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考核點四美會面

次日清晨,天光未盛之時,江眠月便往玉羅峰去了。

不同于往日形單影只,今日還有她醫堂一眾師兄師姐相伴。

想起一早起來,推窗就見她家幾位師兄師姐在溪對岸與她遙遙相望。

江眠月扯了扯嘴角︰「不是說好不擔心嗎?」

大師兄一臉理直氣壯︰「沒擔心,只是師兄我不曾參加過新弟子考核,想去看看。」

二師姐理直氣壯︰「想去看看。」

四師兄理直氣壯︰「想去看看。」

五師姐理直氣壯︰「想去看看。」

三師兄歷衡理不直氣也壯︰「想……我參加新弟子考核太久,都忘記什麼場面了,想去重溫一下氣氛。」

江眠月︰……

我信你們個鬼哦!

一行人到玉羅峰考核地點時,已經有不少人在了,都是小蘿卜頭們,最大的也不過十三四歲。

考核點在聞道樓旁的空地上,江眠月一行人一來,便吸引了不少目光。

別家內定了的弟子最多一兩個關系不錯的師兄師姐相伴,這家一起來了五個師兄師姐。

「這麼大排場?是哪峰首座內定的徒弟嗎?」

「不知,但是有真君如此重視她,怕是天資過人吧!」

「她若天資過人,已經是內定的親傳弟子了,那還來參加什麼考核?」

「那誰知道,說不定愛出風頭唄!」

……

周圍有小蘿卜頭在悄悄議論她。

江眠月有些無語,不過也懶得解釋自己根本不是他們以為的保送生了。

「哇,門口是誰?穿的都是內門弟子道袍哎!」

「胸口佩戴了雲朵圖案的徽章,是流雲峰!」

江眠月轉頭一看,巧了,心說這才是正真的保送生啊。

一行六人,一個青年,兩個少年,兩個小少女,皆穿白袍銀紗道袍。

那青年道袍領口繡銀色雲紋,正是門派金丹真人品階的道袍。

其余人道袍領口繡灰色雲紋,正是內門弟子服飾。

其中一個小少女額間垂一條銀色流蘇額鏈,凝脂雪膚,櫻桃小嘴,雖年紀還小,但眉目已初見綺麗,她懷里抱著一只雪白皮毛的小狐狸,此少女正是雲朵。

雲朵身邊居然跟了個瘦瘦小小的小丫頭。

能近距離接觸女主還能活蹦亂跳的同性,身份不言而喻了,多半是那個忠心耿耿的丫頭雪兒。

兩少年其中一個她認識,是她第一次去聞道樓時遇到過的青舟。

另一個便沒見過,神情高傲,看起來很是不羈,若說青舟是小奶狗,這個怕是個小狼狗了。

劇情里已經出現的五個男主之一,倒是有個火爆脾氣的小狼狗,不知道是不是他。

而在雲朵身旁著領口繡銀色雲紋道袍的青年,正是當初發配江二丫去北疆的青陽。

「雲姑娘?你怎麼來了?」 一道驚喜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說話的是個做書生打扮的少年,十三四歲的模樣,生的唇紅齒白,他似乎很驚喜在這里見到雲朵。

只見雲朵對小書生甜甜一笑︰「辛昀哥哥!又遇到你了,我是來參加新弟子考核的!你還好嗎?」

小書生見她對自己如此熱絡,不由大為感動。

自己初入山門,曾被人欺辱,是雲姑娘對他施以援手,她那麼高貴的身份,卻溫柔的替他這個落魄窮酸書生擦臉……

和小書生快感動的哭了不同,雲朵身邊三位師兄此刻一個比一個臉黑。

這窮酸的小書生什麼東西,也值得朵朵關注?

雲朵卻完全沒有發現師兄們變臉,高興的替雙方介紹︰「辛昀哥哥,這是青陽師兄,青舟師兄,陸風揚師兄。師兄,這位就是我在御獸峰認識的辛昀哥哥,他人很好哦!」

那小書生趕忙見禮︰「小生辛昀,見過三位師兄。」

媽耶,江眠月內心驚呼,五美這就齊了四個?

五個男主中,流雲峰冷酷大師兄青陽,流雲峰軟萌小奶狗青舟,太陽峰熱情小狼狗陸風揚,常易峰勵志窮書生辛昀。只有個魔門邪魅少主軒轅秀還未露面了。

原來天寒山四美是在新弟子考核點正式會面的啊!

