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眠月抱著墨白,跟著余老上了飛舟,飛舟靈力罩開啟,穩穩升空,朝天寒山方向極速前行。

兩邊雲霧倒退,俯瞰大地,令江眠月有種前世坐飛機的感覺。

「師傅,這次您回去就要馬上離開麼?」

「對,為師已囑咐你師兄師姐們準備好需要的藥材,此次天鷹來勢洶洶,這場仗還有的打。」

「照理說洛昆應該比天鷹強大許多,若是洛皇能令洛昆護龍軍北上,打退天鷹應該不難吧?」

余老一愣,笑道︰「你倒是敢說,你可知護龍軍從洛昆開國起,唯一的使命便是保護皇室血脈安危?」

江眠月從小說中得知,洛昆有一軍隊,神勇無比,在這個中洲大陸稱第一師。原以為護龍只是個名字,卻不知名字也是使命。

「確實不知,不過北疆這麼打下去,受苦的還是邊城百姓和北疆軍隊。」她想到了張婆婆和她十八歲便上了戰場的孫子。

江眠月前生有幸生在和平年代,于她而言,因為戰爭犧牲是不值得的。

余老看她的目光變得更慈和了,卻也有些擔心她,︰「眠月丫頭,心有慈悲是好品性,但也不可做爛好人。修士之間,除了修行,更有殘酷的競爭。無論在何種情況,你首先要保證自己的性命安危,才有資格去同情或幫助別人。明白嗎?」

江眠月虛心受教,點頭稱是。她當然不會不會顧自己安危去當聖母,但若力所能及,她也不會吝嗇自己的一分力。

「還有一事,天寒山有個不成文的規定,拜醫修為師,在門中並不記錄于傳承譜,所以你回山之後,若有真人收徒,仍可爭取。」

江眠月不明所以︰「這是……為何?」

余老微微一嘆︰「我先前說過,醫修一道于修士而言只是小道。從古至今,醫修一道從未有過興盛,修士身體素質較凡人而言好太多了,凡人會生疑難雜癥,修士有靈氣護體,極少生病。倒是中毒或者各種暗傷更多,但大多修士對自己身體狀況可說是了如指掌,也用不著我們這些醫修幫忙瞧病。要說治療,找丹師煉制一枚對癥的丹藥,吃下去,剩下的打坐也能恢復。要是極難治療需要小心護理的傷病,咱們醫修倒是有施展的空間,但哪里找那麼多極難治療的病患去?是以醫修名聲不顯,讓修者認為醫修只比凡人大夫好用那麼一點,呵。」

余老說完這番話,自嘲一笑。又道︰「都說醫修是旁門左道,你說傳承也無人承認,醫修收徒並不能在宗門記名。」

他這輩子精于醫道,對修煉境界卻並不多麼有心得。

這小丫頭由他教導,于她修煉無益,也是考慮到醫修收徒並不正式,他才能安心收這個徒弟,否則,哪有耽擱她一身天賦的道理?

江眠月想了想,還是不太認可這番話︰「大道有三千,只要不是歪門邪道,那就是正道。師傅,弟子認為學醫沒什麼不好,醫者仁心,就是我們的道!」

听了這話,余老心下感動,只覺得難怪總看這丫頭順眼。一時間豪氣頓生︰ 「好,那就好好走我們的道!」

江眠月也眉眼彎彎,路就在她腳下,雖然前途未知,但不能阻止她向前的心。

飛舟約行了一日左右,才到達天寒山腳下歲暮城。

來迎接余老的是他兩位弟子,一男一女。

二人皆是好相貌,女子清麗秀雅,男子溫潤而澤。

「師傅!」

「師傅!」

余老點點頭,目光慈和︰「楚韞,鳶,辛苦你二人了。」

鳶搖頭︰「師傅哪里話,這都是弟子們應該做的。」

楚韞拿出一串儲物袋︰「師傅這是您吩咐準備的藥材,弟子們將藥材分類,分裝于儲物袋中。」

余老將一串儲物袋收下︰「不錯,你們有心了。」

楚韞又拿出一個儲物袋︰「還有一些珍稀藥,材,師傅您就自己收好。」

「行,那我就收下。」徒兒們孝順,余老頗為欣慰。

「來,給你們介紹一下。」余老身邊指了指抱著墨白的江眠月︰「這是你們的小師妹,叫江眠月。眠月,這是你楚韞師兄和鳶師姐,叫人。」

「楚韞師兄好!鳶師姐好!」

「小師妹好!」

「小師妹好!」

二人打量了下這穿的破破爛爛的小丫頭,懷里抱著個黑白顏色的肉球球小獸,小臉生的漂亮精致,靈氣極了。

還一點都不怯生,只不過穿的跟乞兒一樣,這是師傅在路邊撿的嗎?

