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春、霍七月與楊參的視覺效果最為震撼。

幽藍色的雷法撞擊大地之時,幾乎可以忽略渺小如塵埃的九首靈蛇。

然後便是強橫的沖擊波!

以雷法擊中的大地為中心,向四周擴散。

四周的叢林,一層一層被夷為平地,一直向外蔓延,出了雙雲峰,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目光所及,無不塵土飛揚。

天空。

強橫的沖擊波,將三大方陣的修行者擊得後退連連。

三位高手拼盡了全力,維護法相金身,退了千米之遙,瀕臨極限時,法相金身再也支撐不住,支離破碎。

方陣內的修士們,依然被剩余的沖擊波沖散,漫天散落。

白楠雙掌合並,金身加持。

盡管如此,沖擊波將他連帶金身,沖出了數百米之遠,撞斷了數棵古樹。

勉強穩住身形,漫天塵土,遮住了視線。

白楠難以置信地看著前方的一切。

……

遠處觀望的散修們,哪里敢靠近,反而退得更遠了。

直至雙雲峰一帶恢復安靜,眾修行者慢慢靠近。

戴春,霍七月與楊參三人飛到一起,表情有些不太好看。

對這突如其來的天降雷法,仍心有余悸。

三人面面相覷。

身後各自宗門的修行者,不敢再靠近,保持遠觀。

「去看看?」戴春提議道。

「一起。」

三人同時飛了過去。

當他們離得差不多近的時候,看到了那圓形深坑,眼皮子不住地跳動。

很難想象,這是何種強大的力量,才能造成這麼大的破壞力。

「妖獸。」戴春提醒了下。

待視線恢復清晰。

他們看到深坑之中有一人影來回飛掠,從深坑中飛了出來,掠向遠處的矮山。

「嗯?」三人愣了一下。

在如此巨大雷法的打擊下,居然還有人輕松地往返深坑,取走了內丹?

白楠亦是看到了這一幕,認出了那人的背影,不由稱贊道︰「好小子,富貴險中求。」

白楠已經有了一顆內丹,不打算再去爭搶,這道雷法實在太過詭異,直覺告訴他,輕舉妄動,太過危險。

三位高手不樂意了。

他們辛辛苦苦,盯了這麼久的九首妖獸,被別人奪走,豈能甘心?

三人的身上出現了淡淡的光華。

就在他們準備追上去之時,天空,再次涌動了起來。

他們看到天際,有一把大劍來回飛旋。

「太虛劍仙?」白楠驚訝道,「剛才的雷法是太虛劍仙前輩的?」

遠空的修士們,都看到了那把巨劍。

也幸好離得遠,才能一睹那把巨劍的全部和真容。

巨劍懸浮空中,劍刃朝向三大高手。

三人意識到了什麼,同時躬身見禮。

「拜見劍仙前輩!」

壓低身子,大氣都不敢出。

他們也是最近听到了不少關于太虛劍仙的傳聞,

那把巨劍仿佛隨時會落下來。

「原來雷法出自劍仙前輩,難怪難怪……」白楠喃喃自語。

三宗的弟子們,原空止步,緊張地看著天際的巨劍。

這就是最近風頭正盛的前輩太虛劍仙?!

遠空觀看的檢修們,亦是驚嘆無比。

在這之前,他們只是听了清河郡當地修士和百姓們的陳述,甚至前往當地打卡,以求偶遇。如今看到巨劍現身,始覺親身經歷的視覺震撼。

不少人吞咽著口水。

「這就是那位坐鎮清河郡的太虛劍仙前輩?」一名劍修打破了寧靜。

「我要拜師!誰都別攔我!」

一名修士沖了過去。

有人帶頭,其他人也膽子大了一些,跟著飛了過去。

「我也要拜師!」

……

三位高人依舊保持著躬身作揖的姿態,偶爾才會用余光瞥一眼天際的巨劍。良久不見回應,心中有些著急。

「戴兄,內丹怎麼辦?」霍七月低聲問道。

戴春道亦是有些無奈,道︰「我來問問。」

他向前移動,清了清嗓子,理了理衣衫,抬頭望去。

剛要開口。

巨劍顫動,嗖的一聲,掠向雲端,消失不見。

「……」

三人面面相覷。

眾多修士停止飛行,看著空蕩蕩的天際,一時莫名所以。

羅剎宗霍七月突然道︰「內丹!」

三人俯沖深坑。

九首靈蛇已經被雷法砸成肉醬,通體烤焦。

「有刀子割過的痕跡。」霍七月看到了一處傷口,「內丹已經被取走了。」

戴春揮了下手。

三宗的弟子們,迅速在雙雲峰周圍尋找。

找了好一會兒,三宗的弟子紛紛返回,沒有發現。

「此人當真是藝高人膽大,居然當著劍仙前輩的面兒,將內丹偷走。」戴春說道。

霍七月搖了下頭說道︰「以前輩的修為,他若是不想,誰能拿走內丹?」

「有道理。」

三人只得無奈嘆息。

太虛劍仙要拿這內丹,三宗也只能退讓。

戴春回過頭,看了一眼,白楠逃離的方向,也早已沒了影子。

「內丹不要了?」楊參問道。

戴春說道︰「你還想要?」

「我沒那意思。」楊參干笑了下。

霍七月看著清河郡的方向說道︰「內丹就當孝敬前輩。如此大能,不是咱們能招惹得起的。」

「那偷走第一顆內丹的是誰?」楊參問道。

戴春輕哼一聲說道︰「還能是誰,號稱安陽第一劍的白楠。」

「是他?」霍七月皺了下眉頭,「這樣也好,得罪了劍仙前輩,他不會有好下場。」

三人點頭。

沒過多久,三人各自拱手,率領宗門弟子,離開了雙雲峰。

那被雷法砸出的深坑,很快就成了那幫散修們新的打卡地。

……

此時在北官道以南十里地一座山坡下,徐夜小心翼翼地將八顆內丹收好。

這是他第一次利用古圖的能力,獲取第一筆資源。

「可惜沒有儲物的寶貝。」徐夜將腰帶勒緊。

好在內丹並不大,帶在身上,看不出什麼。

徐夜回頭看了看,正欲返回清河郡,看到一人從林間掠來。

「白楠」

這貨怎麼陰魂不散?

徐夜伏下身子。

這次不同,徐夜身懷八顆內丹。人心隔肚皮,誰也沒法保證這白楠不是來殺人越貨的。

徐夜沒有猶豫,順著山坡,朝著另外一個方向掠去。

穿過一片叢林,徐夜便喚出古圖,精神與古圖聯系在一起。

古圖的能力雖然冷卻,但基本的導航功能還在。

他看到地圖上果然有一個塵沙般的光點,朝著自己掠來。

徐夜笑了下,再次調轉方向,朝著雙雲峰掠去。

白楠一路趕來,落在了徐夜待過的地方。

又撲了個空。

他俯下身子,仔細感知四周的方位。

「真的只是封侯?」白楠暗生驚訝,起身抬頭看了下天際。

他竟忽然有種被人俯瞰的感覺,仿佛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被人提前知曉。

想到這里,脊背生起涼意。

直覺告訴他,不能追了!

白楠後退了數步,朝著空氣抱了下拳,放棄了追蹤。

PS︰求推薦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