做工的雜役弟子都跟著飽了幾次口福。

除了楚韞和鳶,其他二位師兄一位師姐,江眠月也都會過面了。

算上她,余老一共七個弟子。除了鳶和楚韞沒有師承,其他四人都是各峰元嬰真君親傳或記名弟子。

三師兄歷衡,水木雙靈根,水靈根為玄品,覺醒九成,木靈根為地品,覺醒八成。修為築基中期,目前在太陰峰修行,為太陰峰首座蘊曦真君記名弟子。

四師兄萬齊君,火木雙靈根,火靈根天品,覺醒八成,木靈根地品,覺醒九成。築基後期修為,在九鼎峰修行,為九鼎峰長老,易陽真君親傳弟子。

五師姐萬齊悅,火木土三靈根,火靈根天品,完全覺醒。木靈根玄品,覺醒七成,土靈根玄品,覺醒九成。築基初期修為,在太陽峰修行,為太陽峰長老,天決真君親傳弟子。

還有個六師兄,就是同余老去了北疆的越野。單木系天品靈根,完全覺醒,築基中期的劍修,為太玄峰首座,玉玄真君親傳弟子。

四師兄五師姐是親兄妹,家里是開醫堂的,生意也涉及藥材和丹藥銷售 。

他倆為什麼會來學醫呢,听說是他們父親萬通今的決定。

萬通今與余老關系私交不錯,兩個孩子拜入天寒山修行,醫術方面,自己不能時時督促了,這才把兩個孩子送到余老名下學習醫術。

半個月時間晃眼就過了,江眠月只覺得自己不過才熟悉了幾門法術,便要考核了。

幾個師兄師姐專門還給她打氣,送了她一些用得上的東西。

「小師妹,這把青金劍拿著,我練氣時期一直用的,雖不見得多好,但比門派發的制式鐵劍好用些。」她三師兄師兄送了一把青金劍給她,材質有些像青銅,但比青銅更堅韌。

「小師妹,回氣丹,打完一場趕緊嗑兩顆。這是我家店里出售的上品回氣丹,比普通回氣丹嗑著更爽!」江眠月囧了一下,謝過自家五師姐。

「小師妹,這護心甲你穿在法袍內。星沙太少了,不夠制作一件成衣,只做出件護心甲來。不過築基以下的攻擊都沒在怕的!」她四師兄給她做了件挺厲害的護心甲。

新弟子考核而已,大多數人都在練氣一二層,三層四層就已經是天資過人了,根本沒可能出現築基以上。

有實力有背景的,誰會來參加這種低門檻篩選性質的考核呢。

所以有這件護心甲,防御方面是基本穩了。

鳶和楚韞又輪番指導了一下她的法術,給她疏導心態。

一家子師兄師姐為她操心忙活,活像前世送孩子高考的家長。

江眠月抿嘴,笑出兩個甜甜的酒窩。考核前一夜,她便沒有打坐修煉了,而是抱著墨白,安安心心的睡了一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