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嘴上說︰「你吃我又不吃,拽著我干嘛。」手上卻沒撇開她,老老實實地跟著她穿過人群。

「幫我盯梢。」齊沖像一尾魚,靈巧地在人群中游來游去,這會兒頭也不回地和霍潯說話,「萬一讓人瞧見我偷偷吃包子,會給我爸媽丟臉的,我剛把你從兩個話癆的中年男性身邊解救出來,你不該謝謝我嗎?再說了,同學情誼深似海,你也不能看我丟人是不是。」

霍潯本來臉上還掛著笑,卻在听到「同學情誼」四個字後嘴角微妙地一僵,眼中的笑意一點一點斂了起來。

齊沖拉著霍潯溜到露天陽台,此時正值深冬,大家都躲在溫暖的會場里,偌大的陽台只有突然闖入的二人。

齊沖看見周圍沒人,安心地坐在長椅上開始吃包子。

灌湯包做得精致小巧,一個個裝在瓷碟里,齊沖一口一個就著涼風狼吞虎咽,絲毫不注意吃相。

霍潯看得有些無語,納悶自己怎麼會喜歡這麼一個奇葩。

齊沖見霍潯直直地杵在一旁,覺得只有自己大快朵頤有點兒不好意思,拿起一個小更子伸到霍潯面前︰「吃嗎?」

白嫩的指尖凍得微紅,霍潯想起當初那只沾著葡萄汁兒怎麼也不掉的手指,葡萄汁晃啊晃,晃得他心神蕩漾,但後來這只手卻牽起了別人,霍潯心情煩躁,沒好氣兒地回答齊沖︰「不吃。」

說完旋即背過身去,霍潯把手臂搭在陽台的鐵質欄桿上,欄桿在戶外凍得冰涼,他靠在上面感覺自己慢慢冷靜下來,靜靜地看馬路上張燈結彩,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齊沖不知道霍潯怎麼突然變了臉,眼見他背過身去,目光便肆無忌憚地打量他。挺括的定制西裝襯著挺拔欣長的身影,平整不帶一絲褶皺的褲子包裹起筆直的雙腿。

齊沖邊看邊咂摸嘴,這腿可真長,他得有一米八五吧,真細啊,他到底穿沒穿秋褲。

齊沖嚼著包子被自己的想法嗆了一口。

霍潯被她的咳嗽聲驚擾,回過頭來慢慢顰起眉看著她。

齊沖拍拍自己的胸口,順了順氣,輕輕地說︰「你多高啊?」

霍潯不知道齊沖跳躍的思維又蹦哪去了,巋然不動地掀起眼皮看她一眼︰「186,干什麼?」

齊沖哈哈訕笑兩聲︰「沒事兒,就是好奇,長得真高,真厲害,你小時候沒少喝牛奶吧!」

霍潯︰「……」

確實沒少喝,半個小時前還剛剛喝了一籮筐呢。

「那個……」齊沖到底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心翼翼地問霍潯,「你穿秋褲了嗎?」

霍潯眼角不自覺地抽了一下︰「……」

斜睨一眼瞪著大眼楮一臉真誠等待自己作答的齊沖,生硬地回答︰「沒有。」

「咕嚕嚕」霍潯的肚子突然奏起一串詭異的音調,寒風中的兩人身形呆滯了一下。

霍潯知道是那幾杯涼牛奶起作用了,自己有乳糖不耐受癥,一喝牛奶就會腹痛,在他不想跟著霍世明和一幫閑七雜八的人打交道時,就會提前喝牛奶。等開始腹痛時,額頭上冒出的冷汗止都止不住,別人見他疼得厲害,霍世明也覺得不似作假,霍潯就會借此逃之夭夭。

疼意來勢洶洶,霍潯臉上迅速滲出冷汗。

齊沖見狀,連忙站起來關切地問︰「怎麼了,肚子疼?」

霍潯手掌撫著腹部,對齊沖擺擺手︰「我去趟洗手間。」

霍潯從洗手間回來的路上,兜里的手機輕輕振動一下,他掃了一眼手機屏幕,是霍世明發來的消息。

「到會場舞台這邊來」。

霍潯心知肚明,霍世明這是又要給他介紹「人脈」。

霍潯慢慢抬起頭,此時,他距離露天陽台不過只有二十米,透過兩扇玻璃門,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那個秀麗的白色身影。

霍潯站在原地靜默片刻,緩緩吐出一口氣,隨後關掉手機,像是擺脫了什麼重擔一樣甩甩手,昂起頭繼續往陽台走去。

「老安你不要給孩子太多壓力,我就覺得茗荷非常不錯。」霍世明和對面的人談笑風生。手中的手機一直沒有提示有消息,霍世明不動聲色地尋找霍潯的身影,正好目睹他把手機放回兜里的一幕。

