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道樓前生是非

小姑娘生的眉眼如畫,著白裙配湖綠色的衣衫,還梳著兩個包包頭。

說話客氣,態度十分有禮,小大人的樣子不要太可愛!

她懷里還抱著個黑白顏色的肥團子,毛絨絨的,讓人看了就很想擼。

守門弟子點點頭,想來沒人會拿這種事說謊,若不是,那江師姐一來不就戳穿了?

「這位師妹,實在不是我為難你,江師姐沖擊築基,閉關已有半月,我也只能幫你先通報上去,你卻是見不到人的。」

江眠月點點頭,她的目的也是讓江明月知曉便好︰「多謝師兄,我在醫堂修行,若我姐姐尋我可直接過去。」

謝過這位守門弟子,江眠月便騎著仙鶴原路返回。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飛了,但她自己駕仙鶴,還不太敢飛的很高。

就比山林蔥郁的樹林飛高了那麼一丟丟。

但也不影響她欣賞四周美景,名山大川,不外如是!

天寒峰腳下,面對玉羅峰方向的右手邊,她見到了楚韞口中那片寒湖。

湖水呈碧藍色,水面無波,掩映在青山之間,水面如鏡,倒映出岸邊的青山,偶爾掠過的飛鳥,天上絢爛的晚霞,和一半青一半白的天寒峰。

仙鶴飛行極快,江眠月對寒湖只來得及驚鴻一瞥,便轉彎不見了。

江眠月回轉過頭,心想總有機會去仔細看看的。

卻沒想到這機會不久之後就到了。

回到玉羅峰的洞府,用身份牌打開陣法,江眠月把墨白和小白都放了出來。

不得不說,第一修仙大派還是十分壕的。

這種最普通的新人洞府雖然地方不大,但也都弄上屏蔽窺探的防御陣法。

雖然也僅僅只防得了金丹以下修士的窺探。

墨白鬧著要吃筍,江眠月點點頭,讓他自己剝出來,她來做。

給小白弄了個水缸,灌滿了玉羅峰的山泉水,小白跳進去,舒舒服服的癱在水里。

還一邊吐槽墨白的芥子︰「墨白你芥子靈氣好弱啦,我待的好不舒服哦!」

「那也沒辦法呀,我不會灌靈氣!」墨白理直氣壯。

文中女主的逆天空間是一直靈氣很濃郁的,听墨白說芥子還要灌靈氣,江眠月也好奇︰「你那芥子里靈氣要用灌的嗎?」

「那當然,本來我的芥子只是劍君給我養靈果用的,哪經得住小白吸?」墨白一邊剝筍,一邊回道。隨後又有些難過起來︰「以前都是劍君幫我灌的……」

江眠月見不得胖團子可憐巴巴的樣子,模了模他的小黑耳朵︰「不難過啦,我會盡量幫你們找劍君的。」

墨白點頭︰「嗯…」

「但我還是好難過!」然後胖胖的爪子一指面前堆成小山的筍︰「要阿眠把這些全部做給我吃才能好!」

江眠月臉一黑,本來揉著他小耳朵,順手「啪」給他頭上了來一下!

「那你繼續難過吧!」

熱熱鬧鬧的吃了晚飯,江眠月打坐一整晚。

第二天早早的起身,把兩個賣萌的包包頭拆了,梳成一個高馬尾,用綠絲帶綁好……這才去了聞道樓,心說咱也見識一下修仙界成功人士的講座。

江眠月到聞道樓時,聞道樓前的空地上已經三三兩兩,圍坐了不少人。

江眠月還是帶著墨白,而小白不想待在墨白的芥子,選擇在洞府水缸里泡山泉。

講道的真人還沒有來,江眠月也找了個地方盤腿坐下。

剛一坐下,傳訊石便亮了,打開一听,是鳶。

「師妹,今日可要去聞道樓听道?我正上山,去的話咱們一起。」

原來是約她來听道,江眠月不由笑笑,回道︰「師姐速來,我已在聞道樓。還以為你和師兄有事情忙,便自己來了。」

余老不在,鳶和楚韞管著醫堂一大攤事,江眠月原以為他們不會太有時間。

「師兄今天是在忙,不過我手里邊的事都交待下去了,再忙也不能丟了修煉!師妹找個好位置,我馬上到!」鳶回道。

江眠月收了傳訊石,把沉甸甸的墨白往上提了提︰「好家伙,怎麼感覺你又雙重了?」

胖團子動了動小黑耳朵,覷著她不對勁的臉色,偷偷收月復。

江眠月低頭,看著它一點點往里收的肥肚子。

就,無語……

你收起來重量就不在了?

