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潭對岸的空地上起了一片木質屋舍,以草蓋頂。

屋舍旁有許多藥架,有三三兩兩的弟子穿梭其中。

「小師妹,那邊便是我的草廬。」鳶指著對面道。

「不是說咱們醫堂人不多嗎?」瞧著人還不少,江眠月不解。

楚韞笑道︰「鳶師妹管著靈藥炮制,這些都是來掙靈石的雜役弟子,嚴格說,算不得我們醫堂的人。」

「原來如此。」江眠月點點頭。

三人又往前行,落月潭上方便是青竹林,這片青竹林在山溪兩岸綿延數十里。

這里的青竹也是出青罡竹的那種,不過大多沒有百年,瞧著還似普通青竹的樣子。

听說還是他們的師祖帶弟子們親自種下的。

青竹林內起了幾座竹舍,最大的那片竹舍就是醫堂授課的地點,剩下幾座,便是余老與弟子們的居室。

地方實在不小,為了照顧江眠月,楚韞祭出了飛行法寶。

出了青竹林再往前,又見一方寒潭,寒潭上方有一山崖,水流自山崖落下,形成瀑布。

由于地勢較高,這瀑布很有兩分磅礡的氣勢。

于瀑布旁邊的岩石中鑿出一條石梯小徑,岩石縫中生出幾枝翠竹,頗有些寫意的美感。

沿著石梯而上,入目的是一個不大的山谷。

溪水從前方青山間蜿蜒而來,匯入瀑布上方,形成一個不大的寒潭。

對岸溪邊有一株老桃樹,花瓣紛揚落入水中,卻只在水面打旋,並沒有順著水流飄走。

桃樹旁有一片空地,稀疏的長著些價值不錯的耐寒性靈草。

「這片地不大,氣溫也寒冷些,種普通的靈草不太行,只有寒香草,月見花,枯血藤這類耐寒的靈植能生長。但因靈氣不足,也長的不怎麼好。」

「這株老桃樹也有些意思,只開花不結果,一年四季的開著。當初師祖帶著師傅師伯們來山腳開荒的時候發現這株桃樹,說這桃樹已經生了一絲靈性,便不作孽了,任它生長。」

一路行來,從楚韞和鳶口中,江眠月也了解到醫堂的處境。

雖說天寒山所有山腳下的地都歸了醫堂種靈草,但山腳下由于靈氣一般,都只能種些普通品類的靈草。

每年醫堂要上繳大量足夠宗門使用的靈草,剩下才是屬于醫堂的財產。

上繳的靈藥都送到了棲霞峰,由棲霞峰的丹堂煉制丹藥。宗門內種植的珍貴靈藥,也由丹堂管理。

受氣包哇!江眠月心里嘆道。

「師兄師姐,我覺得此處甚合我意,我便在此處結廬吧。」江眠月開口道。

地方不大只是對比落月潭和青竹林,只她和墨白小缸兩個居住也很不小了。

楚韞點頭︰「在此處布個防御陣,倒也適合你靜心修煉。」

「既然如此,小師妹給此地取個名字吧!」鳶也覺得小師妹在此結廬很合適,離她和師兄們都不算遠。

江眠月環顧四周青山溪水桃樹寒潭,目光停留在水面打旋的桃花瓣上。

「便叫留花灣吧。」

楚韞跟隨她的目光一看,不由笑道︰「倒是應景。」

鳶合掌一擊︰「那修建房舍之事便交給我吧,當是我送給小師妹的見面禮。」

楚韞笑罵她︰「你這可是趕巧,可難為師兄我了,卻不知送什麼給小師妹才合她心意。」

江眠月也笑︰「那師妹便不同師姐客氣了,師兄師姐如此照顧我,已是最好的禮物。」

鳶摸了摸她的包包頭︰「咱們小師妹長的漂亮不說還如此嘴甜,師姐不疼你都說不過去。」

鳶說干就干,讓楚韞帶江眠月上玉羅峰報道,自己去找人給小師妹修房舍。

爬上玉羅峰,江眠月才體驗了一把第一修仙大派的底蘊帶來的震撼。

天寒十二峰,外有九峰內有三峰。

內三峰為︰太玄峰,道一峰,流雲峰。

外九峰為︰玉羅峰,祈月峰,九鼎峰,太陰峰,太陽峰,御獸峰,常易峰,棲霞峰,天寒峰。

外九峰呈環抱之勢將內三峰納于其中,內三峰呈品字矗立。

一眼望去,青山莽莽間雲霧環繞,翠波起伏。

各峰主殿于雲霧中半藏半露,有仙鶴清唳傳來,有弟子御劍飛行其間,好一派仙家景象!

十二峰最為醒目的不是內三峰,而是玉羅峰對面的天寒峰。

從玉羅峰望去,天寒峰高聳入天際!其余十一峰峰頂只到天寒峰山腰處,它山腰下是一片蔥郁,山腰之上卻有積雪覆山。

據說並不是人為改造的,而是天然形成。

極目望去,震撼人心!

