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喜歡你

大廳中央的舞台上,大腹便便的副市長正在致辭,展望本市地產行業的光明未來,明明都是官話套話,底下的人群依然爆發出一陣陣的熱烈掌聲。

霍潯面無表情地穿過熱鬧的人群,進入電梯。

電梯一層一層地上升,他的心跳頻率有一些快,不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什麼。

霍世明迎著寒風站在花園中,嬌艷欲滴的各色山茶花大朵大朵的綻放著,他顰著眉望著遠方,根本無意欣賞身邊的美景。

「爸。」霍潯低聲喚回霍世明出走的思緒。

霍世明轉過身來看著這個已經比自己高了將近一頭的兒子,恍惚間想起了初為人父時的喜悅,那時他事業剛剛有點小成,每天忙得腳不沾地,美珠就帶著幾個月的小霍潯在家給他煲各種各樣的湯,霍世明一回家就能吃上一口熱乎飯,他那時覺得日子再好也不過如此了。

那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了呢?是從美珠離開自己嗎?

霍世明的瞳孔陡然收緊,對,就是這個女人,都是因為她。

從此霍世明養出了無所不用其極的變態控制欲,他要掌控一切,事業,家庭,親人,下屬,只有把握一切才能安心。

霍世明目光死死盯住霍潯,他大了,隱約有反抗自己的苗頭了,那麼自己就要用一盆冰水狠狠地把它澆滅。

霍世明沉下臉︰「你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上來嗎?」

霍潯低垂著頭,輕聲回答︰「知道,」

霍世明︰「為什麼不回消息?」

霍潯沒有回答。

霍世明皮笑肉不笑地冷哼一聲︰「你不說我也知道,是因為齊沖。」

霍潯臉上神色不變,後背卻驟然繃緊,大腦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個念頭,霍世明是怎麼知道他對齊沖的情愫的?

霍世明心中了然,冷冷地睨了他一眼繼續說道︰「我不管你喜歡誰討厭誰,我活一天,你一天就要听我的話。想要自由?沒問題,等我死了!」

霍世明獰笑著靠近霍潯,英俊的面孔扭曲得像個魔鬼︰「你听到沒有?」

霍潯的心一激,鬢角浸出冷汗,低聲回答︰「听到了。」

「啪」霍世明一掌扇到霍潯臉上,蒼白的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紅腫。

「大聲點。」

霍潯壓抑著體內噴薄而出的怒氣,提高音量︰「听到了!」

霍世明滿意地把手背到背後,慢悠悠地與他擦肩而過,低沉的聲音順著寒風灌到霍潯耳朵里︰「記住今天的話,下次再犯,可就不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四個字壓得低低的,激得霍潯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待霍世明走後,霍潯冷笑一聲,覺得自己可悲可嘆,沒有感受過母愛,甚至沒有感受過父愛。

外人瞧他是光鮮亮麗,背地里卻是數不盡的毒打、辱罵和冷暴力。從小到大霍世明指東他就不能往北偏一度,霍世明不管他喜歡誰討厭誰,是因為根本就不關心,他只要好好听話,當好一個金閃閃的移動徽章,這對霍世明來說就足夠了。血脈相連的兒子是什麼,根本不重要。

霍潯臉頰火燎一般,又燒又疼,腳下卻沒移動半分,任憑刺骨的寒風沖刷著自己。

一只溫暖的手,突然攥住了他的腕骨。

「走。」齊沖臉上還隱約帶著層薄埂的怒氣。

霍潯心口一滯,盯著突然出現的齊沖︰「你怎麼……」

齊沖頭都不回,一心拽著他往前走,不耐煩地回答道︰「我怎麼在這兒?閑逛到這兒來的。挨打也不知道躲。白長這麼大高個。」

十五分鐘前,齊沖目送霍潯去「洗手間」後,百無聊賴,決定四處逛逛。

她逛著逛著就來到了電梯前,指示牌上寫著樓頂有個露天花園,栽種的山茶花斬獲許多國際大獎,齊沖當即決定慕名去參觀一下。

她乘著電梯來到樓頂,透過玻璃窗看見里面繁花朵朵,低聲驚呼一聲就要進去參觀,卻看見霍潯步履匆匆地走了進去。

齊沖還在納悶霍潯不是去洗手間了,就看到霍潯走到了花園中央停下了。

她稍微挪動身體,看見霍潯對面的人正是霍世明。距離太遠,齊沖根本听不見他們在說什麼,卻看見霍世明突然給了霍潯一巴掌,齊沖低呼一聲,捂住嘴巴。等霍世明進了電梯才站起來,探頭往花園里瞧見霍潯還呆愣愣地站在原地不動,心里的火「騰」一下子冒出來,旋即沖了進去。

