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陽祖師的態度轉變,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他們都知道祖師爺對這位小徒弟有多看重,召集了玉華山核心弟子和長老,見證寧小心的入門。

這一秒,竟改主意了?

旁邊的老者明白純陽祖師剛才做了什麼,也不多廢話,而是果斷下令︰「帶她走!」

寧桓不太能理解,說道︰「小女的身體狀況……」

純陽祖師開口道︰「無能為力。」

「……」

寧桓欲言又止,見純陽祖師態度堅決,重重嘆了一聲,「小心,我們走。」

寧小心哦了一聲,從大殿深處走到外面,抬頭看了看天空,又看向純陽祖師爺說道︰「你別生氣啊,我師父有空了會跟你解釋的。」

純陽祖師面無表情地看向遠處。

寧小心朝著眾人欠身︰「我以後會來看你們的!」

說著她蹦蹦跳跳跟著寧桓下山了。

玉華山的弟子們面面相覷,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叫什麼事?

不能拜入玉華山,還能這麼高興?

……

直至寧桓和寧小心消失在台階的盡頭,純陽祖師抬起頭看了下天際。

那種莫名的壓迫感竟消失了。

純陽祖師負手轉身,回到大殿中。

旁邊老者問道︰「純陽兄,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丫頭難道不是先天靈體?」

純陽祖師搖頭道︰「恰恰相反,在她的體內,還有一股特殊的力量。」

老者微微皺眉,這意味著那丫頭極有可能就是五位守護者之一。

純陽祖師繼續道︰「可惜,我已推算過,她不適合留在玉華山。」

「……」

老者暗暗驚訝。

「這丫頭竟能引起這麼大的變數?」

玉華山在安陽一帶,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宗門,多少人行事都要看其臉色。

甚至可以和虞都的宗門叫板。

「這件事無須再提。」純陽祖師對自己的推演術極其自信。

「那真是可惜了。」

「還有其他四位守護者,繼續找就是。至于寧府小丫頭的事,所有人保密,不得外傳。」有人說道。

「是!」

眾人躬身。

守護者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

徐夜收回古圖。

他還以為純陽祖師要對寧小心不利。

好不容易選定了一位先天靈體的探索者,徐夜當然不想她出事。但沒想到純陽祖師只是想收她為徒。

更意外的是,純陽祖師自己把自己給嚇著了。

令人哭笑不得。

「咦?」

徐夜剛想要拿過《步天綱》好好研究一下,忽然有種動作遲緩的感覺。

「怎麼回事?」

從來沒有過這種情況。

他將手臂攤開,上下伸展了下。

肌肉略顯僵化。

「不對。」

按理說,徐夜的修為進入封侯境界,五感六識應該更敏銳才對,這會兒竟有種遲鈍之感。

徐夜拂袖而過,將古圖喚出。

果然在右下角看到了提示︰【請注意破壞與創造平衡】

「使用太頻繁的副作用嗎?」

現在想來,這古圖的力量,的確太過逆天了。

「培養已經在進行了。創造要如何進行?」

徐夜將目光放在了元清河的上游,那被很多巨石堵塞的地方。

物我合一,我即神明。

「有了。」

徐夜似乎有所領悟,又看了下冷卻時間,還有一天半的樣子。

他將步天綱的書籍揣在懷里,離開了玄妙觀。

一路順著玄妙山,朝著元清山掠去,來到原先廣寒鐵礦脈附近,稍稍查看了下,沒有人動過。

古圖不能頻繁使用,那就得經常來這里看看,以免被他人挖走。

回到徐府。

看到徐老爺子和徐直,在院落中有說有笑。

「老爺子,什麼事情這麼高興?」徐夜問道。

徐世功微笑道︰「清河郡干旱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迎來甘霖。趙大人一早就來找過我,要在清河郡東部平原,種植藥草。」

徐直補充道︰「這件事由我們徐家牽頭,龍須草的草種,已經從安陽買回來了。」

院落里堆著不少的袋子,徐夜走了過去,打開袋子看了下,的確是龍須草的種子。

「龍須草易生長,種植容易,生長周期短。很適合清河郡。」徐直說道。

徐夜打趣道︰「你們這是打算帶動老百姓們發家致富啊?」

「趙大人正是這個意思,不過官家不涉商,不與民爭利,剩下的還得看我們。」徐直說道。

徐夜點了下頭,這樣挺好的。

徐家想要發展,單靠那點的布匹生意還遠遠不夠,旱情得到緩解,清河郡也需要大力發展。

徐世功見徐夜若有所思,當即道︰「夜兒,這些事不用你管,你只管努力修行。」

徐直也從老爺子那里得知了徐夜晉升封侯的事了,也很高興,說道︰「去吧,有什麼需要,盡管開口。」

徐夜點了下頭,轉身離去。

當天下午,徐家便組織了不少百姓,在東部平原,將草種子種下。

晚上。

徐夜將第二顆內丹分成三份,晚上服用一份。

又花了兩天服用第二份,下午服用第三份。

經過幾天的藥效輔助和修行,徐夜使用古圖帶來的「副作用」減少了許多。

「修行可以抵消一部分,但還不夠。」徐夜暗自道。

他正打算把古圖喚出,嘗試一下「創造」的能力,徐來財出現在房間外。

「少爺,有人找您。」徐來財道。

「誰?」徐夜疑惑道。

「他說他姓白。」徐來財說道。

白楠?

徐夜走了出來,道︰「知道了。」

說完,便朝著徐府外走去。

白楠正在徐府外,焦急地來回踱步。

看到徐夜和徐來財緩步走來,迎了上去道︰「徐兄!!」

徐夜︰?

這態度轉變的夠快。

白楠笑著拱手道︰「上次的事,千萬別介意!怪我有眼無珠。」

徐夜道︰「說吧,什麼事?」

白楠左右看了看,說道︰「借一步說話。」

徐夜跟著白楠去了附近的一個酒館,專門挑了一個單獨的雅間,關好門。

一進入雅間。

白楠變得更加諂媚了,說道︰「徐兄,來……喝茶。」

他十分熟練地提起茶壺,倒水,將茶杯送到了徐夜的跟前。

徐夜道︰「沒別的事,我可要走了!」

「別。」白楠一把拉住徐夜,笑著道,「我知道劍仙前輩和徐兄認識,不知徐兄可否引薦一下?」

PS︰求推薦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