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格拿起粉色小錦囊在眼前晃來晃去,心里滿是疑惑,據符恆所說,在玉樹崖下的小溪旁撿到他的時候,繡著紫色羅蘭花的白色小錦囊和金色花紋圖案的粉色小錦囊便在襁褓之中。

白色小錦囊他輕而易去便打開了,里面是一塊羊白橢圓玉佩,而粉色錦囊他嘗試許多次,用許多辦法,例如刀刺、火燒等等,居然還是打不開,粉色錦囊完好無損,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個秘密,期待打開他的一天。

他腦海里曾經閃過許多想法,他想知道這個粉色錦囊為什麼打不開,里面究竟藏了什麼東西,粉色錦囊究竟是何等材質所制。

十多年了,自從發現粉色錦囊無法打開,他便每天都嘗試一次,期待能夠打開它。

林格將兩個錦囊掛回腰間,雙手交叉搭在腦袋下,突然回想起今日在鎮東頭的事情,兩顆石子便能有如此威力,此人武功定然不弱。

談到武功,他雙眸的靈光越發暗淡,他小時候偷跑到鎮上,听人說書,講江湖之事,俠義之舉,從小他便有一個大俠夢,希望能夠到江湖闖蕩一番,听山川瀑布之歌,飲江河露水之果,奈何攤上了符恆。

林格毫無辦法,符恆年輕大了,將來還要他養老送終,以前他向符盒提過闖蕩江湖的想法,被符恆嘲罵了一頓,就差沒有拿起煙槍追著他打。

從那之後,他心里有江湖想法也不會說出來,而是憋在心中,久而久之,這個想法被歲月磨淡了。

「江湖究竟是怎樣的?」林格喃喃自語。

他下午並沒有出去,而是在屋子里待了一下午,晚上為符恆做過飯,便又躺到了床上,回想起以前的種種事情,可能是今日那兩顆石子的緣故,竟讓他的心里闖蕩江湖的念頭重生了,那顆沉默的心漸漸復蘇了。

夜晚,無星無月,有的只是陣陣微風,風里還摻雜著桃花花瓣的香氣,林格異于平常,感到有些困累,于是躺下睡著了。

夢里,他是一位武功高強、行俠仗義的大俠。

光芒灑眼,林格緩緩睜開了雙眼,睫毛猶如蝴蝶振翅,撲閃撲閃的。

他又變成了一個武功低微、普普通通的少年。

不對,他成年了。

林格伸伸懶腰,搖了搖腦袋,收拾一番後笑著走出了房間。

陽光明媚,照在他的俊秀的面龐上,眼角的青灰淚痣閃爍著一絲光芒,他抬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幾顆生機昂揚的桃樹,目光最後落在一塊大石頭的方向。

符恆仍是日常式地坐在石頭上吞雲吐霧,白煙不斷從他的口中飄出,消失于天地之間,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節奏感。

符恆察覺到林格,老臉上皺紋顯起,罵道︰「都幾點了,還不快去做飯,都十八了,還跟小孩一樣睡到大晌午。」

林格沒有開口,只是仰天呼出一口氣,懶散地走進了屋子里,他今天成年,卻還要自己做飯,根本沒有道理可言,話雖如此,他也無可奈何。

將飯做好,將肉炖好,擺到坐上,林格準備好一切後,喊了一聲還在外面石頭上坐著、叼著三尺煙槍的符恆。

林格坐在灰色木桌前,等著符恆坐下,不過符恆並沒有坐下,而是走進里面的一間小屋里,拿著一小壇酒放在了桌子上。

林格雙眼放出亮光,目光死死盯著面前的酒壇,他第一次喝酒是八九歲的時候,那時候趁著符恆去鎮東頭,他偷跑到屋子里,一個人喝了半壇,只感到神清氣爽。

至于下場,自然是讓符恆追著他打。

他想到此處,目光連忙從酒壇上移開,抿抿嘴咽了一口唾沫,不再胡思亂想。

「去拿兩個杯子,陪我一起喝。」符恆道。

林格怔了怔神,眼楮瞪得大大的,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符恆,他不知道是听錯了還是符恆犯糊涂。

