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人一花吞玉樹

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溪在微弱光芒照耀下,反照出無規則的斑斑光點,溪水旁的花草樹木倒映在溪水里,溪水清澈見底,不見魚蟲雜物。

忽然,一個身影同花草樹木一般,倒映在溪水里,隱隱約約還能看到身影的肩膀上有著一個胖胖的東西,隨著的溪水的流動,微妙變幻著。

林格沿著小溪走動著,玉白的臉上透出一副不情願的樣子,時而用眼角目光瞟向左肩,一個胖胖的小錦囊悠哉地坐在上面。

花錦囊雙手交叉在前,粉色的臉蛋樂呵呵,一雙藍眸粉瞳眼流露出激動之色,見林格不斷看他,旋即笑道︰「走快點,馬上就到玉樹涯下了。」

「我受累你舒服。」林格撇撇嘴。

他並不想來這個地方,八九歲的時候,他來過這個地方,想目睹一下當初符恆撿到他的地方,到玉樹崖後,發現空蕩蕩的,心里不知為何也是空蕩蕩的,而那時候玉樹崖下還經常刮怪風,給人一種害怕的感覺。

林格恨恨地看了花錦囊一眼,早晨陽光明媚,暖暖洋洋,正是睡覺的大好時光,他原本睡得很香,無奈被花錦囊捉弄醒了,百般要求他去玉樹崖下,還說玉樹崖的崖壁上長著奇妙的植物。

過了一會,一人一花沿著小溪終于來到了玉樹崖下,此刻的玉樹崖下仍是空蕩蕩的,不過當他抬頭向崖壁上望去,幾處光芒刺入他的雙眼。

林格揉了揉,定楮望去,幾顆玉白色的猶如小樹般的東西生長在崖壁上,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倘若沒有崖壁遮陽,光芒定然更加強烈。

他記得當初來這里的時候,崖壁上是空蕩蕩的,現如今竟然長出了這些東西。

花錦囊眼楮瞪得如兩個雞蛋,舔了舔嘴唇,目光注視崖壁,指道︰「快!爬上去!」

「爬上去?!「

林格差點破口大罵,玉樹崖的崖壁與地面呈直角,崖壁上可以抓取的石頭並不多,更何況他不過七重磨力境,沒有修煉過輕功身法一類的武學,他目測長在崖壁上最低處的玉樹距離地面也有十丈(一丈3.33米)高了,倘若摔下來,非死即傷。

花錦囊輕描淡寫地說︰「不過百丈而已,小心一點就行,這東西可是能強化肉體,提高武功,我喜歡吃。」

林格聞言,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鼻翼微微掀起,一個小錦囊居然還要吃飯,昨天晚上花錦囊餓了,吃的比他還多,夜晚做飯還把符恆吵醒了,嚇了他一跳,生怕那三尺煙槍追著他打。

他拋去腦海里昨晚的事情,目光落在崖壁上,希望如花錦囊所說,這些玉樹可以提升武功,而不是只是為了吃。

他低下頭伸出雙手,隨後緊握拳頭,昨天晚上休息前,他修煉了一會,現在已是八重磨力境,身體力量變得更強,功法也修煉到了玉四桃功法三層的玉花層的三瓣。

據功法內容和花錦囊的講解,《玉海神訣》分為三大層次,玉花層,四花層,桃花層,每跨越一個大層次,武功運用更加微妙,而玉花層分為三瓣,十瓣,百瓣。

所謂三瓣,就是修煉出三片花瓣,隨著不斷修煉功法,依次達到十片花瓣和百片花瓣。

林格臉上露出堅毅神色,待花錦囊鑽進他的懷里,他一個沖刺,來到崖壁旁,一個跳躍,摸到了為數不多的一塊突起的石頭。

他左手抓住石頭的同時,雙腳迅猛一蹬,右手抓住了上面的一塊石頭,雙眼尋石之刻,他的雙臂來回擺動,腳尖不斷上踏,不一會便縮短了他與最下面的一棵玉樹的一半距離。

肩膀出傳來的酸感讓他有些不適,旋即他咬咬牙,再次攀登,不料上面的石頭有些滑,沒有緊緊抓住,一只手抓著石頭懸在了崖壁上。

花錦囊似乎感到外面的困難,蠕動身子爬到衣領處,露出了半個腦袋,剛露出腦袋,低頭看了看下面,又害怕地躲了起來。

林格身上的青衫摩擦著崖壁,身子微微搖晃,只有一只手抓著一個突起的石頭掛著整個身子,他目光向上看去,顫了顫眼角,腿腳一個猛勁,終于抓住了那個滑滑的石頭,抓住的那一刻,他腳尖連續踏壁,爬到了更上面。

