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眠月不欲再看雲朵的美男養成攻略,沒錯,這個叫青舟的少年,將來也是她後宮的一份子。

剛轉身,又被雲朵拉住了手臂︰「二丫,你去哪兒?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回來為什麼沒找我呢?你現在住哪兒呀,是玉羅峰嗎?那邊地方很小甫,你要不要搬我那邊去,我現在在流雲峰有自己的洞府,住咱們倆綽綽有余……」

手被人拉著,耳邊的女聲聲線其實很悅耳,但她喋喋不休,听起來就仿佛幾百只鴨子令人煩躁。

甩她的手,卻沒甩開,江眠月突然心生暴躁︰「我跟你一不是朋友,二不是親人。我去哪兒關你什麼事?我什麼時候回來要跟你報道?我為什麼要找你?跟你一起住?我怕是嫌命長!」

話一出口,心中詭異的升起發泄的快感。江眠月一怔,有些毛骨悚然。

她自認不是個容易暴躁的人,雲朵那些話傷不到她,她為何生怒?被原身江二丫影響的?不太可能。

她好歹開始修煉了,若身體內仍有江二丫的神魂,她不可能一點沒有察覺。

而是方才她非常清楚,那些都是她自己的情緒。

她還沒有理出頭緒,卻見雲朵紅著眼眶,不敢相信的看著她,囁喏道︰「我不是……我只是,只是關心你……」

那委屈求全的模樣,青舟哪還看的下去,發怒拔劍指著江眠月︰「不知好歹的臭丫頭!朵朵心地善良,不然憑你也配朵朵關心?給朵朵跪下道歉!」

「哦?我求她關心我了?你配她關心,那就讓她好好關心你,別放她出來纏我!你孝順她你就多給她跪跪,憑什麼要我這個不相干的人代勞?」又,又脫口而出了!江眠月心中驚疑不定,面上卻穩住了,無甚表情。

青舟氣炸了,這牙尖嘴利的臭丫頭!非得給她個教訓不可!

正待出手,哪料燕凌一下挑開他的劍,冷漠的看著他︰「要打就來!」

周圍吃瓜群眾議論漸起。

男弟子甲︰「好個不識好歹的丫頭!」

男弟子乙︰「不僅不識好歹,還脾氣那麼壞!」

女弟子甲︰「綠衣小師妹說錯了?又不是朋友又不是親戚,人家擺明了不需要她什麼關心,非得往人面前湊!」

女弟子乙︰「就是啊,說不定不止一次這樣打擾別人了,要不然別人怎麼那麼煩她?人家不需要你幫助,你走不就好了嘛?還在這麼多人面前委屈,這惺惺作態的樣子,還蠻惡心人的。」

男弟子丙︰「你們女修就是愛顛倒黑白,別是嫉妒那白裙小師妹生的貌美還天賦奇高吧?怎麼看都是那綠衣小師妹欺負人啊!」

……

江眠月听著周圍嘈雜的聲音,此時就像劇情里一樣,出了事就是異性維護女主,同性詆毀女主。

朝陽已經升起,照在江眠月身上卻並沒有令她感到溫暖。

「怎麼了?小師妹!」江眠月幾乎要出一身冷汗,突然听到身後傳來鳶的聲音。

墨白在她腳邊蹭來蹭去,他不敢說話,但顯然也是察覺到她狀態不對勁。

努力穩住心神,轉身去拉了鳶的手,鳶半蹲下,听她輕聲耳語︰「師姐,我覺得的我情況不對勁,快帶我走!」

鳶見她神色凝重,沖她點點頭。

直起身來,對江眠月道︰「小師妹,師傅布置了課業,你要在師傅回來之前完成才行。听道的事,往後有的是時間,還是先隨我回去吧。」

說完又沖雲朵道︰「這位師妹,煩請你放開我小師妹的手。」

雲朵只得放手,又似忍不住關心她道︰「二丫,你真的不留下來听道嗎?今天可是青陽師兄親自講道呢!你不知道吧,青陽師兄是我們天寒山最年輕的金丹修士哦,听他講道大有益處呢!你留下來吧。」

江眠月好不容易穩住心神,差點又破功!

尼瑪,你根本不是白蓮花瑪麗蘇女主吧!你是老黑心蓮了,有毒那種!

若此刻在這里的是原身江二丫,听到青陽講道會是什麼反應?

青陽可是把江二丫扔去北疆戰場使她喪命的人!而且還是你雲朵親眼目睹的,你現在丫居然一副清純動人的模樣,邀請被害人听凶手講道?

