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两千一百一十八章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宴会真正开始的时候。贾县令。让下人们上了几盘菜。欧阳和悦以为会有荤菜。结果上来的都是青菜,胡萝卜咸菜玉米饼。

    原本想要吃一顿大餐的苏青青大吃一惊。就算是不过生日平时吃的东西也要比这个好吧。这算什么东西喂养吗,喂牛吗。牛羊,有时候还要吃一点有营养的东西呢。难道只吃草。他这次没有吃草,倒是跟吃草差不多了。所有的蔬菜都是。除勒韭菜,其他的菜可能都有一点。知道吃东西不是重点。听贾县令讲话才是重点。所以说楠哥并不在乎也不理会。

    他要的是一个能够长远发展下去的公司能够有远景的公司可以带领大家共同致富。苏楠哥这个人说起来骨子里都是比较不错的直男,它的值也是正直。

    “大家安好,感谢各位来到今晚的家宴为贾某人捧场。”***假惺惺地发表了一趟演说。好像是他大公无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一样。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他在家的时候从来不做家务,当没有钱的时候,他不去想怎么赚钱,而是只想着怎么让老婆省钱。而且是想着让老婆。怎么替他省钱,怎么给她花钱。总之渣男渣的久了套路太多了,人家也就会识破了。欧阳和悦。江南剩下的半罐鸡汤放在哪儿,她说的这款鸡汤鸡是好鸡汤去不是好汤,因为煲汤的人没有用心,只是在完任务。

    这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日上三竿了,大殿前面除了来回巡逻的侍卫,就没见着其他人的影子。

    两个倔强的身影,不管风吹日晒的,倔强的等在那里。

    欧阳何月眯起了眼睛,这已经是侍卫从他们面前第二次经过了,他们都该看着他们奇怪了,就这样傻子一样的等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像是守株待兔一样,将苏南歌等来。

    这样根本不是个办法,欧阳何月大步上前,准备随便拦住一个侍卫,请他通报一声,她就是要见王上,他们总是不该阻拦的吧。

    以前没有办法,那是因为你没有她连着宫门都进不来,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进的来,动静闹大了,她就不怕苏南歌不见她。

    “什么人,在哪里做什么?”

    这欧阳何月刚刚离开杨凯有三步不到的距离,她这还没能够跟那个巡逻的侍卫说上半句话呢,就听到远处有一个男子呵斥道。

    杨凯扭头一看,正是宫廷内部管事儿的总管,他双手作揖,算是给对方行礼,“曹公公,您来的正好啊,我们有事儿面见王上,还烦请您代为通知一下。”

    曹公公是明妃的人,但是这个却不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他在这个宫中待了多年,侍奉了两代主子,为人很是谨小慎微,且是个墙头草,非常容易跟风倒得,因此他才能够再宫中八面玲珑,吃透四方。

    但是他和明妃也算是知遇之恩,明妃早些年间曾经对他老家有恩,因此这曹公公也觉得自已依然是个人物了,更是有意帮着明妃,想要坐上宠冠后宫王妃的位子。

    只是他为了保护明妃,明面儿上他依然是那个公正无私的曹公公,但是暗地里只要明妃吩咐,就没有他不去想法子做到的事儿。

    就包括陷害杨仁树这一代功臣,只可惜杨凯不知道啊,他虽然可以随意出入宫中,但是却因为实在是不喜欢宫里头的气氛,也不想要每天给王上请安,因此宫中来的并不多,对于宫里头的利害关系,知道的并不多。

    所以,他单纯的依然以为,曹公公是王上的人,而且只忠于王上。

    “你们要面见王上?”曹公公阴阳怪气的打量着欧阳和月,眼底掠过一抹恶毒。

    “所因何事啊,王上可是公务繁忙,没空搭理你们这些闲杂人等。”曹公公扬着下巴,背着双手,这是他不见到王上时,最喜欢的姿势,不只是因为他在宫中资历最老,也是因为他权势滔天。

    “曹公公,有些事情只能面见王上才行。”

    杨凯虽然年轻气盛,遗传杨仁树的武将作风,但是他却也有沉稳的一面,那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下定决心,没有人能撼动。

    他对曹公公虽然敬畏,却很清楚曹公公做不了主。

    这种事情不能够碰到个人问就要讲的,如果这样那王上的存在算什么,还不早就是这些人的天下了。

    “公公,还请您通融一下,我们在这里等等便好。”

    杨凯笃定苏南歌一定会经过这里,因为小时候,只要闯祸,父亲打他,他便来宫中,那个时候苏南歌还不是王上,他那个时候便有这个习惯。

    曹公公看了他们两眼,不屑的哼了一声,“愿意在这儿待着,你们就待着吧,谁稀罕搭理你们一样。”

    他一脸坏笑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哼,还真以为自己手眼通天能等到王上,做梦去吧。”

    明妃的寝宫里,时不时的传出一阵阵的呻吟声,伴随着小丫头们的啼哭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

    明妃躺在被窝里,一脸的水状物,不知道是水还是汗……

    她面目表情是十分的痛苦,双手胡乱的抓着床单。

    “王上,臣妾怕是日后,不能伺候在王上身边了,臣妾没有别的请求,只求王上原谅臣妾的自私。臣妾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爱啊。”

    明妃凄凄惨惨戚戚,一副马上不久于人世的样子。

    苏南歌原本正准备去御书房看书的,结果却有小太监匆忙来报,说明妃得了急症怕是不行了,这会儿哭喊着要见他最后一面。

    原本苏南歌因为她私自扣了他和欧阳和月的玉佩而恼怒,可是后来事情发生反转,明妃有证据证明这玉佩不是她私自扣下,而是杨仁树欲对她图谋不轨,仓促间掉落在她处,至于小宫女们说的话,全都是她们凭空猜测的,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只因为杨仁树没有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暂时苏南歌算是不再追究她的责任。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一夜假县令在大会大运会上表示,自己的财政是危机的,他希望有人能够投入他的项目帮她扩大,但是在这种。

    特殊的时期,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将钱拿出来去投资一个自己并不了解的东西。可是,有些人会比较会讲话。

    所以说给别人带来利益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的利益,这就是双赢可是有些人远早就将自己内心封闭了他不希望那么多人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所以的话,他可能会用比较贵一点的油份比较贵一点的圈儿。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