幾分鐘後,林格與崖壁最下方的玉樹只有兩丈遠,而周圍恰巧沒有可以讓他抓取的石頭了,他心里有些著急了,最後想到了一個辦法。

只見他雙腳一蹬,竟然騰空躍起,雙只手緊緊抓住了比人般高的玉樹枝條,下一秒身子便猛地下墜了幾丈。

林格提心吊膽,他能所做的就是緊緊抓住枝條不放,他沒有想到玉樹竟然這麼軟,摸起來與人的皮膚無異,還是特別潤滑的那種。

「小花!」他怒道。

花錦囊鑽了出來,眼里只有玉樹,居然順著林格的手爬到了玉樹的根睫部,緊接著便低頭啃了起來,根本不管林格的死活。

林格一臉無語地看著花錦囊,突然想起了什麼,連忙吼道︰「你別吃根部啊!」

「一會一會摔下去的時候,調整身子趴在玉樹上就行,昂」花錦囊邊吃邊說。

只見根睫部一斷,林格在空中調整一下身子,並直雙腿,趴在了玉樹上,閉上了雙眼。

嗯?

林格沒有听到摔落到地上的聲音,抬頭望向前方,看見花錦囊悠哉地坐在玉樹上,一臉享受地舔著手,他雙手撐起胸膛站起來,發現原本粗圓的樹干,被壓成了玉片,不過他的身體卻毫發無損。

他見花錦囊悠哉悠哉,于是一把抓住他的囊頂,懸在半空中,花錦囊掙扎半天,還是無用之功,花錦囊哼道︰「放我下來,這玉樹可是大補,可以提升武功,要不是我幫你,你能毫發無損麼?」

林格聞言,愣了片刻,旋即不動聲色地將花錦囊放在了肩膀上,他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人皮膚般潤滑的玉樹,不料那一秒那原本被壓成片的樹干直接彈了回來,恢復了原形,他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面對此景,肩膀上的花錦囊捂著嘴笑了起來,雖然他那縴細小手捂不住他的大嘴。

林格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問道︰「我現在直接吃?」

「廢話!不直接吃難道還抬回去吃?」花錦囊理正嚴詞。

林格目光落在玉樹上,玉樹的樹干上生長著十幾根枝條,但是卻只有不到十片樹葉,不過每片樹葉更加皎潔如玉。

他從其中一根枝條上揪下一片樹葉,聞著是沒有什麼味道,隨後他嘴唇微動,直接塞進嘴里,一瞬間的肌膚感後化成了水潤入喉嚨。

無色無味,入口即化,沒有香味卻勝有香味,給人一種說出來的微妙感覺。

還不錯。

林格對此下了定義,味道不算美味,但至少沒有異味,總之可以吃得下去,于是他將為數不多的樹葉全部揪下來,一口氣塞入嘴里,樹葉化水一點點潤入喉嚨,嘴角還滴出了幾滴。

他感覺有些上癮了,將一根枝條撕了下來,一口一口吃著,與玉樹葉相比,枝條還有幾下嚼感,但最終仍是化為了水。

玉樹上的一根根枝條減少著,林格嘴角的水不斷滴著,不一會玉樹上的所有枝條便全部被他消滅干淨,接下來只剩樹干了。

林格大拇指擦了擦嘴角兩邊,看來是他錯怪花錦囊了,玉樹雖然吃著無色無味,但是卻給人一種上癮的感覺,就像符恆叼著煙槍吞雲吐霧一般,又或不是上癮,就是想繼續做眼前所做之事。

他不再多想,直接爬到玉樹的樹干上啃起來,花錦囊此時從他的肩膀上跳下來,從另一頭啃著。樹干又與樹葉樹枝不同,散發著一種清淡的香氣,他繼續埋頭吃著,直到把它吃完。

「啊隔!」

林格摸了摸肚子,打了一個隔,抿嘴一笑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花錦囊。

他不再多想,直接爬到玉樹的樹干上啃起來,花錦囊此時從他的肩膀上跳下來,從另一頭啃著。樹干又與樹葉樹枝不同,散發著一種清淡的香氣,他繼續埋頭吃著,直到把它吃完。

「啊隔!」

林格摸了摸肚子,打了一個隔,抿嘴一笑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花錦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