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潯?真巧,咱們又是一個班的同學了。」齊沖拎著剛接的熱水笑眯眯地和他打招呼。

霍潯的一顆心安穩地回到心窩里︰「真巧。」

一天的課程結束後,霍潯照常被劉叔接回了家,人逢喜事精神爽,進家門的腳步都輕快了許多,哪怕一開門就看見沙發上的霍世明,他的情緒也絲毫沒有被影響。

霍世明放下手中的報紙,盯住剛進來的霍潯,沉聲道︰「今天很高興?」

霍潯不置可否。

「因為和齊沖一個班?」

霍潯的腳步一頓︰「你怎麼……」

倏地反應過來,難怪教務系統出錯了,難怪他突然從三班到了六班。

霍潯低聲問︰「是你換的班?」

「我聯系了你們的年級主任,跟他講你喜歡原來的班主任,想要繼續跟著他,你們年級主任欣然應允,沒有一點猶豫。」霍世明循循善誘地對霍潯說,「你看你求之不得的事情,我一通電話就搞定了。」

「你想說什麼?」

霍世明輕笑一聲︰「我想告訴你,听我的話,我可以輕而易舉讓你得到你想得到的。當然了,也可以讓你失去你所擁有的。」

霍潯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沒有說話。

時間就像就蠟燭芯似的,總是不夠長,過完一學期,新的一年悄然而至。

春節期間張燈結彩,到處洋溢著熱熱鬧鬧的節日氛圍,只有安康地產被籠罩在濃稠的烏雲之中。

齊國安坐在辦公椅上,兩只眼楮死死盯住桌面上的合同。

齊民康在辦公室里踱來踱去,雙手神經質一般搓個不停︰「大哥,你說怎麼辦啊,現在要打官司,錢收不回來,地也不能用,公司已經周轉不過來了。」

齊國安的公司出事了。

去年五月份買的那塊地皮,前期順利地辦好了土地出讓手續,在安康地產準備好項目報告書和效果圖,並投入了大量的啟動資金後,本該開始進行招商,誰知橫生變故。

地皮的真正的主人從外國回來了。

原來和齊國安簽訂合同的是主人的孿生弟弟,「真主人」哥哥是富商,常年在國外做生意,「假主人」弟弟不學無術,哥哥為了不讓弟弟混吃等死,便把國內的產業交給他打理,讓他吃個租金,也不至于餓死。

當齊國安拿著數目可觀的土地購入合同找來時,弟弟被豐厚的利潤蒙蔽了雙眼,想著哥哥已經有萬貫家財,心思一動,便起了歪念頭。他假裝成自己的孿生哥哥與齊國安簽下合同。兩人長得十分相像,又無人了解過兄弟兩個之間的差距,就這樣讓他蒙混過了關,在錢款到賬後,弟弟迅速打包走人。

現在「假主人」攜款潛逃,「真主人」不承認合同的法律效力,安康地產陷入了兩難境地。

齊國安又著人另起了一份兒合同,想著即使和銀行借錢買下這塊兒地,也不能讓公司陷入停滯,公司一旦停止運轉,就離破產不遠了,哪知「真主人」根本不想賣地。

齊國安的公司陷入官司,只能靠老本勉力維持運轉,齊民康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急什麼。」齊國安緩緩開口道,「還沒到生死存亡的時候呢。」

「急什麼?大哥!你說我急什麼!」齊民康兩掌大力拍在辦公桌上,「我怕我們血本無歸,我怕公司撐不過去!」

「好了!」齊國安大聲呵斥住了躁動的弟弟,「馬上就要過年了,今天你嫂子在家包了餃子,不說這些了。」

齊沖和齊樂老老實實地坐在飯桌前,覺得今天家里的氛圍很是不對,齊國安皺著眉就算了,平時總是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齊民康也皺著眉,齊沖覺得可能有什麼不尋常的事發生了。

猶豫著小聲地開了口︰「爸,叔叔,你們今天怎麼看起來這麼不高興啊?」

「小水,你不知道……」齊民康張嘴就要說。

「吃飯!」齊國安大喝一聲,用眼神制止了齊民康的話頭。

齊沖被父親的聲音嚇了一跳,心頭的不安感越發濃重,一家人在沉默不安中吃完了晚飯。

齊國安的書房里,「齊民康你要干什麼!你要把公司的事告訴小水和樂樂嗎?」齊國安用手指著齊民康,濃眉幾乎倒豎。

齊民康側過頭,並不直視齊國安︰「告訴她們也好,讓她們提前做個心理準備。」

齊國安沉聲問︰「什麼心理準備?」

齊民康︰「做好破產的準備!」

齊國安怒不可遏,大聲呵斥齊民康︰「住嘴!你就這麼篤定我們一定熬不過這關?以後不要再讓我听到這種喪氣話!小水高三,樂樂初三,都是關鍵時刻,你給我管好自己的嘴!」

齊沖覺得家里是從未有過的沉重氛圍,悄悄跑去問夏意到底發生什麼事。

夏意笑著跟她說︰「沒事,公司出了一點小狀況,現在對你來說最關鍵的是四個月以後的高考,你好好讀書就行了。」

齊沖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小狀況,無可奈何自己又幫不上忙,只好加倍用功學習,一天二十四小時里有十五個小時泡在書里。