「師傅,小師妹這……是逃難被您撿到的嗎?」鳶快人快語,出聲詢問。

余老哈哈一笑︰「差不多吧。你二人先帶她進歲暮城買兩身衣服,梳洗一番,再上山門報道。她還未有師承,修煉一事你二人多為她打算幾分。」

「是,師傅!」二人異口同聲。

余老留下些靈石給江眠月,便匆忙離去。

鳶和楚韞帶著江眠月上歲暮城買了幾套換洗衣物,換下了一身破爛,這才一起上山門。

途中,二人好奇小師妹與師傅是怎麼結下緣分的,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江眠月便一一道來。

鳶听完還挺氣憤︰「這青陽仗著自己是流雲峰首座弟子,倒是行使起首座的權力了!」

楚韞沒說話,但也跟著點頭。

江眠月還反過來安撫鳶︰「倒是我先不懂事,嫉妒別人,出言傷人。吃了一番苦頭,方知嫉妒之心要不得。還拜得師傅為師,與師兄師姐相識,卻更像是福氣呢!」

楚韞打趣道︰「如此說來,小師妹還要謝青陽不成?」

「倒不能謝他,我因嫉妒出言傷人是過,但青陽真人個人喜惡至上,出手幾乎害我性命,于我實在說不得有功。要謝的話,當謝我自己足夠堅強,當謝師傅他老人家對我出手相助。」

說完還沖二人眨眨眼,楚韞鳶皆被她鬼靈精怪的樣子逗笑︰「小師妹夸起自己來毫不含糊!」

三人出了歲暮城,不多時,便到了天寒山門。

山門前一條數十丈寬的河溪,溪水不深,清澈見底。

溪中相隔二三尺就有一塊可供落腳的石頭,直通對岸。

對面岸上幾丈外,便是一座古樸的石牌坊,上書︰天寒山。

石牌坊旁邊有幾間木屋,供看守山門的弟子歇息。

石牌坊後面有一條丈許寬的青石山路,蜿蜒于山林中不見盡頭。

「瞧,這座山,便是外峰之一的玉羅峰。」楚韞指了指溪水對面闊大的山峰︰「從山路上去到山頂,便可一眼望盡天寒十二峰。是我天寒山勝景之一,日後師妹上山學道,便是要先到玉羅峰山頂。」

「外門弟子都安頓在玉羅峰,玉羅峰並無首座,只有掌事真人,我們尋常要分派靈草靈藥任務,和玉羅峰掌事真人倒是接觸不少。」

江眠月點點頭︰「那我也會安排在玉羅峰嗎?」

鳶笑笑搖頭︰「我們醫修一脈,地方可多的是,不必與他們擠作一處。」

楚韞解釋道︰「師傅認下的弟子,加你也不過七人。天寒十二峰,山腳下所有的地盤,都是門內撥給我們醫堂種植靈草的。雖說靈氣比不得各峰,但勝在清淨,師妹你極品木靈根,山腳下靈氣不那麼足,木息卻十分純淨,于你修煉而言,不比山上靈氣濃郁的地方差。」

鳶亦是點頭道︰「師妹可在落星灘結廬,與我那落月潭相鄰。不過落星灘景色十分不錯,總有那道侶愛去此處相會。」

楚韞笑道︰「你那落月潭也是少有的好景致,卻教你養了兩頭油光水滑的犬獸,門內誰人不知?別人約會都繞道走。」

江眠月听的有趣,沖鳶豎起大拇指︰「鳶師姐厲害!」

鳶撓撓頭,頗有些不好意思︰「我是教他們鬧的心煩,一個個的不拿我們醫堂當回事,還總打擾我們修煉。」

楚韞搖搖頭,勸她莫在意別人的看法,堅守本心才是自己的道。

又對江眠月道︰「小師妹一道走走吧,看看你喜歡哪兒,要都不合適,就在青竹林結廬也成。」

目前除了鳶,她的其他幾位師兄和余老都在青竹林結廬。

三人循著環抱青山的溪水,一路往上游走去。

首先到達的,便是落星灘。

落星灘不負它的名字,這里溪水鋪的極淺極寬,水面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星星點點的光輝。

果真似天上繁星落入水中,美麗耀眼。

水里種了一種名為繁星草的靈草,白日里沉于水中,夜晚探出頭來,開出指甲蓋大小,五角形狀,白色的花兒。

「這里的繁星草,夜里開成一片極為壯觀。外界也有許多種植繁星草的,但要說品相,還得看我們天寒山落星灘出產的!」鳶頗為驕傲的介紹。

落星灘盡頭,有一個小瀑布,瀑布下有一方水潭。瀑布旁邊有兩段青石階梯。

「上面就是鳶師妹的落月潭了。」楚韞指了指青石階梯上方。

三人拾階而上,入目的是一方寒潭。說是寒潭,但其實有小型湖泊大小了。

寒潭邊緣種了一圈五色蓮,蓮葉浮于水面,襯著一朵朵各色的蓮花,十分好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