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是非曲直

趙守敬神經緊繃,絲毫不敢大意。

生怕巨劍忽然移動,造成誤傷。

巡邏隊的修士,上下翻飛,來回觀察。

最終匯聚到劍尖的前方。

所有人保持安靜,默默地看著那位八境修為的黑衣人,他們見慣了死人,目睹過各種死法。唯獨今日的場面,讓他們感到膽寒。

城中的百姓和修行者,也趕到了附近,抬頭觀望這巨大無比的飛劍。

沉默少許片刻。

巨劍果然嗡鳴顫動……

眾人緊張後退。

大劍忽然離開城牆,眨眼間穿入雲端,消失不見。

黑衣人的尸體,從空中墜落。

「……」

「這……劃算嗎?」

「對于大能而言,還存在這種問題?」

「也是。」

趙守敬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靜。

指了指下方的尸體,道︰「查一下他的身份。」

一名巡邏隊員,落了下去,將黑布扯掉,又檢查了下他身上的物件,無奈地搖了下頭。

趙守敬道︰「是他?」

「趙大人,你認識?」

「此人來自安陽,昨日來找過我。」趙守敬看向徐府的方向,剩下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

這件事,沒必要讓所有人知道。

「這樣的高手,為什麼要得罪前輩?」眾人疑惑不解。

趙守敬沒有解釋,而是道︰「修葺城牆,將尸體處理一下。」

「是。」

數十名修行者,圍繞巨劍留下的缺口,感到頭疼不已。

……

徐府的房間內。

使用時間結束時,徐夜便看到右下角的神力值增加10點,古圖化作流光進入眉心之中。

月華劍掉落在地。

徐夜頓覺困意來襲,一頭倒了過去,呼呼大睡。

徐來財被巨大的動靜驚醒,早就跑出去看熱鬧去了,不一會兒,便跑了回來。

「少爺少爺,好大的劍,好大的劍啊!」

「少爺?」

徐來財貼著門,听到了房間內的呼嚕聲,吐槽道,「這也能睡得著,少爺,你是睡神附體嗎?」

……

安陽胡家,剛回來沒多久的胡清,正在清點貨物。

一名下人,急匆匆從外面走了進來,低聲道︰「胡少爺,游叔……死了!」

胡清身子一僵,手中的賬本掉落在地。

向後趔趄退了幾步,坐在了椅子上。

他的拳頭握得很緊,指節泛白。

過了一會兒,他怒瞪著雙眼,道︰「凶手是誰?」

「是那位斬殺魃王的大能。」下人壓低身子說道。

「……」

胡清怔了怔神,半晌說不出話來。

下人也不敢說話,安安靜靜站在一旁。

過了許久。

胡清逐漸冷靜了下來,下令道︰「我要去見老太爺。」

「是。」

原本來到安陽談判的徐世功等人,當天便接到了胡老太爺的邀約,在廣德樓中設宴款待。

徐世功對談判並不看好,本以為胡老太爺會借機發難,壓榨徐家,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胡老太爺,態度變化之大,出乎預料。

徐家的鋪子,不要了。

也不談了。

還拿了紋銀三千兩,賠罪謝禮,又親自送徐老爺子離開。

就挺突然的。

給整得都不會了。

徐老爺子一行人一路上都懵懵的……

……

翌日下午。

徐夜從睡夢中醒來,頭腦昏沉,像是睡了一個世紀似的。

他看了一眼外面的光線,不由嘆息︰「竟耗費了這麼大精力?」

稍稍感知了下法力,所剩無幾。

月華劍落在蒲團的前面。

徐夜將其收好,又深吸了一口氣。

修為還是太低,不然每次使用古圖,都要呼呼大睡。

徐夜喚出了古圖。

古圖的右下角顯示剩余冷卻時間︰2天5小時23分……

神力值︰360。

「才10點神力值,哪里來的勇氣。」徐夜有些嫌棄黑衣人的等級太低。

但轉念一想。

昨天要不是對方玩弄戲耍拖了時間,自己還真可能栽了。

以後還是得小心為妙。

尤其是在冷卻的時間內。

「還是得多多增加實力。」徐夜取出練氣丹,當即吞了一顆。

正準備繼續研究古圖,徐來財的聲音傳來︰「少爺,趙大人求見。」

「請他到大廳。」

徐夜收起古圖。

本想將月華劍別在腰間,覺得不妥,干脆別在後腰上,用袍子遮住。

這件事給了徐夜一個很大的驚醒,縱使他擁有古圖,比肩神明,但也會有丟掉性命的可能。

徐夜來到了大廳。

趙守敬拱手相迎︰「徐兄弟,近日可好?」

「趙大人?你找我什麼事?」徐夜狐疑地落了座。

「那我就開門見山了。」趙守敬來到徐夜身邊,低聲道,「昨夜一劍擊殺八境天相高手的,是尊師否?」

徐夜怔了一下,心想昨夜那麼大動靜,趙守敬知道也屬正常。

徐夜面露高深莫測的微笑,說道︰「還真是逃不過趙大人的法眼。」

趙守敬聞言,整個人變得抖擻了起來,說道︰「徐兄弟,尊師還在玄妙觀否?我想親自去拜訪一下,代表清河郡的全體百姓,感謝感謝他。」

「不。」徐夜當即抬手。

這麼搞,不就露餡了嗎?

徐夜煞有其事地道︰「家師為人低調,早已看透紅塵,不喜歡插手人間俗事。」

趙守敬想起那天陳有道帶著徐夜查看魃王的尸體,更加篤定其身份。

徐夜繼續道︰「這半年來家師本不想出手,就是怕暴露身份。但見魃王作祟,荼毒清河郡百姓,又豈能坐視不管?加上看在我的面子上,師父才出手的。」

趙守敬大為感動,一把抓住徐夜的雙手說道︰「徐兄弟,這次真是多虧你了!」

「小事。」徐夜滿不在乎地道,「家師的事情,你得保密。」

「一定一定。」

高人都是這個脾氣,趙守敬很能理解。

徐夜話鋒一轉,問道︰「昨日那黑衣人是誰?」

趙守敬想起那把巨劍,已經料到徐夜會這麼問,說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此人應該胡氏的八境天相高手,游牧之。」

「胡家?」徐夜眉頭一皺。

腦海浮現胡清賠禮道歉的模樣,原來是個陽奉陰違的東西。

趙守敬低聲問道︰「我听人說,胡家要收你們徐家的鋪子。這生意場上的事,怎麼會牽扯到人命?」

按理說,這是人命大案,可考慮到事件的特殊性,趙守敬也非常謹慎。

徐夜輕哼一聲︰「這胡清真是一肚子壞水。」

趙守敬說道︰「前天,游牧之找過我。問的便是徐家的事,沒想到……他竟如此歹毒。」

徐夜看向趙守敬,說道︰「趙大人,該不會打算捉拿家師歸案吧?」

趙守敬眼楮睜大,擺手道︰「徐兄弟莫開玩笑。我還是分得清楚是非曲直的。」

就在這時,徐來財從外面跑了進來,說道︰「少爺,老爺子,回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