霍世明神色驟然冷了下來,順著霍潯前行的方向不出意料地看見了齊沖,霍世明微抿一口紅酒,銳利的眼楮微微眯起。

齊沖正專心致志地捧著手機和許文知聊天︰「我今天晚上和爸媽來參加聚會了,好吃的東西特別多,我還穿了小禮服,超級好看哦。」

許文知︰「是嗎,我不信,你平時就夠好看了。」

齊沖︰「比平時好看十倍,我今天還在這里踫見霍潯了。」

「霍潯也在?這麼巧?」電話那端的許文知顰起眉頭,他總覺得霍潯對他有種莫名的敵意,是因為第一名嗎?好像也不是。

齊沖全神貫注地打字,全然沒有注意到霍潯就站在她身後。

霍潯一言不發,仿佛在跟齊沖較勁,賭氣等著她發現自己。

齊沖坐得久了,站起來伸個懶腰,手突然踫到了溫溫軟軟的皮膚,嚇得她連忙把手縮回來,轉過身來發現身後不知什麼時候站了一個黑臉帥哥,霍潯此刻的臉色陰沉地像要下暴雨。

齊沖打著哈哈說︰「回來啦,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叫我一聲,坐下歇歇,好點沒有?肚子還疼嗎?」

霍潯很沒骨氣地被齊沖一連串的問候伺候得舒舒服服,冷哼一聲坐到椅子上︰「早回來了,你怎麼還在這兒待著。」

「我怕你回來找不到我。」齊沖在隨身的小更里翻找著什麼,頭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霍潯注視著齊沖的側臉,心中好像被人狠狠地放了一把煙花。

「    。」齊沖舉著找出的東西湊到霍潯跟前,「你看這是什麼。」

霍潯︰「……你拿暖貼干什麼。」

「給你貼啊,你這不是肚子不好受,還不穿秋褲,不能再著涼了。」齊沖揭開一片暖貼,「西裝脫下來。」

霍潯︰「不用了。」

「什麼不用了,脫。」齊沖不容置喙地發號施令,「我不是跟你說過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霍潯慢吞吞地把黑色西裝脫下來,露出里面的白襯衫,齊沖「啪」一下猛地把一片暖貼拍在了霍潯後背上。

霍潯︰「……也不必使這麼大勁兒吧。」

齊沖訕笑︰「這個暖貼不太粘,一不小心勁兒使大了。」

霍潯重新穿好西裝,暖貼質量很好,從後背徐徐地向四肢輸送熱量,霍潯覺得整個人都暖和起來。

齊沖掏出手機,盛情邀請霍潯︰「我們拍個合照吧。」

霍潯十分高冷地果斷拒絕︰「不拍。」

「為什麼呀?」齊沖撇撇嘴,語調中不自覺帶上了點委屈的意味,「咱倆今天穿得人模狗樣的,好歹紀念一下吧。」

齊沖坐在霍潯身邊,舉起手機︰「霍潯同學,笑一下。」

若有若無的桃子味乘著冷風鑽進霍潯胸口,他鬼使神差地听從了齊沖的指令,從容不迫地端出一副笑臉。

齊沖拍完合照,把手機塞到霍潯手里︰「你幫我拍一張吧,我想發給朋友。」

霍潯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這個朋友是許文知,干脆利落地把手機扔到一邊,直接拒絕︰「不要。」

他不想讓許文知看到這樣閃閃發光的齊沖。

「幫幫忙啦,霍大哥。」齊沖垂下眼角,可憐巴巴地望著霍潯。

齊沖的眼楮里像有鉤子,勾得霍潯一顆心瞬間柔軟下來。

霍潯不耐煩地拿起手機︰「知道了。」

兩人說說笑笑間,並沒有注意到玻璃門外有一道目光正緊緊注視著他們。

齊沖站遠了些,一只手扶著羊絨披肩,另一只手伸到臉頰旁比了個剪刀手,室內暖黃色的燈光灑在她身上,笑容燦爛,攝人心魄,霍潯的心多跳了一拍,按下了拍照鍵。

「拍好了。」

「我看看。」齊沖興沖沖地湊過來,腦袋靠在霍潯手臂旁邊,那縷勾人的桃子味又出來作祟,撩撥霍潯的心弦,「拍得真不賴啊,大攝影師,謝了。」

齊沖接過手機,點下發送,發給了許文知。

霍潯鬼使神差地開口︰「把剛才的合照發給我吧。」

「好呀。」

天公作美,一陣風刮過,吹起了齊沖的披肩,「誒呦。」

齊沖把手機遞給霍潯,去撿披肩︰「你自己發吧。」

霍潯選中兩張照片,發送到了自己手機上,然後迅速刪除了其中一張的發送記錄。

齊沖撿起圍巾走回來︰「發好了?」

「嗯。」霍潯做賊心虛地把齊沖的手機交還給她,兜里的手機「嗡」的一聲輕響,提示有新消息,信息來自霍世明。

「到頂樓的露天花園來」。

霍潯瞳孔驟然緊縮,喉嚨不由自主地動了一下,他有種不好的預感,清清有些發干的嗓子轉頭對齊沖說︰「我去趟洗手間。」

「又去啊,你肚子還疼嗎?」

霍潯胡亂嗯了一聲,匆匆離開。

齊沖站在原地,琢磨著等霍潯回來得再給他貼片暖貼。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