未等三人做答,雲朵已托起抱在懷里的小狐狸遞給辛昀看,頗為興奮的對他道︰「辛昀哥哥,小棉花已經長出第二尾了呢,多虧了辛昀哥哥~」

說罷,還沖辛昀調皮的吐吐小粉舌。

辛昀白淨的臉上瞬間布滿紅霞,連忙擺手道︰「恭,恭喜雲姑娘了,我,我也沒做什麼……不值一提,是雲姑娘運道好罷了。」

青陽三人臉色更難看了。

辛昀沉浸在和雲朵互動的幸福中,並未發覺,接著問道︰「對了雲姑娘,掌門不是已經收你為親傳弟子了嗎?為何今天你還來參加新弟子考核?」

辛昀話音一落,便引得周圍議論紛紛。

「嘶,竟然是掌門收的親傳弟子?」

「你竟不知?就在前幾天,掌門為這個新收的小徒弟特地開宴,舉辦了收徒典禮!滿天寒山誰不知道?」

「我是听說有這麼一個事,但咱們又沒有資格參加收徒典禮,並不知道那就是這位小師姐。」

「我也听說了,這小師姐極品雷靈根,滿覺醒資質!」

听周圍人艷羨不已,縱然雲朵內里並不是個真的十歲孩子,也忍不住雙夾紅紅,壓不下嘴里的笑意。

她羞澀的對辛昀笑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我怎能因自己是師傅的徒弟搞特殊呢?」

「朵朵你就是太善良,太正直了!」旁邊青舟忍不住插嘴。

噗~江眠月一不留神笑出聲了。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用在這里真是極有靈性。

她又想起女主的「你若無情我便休」,好家伙,女主原來是個喜劇人?

她一聲笑,倒引得雲朵一行人往這邊看了。

見是江眠月,雲朵先是一愣,復又眼神倔強幽怨的看著她,見江眠月目光與她對上,她先冷哼一聲,又賭氣似的轉頭不再看她。

江眠月囧然,幸好自己是個女的,若是個男的,這還說的清?怕是要被人當成負心漢的!

「咳,師兄師姐,我們找個位置坐下等吧。」

江眠月帶著自家師兄師姐選了個離雲朵遠遠的位置坐下,幾人說起話來,不再關注許雲朵那邊。

考核點陸陸續續又來了許多人,粗粗一看,得有四五千數了。

江眠月咋舌,天寒山三年一次收新弟子,一次竟然有這麼多人?

四五千人听似不多,可這些弟子已經是篩選過一遍的了。

靈根資質極差的已經剔除,剩下這些人,只要不是修行兩個月,連練氣門檻都沒有摸到的,基本都會留下。

也怪不得天寒山能稱中洲第一修仙大派了,光這新鮮血液流入的速度,也足以奠定這個基礎了。

等了半個時辰,周圍突然喧嘩聲起。

「看,來了!」

遠處有一紅一藍兩道遁光飛速向玉羅峰頂而來。

後面還跟著一隊幾十數的仙鶴隊伍,仙鶴背上皆是著門派弟子服的修士,只不過,他們的領口未繡雲紋。

待遁光落下,顯出身形,見是兩個青年模樣的男修。

二人皆著白袍銀紗衣,領口繡銀色雲紋。

正是天寒山金丹真人服飾,其中一人佩戴了流雲峰徽章,一人未佩戴任何徽章。

仙鶴隊伍的弟子緊隨其後落地,然後有序的站在二人身後。

那未戴徽章的金丹真人先開口︰「天寒山眾位新弟子,你們已經在天寒山待了兩月有余。初初接觸過修煉一途,想必已窺得一二分修行之苦。」

「這次將對你們進行一次簡單的考核,成績優秀者,可成為我天寒山各峰內門弟子。成績合格者,可成為我天寒山各峰外門弟子。成績不合格者,那你可能不適合修煉一途。」

話音一落,周圍蘿卜頭們忍不住小聲議論起來︰「听起來有點可怕啊……」

「是呀,怎麼辦,我開始緊張了!」

「要是考不過可怎麼辦?我靈根普通,資質也不好……」

「我才剛剛練氣一層呢……」

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那流雲峰的金丹真人瞧了瞧四周,開口道︰「大家也不必緊張,考核非常簡單,哪怕只是玄品靈根,只要努力,拿到合格並不難的。」

「考核只有兩個內容,一是檢測諸位的兩個月的修煉成果,抽簽兩兩比試,取前五百名為優秀成績。」

「二是摘桃大賽,御獸峰南山有一片桃林,規則很簡單,數量就是成績,能摘得一百數以上的成熟靈桃便為優秀,三十數為合格。」

「兩項考核皆為優秀者,便能獲得內門弟子資格,可在各峰金丹真人門下修行。」

「綜合成績前十者,」那真人話到此處,頓了下,才接著道︰「可拜門中元嬰真君為師,做元嬰真君的親傳弟子!」

「天!前十有這樣大的好處?」

「這還不得拼了命的干他一場!」

小蘿卜頭們沸騰開了,元嬰真君座下親傳弟子,這個誘惑力可不要太強悍了!

流雲峰金丹真人壓了壓手,示意大家安靜︰「所以,諸位可要加油啊!莊某祝諸位,武運昌隆!」

眾人被情緒被調動起來,只覺渾身熱血沸騰!

流雲峰金丹真人一笑︰「今日考核的是比試。」

說罷一甩袖,十個光團自他手中飛出,于旁邊空地落下,一字排開,繼而逐漸放大。

眾人才看清,竟然是十個圓台,圓台落地後放大,徑長有十五六丈,圓台外還有透明罩。子。

「這是小型比武擂台,我師尊設計的。地階法寶,專門給練氣期築基期弟子玩的。那外面的靈力罩還請了常易峰的扶山真君幫忙,據說是參考鎖山防御陣做了些改動,從里面能輕而易舉出來,外面卻不能自如進去。」她四師兄在一旁給她做講解。

九鼎峰的弟子都多少會點煉器的手藝,誰讓首座和長老都是當世有名的煉器大師呢。

只是天寒山確實是底蘊深厚啊,只是給低階弟子比武用,便能掏出這一排地階法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