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他思考的時候,掌間的花錦囊雙眼一斜,說︰「小子,你敢對花爺不敬?相當你你爺爺父親都得稱我一聲花爺。」

林格眼珠子咕嚕嚕一轉,白了花錦囊一眼,伸出一只手指抓住他的囊頂,將其吊在空中,雲淡風輕地說︰「別廢話了,快點告訴我你所知道的一切,不然我把你還掛到我的腰間。」

花錦囊頓時有些膽怯,于是連忙道︰「那白胡子老頭說的對,江湖險惡,危機重重,有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為好,起碼現在不能讓你知道。」

「廢話連篇!我的身世與江湖險惡有什麼關系?我爺爺父親又是誰?」林格言語間,他抓著花錦囊的手更加用力。

花錦囊拼勁全力搖晃著身子,不過是無用之功,掙扎無力便道︰「好了好了,把我放下來,我告訴你,你把我花爺我都捏痛了!」它一臉委屈之相。

痛?林格饒有興趣地再次打量著花錦囊,心想一個小錦囊竟然還會痛?不過不得不說,花錦囊的出現,顛覆了他的認知,這究竟是個什麼小東西?

「快說,不然我還捏你。」林格將右手收回,靠在一棵桃樹旁,盯著左掌間。

花錦囊癱坐在林格的掌中,兩指小繩般的縴細小手揉了揉腦袋,呼出一口氣,旋即一本正經地說︰「為了遵守我與你父親的約定,我現在不能告訴你,我只能告訴你,你是林家人。」

「林家人?那我爺爺父親現在在哪?」林格隨後陷入沉默。

花錦囊追道︰「沒錯,林家人,不過他白胡子老頭既然已經看到你的玉佩,居然還為你取林姓,不知道安的什麼心。至于你爺爺父親我也不知道。」它抬頭望向不遠處的兩間屋子。

林格不在意這些,當初符恆是在玉樹崖下的溪邊草處撿到他,然後因地起名,以玉草字雙首為姓,以格格鎮的「格」為名,他現在只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約定?什麼約定?」林格接連盤問,好像在審問犯人一樣。

花錦囊听著林格傲慢的語氣,囊上的金色花紋都快皺成一堆,砸吧嘴道︰「當初你父親把你交給我前,曾以暗語示意我,讓我保護好你,臨淵境前,不得告訴你任何林家之事,我告訴你是林家之人,算是已經破約了。」

「臨淵境?!」林格被花錦囊的話嚇了一跳。

臨淵境可是繼磨力境、演氣境,玉脈境後。武功的第四境界,至于臨淵境究竟如何,他知道的也不多,但他知道實力定然遠超玉脈境。

他現在不過磨力四重,無人教導武功,又無功法武學可修煉,突破到演氣境都是難如登天,臨淵境根本就是異想天開。

花錦囊陰陽怪氣地說︰「也是,你現在不過磨力四重,闖蕩江湖只會讓人像螞蟻一樣捏死了。」

林格聞言,心里有些怒火,但仔細一想,花錦囊的話不無道理,就像鎮上說書人所講,江湖高手眾多,刀光劍影間,人頭已落地。

「唉,又是一代林家人,當年你父親和爺爺也都算我的半個徒弟,你能踫到我花爺我,算你的福氣。」

花錦囊挺起身子,兩指縴細小手臂交叉,驕傲地說︰「你花爺我可是知道很多高深功法武學,隨便拿出來一本,都能撼動整個江湖。」

林格不知為何,心里猛地熱了起來,不過片刻嘆了一口氣,疑信地說︰「那你倒是拿出來啊,只會動嘴有什麼用。」

「哼!要不是看在你爺爺父親的面子,憑你現在的態度,我一招半式都不會給你。」花錦囊橫眉倒柳,指道︰「現在!馬上!立刻!盤坐到地上。」

林格聞言,旋即懶懶散散地盤坐在桃樹旁,想看看花錦囊下一步讓他做什麼。

花錦囊從林格左掌間跳到地上,張開嘴巴︰「看好了!」

林格雙眸一道粉光閃過,隨後不可思議地事情發生了,只見花錦囊身上得金色花紋圖案閃爍著光芒,光芒微微越來越亮,他只感覺一道金光鑽入他的眼楮,隨後腦海里遍布文字。

玉海神訣。

三境玉四桃。

玉花,四花,桃花

林格默讀著腦海里沖涌而來的文字,內心既是激動又是驚訝,他沒想到花錦囊竟然說的是真的,這是一本功法,而且聞文字內容,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玉海神訣」他緩緩睜開雙眼,粉色光芒閃爍一下,消失不見,隨後喜道︰「這功法是青流還是玄雲!」