「師妹可知,你那留花灣不遠的上游處,有一徑直三十余里的寒湖,其位置,正是天寒峰腳下。那繞著咱們整個天寒山的寒溪源頭,正是此寒湖,而這寒湖水源,卻從天寒峰而來。」楚韞見她望著天寒峰不錯眼,開口為她講解。

「原來如此,難怪咱們那一路都是大小寒潭!」江眠月不由得點頭。

「師妹將來在門中待的久了,便知咱們天寒山可不僅僅地理位置得天得厚,慢慢體會吧。」楚韞負手含笑,眉宇間自有傲氣,

這是第一門派弟子的底氣,江眠月亦是眉眼含笑。

觀了天寒山一勝景,楚韞這才把人帶去玉羅峰弟子登記處。

做了兩處登記,一是天寒山外門弟子,二是醫堂弟子。

那登記的弟子見一極品木靈根,覺醒八成的情況下,竟然要學醫?

那弟子腹誹︰這是有多想不開?極品靈根,覺醒程度還這麼高,學醫不怕影響修煉?就算要學個技藝,學煉丹不香?

學醫又沒什麼大用處,這不耽擱天賦嘛?

他不得不多詢問一次,確定是要在醫堂掛名?

江眠月好脾氣的笑著點頭。

倒是惹得楚韞不快︰「學醫怎麼了?姜潯你一個月前被毒牛蜂蟄了,不是我這個學醫的替你拔毒你能這麼快活蹦亂跳?」

名叫姜潯的弟子一噎,心想我若不是買不起玄清丹,我何必受那個罪讓你替我拔毒?

再想想拔毒那滋味兒,一點不比被毒牛蜂蟄的痛苦少哇。

可他不敢說出來,他和楚韞相交多年,心知這人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實則小心眼,記仇的很!若被他知道誰看不起他們醫修,你就別想從他手里討著一分好。

他急忙道︰「楚兄,我可沒那個意思!我只是看小師妹這麼好的天資,若一心修煉,將來成就定然不凡!可若分心去學醫,那不是耽誤她了嗎?」

楚韞臉更黑了︰「誰是你小師妹?別亂攀親好吧?學醫分心?那你說學什麼不分心?」

姜潯急了,完蛋,這下可把這小氣鬼惹著了!

江眠月一手擼懷里的團子,一邊差點笑出聲,她親師兄小氣吧啦斤斤計較的樣子和他外形差太多了吧!

最後的結果是江眠月堅持要學醫,姜潯只好給她登記上。

做完登記,姜潯告知她,他們這一批的新弟子,再有半個月就要進行一次入門弟子的考核。

考核之後,獲得優秀評價的弟子,一般會被被各峰長老看中,成為內門弟子。

其余考核合格,卻沒有被長老看中的弟子,將由門派分派到各峰,成為外門弟子。

余下不合格的,可以選擇成為雜役弟子,或者領取門派發放的補貼,離開天寒山。

本來弟子考核是入門之後兩到三個月左右才開始的,由于江眠月在邊關就耽誤了近兩個月時間,所以離考核只有半個月了。

江眠月倒不怎麼擔心考核,入門弟子的第一次考核看資質的比重佔的比較大,于她而言並不會有多大的難度。

姜潯的原話更是這樣說的︰「江師妹不用擔心,你這不到十歲,練氣五層的修為,已經很變態了!一定能獲得優秀評價的!」

做登記時,江眠月還向姜潯查詢了一下,這批新弟子內有沒有南水郡小江村江二丫這個人,結果是沒有。

原文中沒有交待過江明月為何等了五年才向雲朵報復。

按理說,雲朵初入宗門毫無戰斗力的時候,江明月已經築基,要報復她不是比五年後更容易嗎?

原來青陽回門派並未上報江二丫的信息?所以江明月是在五年之後才知曉江二丫身死北疆戰場的事?

領了新入門弟子的身份牌,以及人手一本的引氣功法,江眠月就告別楚韞,在玉羅峰劃給新入門弟子的區域尋了一出洞府住下。

她的留花灣再快也要幾天才能搞定,暫時還是要住在玉羅峰的。

玉羅峰峰頂有一處道場,名為聞道樓。

聞道樓每日講道,一般由各峰金丹真人輪流來講道,逢七便是元嬰真人來講道。

不僅是新弟子、外門弟子和雜役弟子,哪怕是內門弟子,也不乏有人來听道的。

今日天色不早,講道早就結束了,江眠月想了想,用一塊靈石租了載人的仙鶴,往天寒峰方向去了。

她現在的身份是江二丫,江明月的妹妹,她入天寒山的事,于情于理也要告知一聲江明月。

她沒上得天寒峰,在山腳下被守門弟子攔住了,這是也在預料中的事。

「師兄,我是南水郡小江村人,江明月是我親姐姐。我今日入山門報道,怎的也要告知一聲我姐姐。煩請師兄通傳一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