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格揉了揉肚子,走到小溪旁盤坐下來,閉目養神片刻,隨後雙掌上下合一,一股微妙的氣息在他的掌心間凝聚。

一片。

兩片。

三片玉白色的花瓣漂浮在他的掌心間,每一片上都冒出朦朧的白色氣息。

林格手勢猛地變幻,緩緩伸開雙臂,掌心間的三片玉白色花瓣緩緩漂浮到他的周身,並且沿著他的周身盤旋起來。

他仔細感受著體內氣息的變化,原本聚集在雙掌間的氣息移動到周身所有地方,漸漸地,千萬根針刺般的感覺在皮膚表面陣陣徘徊。

突然,針刺般的感覺蔓延全身,一股氣息從體內向四面八方涌動出來,涌動的氣息沖蕩溪水,溪水蕩過波紋,沖亂了溪水里的倒影。

與此同時,洶涌氣息不斷從林格的體內釋放,他並沒有睜開雙眼,而是手勢變幻重回當初,繼續盤坐修煉,三片玉白色的花瓣並沒有跟隨他的手勢回到掌間,仍是盤旋在他的周身。

大約半個時辰後,隨著林格手勢的再次變幻,又有兩片花瓣漂浮盤旋在他的周身,隨後他抿嘴一笑,睜開了雙眼。

他睜開雙眼後,提起緊握的右拳,盤旋在周身的五片玉色花瓣並沒有消失,拳形變掌,掌間牽動著微弱的氣息,五片玉白色花瓣順著周身漂浮到他的右掌間。

林格雙眉開朗一彎,白哲的笑臉滿是喜悅,他萬般沒有想到,飲玉樹之水,加以修煉,居然讓他的武功從八重磨力境突破到演氣境,想來花錦囊並沒有欺騙他,心里也是激動不已。

「我先在是演氣境的習武人了。」他的臉上無法遮掩內心的愉悅。

花錦囊吐吐舌頭,嘲笑道︰「不過是一個演氣境的渣渣,有什麼好得意的,江湖高手眾多,演氣境處處都是。」

林格聞言沒有反駁,面色變得有些嚴肅,花錦囊所說不錯,他雖然目前突破到演氣境,實力大漲,但是距離臨淵境還很遙遠,他愈發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愈發想游歷江湖闖蕩一番。