林格不入江湖,但也知道功法有青流玄雲之分。

「青流玄雲?」花錦囊語氣間滿是不屑,笑道︰「這可是天下的第一神功,江湖當年不知有多少人因爭奪而亡。」

「有這麼厲害嗎?」林格半信半疑地眨眨眼。

「花爺我跟隨六代花主,哪一位花主不是江湖絕頂高手?你不信我也沒辦法。」花錦囊道。

林格抓住關鍵點,問︰「這麼說,我爺爺父親也是所謂的花主,也是絕頂高手?」

「那是自然,你爺爺林咳咳,這些以後你會知道。」花錦囊將嘴邊的花咽回肚里,然後平心舒了一口氣。

「我認真告訴你,以後修煉盡量掩人耳目,更不要將‘玉海神訣’說出來,否則下一刻你就會送了小命。」他一臉嚴肅地追道。

林格怔了怔神,半信半疑,不過還是在心里記下了,隨後離開桃樹旁,來到格格鎮西的一片小竹林里,在靠林子中間的一塊大石頭上坐了下來,花錦囊則是鑽進了他的懷里。

他盤腿而坐,雙手上下合一,手勢變幻,他能明顯感覺到,體內有一股氣想要逃出身體,沖破出來,但是又無法沖出。

林格手勢不斷變幻間,他額頭上開始冒出汗水,劍柳眉微微斜著,顫抖著眼角,眼角的青灰淚痣隨著面部抽動而輕微搖晃。

聚氣于掌,玉花初生。他心里默默念著,氣息想要沖出全身的疼痛感消失,但下一秒便感覺氣息向掌間凝聚,想要沖破掌心,掌心間頓時傳來劇烈疼痛感。

片刻後,林格感覺掌間的疼痛感在逐漸消失,氣息似乎並沒有沖破掌間,雖然緊閉雙眼,但是仍能微微感覺到雙掌間有什麼東西誕生了。

他不敢絲毫懈怠,左掌輕輕放在腿上,右掌微握,隨後睜開了雙眼,掌心間的東西映入他的眼簾,讓他驚訝不已。

一片玉色的花瓣漂浮在他的掌間,花瓣大小形若桃花,花瓣上還冒著一絲朦朧的氣息。林格抿了抿嘴角,那片花瓣便憑空消失了。

林格看著眼前的景象,再次閉起雙眼,重新投入到修煉中,不一會汗水便如幾道水柱順著額頭流了下來

一道微弱的氣息從林格體內散發,正當他高興的時候,又有兩道微弱氣息涌出,他笑得嘴角咧開了花。

七重磨力境!

修煉不過一會,竟然他從四重磨力直升七重磨力,若是換到從前,他根本不敢想。

林格看了看他的身體,他能夠感到肉體力量明顯提升了,他隨意擦擦額頭的汗水,準備繼續修煉,不過下一秒便感到懷里有東西蠕動出來。

花錦囊跳到他的掌間,提醒道:「武功修煉不能一日速成,人的身體也有修煉時間的限度,倘若盲目修煉,只會損傷你全身的經脈,以後到玉脈境會讓你修煉速度緩慢。「

林格聞言,低頭沉默片刻,他雖然不知道花錦囊的話是不是真的,但就憑這部功法,他對花錦囊也有了一定的新任,而且听其所言,好像有些道理。

他手掌向上托起花錦囊,開懷笑道︰「小花,無論如何,這次多謝你了。」

「小花?!」花錦囊憤憤不平地反駁道︰「你爺爺父親都得叫我一聲花哥,注意你的態度!」

林格不听花錦囊胡說八道,右手一把抓住他,直接塞進了他的懷里,花錦囊扭動著胖胖的身子,很是委屈。

「該回去了。」林格拍拍身上的塵土,從大石頭上跳下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