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那個煙斗不一般

回到格格鎮東頭,兩間破舊房子映入林格的眼簾,符恆仍是坐在房子旁的石頭上叼著煙槍,一股白煙掠過符恆的臉,隨後目光落在林格身上。

林格與符恆四目相對,他沒有說話,而是徑直走向屋子。

「你去哪里了?」符恆目光不移道。

林格聞言,頓了頓腳步說︰「我去那邊逛了一圈,看快晌午了,便回來了。」他轉身指向先前修煉的竹林方向。

符恆前傾身子,從石頭上站起來,抽出嘴里的煙槍,皺著眉頭道︰「先前我告訴你,你已經成年了,以後要多做事,更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林格愣了愣,他的確有了新的想法,莫非符恆察覺到了?

「快去做飯吧。」符恆淡道。

林格輕輕點頭,旋即走進屋子,不一會便把飯做好了,在桌子旁隨便吃了幾口,又向碗里盛了一些,端起碗便向外面走去,背後卻傳來聲音。

「你腰間的粉色錦囊呢?」

「扔了。」林格脫口而出。

來到另一間屋子里,林格將碗放在桌子上,一臉平靜地說︰「還不出來。」話音剛落,他的胸前便是如波浪伏起一般,隨後一個粉色小胖子便跳到了碗前。

花錦囊低下身子,嘴巴張得約莫半個身子大,一口氣將碗里的飯吞下了,捧腹道︰「要是來點肉就好了。」

林格沒有搭理花錦囊,也不想搭理花錦囊,這家伙的胃口比他還大,不過也的確有些本事,短短兩日便讓他的武功剛從四重磨力突破演氣境。

「老頭似乎開始懷疑你了。」花錦囊眨了眨它的眼楮。

「懷疑我?怎麼講?」林格道。

花錦囊咧嘴一笑,嘲道︰「你不會真的以為他是普普通通的老頭吧?他手里的煙斗可是有些不一般,一般煙斗不會有三尺之長。」

「那又如何,不過是稍長的普通煙斗罷了。」林格伸了伸退,靠在了牆上。

符恆的煙斗是比一般的煙斗要長,但是據他所觀察,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只不過符恆對其深愛有加罷了。

花錦囊聞言,跳到林格手上,說︰「那根煙斗倒是讓我想起一個人。」

林格內心頓生好奇,于是問︰「何人?」

「煙斗怪俠。」花錦囊雙目一凝,「幾十年前煙斗怪俠以俠義聞名于江湖,不過很少知道他的名字,但卻知道他的武器是一根約莫三尺長的煙斗。」

林格不在意地說︰「可能只是巧合罷了,若符老頭真的是煙斗怪俠,現如今怎麼會在這個小鎮,而且一副精神不振的樣子。」

「這才是讓我真正懷疑他的原因。」

花錦囊肅著臉說︰「你有所不知,當年煙斗怪俠以俠義聞名,在江湖一些勢力結下仇恨,青紅教的紅眉堂便是一個,江湖傳言青紅堂殺害煙斗怪俠一家,將煙斗怪俠也逼入絕境,之後便再無消息,倘若他還活著,與老頭的年齡也是差不多。」

林格听著,眉頭漸漸皺起,驚道︰「兩顆石子莫非當日救下張福張旺的並非別人,而是符老頭?」

他當日在鎮東嗎,買肉,神秘人擲出兩顆石頭,輕而易去地將張福張旺手里的剁肉刀打掉他越想越奇怪了,天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巧合之事?

