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這個榮宗寶竟然到現在都還在陽光俱樂部辦卡健身,連家庭住址都登記了。吉時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但是遺憾的是,登記信息里的工作單位並不是嚴正浩的公司。

也對,根據辦卡的時間,榮宗寶是4年前成為俱樂部會員,登記身份信息的,當時嚴正浩別說創建公司,自己還是個無業游民呢。

吉時決定直奔榮宗寶的家,想辦法確認榮宗寶是不是在嚴正浩的公司上班。如果是,他馬上通知易文翰。因為榮宗寶符合了兩個條件,第一,他曾經糾纏楊熙,被拒絕;第二,他是嚴正浩的員工,有機會寫那些可疑的小作文。

吉時沒工夫上網查地址,干脆又打了個車。楊熙已經等了3年,他們已經遲了3年,如今他只爭朝夕。

兩分鐘後,吉時又交了起車費。嫌疑人的家居然距離楊熙的家這麼近!也難怪他們都選擇了陽光健身俱樂部,這家俱樂部就在二人住址的中心點。

吉時更加有把握,案發當天,榮宗寶就潛伏在這附近,堵截楊熙,殺人後移尸至自己家中。因為這里距離他家近,他又熟悉地形和監控。

榮宗寶又符合了第三條條件,只要他是嚴正浩的員工,那凶手鐵定就是他。

今天是周日,榮宗寶就算不是發案公司的員工,大概率也會在家休息。吉時打算謊稱是社區工作人員,直接登門詢問對方工作信息。

榮宗寶住老小區的一樓,這不更加方便把尸體扛回家暫時存放,挖心之後又抗出去棄尸嗎?

遠遠地,吉時就透過窗子看到了目標人物,榮宗寶正坐在電腦前打游戲。目標人物在家,這簡直是天助他也。

吉時來到門前,深呼吸,今天他說謊已經成習慣,心態上已經熟練了,「你好,有人在家嗎?我是社區的。」

「來啦。」門內傳來男人應答的聲音,隨即是腳步聲。

門開了,榮宗寶就近在眼前,的確就像是俱樂部經理說的,這個男人有點難看,跟嚴正浩那是沒法比的。

「什麼事兒?」榮宗寶漫不經心,一個勁兒回頭去看電腦,像是著急應付完趕緊回去打游戲。

吉時掏出他剛剛從門口小賣店買來的筆記本和中性筆,翻開中間一頁,在第四行開始記錄,前面的三行都是他剛剛瞎寫的門牌號,人名電話和工作單位。

「你好,我是社區的,做個常住人口登記。主要是姓名、電話和工作單位。」吉時很自然,低頭準備記錄。

「哦,你進來吧。」榮宗寶說著便關上門,著急回到電腦桌前。

吉時本以為在門口就能完事兒,沒想到這家伙著急打游戲,看來是想要邊玩邊說,那麼索性進來看看,說不定還能有別的收獲。

榮宗寶坐好,直盯著屏幕,手上忙活著,「榮宗寶,133……」

「在哪上班?」吉時做好記錄,又問。

「陽光健身俱樂部。」榮宗寶張口就來,自然而然。

吉時的手卻僵了一下,一秒鐘之內,他腦中念頭飛閃而過︰榮宗寶說謊,他哪怕隨口編一個不存在的公司,吉時都不能馬上確認他是否說謊,只有陽光健身俱樂部這個答案例外。

他為什麼說謊?面對一個陌生人,他有什麼理由說謊?

「好的,感謝你配合,不打擾了。」吉時盡量自然,草草在本子上記錄之後,準備告辭。

「隨手關門啊。」榮宗寶還是全情投入游戲之中。

吉時快步走到門口,剛要伸手去推門,只感覺身後一道疾風,隨即後背像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

吉時是被憋醒的,悶熱和窒息的感覺讓他緩緩蘇醒。

周遭是一片黑暗,徹底的黑暗,可以想見,這個空間里沒有窗,而且很小,很密封,否則不會有這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吉時的身體被捆綁著,嘴巴上還貼了膠帶,他剛醒來便又要昏厥,這一次是因為大腦缺氧。

就在他又要陷入昏迷的前幾秒,一道光射到他臉上,清新的空氣迎面涌過來,救了他一命。吉時用鼻孔貪婪地吸入空氣,感覺自己又從鬼門關回到人間。

睜開眼,蹲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榮宗寶。周遭的環境一目了然,這是一間錄音棚,牆面和門都是隔音的軟包,房間里有桌子,電腦,還有麥克風調音台。

這間房沒有窗,關上門以後,哪怕里面的人喊破喉嚨唱歌也不會擾民。也就是說,如果榮宗寶在這里殺了自己,再分尸,也不會有人發現。也許楊熙也是在這里被挖心,被碎尸,然後被裝進塑料袋,被榮宗寶一天一袋丟進江里。