江眠月成功被惡心到了,不管雲朵是有意還是無意,她都不打算再和這朵蓮花有任何牽扯了。

松開拉著鳶的手,江眠月轉身看著雲朵︰「雲朵,你听好,我只說一次。」

「從前我人小不懂事,嫉妒你靈根比我優秀罵過你,這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

「我因罵你,被青陽真人送去北疆戰場,幾乎喪命,幸得我師傅救我一命,我才能回來。罵你的事,我用命還了。」

「若你覺得還不夠,你今天就罵回來,過了今天,我便不認這個事了。」

「從前在村里,我沒幫過你,但也沒有跟著別的孩子一起欺負過你。所以我不欠你的,不要逼迫我做任何我不想做的事,懂嗎?」

「我和你在村里的時候沒說過幾句話,我被青陽真人發配去北疆戰場的時候你沒為我說過一句話,如今你突然像親密無間的好姐妹一樣關心我,還跟我親近的要住在一起?」

「抱歉,我很不適應,我並不想做你顯擺善良品質的工具。」

「二丫,你怎麼會這樣想?我……」雲朵漲紅了臉插嘴道。

卻被江眠月打斷︰「停,我叫江眠月。二丫是我的小名,我親近的人才可以這樣稱呼我。」

「不管你真的不懂,還是裝瘋賣傻,我都拒絕和你做朋友,明白嗎?以後也不必相交。」

和雲朵分的清清楚楚就當是幫江二丫做個了斷,本就不欠她什麼,反到是江二丫因她而丟了一條命。

冤有頭,債有主,江二丫的債她會找青陽討,但她一定要遠離這朵毒蓮花,免得受她牽連。

而且面對雲朵,她的情緒極容易暴躁,這令她非常費解。

仿佛她就應該對雲朵宣泄情緒,這會令她暢快。

就好像,劇情里的女配們。

一個這樣真實的世界,真的只是小說世界嗎?

寫出一本邏輯不通,狗血揮灑的瑪麗蘇文作者,有能力從筆下構建出一個真實的大千世界?

打從北疆戰場見過那麼多生死離別開始,江眠月就不信這只是什麼小說世界。

神仙都不敢說自己能構造出這樣這個真實宏大的世界吧?只是她暫時還不知道其中秘密罷了。

雲朵不敢置信的看了她一會兒,才似乎下定決心硬起心腸︰「好,你若無情我便休!既然你無情無義,便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我再告誡你最後一言,你嫉妒心如此之強,將來修煉影響道心可不要怨我!」

說完便把頭轉向一側,不再看她。

江眠月嘴里忍不住抽了抽,啥玩意兒?你若無情我便休?我是拔~無情你了麼?

我妒忌心強?妒忌什麼?妒忌你那後宮團?倒也不至于,姐姐我不好這重口味的!

青舟提著劍,在一旁惡狠狠的盯著江眠月,恨不得沖上來砍她倆劍。

江眠月︰就,無語……

算了算了,跟這腦回路障礙的瑪麗蘇白蓮女主認真你就輸了!回身招呼鳶︰「師姐,我們走。」

又問燕凌︰「燕師兄,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早食?」

燕凌哈哈一笑,看不出一點剛剛挑青舟劍時的冷漠︰「走著走著!我請客,刷我的令牌!」

三人一熊走了,周圍議論仍然不減。

「這江姓小師妹心腸也太硬了吧!」

「就是!雲師妹脾氣也太好了些,要換我,我才管她去死呢!」

「你們是傻還是听不懂?人家本來就不需要她多管閑事啊!」

「你覺得靈兔肉好吃,我覺得不好吃,你非要往我嘴里喂,我不吃,你就罵我不知好歹。這種事到底誰有病浮?」

「而且江小師妹因罵過雲師妹,就被青陽真人扔去北疆戰場,還差點喪命?听起來信息量很大哦!」

「所以怨不得人家不想理她啊!」

「話不是那麼說的,事情是青陽師兄做主的啊,不關雲師妹的事吧?人家雲師妹到底是一片好心!」

「只有我覺得好虛偽,好做作,好想吐嗎?」

……

還是老配方,異性維護,同性譏諷。不過因為江眠月一番話,到底說話公平的人要多一些。

雲朵听著周圍的議論,已經委屈的眼楮含淚,因是青陽講道,她又忍住沒有離開,只得听著別人對她議論紛紛。

江眠月一行人往食堂去,途中燕凌跟她打听︰「小師妹,你叫江眠月,你可知我天寒峰有個師姐,名叫江明月?」

江眠月點點頭︰「知道呀。」

燕凌瞪大眼楮︰「你居然知道?你們名字很像呢!」

江眠月笑眯眯的點頭︰「當然像,兩姐妹名字可不就應該像嘛。」

燕凌當場就死機了……

鳶看他呆樣,忍不住逗他︰「燕師弟呀,你一個道一峰首座的親傳弟子,整天把我天寒峰我天寒峰的掛在嘴邊,你們家首座沒有意見嗎?」

燕凌看著臉嫩,臉皮倒一點不薄︰「我師尊哪里能有意見,有意見找白宓真君說!」

隨後對江眠月道︰「妹妹,待會兒想吃什麼隨便點,姐夫請客!」

江眠月︰喵喵喵?

「啥意思?你和我姐有情況?」

「暫時還沒有情況,不過遲早會有情況的!」燕凌自信發言,把鳶笑的不行。

江眠月疑惑的看向鳶,鳶沖她眨眨眼表示自己知道內情。

三人吃了早食,與燕凌分道之後江眠月才打听起她姐和燕凌的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