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五百四十章 岔开话题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法师回来将处理结果告诉欧阳和月,欧阳和月也是替那个小巧难过了一阵子,但是谁也没有办法为谁的人生负责。

    “我车里还有给你送的玫瑰花呢,你这让人开走了,一车子花都浪费了。不用走保险的啊,你给我弄一下,玻璃不就好了。”

    欧阳和月听法师说,她让保险公司将她车子开走,修理玻璃去了,心里老大不乐意了。

    “不就是玫瑰花吗,你说给我多少,我自己取就是了。”

    法师得意的看着欧阳和月,嘴角微微勾着,冲着她眨了眨眼睛,那个妩媚,欧阳和月确定,如果她是个男人肯定会被她勾走了。

    “一车的玫瑰花,每一包都是上等的质量,我觉得就算是房子再大也插不满。你能不能够想办法卖掉啊。”

    欧阳和月看着她,也冲她眨了下眼睛,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轻轻的一眨,妩媚多情还饱含了勾引。

    苏木元冲完奶粉,刚好从厨房出来,看到这一幕,手中的奶瓶差点儿掉了。

    “呃,没想到你这个女汉子,也有很女人的一面啊。”

    苏木元将奶瓶递给欧阳和月,这温度也得让孩子她妈妈试试啊,万一喝了拉肚子就麻烦了。

    欧阳和月接过奶瓶,摸了摸瓶体的温度,跟她平时冲奶粉的温度一样,她抬头也小看了苏木元一眼,“想不到啊,你这可以提前上岗当爹的感觉啊。这奶粉冲的刚刚好啊。”

    苏木元听了这话,看了法师一眼,她曾经跟他说过,不想要孩子,可是他多么希望能够有两人的爱情结晶啊,但是既然她不想要,他也不会为难她。

    就像是她说的那样,人生百年,苦要多过甜,生个孩子干嘛,说是延续香火,事实上不过是多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受罪罢了。

    既然每个人的归途都是一样的,为何让他在认识走一遭呢。

    其实,主要是法师担心自己一直不会死,而她会一直看着她的后代,却不能够干涉太多,到时候她的子子孙孙的都比她小,她却活的跟个妖精似的,得有多别扭啊。

    “玫瑰花,我可以帮你卖掉,我买了,然后晚上宴会的时候用来装饰宴会,顺便送人啊。”

    法师原本没打算告诉皇妃,她晚上搞了个小小的晚会,这晚会没有主题就是疯玩儿。她担心欧阳和月说她,都结婚了还这样疯,所以也没打算邀请欧阳和月和苏南歌。

    “什么晚会?”

    欧阳和月这段时间都是还在寻找孩子的事儿上费心,她也顾不上这些个宴会,晚会的。

    “你不知道江晓怀已经到国外了吧。”

    法师突然来了一句话,将这个话题岔开了。

    “江晓怀?”

    “就是杨梅的女儿,其实你对她了解的太少了,你知道她是谁,她在国外是做什么吗?”

    法师必须将宴会的话题岔开,她不能够让欧阳和月知道自己又要开始过奢侈荒yin无度的生活了。

    日子本就那么艰难了,为什么不过的快乐一些,虽然她此生找到真爱,但是也想她的真爱过的幸福。

    “知道啊,不就是一个学生嘛。”

    欧阳和月不以为然。

    “你知道吗,她的一个同学的弟弟,就是她的妈妈给拐卖的。”

    法师看着欧阳和月,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那种目光透露出来的消息太多,欧阳和月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是说杨梅?”

    欧阳和月的确不相信,杨梅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儿来,虽然她是个人贩子,虽然不能够对人贩子抱以太大的希望,但是这也太丧心病狂了,竟然会拐卖自己女儿同学的弟弟。

    “她弟弟怎么样了,你知道在哪儿,找回来了吗?”

    欧阳和月紧张的追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就是啊,这件事儿怎么没听你说过。”苏木元擦了擦手,倒像是一个刚刚收拾完卫生的小保姆。

    他整天的和法师在一起,都没有听她说过。

    “还记得那天我是早上回来的吗?”

    “因为我去做了一件事儿,就是帮那个湿漉漉衣服的主人,找她的弟弟了。”

    法师知道欧阳和月一定知道那件衣服,因为那件衣服还把她吓坏了,所以她不用赘述,只是苏木元不太清楚。

    “什么衣服,我怎么不知道?”

    “你醉成猪了怎么知道,那件事儿以后跟你慢慢说。”法师说道。

    苏木元一脸尴尬,他知道自己从来不会喝醉酒的,他的酒量也是出奇的好,可是那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怎么就那么容易喝醉了,他并不知道,那是他老婆用了法术的原因。

    既然醉了那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没有什么好找理由的醉了就是醉了。

    “那找到了吗?”欧阳和月紧张的看着法师,隐约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因为她没有从法师的脸上看到一丝兴奋,因为找到那个同学的弟弟而兴奋。

    或许,人贩子将孩子偷走了,卖给别人,很多人不是用来当自己的孩子养大成人的,而是将他们打成残疾,弄来在街上讨饭。

    “他……残疾了?”

    欧阳和月看法师不说话,有些小心翼翼的猜着,“脚断了,还是手断了?”

    法师摇摇头,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杨柳般的垂落,“都不是!”

    “那是……他没事儿,只是被拐去的地方太穷了?过的不是很好?”

    欧阳和月突然兴奋起来,只要是手脚齐全,人很健康,穷一点儿也没关系啊,至少找到他了以后还是可以转变的啊。

    “对啊,你说啊,别卖关子了。”

    苏木元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说话做事这么拖拉了,弄的他好奇心都上来了。

    “他死了。”

    法师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说的很清淡,看似云淡风轻,但是空气却似乎一下子凝滞了,气氛变的非常的沉重。

    欧阳和月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到了很多最坏的结果,比如断手断脚,可是就不曾想过他会死。

    “为什么,为什么?他是病死的,还是……”

    欧阳和月的眼泪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