霍潯心不在焉地被齊沖一路拽回了陽台,路上齊沖還從服務生的托盤里拿了兩顆冰塊兒。

冰塊兒被緊緊攥在手里,皮膚傳來的溫度把它融化成水,滴滴答答,在華美的地毯上留下一串印記,霍潯盯著齊沖的手一言不發。

霍潯被齊沖拖到陽台,就近甩在了長椅上,長腿磕到椅子邊,疼得他輕輕皺了下眉。

齊沖從小更里掏出手帕包住郭塊兒就往霍潯臉上摁。

「嘶。」霍潯又疼又冰,忍不住吸了口氣。

齊沖︰「疼嗎?」

霍潯沒有回答,他死死咬住牙關,整個人緊繃如將斷之弦。

齊沖輕輕地嘆了口氣,放緩動作,拿著冰塊兒在霍潯臉上慢慢地揉︰「你到底犯了什麼錯,以至于你爸要打你的臉?」

霍潯默不作聲。

齊沖︰「你爸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不了解,但是我知道用暴力解決問題絕對是錯誤的。霍潯,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尋求別人的幫助,但是你要學會保護自己。如果你覺得現在的自己還不能反抗他,那就遠遠地躲開他。」

霍潯飛快地扯動嘴角,自嘲般笑笑︰「外界的幫助?我媽早就離開了,我舉目無親,難道讓我一個小孩去找律師嗎?霍世明,一個慈善企業家,誰會相信他是個虐待狂。我還能找誰?哪有人關心我。」

「我關心你啊。」

霍潯整個人好像靜止了,心里沸反盈天的萬千思緒突然就沉寂下去,只听到自己的聲音磕磕絆絆地說︰「你……說什麼?」

齊沖盯住霍潯,那是一雙清澈得近乎直勾勾的目光,好像未宣于口的真摯馬上就要奔涌而出︰「我說我關心你,不僅有我還有宋達炳他們啊。」

「宋達炳天天跟在你屁股後面,潯哥長潯哥短的,唯你馬首是瞻,你敢說他不關心你?霍潯,我不是說遇到這種父親不可以怨天尤人,你當然可以了,想怎麼抱怨就怎麼抱怨,但是不要覺得世界上沒人關心你,不然你會在負面情緒中越陷越深,到時候別人想拉你一把都拉不動。」

齊沖說到這,頓了頓,偏頭看著霍潯的眼楮。

霍潯的眼角被冷風吹得泛紅,他的目光總是懶洋洋的,眼皮常年半睜不睜,有時候他彬彬有禮地對著別人微笑,其實眼神根本沒聚焦,充滿了敷衍。

霍潯一眨不眨地注視著齊沖,他突然覺得自己會不會一輩子再也遇不到一個這麼喜歡的人了。齊沖之于他,好像是耶穌大哥發善心賜予他的禮物,一生大概也就這一次了。

一開始在齊沖護著許文知的時候,他只覺得她長得有那麼一點點漂亮,懟人倒是挺厲害的;後來跑來和自己暗示要「好好做人」時,又覺得她囂張得要命,高高在上的樣子卻把他死死吸引住;運動會上情不自禁地挺身而出幫她擋下那顆鉛球,霍潯發現他的情緒早已系在齊沖身上。

霍潯看著她,覺得齊沖的眼楮在閃閃發光,是真的閃閃發光。

是星星嗎?這麼亮,好像漫天的星空都在她眼里了。

霍潯忍不住伸出手緩緩覆上齊沖的眼楮,太亮了,他好像在這片星空里無處可逃了。

齊沖猝不及防眼楮被人蒙住,她不知道霍潯要干什麼,雙手掙扎著伸過去就要把蓋在眼楮上的手扒拉下來︰「霍潯!你干什麼……」

「別動。」他感覺到齊沖的睫毛在輕輕顫動,柔軟的睫毛劃過他的掌心,霍潯輕柔地開了口,好像聲音大一點會嚇跑什麼一樣,「听我說。」

齊沖之前從來沒有注意過霍潯的聲音這樣低沉好听,像一株新鮮的、還帶著露珠的薄荷草,撫平了她躁動的情緒,齊沖安靜地閉上了眼楮。

霍潯琉璃珠一般的眼楮里閃過濃墨重彩的光澤,囈語似的輕聲說︰「齊沖,我喜歡你。」

蒼白瘦削的手掌放下來,齊沖重獲光明,卻怔愣在原地。

霍潯的眼楮中好像有滾滾的岩漿奔騰而過,那雙目光散發出的溫度灼得齊沖有點不自在,她稍一偏頭,避開了霍潯的視線,小聲道︰「我……我以為你知道我和許文知……」

「知道。」霍潯彎彎嘴角,「無所謂。」

說罷,狀似瀟灑地邁著長腿離開了陽台。

霍潯從空曠的陽台進入到人群密集的大廳,卻覺得如釋重負。

無所謂,真的無所謂嗎?

當然不是。

他瘋狂地想和齊沖在一起,但是他更想讓齊沖開心,想讓齊沖和送給自己的祝福一樣「天天開心」,霍潯眼神中一閃而過一絲狠厲,只要許文知做不到,他會立刻用盡一切辦法把齊沖搶過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