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匆匆過去,又到了開學的日子。

自從上次霍潯表白後,二人再也沒有踫過面。多日糾結後,齊沖下定決心當這件事沒發生過,表白前怎麼和霍潯相處,以後還怎麼和他相處。

開學第一天,齊沖給自己鼓鼓氣,背上書包上學去了。

齊沖在班級後門晃了晃,跟做賊似的從窗框中只露出一雙眼楮四處打量,鄧芝芝從後面走過來,正巧看見她鬼鬼祟祟的身影,躡手躡腳地走上前拍了下她的肩膀。

齊沖猝不及防被人拍了一下,心髒都要從嗓子眼兒跳出去。

她回過頭來看見是鄧芝芝,重重地喘了口氣。

鄧芝芝︰「齊沖同學你趴在門上干嘛呢?」

齊沖環顧四周,壓低聲音,湊到鄧芝芝耳邊說︰「你看見霍潯了嗎?」

說話間,二人已經走到了前門,鄧芝芝沒心沒肺,絲毫不覺有異,大大咧咧地朝黑板邊一指︰「霍潯那不就在那兒呢。」

齊沖拍了下自己的腦門,難怪剛才在後門沒看見他,原來是站在死角了。

鄧芝芝的大嗓門驚擾了班內的學生,當然也包括霍潯,齊沖一瞬間掐死鄧芝芝的心都有了。

霍潯正捏著支粉筆站在黑板前,他身量瘦高挺拔,一手隨意地插在兜里,在黑板上寫著自習任務,別有一番冷漠鎮定的風度翩翩。

突然听到門口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筆尖一頓,回過身看見是齊沖和鄧芝芝。

霍潯又擺出了他最擅長的那種風度翩翩的微笑︰「找我?」

鄧芝芝沒心沒肺地拿手一指半個身子都藏在後面的齊沖︰「她找你。」

齊沖避無可避,只能抬頭朝霍潯尷尬笑笑︰「沒事,沒事。」

霍潯的眉梢輕輕動了一下,齊沖看不清他的微表情,可能是因為距離不夠近,也可能是霍潯喜怒哀樂都不形于色慣了,越是真情實感,越是不動聲色。

總之,齊沖沒有看出霍潯是什麼意思,就听他若無其事地說︰「沒事就行。」說完又轉回身去,不緊不慢地把剩下的幾個字工工整整地寫完。

鄧芝芝「誒」了一聲︰「你剛剛不是還……」

齊沖眼疾手快地捂住鄧芝芝的嘴,頂著一腦門官司把她拖回了座位上。

齊沖看著霍潯的背影,看來他也打算當做無事發生過。

齊沖呵出一口白氣,那她就放心了。

五月份的第一天,夜幕將至,夏意在廚房準備晚飯,今天是齊沖的生日。

齊國安滿面春風地進了家門,夏意看見平時不動如山的石佛丈夫今天突然變得如此活泛,心知是有好事,還沒等她開口問,齊國安就迫不及待地跟妻子匯報起來。

齊國安坐在飯桌前,眉梢掩不住喜色︰「今天談成一個大單子,夠咱們公司吃三年了。」

夏意奇道︰「什麼大單子啊?」

齊國安︰「買了一塊兒地皮,相當不錯,我打算開發成度假村,非常有前景。」

夏意把新鮮出爐的雞翅端上飯桌︰「怎麼突然想起來買地皮了?公司最近不是帳不富裕嗎?」

「要說買地皮這事兒,還得多虧了民康,他幾個月前突然找我說看上一塊兒地,覺得不錯,我一听,行,那帶人去考察考察吧。」齊國安笑意盈盈地看著忙碌的夏意,「到那兒實地一看,確實不錯,當機立斷就簽了合同。」

夏意看齊國安有點得意忘形,輕輕咳了一聲︰「公司錢夠嗎?」

齊國安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瞥一眼夏意︰「那什麼,我自己掏了點兒。」

夏意「哼」一聲︰「你快求菩薩保佑別賠本吧。」

齊國安摟住夏意的肩膀,討好似的給她捏了捏︰「放心吧,穩賺不賠的。」

天氣漸暖,轉眼就到了六月,高二的齊沖許文知和鄧芝芝三人趴在欄桿上,看高三的學長學姐們歡呼慶祝,學校早就在高考前三令五申嚴禁撕書,也不知是哪個學生不顧禁令,撕碎自己的課本,從窗戶撒了出去,伴隨著一聲「解放啦」,紙片像雪花一樣洋洋灑灑地落下。濃烈的情緒感染了眾人,震天的歡呼和掌聲響徹校園。