林格猛地搖搖頭,不再胡思亂想,轉換話題道︰「忘了問你,你說你跟隨過六代花主,那我也算是你的七代花主了吧,所謂花主,應該就是你的主人吧。」

「你想說什麼?」花錦囊哼道,「你是我的七代花主,這是毋庸置疑的,不過要想命令我,必須得得到我的認可,連同五六代你爺爺父親在內,也只有創造我的老花主真正讓我心生敬畏。」

林格抱著好奇心問︰「你所說的的老花主究竟是何人?」

他對花錦囊口中的老花主很是好奇,能創造出花錦囊如此奇葩之物,在他看來絕非是一般之人,更何況一個錦囊掌握這麼多功法武學,簡直聞所未聞。

「大靖朝唯一一個武林盟主,花玲瓏。」花錦囊目視前方,雙眸中滿是敬意,粉色的臉上滿是回憶,隨後又道︰「大約二百年前,老花主在桃山閉關八年,創造出一本功法,名為‘玉海神訣’,也就是你現在所修煉的功法,老花主武功蓋世,運用奇法將‘玉海神訣’的內容封印在隨身多年的一個粉色錦囊上,粉色錦囊異變誕生了我。」

林格越听越發入迷,怔神疑道︰「武林盟主?還是唯一一個?」

花錦囊雙眸一瞬間暗淡下來,精神有些不振,坐在床上說︰「老花主八十二歲那年,自知大限即將來臨,于是將我留下,自尋亡地。」

「自知大限?!」

林格神情一臉愕然,心想這花玲瓏的武功究竟何等高深,竟然可以預感大限的到來,讓他心頭不由地一震。

「好像回花湖看一下,不說這些了,我要睡覺了。「花錦囊眼神帶著傷感,坐在床上一動不動沉默著。

林格用鼻息聲微微一笑,躺在小床上托起花錦囊的身子,將其放在他的胸膛上,不一會後者便鑽了進去,他輕輕扭動著身子,目光一動不動地看著上方。

他沒有涉身江湖,自然不了解江湖的人與事,但是江湖卻給他一種奇妙,一種熱血澎湃的感覺,心里越發安奈不住了,想去江湖闖蕩一番。

時而听著鎮東說書人講江湖,講豪俠,講行俠仗義,他多麼希望江湖里行俠仗義、武功高強的人是他。

林家人爺爺父親你們究竟是怎麼的人?

花錦囊的出現,無疑讓林格燃起了闖蕩江湖的火熱之心,追求身世的好奇之心,不過他的武功雖然大大提升,但是遠遠不夠,他想知道,為什麼武功達到臨淵境才能告訴他玉家之事。

可是突破臨淵境談何容易,武功分磨力,演氣,玉脈,臨淵,還有通天,臨淵作為武功的第四個境界,哪怕他現在有‘玉海神訣’此等高深功法,也無法知道猴年馬月才能達到。

林格撇撇嘴,想到之前花錦囊所說的四種花,若找不到這四種花的任意一朵,永遠無法從玉花層突破到四花層,想來倒是真有運氣的成分。

雙眼朦朧,月撥星動,當幾縷光芒扒去大地身上黑色的紗衣,一夜恍然而過。

林格動身為符恆做飯後,便計劃先去竹林修煉一會,之後去鎮東轉上一圈,听听江湖說書人最後一次說書。

沒錯,是最後一次,他已經決定一些事情了。

來到竹林後,林格找到之前修煉的大石頭,坐上去便開始訓練,雙掌變幻之間,五片花瓣便從掌間飛出,盤旋在他的周身,一股氣息若有如無地飄在他的周圍,旋即進入閉目運功的狀態。

修煉一會,林格感到越發疑惑,他感到修煉速度似乎變慢了,體內氣息變得輕輕浮浮,遠不及之前修煉的那般迅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將體內氣息全部運在掌間,只感到掌間有渾然之力產生,周身盤旋的五片玉色花瓣毫無氣息了。

林格睜眼疑道︰「這是怎麼回事?」隨後便感到懷里蠕動,腦海里傳來花錦囊的解釋。

「玉花層修煉至十瓣前,不能追尋速度,這是一個過渡期,你剛入演氣,內外勁尚待穩定,修煉速度自然會緩慢一些。」懷里又沒了動靜。

「原來如此。」

林格明白地點點頭,不再慌忙,繼續修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