不過令他的最高興的是,實力提升到演氣境,體內內勁便由內而方,從而修煉內勁功法,大大提升武功運用水平。

林格眼珠子一轉,靈眸閃過亮光,旋即笑眯眯地看著花錦囊,花錦囊此刻卻想鑽進林格的懷里,他眼疾手快,一把便把花錦囊揉捏在手里。

「放開我!」花錦囊兩只小手在林格的手上拍來拍去。

林格直奔主題道︰「你不是有很多撼動江湖的武學嗎,隨便拿出來一本看看。」

花錦囊聞言,不再掙扎,嘁道︰「我還以為你要干什麼,不就是一本武學麼,你放開我,我教給你。」

林格抓著花錦囊,猛地往天上一扔,花錦囊便騰空幾米,叫喊著落在了他的右掌間,橫眉倒豎地看著他。

花錦囊站起身,小手胡亂揉了揉囊身,不動聲色間,藍眸粉紅的瞳孔冒出粉色的光芒,粉色光芒愈發強烈,直到眼楮全部變成粉色,繡在囊身上的金色花紋圖案驟然閃過金色的光芒。

與此同時,林格感到眼角有微弱淡粉色光芒閃過,片刻後金光撲眼,一瞬間的失明後,腦海里傳來了一些文字信息。

玄雲高階武學,劍蘭掌。

玉花為本,劍蘭為越。

「玉花為本,劍蘭為越?」林格撓了撓腦袋。

他很快便集中在「玄雲高階」四個字上,心里頓時大喜,他雖然不知道劍蘭掌在武功品階中屬于什麼層次,但是在江湖說書人那里非常厲害,玄雲武學要強于青流武學。

「小花,玄雲功法到底屬于什麼層次的?」林格疑道。

「都說了叫我花爺!」花錦囊搖頭嘆口氣,輕道︰「天下功法武學屬于同一體系,從低到高,依次分為入流,青流,玄雲,靈藏,各級又分為平常的低中高三階。」

「原來如此。」林格嘴唇微動,恍然大悟,緊接著凝聚目光,「你不是說你有撼動江湖的武學麼,拿個玄雲功法才忽悠我,給我靈藏級!」

花錦囊氣得撅起嘴,囊身似乎都變得鼓鼓的,怒道︰「你以為靈藏級都是大白菜啊!更何況這劍蘭掌乃是玉海神訣的衍生武學,在一定的條件下,會晉級到靈藏低級?」

「怎麼晉級?」林格道。

花錦囊一本正經地說︰「你只了解了玉海神訣玉四桃三層的玉花層分為三瓣、十瓣、百瓣,功法里對于四花層和桃花層的記載卻很少,這是有一定原因的。玉花層乃是三層根本,記載著大量內容,但是四花境和桃花境不需要那麼復雜,不過卻很難,甚至需要講究運氣。」

「運氣?」林格劍柳眉彎,表示不知。

「這就要說到四種花了。」花錦囊抹了抹小骨子,鄭重道,「一名冰寒劍蘭花,二名烈焰太陽花,三名百毒魔鬼花,四名絕味蓮子花,玉花層只要修煉至十瓣以上,吃下前三朵花的任意一朵的花瓣,便會進入四花層,而冰寒劍蘭花便是劍蘭掌晉級之物。」

林格將花錦囊放在肩膀上,雙手上下交搭,一手托著下巴,說︰「原來如此,怪不得是衍生武學,原來晉級需要功法修煉之物。」

「這些離你尚遠,還是先修煉劍蘭掌,玄雲級功法在江湖上也不是輕易所見。」花錦囊道。

林格聞言點點頭,武功修煉不是一日之功,更不能好高騖遠,只有扎實根基,後期修煉才會更快更強,話不多說,他便開始修煉。

他走到小溪不遠處的一顆樹下,腳步移動,與肩通關,右掌伸出撥動在胸前,運內勁而外流,只感覺掌間氣息流動,五朵玉白花瓣便漂浮在他的手掌間。

劍蘭掌里說,氣由內生外流,玉花附掌,在于內功微妙運用,加以運用者,玉花變成劍盾,掌法便成攻防,林格大概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簡單來說,就是修煉此法講究內勁微妙運用,成功者,花瓣可攻可防。

他眉頭一皺,消除心里雜念,集中精神運勁,使花貼附玉掌心,待五片玉白花瓣全部貼附在掌間,他便手勢一變,猛地向樹干打出,只見掌心還未踫到樹干,五朵花便在掌間消失不見。

林格見狀並不氣餒,重新來過,講究內勁微妙運用一般是在武功到達玉脈境,打通體內經脈,內勁入脈,內外渾然于一體,所以第一次失敗也是正常,更何況劍蘭掌並非一般武學,定然需要精雕細琢,慢慢修煉。

他又是運氣將五片玉白色花瓣貼附右掌,一掌打出,還是失敗了。

三次!

四次!

五次!

第十二次!林格的額頭上有了汗珠,這是內勁微妙運用耗神所致,他閉上了雙眼,變得更加專心謹慎,待玉白色花瓣全家不貼在掌間,他感到一團氣在掌間產生,旋即他猛地一推,一掌打在面前的樹干上。

嘩嘩嘩!

林格睜開雙眼,抿嘴一笑,只見樹葉成群從他的眼前飄落,四面周圍同樣如此,一些綠色落到了他的頭上,順著他的衣服飄落于地。

忽然,他掌間抓起,數片將要落在地上的葉子顫抖兩下,但最終還是落了下去,他雙目微闔,片刻後恢復如初。

此刻,哪怕是花錦囊都是驚訝而忍不住夸了兩句︰「看來你已經悟到了一些東西,倒也不愧是林家人。」

林格不想多說什麼,他剛才第十二掌打出的時候,便感到掌間的玉花微微脫離手掌,不過他卻還能控制自如,冥冥之中悟出一些道理。

林格仰頭望天,發現太陽快高居頭頂了,于是不在原地逗留,準備回格格鎮,倘若耽誤了符恆吃飯,他恐怕又得挨罵了。

唉,他看著右掌嘆了口氣,武功再高有什麼用,現在還不是燒火做飯的受累漢,看了一眼崖壁上的玉樹,便離開了玉樹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