符恆用手摸了兩下胡子,輕聲道︰「你沒听錯,以後你也算是大人了,去拿兩個杯子。」

「嗯。」

林格點點頭,起身拿了兩個杯子便坐回了原位,打開酒壇,為符恆和他各自倒了一杯酒,聞著酒香氣,他渾身都有些發顫。

符恆見狀,提起酒杯,說︰「喝了這杯酒,你也算成年人,以後要少抱怨,多做事,我還指望你給我養老送終。」

符恆的幾句話,讓林格頓時臉色慘淡,不過他也沒多說什麼,只是似听非听地點頭回答,隨後便一口氣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符恆將酒杯放回桌上,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示意道︰「吃肉。」

林格沒有動筷,他幾次嘴唇微動,但最終還是張不開嘴,說不出心里的話。

「有什麼事情就說,別磨磨唧唧的。」符恆顯然察覺到了。

林格聞言,試問道︰「老頭,我想問問,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父母是誰?你真的是在玉樹崖下撿到我的?」

「還有我只是問問我以後能不能闖蕩江湖。」

砰!

符恆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上,酒杯也倒在了桌子上,怒道︰「最後一個問題,我明明白白告訴你,絕對不可能!」

「嘁!」林格甩了甩頭。

「江湖險惡,危機重重,倘若是在三十年前,我可能會答應你這個要求,但是現在絕對不行,更何況你還要為我養老送終。」

林格撓撓頭,問︰「那前兩個問題呢?」

符恆哼道︰「這些問題我之前就告訴你,我並不知道你的身世,你也不需要知道,平平淡淡地過一輩子不好麼。」

林格聞言,不再多問,隨便夾了幾塊肉,狼吞虎咽地吃進肚子里,起身便坐到了屋子不遠處的桃樹下。

他心里越發疑惑,越發生氣,站起來便對著一顆桃樹的樹干打了幾拳,幾顆桃花也隨之飄落在他的周圍。

「生氣有用嗎?疑惑有用嗎?又是一個只會意氣風發的少年郎。」

林格不知是聲音傳入耳朵還是腦海里的聲音,驚道︰「誰!誰在說話!出來!」

「低下頭看看你的腰間。」神秘聲音再次響起。

林格听著神秘聲音,旋即低頭看向腰間,所聞所見差點讓他腳步踉蹌,差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心跳加快,那個一直打不開的粉色錦囊竟然長出了手腳眼楮嘴巴,而且還開口說話了!

前所未聞!

「你是誰?」林格壓住心中的驚怕,試問道。

粉色錦囊笑道︰「我現在渾身無力,你先解開束繩讓我緩緩,花爺我可是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

「我想知道的一切莫非!」林格聞言有些激動。

他顧不了太多,直接解開了腰間的錦囊束繩,那粉色錦囊擺脫束繩,直接順著他的身子向上爬,他不由地伸開了手掌,粉色錦囊便跳到了他的掌心里。

林格仔細打量著面前這個奇怪的小東西,手腳不過他中指的半指長,一雙大眼楮藍眸粉瞳,噘著嘴吧,一副得意之色。

「現在可以告訴我想知道的一切吧?」他內心掀起波浪,豎起了耳朵。

粉色錦囊若無其事地說︰「急什麼,花爺我還沒自我介紹呢,听好了,花爺大名花錦囊,你的爺爺父親都得敬我三分,現在你知道了吧?」

林格不想听這些,于是迫不及待地說︰「我只知道我的身世。」

花錦囊嘟嘟嘴道︰「現在知道對你來說尚早,以後再說。」

「這」林格感到自己被眼前的這個奇怪錦囊耍了,回想剛才的話,嘲笑道,「不知道就不知道,還大言不慚說我爺爺父親都敬你三分,好意思顯擺麼?」

與此同時,他內心有個疑惑,這粉色錦囊一開口就說他爺爺和父親都敬他三分,莫非他爺爺父親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莫非他林格要一飛沖天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