最青春的年紀,最熾熱的情感,最純粹的快樂。

「真好。」鄧芝芝感慨一聲,轉過身來,倚在欄桿上,「我們還得再熬一年呢。」

「一年很快的啦,一個月一次考試,年前考四次,年後考四次,不就高考了。」齊沖拍拍鄧芝芝的肩膀安慰道。

鄧芝芝︰「你們倆成績好,想好大學志願了嗎?」

齊沖和許文知相視一笑︰「想好了,我們要一起考D大的建築系呢,你呢?」

鄧芝芝發出一聲嘆息,無奈地一攤手︰「當你家里三個人中有兩個醫生時,你很難不會成為一個醫生。」

鄧芝芝繼續說︰「其實我爸媽從來沒有強迫過我學醫,但他們話里話外老是說當醫生怎麼怎麼好,福利好,受人尊敬。我懂他們的意思,實話說,我不像你們兩個,有清晰的目標,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學什麼,讓我學醫沒意見,但是其實讓我去新東方學美容美發我也沒意見。」

二人被鄧芝芝的話逗樂了,齊沖輕輕捏捏鄧芝芝的手說︰「有個香港作家陶杰說過,當你老了,回顧一生,就會發覺,什麼時候出國讀書、什麼時候決定做第一份職業、何時選定了對象而戀愛、什麼時候結婚,其實都是命運的巨變。只是當時站在三岔路口,眼見風雲千檣,你做出選擇的那一日,在日記上,相當沉悶和平凡,當時還以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鄧芝芝听得一愣一愣︰「好有道理啊,這麼長你還給背下來了。」

齊沖擺擺手︰「寫作文的時候湊字兒嘛。」

「哈哈哈哈哈。」

高考結束,高三學生們搬走了,或帶著對未來的憧憬,或帶著不可彌補的遺憾,邁向了人生嶄新的階段。偌大的校園少了三分之一的學生,一下子空曠了許多。齊沖一行人還沒來及傷感就匆匆忙忙地迎來了屬于他們的期末考試。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期末考試的名次又是霍潯第一,許文知第二,齊沖第三。

暑假匆匆路過,高三開學的前兩天,霍潯端坐在電腦前,鼠標滑來滑去一遍遍地點擊著刷新。

宋達炳趴在他旁邊孜孜不倦地問︰「出來了沒出來了沒?」

霍潯被問煩了,皺著眉回答︰「沒有,閉嘴。」

宋達炳小聲嘟囔︰「學校的破網站早該維護了,說好今天十點出分班結果,都過去十分鐘了還卡著呢。」

霍潯和宋達炳十分關心自己會被分到哪個班,期望能分到喜歡的老師,以及,喜歡的同學。

「有了。」

宋達炳聞言湊過去和霍潯一起看分班結果。

「哈我在六班呢,是咱們高二的班主任,太好了。」宋達炳大叫起來,「讓我看看有什麼熟悉的同學,齊沖也在這個班誒。」

霍潯聞言神情一肅,在那個班里的名單上滑來滑去,幾乎要滑出花兒來,沒有自己。

鄧芝芝摟住齊沖,把腦袋放在她的肩膀上︰「咱倆高三不在一個班了,我舍不得你啊!」

齊沖對天翻了個白眼︰「舍不得個大頭鬼啊,咱倆不是照樣能一起上下學,出了你家門右拐走上一百米就到我家了。」

「還不能讓人矯情一下了。」鄧芝芝哼了一聲,「不過許文知也不和你一個班了。」

「不礙事,我們就等大學見了。」齊沖小手一揮,豪情萬丈地說,「所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兩人笑作一團,在床上滾來滾去。

轉眼到了開學的日子,各班班主任站在班級門口迎接新同學。

霍潯目送完宋達炳歡呼雀躍地奔向了齊沖所在的六班,轉過頭來面無表情地走向他所屬的三班。

三班的班主任見霍潯走過來,低頭確認了一下手里的名單︰「霍潯?」

霍潯在年級中名列前茅,老師們對這種常年待在光榮榜上的好學生印象深刻。

霍潯乖巧地回答︰「是的老師。」

「那什麼,你應該去六班報到,教務系統出問題了,把你錯分到我們班來了。」

霍潯懷疑自己在做夢,怎麼系統還能出錯,怎麼偏偏讓他夢寐以求的願望實現了。

三班班主任看他愣著不動︰「快去啊,小心你們老班算你遲到。」

霍潯如夢初醒︰「好的老師。」

身後的鄧芝芝戳了下旁邊的許文知,低聲問他︰「他不是和我們一個班嗎,怎麼跑了。」

許文知推了下眼鏡︰「剛剛老師不是說教務系統出錯了嗎。」

鄧芝芝在一旁嘀嘀咕咕︰「是嗎?這麼多年教務系統卡是卡,但哪出過錯啊,這次的老師也太粗心了。」

許文知沒有搭話,心中疑竇叢生。

霍潯氣喘吁吁地奔到斜對角的六班門口,班主任拍拍他的肩膀︰「我們班又添一員大將啊,不錯,進去吧。」

霍潯深呼吸幾口,把呼吸頻率慢慢調整到正常,狀似隨意地走進教室。教室里已經坐了八成的學生,他掃視一圈,並沒有看見心心念念的身影,心都提起來,難道齊沖也被分錯班了,緊張得咽了下口水,就感覺到身後有人拍了自己一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