「吉老師,」榮宗寶等了一會兒,讓房間里充滿空氣後,又關上門,扯下吉時嘴巴上的膠帶,「你什麼時候兼職社區人員啦?」

「你認識我?」吉時還是有點迷糊,下意識反問。

「也是剛剛認識,我剛看到了你手機里的東西,才知道原來你是初中語文老師。不過今天是我第二次見到你,你一定很奇怪,我怎麼會察覺到你另有目的,」榮宗寶笑嘻嘻地坐在吉時對面,「因為我第一次見到你是從透過公司的窗戶,看到你在街對面,跟那個易警官交談,你倆還去了附近的咖啡廳。」

吉時苦笑,得,這下可以百分百確定榮宗寶就是嚴正浩公司的員工,他就是3年前殺害楊熙,如今也要殺死自己滅口的亡命徒。

「哎呀,我原本還以為你是跟你那位警官朋友一起來的,沒想到你是單槍匹馬啊,」榮宗寶幸災樂禍地說,「原本我還不太確定,就用陽光健身俱樂部去試探你。」

吉時這個悔啊,剛剛就愣了一秒鐘,就讓對方抓到了破綻。

「看來,你還真是順著俱樂部這條線找上門的,我還真擔心你是順著嚴正浩這條線找到我的呢。現在看來,嚴正浩還真的沒來得及把他對我的懷疑講出去,否則這會兒來的不該是你,應該是警察啊。」

「嚴正浩也懷疑到你了?」吉時問。

「沒錯,都怪我,作為一個水軍,我替他寫小作文太投入了,寫出了一點自己的真情實感,結果引起了那家伙的注意。不過還好,只有他注意到了,他也沒外傳,而是小小試探了我一番。試探完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進一步確定了,反正他搞到了一把刀放在辦公室,估計就是在防我。」

吉時感嘆︰「唉,就差一點,如果不是楊建平太過沖動,說不定嚴正浩就能把你這個凶手給捅出去。」

榮宗寶得意地大笑,「楊建平?你以為是楊建平殺了嚴正浩?那個送餐員就是楊熙她爸?」

「難道不是?」吉時第一個反應是為楊建平高興,如果不是他,那麼這對于楊家來說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榮宗寶不懷好意地笑,「不怕跟你說實話,讓你做鬼也做個明白鬼。而且被楊建平搶了功勞,我還有點小小的不爽,既然沒法讓世人知道,那就讓你這個將死之人知道知道吧。」

吉時苦笑,剛剛光顧替楊家高興,居然忘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榮宗寶不跟他坦白罪行還好,一旦坦白了,絕對不可能留自己這個活口啊。

「楊建平那一刀捅得太淺啦,才把刀尖扎進去心髒而已,還沒拔出來,人就慫了,指紋也沒擦,撒腿就跑。」

「是你補刀?」吉時想到了一句話︰反派死于話多。他打算多跟這位反派聊天,拖延時間,期盼著易文翰能夠察覺到榮宗寶的嫌疑,登門調查,解救自己。

「沒錯,我當時正好去洗手間,看到一個送餐的急匆匆地從嚴正浩辦公室里出來,橫沖直撞往外跑。我就想進去看看,結果真是天助我也,讓我撿了個大便宜。」

「你早就想殺了嚴正浩了吧?你嫉妒他,更何況,他還覺察到了你可能是殺害楊熙的凶手。」吉時繼續拖延時間。

「錯,打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要殺嚴正浩。我就是想看他痛苦,所以我才加入了他的公司,我想天天看到他為楊熙的死而痛苦。」

「你如願了嗎?嚴正浩真的痛苦嗎?」吉時裝作好奇,向那些網友們一樣,好奇嚴正浩到底對楊熙是真是假。

「最開始嚴正浩是真的痛苦,網上爆料他自殺,其實是真的,後來他還有過兩次想不開,幸虧吳平奇搶救及時。但是後來嘛,呵呵,人都是會變的。時間能夠撫平傷痛,利益能夠異化人心。」榮宗寶一副看透一切的超然模樣,仿佛他凌駕于世人之上。

「既然後來嚴正浩不痛苦了,你為什麼還留在他身邊?」吉時拖延時間的問題根本不用費力想,一個接一個。

榮宗寶估計也是隱藏太久,不吐不快,變態凶手也有傾訴欲望,渴望被理解,這一點跟常人無異,他搖頭晃腦,享受著給吉時解答疑問的過程。

「因為我也要生活啊,他們公司待遇還可以。而且工作內容我也喜歡,我那麼喜歡楊熙,她活著的時候拼命想擺脫我,我走不進她的生活。這下可好,她死了,她再也擺脫不了我,我每天的工作內容都跟她有關,我跟她綁定了。」

「你還真是變態。」吉時不怕激怒榮宗寶,因為他推測,對方喜歡別人這麼形容他。

果不其然,榮宗寶笑得更得意。

可能是因為笑得太過投入,太過于耗費氧氣,榮宗寶又把房門給打開了一條縫隙。

「小子,你要是敢呼救,我敢保證,你發出的聲音持續不到兩秒鐘。」榮宗寶還是笑吟吟的,這種笑里藏刀的威脅更是可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