就這樣,開學不久後的第一次模擬考試,齊沖終于超過霍潯,拿到了第一,齊沖對自己寒假里數日的挑燈夜讀收獲了回報,深感欣慰。

與此同時,齊國安正在無力地坐在辦公室里,他剛剛听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霍世明買下了那塊問題根源的地皮。

齊國安不解,明明自己帶著誠意以及數目可觀的合同找到「真主人」時,他果斷地表明了不賣地皮的決心,怎麼隔了僅僅幾個月就轉手把它賣給了霍世明。

齊民康火急火燎地走進來。

「風風火火地著什麼急。」齊國安最看不慣弟弟這個沉不住氣的樣子。

齊民康︰「大哥,霍世明來了。」

齊國安的後背陡然僵直,呼吸都停頓了。

霍世明?他這會兒來干什麼?

齊國安壓下滿腹的疑問,率領下屬迎接了霍世明。

霍世明安靜地坐在會客室里,像一只蓄勢待發的豺狼,只要獵物露出柔軟的脖頸和肚皮,他就會毫不猶豫的沖上去,一招斃敵。齊國安一直覺得他是個可敬可怕的對手,如今不請自來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霍世明溫文爾雅地緩緩開口道︰「今兒是來給齊兄賠個不是的。」

齊國安目光如刀地落在霍世明身上︰「我怎麼不知道霍董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地方。」

霍世明︰「這不是搶了齊兄一直想要的地皮嘛,手底下的人也沒打听清楚,跟我說這塊兒地有前景,我手上呢正好有閑錢,一拍即合,就把這地買下來了。」

齊國安知道,哪里是什麼正好、一拍即合,現在這個狀況恐怕是霍世明處心積慮謀算的結果。

齊國安輕輕一頓,隨後他面不改色地說︰「不妨事,一塊地而已。」

「是嗎,我怎麼听說齊兄的公司現在遇到了一點小困難。」

齊國安的公司現在舉步維艱,幾乎是業內都知道的事實。

霍世明步步緊逼︰「齊兄只要開口,這塊地我立刻雙手奉上,不要一絲利潤。」

齊國安盯住霍世明︰「條件呢?」

霍世明掀起眼皮掃視一圈周圍站立的下屬︰「你們先出去吧。」然後看向齊國安,齊國安立刻會意,抬抬手清退了所有人,包括齊民康。

「霍董現在可以說了吧。」

霍世明稍稍往前俯了俯身體,一種撲面而來的氣勢壓得齊國安有些憋悶。

霍世明緩緩地開口︰「只要你簽了這份並購合同。」

一份薄埂的合同被霍世明推到了桌子上。

「不可能。」齊國安斬釘截鐵地拒絕。

這家公司是他畢生的心血,絕對不能交到其他人手中。

霍世明輕笑一聲︰「先別急著拒絕,我開出的條件可是很豐厚的,你難道想眼睜睜等著公司破產,然後員工們去喝西北風嗎?齊兄好好考慮考慮吧,我先告辭了。」

齊國安放任自己陷進柔軟的沙發里,他隱隱發現這塊兒地皮從一開始就好像個圈套,把他和他的安康地產都緊緊套牢了,而決定他們生死存亡的那根關鍵繩索就捏在霍世明手中。

齊國安不知坐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經漸黑,剛剛好像隱約听到了警笛聲,他揉了揉太陽穴,想要站起來,卻感到一陣眩暈,又跌了回去。

秘書急匆匆地跑進來︰「董事長,不好了。」

「怎麼了?別大呼小叫!」齊國安的心髒沒由來地突了一下,猛地站起來。

「一個民工跑來鬧事,說自己的弟弟在施工現場發生意外去世,法院判決我們賠償的八十萬一直沒給他,」

這件事齊國安早就听說過,他還特意囑咐特助小陳多給那家人十萬塊,是他自己掏的。

齊國安慢慢揉捏兩邊的太陽穴︰「我不是已經撥款給小陳讓他去慰問家屬了嗎?話說回來小陳呢?」

「董事長我要說的就是小陳,他已經兩天沒來上班了,手機也一直是關機狀態,我們根本聯系不到小陳。」

「什麼!」

「那個民工還挾持了齊總,說要一手交錢一手交人……董事長!董事長!」

齊國安感覺眼前一黑,他有直覺,這是一個連環套,從那個具有升值潛力的地皮,真假難辨的地皮主人,霍世明的突然出現,到現在的小陳,他預感到或許安康地產的命數已盡。

齊國安掙扎著伸長了手,想告訴秘書一些話,卻什麼都沒說出來,兩眼一閉,重重地摔倒在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