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神明的開始

徐夜沒有跟上去。

封侯境的修為,與天相差了兩個大段位,貿然跟蹤,極有可能會被發現。上次前往雙雲峰,奪取九首靈蛇的內丹,一方面是有運氣加身,另外一方面是古圖沒有冷卻。

萬一出了差錯,小命不保。

穩妥起見,徐夜只使用導航功能,遠遠地觀察。

只能看到細微的光點,目標既沒有處于中央地圖,也不是隨即選擇的目標,無法听到對方在談論什麼。

徐夜離開了街道,在清河城外的一顆古樹上,默默觀察。

他看到細微的光點,果然去了廣寒鐵礦,停留了少許片刻,又朝著郊外飛去。

「義莊?」徐夜微微皺眉。

城北郊外的義莊,提供靈柩或骨殖暫時統一擺放的場所。

普通的老百姓,避之不及。

即便是修行者,也不想討這個晦氣。

飛雪宗的人,去義莊作甚?

待那些光點,朝著安陽飛去之後,徐夜這才收起古圖,去了城北義莊。

……

徐夜來到了義莊前。

陰風陣陣。

大院前,已生起雜草。

大門是打開的。

徐夜推門而入。

在進入正堂的大門口赫然放著兩口黑漆漆的棺材,令人不寒而栗。

徐夜皺眉。

「他們來這里作甚?」

徐夜走了進去。

這棺材看起來多少有些滲人。

好在徐夜亦是一名道士,並不怕妖魔鬼怪。

來到靈堂中。

「尸體?」

義莊本就是擺放尸體的地方,這些棺材就是他們臨時的居所,這會兒居然都被打開了。

呼!

一陣寒風吹來。

徐夜取出一張道符,朝著陰風打了過去,厲聲道︰「現身!」

上品道符的威力,比一般的道符要強得多,這一道金光打出去,陰風四散。

砰!

令堂中間的那口明顯與眾不同的棺材,忽然立了起來,一個虛影飄然而出,露出淒厲的面容,齜牙笑道︰「嘿嘿……你來啦!」

「……」

哪怕徐夜是封侯的道士,看到這場景,亦是有些作嘔。

隨手打出數張道符,砰砰砰,金光照耀整座義莊,四周陰風里傳來淒厲的叫聲,四散離開。

只有眼前的這個齜牙咧嘴的怨靈,飄向徐夜。

「不受道符影響?」徐夜凌空後跳。

怨靈緊追不舍。

十指如利刃,撲向徐夜的脖子。

徐夜拍出一道法訣︰「破邪咒!」

金光乍現,命中怨靈的身軀。

一聲慘叫響起,怨靈倒飛了出去。

徐夜走了過去,說道︰「你一個小小怨靈也敢對我下手?」

怨靈變得狂躁起來。

雙臂張開,狂風席卷義莊,陰風怒號。

「嗯?」

徐夜看到四周飄起大量的怨靈,竟朝著眼前的怨靈匯聚,怨靈得到大量怨氣的補充,身軀變得更加龐大,眨眼間便有數丈之高。

「這……」

這是徐夜第一次看到這麼強大的怨靈。

怨氣的大小,決定怨靈的強弱。

義莊無疑是滋生強大怨靈之地。

怨氣沖天。

徐夜微微蹙眉。

二指並攏,一道除靈法術縈繞指間。

「咦?」

徐夜愣了一下。

他注意到指間上的除靈法術,縈繞著淡淡的幽光,像是一道閃電似的。

「這什麼法術?」徐夜自己都不認識了。

收起二指,法術消散,再合攏,原汁原味的除靈法術出現了。

就在這時,怨靈撲了過來。

怨氣似刀,當空劈向徐夜。

千鈞一發之際,徐夜二指迎上。

砰!

怨靈的強大讓徐夜有些意外。

他向後退去。

怨靈順勢逼近。

徐夜二指之間,術法再生,那抹幽光浮現。

管他什麼法術,能降妖除魔,便是好法術。

「去!」

那道術法像是雷法似的,化作一道流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和力量,命中怨靈!

轟!

誕生出一道力量暈圈。

彈指間灰飛煙滅!

怨靈的形態漸漸虛化,

義莊的建築物,被暈圈撞擊, 擦作響。

「啊——」

怨靈發出驚恐的聲音。

這一道術法將它的所有怨氣打散!

「???」

徐夜被自己的法術嚇了一跳。

這怨靈也不算弱,相當于人類五境的修行者。

沒得徹徹底底,不留痕跡!

怎麼回事?

徐夜有些懵地看著自己的手掌。

他雖然有足夠的能力擊敗怨靈,但是實在想不到,一道最簡單的術法,竟將怨靈擊潰。

徐夜轉過身,看到了牆角冒頭的一個低級怨靈。

那低級怨靈在與徐夜對視的一瞬,全身的怨氣竟自動脫離,變成了一個更加弱小的靈。

「神明……」

怨靈聲音顫抖,眼楮里看到了徐夜偉岸的虛影,以及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神威!

怨靈匍匐在地,老實極了。

「神明……大人……請您……寬恕……我……」

徐夜疑惑不解。

他走了過去。

那怨靈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每當徐夜靠近一步,那怨靈就感覺到一座大山朝著自己走來。

徐夜也覺察到了這一點,這一切都在他施展那道術法之後。

徐夜停下腳步,看了一眼古圖上的變化。

神力值︰215

真神力值︰0

「真神力值?」徐夜若有所思。

這驗證了徐夜的猜想。

神力值只能在古圖里使用,真神力值則可以在當前使用。

「莫非是真神力值讓普通的法術,產生了變異,威力可比神通?」

靈是這世間最特殊的存在,他們的感知能力比人類要強得多,往往能觀察到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神明?

徐夜對這個稱謂並不反感,而是走了過去,問道︰「我問你什麼,你便答什麼。」

那怨靈不住地點頭。

徐夜問道︰「剛才來到義莊的修行者,你可見到?」

「是……是安陽飛雪宗。」怨靈回答。

「他們來這里作甚?」

「他們……讓我們去清河郡,調查……調查廣寒鐵失蹤的事……」怨靈說道。

徐夜的猜測沒有錯。

怨靈的行蹤飄忽不定,感知能力極強。

徐夜說道︰「告訴他們,廣寒鐵已被本神拿走。」

「是是是……」怨靈聲音顫抖地道。

徐夜看著怨靈的眼楮。

雙眼有神。

默念口訣,眼前出現了怨靈生前的一幕幕。原來這怨靈是一女子,清河郡人,旱災這半年,一家餓死,被村民放到義莊,沒有親人將他們埋葬,久而久之成了怨靈。

徐夜微嘆一聲,說道︰「兩日後,本神會在清河郡再降一場大雨,以慰蒼生。」

怨靈伏地,一動不動。

過了一會兒,怨靈抬起頭,義莊的院落中,已空無人影。

怨靈漸漸懸浮了起來,身上的怨氣,竟神奇地減少。

「多謝神明大人。」

……

PS︰票不能少啊。謝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