「哈哈哈哈!」一陣笑聲從旁邊傳來︰「這位師妹,你這是什麼品種的靈寵?竟然如此有靈性?」

江眠月轉頭,見是一十六七歲的白衣少年,生的唇紅齒白,一張臉十分漂亮精致。

沖他一笑︰「師兄好,墨白只是個比較聰明的凡獸,我自小在山間撿到他,他與我熟悉慣了,能大概明白我說話的意思。」

見江眠月沖他笑著說話,燕凌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自己嘴賤漂亮小師妹小寵的行為有些赫然。

「師妹莫怪,我就是,嘴賤,其實並無惡意。」

江眠月知他沒有惡意,他又大方道歉,更不會為難他。

「師兄言重了,一句玩笑罷了。」

「嘿嘿,多謝師妹不怪罪!我叫燕凌,道一峰弟子。師妹是哪一峰的?」

「喲,看看,這是誰呀!這不是道一峰首座高徒燕天才嗎?怎麼?沒人跟你玩,你淪落到跟小女圭女圭玩了麼?哈哈哈哈!」江眠月還未說話,又插進來一道男聲,笑聲十分刺耳。

抬眼望去,見一錦衣青年,五官生的還好,只是眼下烏青,面部浮腫,一副縱欲過度之像。

江眠月驚訝了,初初修煉,她便知靈氣于人身體而言有多大好處。

這青年修為她看不透,至少也得是築基以上吧,居然還能把自己搞成這副德行,不會被采補了吧?

「流雲峰的垃圾。」燕凌面不改色。

「臭小子!你說什麼!」那青年漲紅了臉。

「流雲峰的垃圾。」燕凌面無表情。

「你小子今天想挨揍是不是!」

「哦?你贏過我?」燕凌斜視他。

那青年面上一陣紅一陣白,惡狠狠道︰「往日江明月那女人幫你,如今她閉關去了,我倒要看看今日還有誰能幫你!」

江明月?還有她姐的事?

燕凌渾然不懼對方的狠話︰「想群毆我?就你那幾個逗貓惹狗的敗家子狐朋狗友?」

江眠月嘴里抽了抽,好家伙,逗貓惹狗,敗家子,狐朋狗友,都很挑戰神經啊喂!

這位燕凌師兄,拉仇恨真不是一般的強!

關鍵江眠月能感受到,他雖然比她的氣息強,但應該還沒有築基啊!

這麼橫的口氣,是背景很強吧,道一峰首座愛徒來著。

「二丫?你怎麼在這里?」江眠月還在胡思亂想,就听到背後一道熟悉的聲音。

回頭一看,一個半大的少女,穿著白色雲錦制的衣裙,長發披散在背後。

額頭垂了一條銀色流蘇額鏈,雖然小小年紀,五官已初見艷麗,是雲朵。

她懷里抱著個十分漂亮的白色小狐,是身份不凡的九尾狐族,不過此時還是個女乃獸。

「二丫?哈哈哈哈哈!朵朵,怎麼會有人叫這麼土的名字!」雲朵身邊還跟著一個少年,著內門弟子服飾,此時正出言嘲笑。

雲朵皺眉,出言制止︰「小船!名字是父母長輩賜的,不是她自己能選擇的,怎麼可以因此嘲笑?」

江眠月掏了掏耳朵,姐妹,你這話茶味很濃郁哦。

「哦!好吧!朵朵你就是善良,對這些無關緊要的人也憐憫的很!」

江眠月︰……

少年明明比雲朵大幾歲的樣子,還在雲朵面前撒嬌,畫面也是很辣眼楮了。

江眠月忍不住稍微用力一眨眼,轉頭看向一旁。

本不打算理會他們,那少年卻不干了︰「喂,臭丫頭,你把臉轉一邊是什麼態度?朵朵為你說好話,你一句感謝都沒有?懂不懂禮貌?」

江眠月驚呆了,啊這?這是什麼牌子的雙標?

燕凌本和錦衣青年劍拔弩張,此時因雲朵的小船聲音實在囂張到不容忽視,雙雙被吸引了注意力。

「怎麼回事?」燕凌詢問道。

江眠月面無表情︰「無事,遇到兩個自說自話的人罷了。」

噗嗤,周圍人有笑出聲,感覺看了一場表演呢,謝謝,有被笑到。

小船漲紅了臉︰「你!」

「青舟?你在干嘛?」那準備和燕凌干架的錦衣青年認識小船,朝他問道。

「傅師兄?你也在?我陪小師妹來听道的。」青舟答道。

錦衣青年看了一眼青舟旁邊的雲朵,冷哼了一聲,道︰「什麼小師妹,還沒有入我父親門下呢,你認得哪門子師妹!掃興!」

青年說罷,佛袖而去。

青舟氣的憋紅了臉,又不敢回嘴,只得看著青年闊步離去。

雲朵也氣,這個傅青山,因為他厭惡青陽師兄的關系,對和青陽師兄走的近的她很是不喜。仗著自己是掌門的兒子,不管人前人後,總給她難堪。

雲朵暗自咬牙握拳,總有一天會讓你只能仰望我!

江眠月看雲朵咬牙切齒的樣子,心知那傅姓青年是被她記恨上了。

要知道,女主的愛心和聖母心,只給外表英俊漂亮帥氣的各種美男。

傅姓青年麼,長的還不錯,但一副身子被掏空的樣子,女主怎麼可能看得上?

青舟見雲朵委屈的咬唇,心疼不已。

「朵朵,你別听傅師兄胡說八道!你天賦那麼好,極品雷靈根,還完全覺醒了,你被師尊收為親傳弟子是板上釘釘的事,傅師兄被寵壞了,他說話你可別往心里去!」

看青舟緊張的安慰她,雲朵心里好受了點,這才展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