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两千七十章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其实他们两个人不知道,酒里有一些不好的成分。迷烟里的成分才是最致命的,原本苏离染是有机会离开的,但是吸了迷烟的两个人很快便昏迷过去了。

    等到欧阳和月醒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外面的世界好像都变了一样。

    苏南歌黑着一张脸,站在寝宫里,站在她的床前盯着他。那脸色阴沉的好像六月的天空乌云密布一样,很快就要下雨了。

    欧阳和月醒来吓了一跳,苏南歌的眼睛里面全都是阴霾,富有一种力量一直在压抑着,如果不压抑的话,那股力量可能都会将欧阳和悦吞噬,他好像看起来十分愤怒。

    欧阳和月有一些摸不着头脑,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在喝酒,怎么一下子醒来就躺在自己的寝宫里,然后苏南哥还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他迷迷糊糊的撑起来身子,头有些疼,“这是怎么了,我们不是还在喝酒吗,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们好像造人暗算了,苏离染人呢?”

    苏楠哥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眼神说不出来是怀疑,是相信,还是什么。

    “头好疼啊,我口好渴,我要喝水。”

    欧阳和悦一边抱怨着,一边撑着身子下了床,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赴宴的时候穿的是粉色的长裙,而此时穿的是鹅黄色的长裙,衣服谁给她换了她都不知道。

    “你可知道你和苏离染都做了些什么,你可知道我们的颜面还保留多少?你可知道你是真的喝醉了,还是被人家下了药,你可知道你的大意,将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伤害。”

    欧阳和悦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向苏楠哥,他这么凶悍到底是为什么,自己做错了什么呀?他干嘛这么凶。

    “你干嘛?你吃了枪药了?再说了喝酒也不是你给的,是公主给的。”

    欧阳和月虽然觉得事情不对。但是也没有多想。她若是知道当时他看到了什么,大概不会有这么大的火气了。

    “我现在只想让你给我一个准话,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

    她的手被苏南哥捏住了,捏的得很疼。那个看起来是生气了这脸上没有任何的开玩笑的痕迹。

    “你疯了吧!”欧阳和月有些火大,她猛地抽回手,看着她觉得不可理喻的苏南歌。

    “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我们两个人之间真的是无话可说了。如果是说别人不信任我还觉得有情可原你都不信任了。我能说什么。我现在十分伤心生气,我什么也不想跟你说,随便你怎么想。”

    她起身就走,准备去找苏青青,她相信当他们晕倒之后,苏青青一定回到过现场,她可以替自己作证。

    “你这是去找公主吗。你觉得我们是从哪里带你回来的。你觉得公主会对你说什么。”

    这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只是我想和越不明白,因为她醒来的时候这局面完全不是她该想到的。他只记得晕倒之前发生的事情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她醒来就记得这些。

    “既然公主都给你说了,那我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我们不过是在一起喝了个酒,然后最后我发现酒里面被人下药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睡过去了,醒来就在这里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这一切公主可以作证啊。”

    欧阳和悦好像觉得自己沉冤得雪了,她有一些很气愤,就想让苏南歌哥给自己一个说法,可是她不知道她生气别人更生气。

    更难过的人大概就是苏南哥吧。因为当时,苏青青被带回去之后没有多久,那两个宫女又带苏青青回去,说是她们看到酒宴没结束,就带她回去了。

    只是苏青青回去之后便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欧阳和月和苏丽冉衣衫不整倒在一起。

    这一幕直接将醉酒的苏青青惊醒了。她说不准透露出去任何消息,可是还是不知道谁将这消息透露给了苏南哥,还没等她将现场处理好,苏南歌就带着人去了。

    所以就出现了欧阳和月醒来的这一幕。苏离染和她被分别带回了各自的寝宫,当然他没有糊里糊涂的就将苏离染给处死了,只是等他们醒来对一下他们的口供。

    若是口供有出入,若是口供对不上,那么它便有了理由可以处死苏离染了,即使不杀他也会将他分配边关。

    “你还好意思让公主来作证,你可知道是谁带你回来的。”

    “你跟苏离染衣衫不整待在一起,你要我说什么,你竟然还让我给你解释,我给你解释什么,难道不该是你给我个解释吗。”这话从他嘴中说出来,好像是出了一口气一样看得出来他此时愤怒到极点,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愤怒。

    “你胡说。我们的酒里被人下药了。然后又晕倒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简直是血口喷人,你的恶意栽赃,你往我身上泼脏水。”

    她上前一步,扬起手来就想给他一记耳光,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要气爆了,她觉得自己的肺要气爆炸了,任何人都可以这样污蔑她,只有他不可以,偏偏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让欧阳和月简直是要疯掉了。

    “你竟然不相信我,这都是他们栽赃陷害,不信你真的是可以去问苏青青,她要出去的时候我还让她留下来,我阻止她的时候,她已经出去了,我相信她回来的时候肯定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

    “是,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看到你们在一起。”

    也许真的是好脾气啦,再也没有人能够跟他这样好脾气。

    “我想信这可能是栽赃陷害。但是,是你们给了他们机会,你们走的太近了。若不是你们走的那么近,怎么会给人留下把柄和机会。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走太近。”

    “可是你不听啊。现在怎么办,让我相信你还是不相信你。我觉得如果是我,你肯定不会相信我。”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