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一百五十章   心里只有爱戴?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穿成那个样子。”

    说完他突然笑了,像个孩子,身子俯下来,脸那么近的靠近欧阳和月的脸,那笑容是那么的调皮,一点儿都不像他的样子。

    “是穿给我看的?”

    他嘴角一勾,像是计谋得逞一般。

    变态,欧阳和月的脸红的像是煮熟的螃蟹,这个米粒儿竟出些馊主意,这下好了,穿着这半露香肩的衣服丢丑了吧,还和这个家伙讲道理。

    好吧,让他得意吧,自己的确穿的有些……,可是这也不是她的意思,她从来不管理自己的衣服,都是米粒儿给她准备的。

    她说其它衣服都拿去洗了,她也没的挑,自然就只好穿了她选的了。

    欧阳和月有些恼怒,她低下头不说话。

    他的手突然扶上了她的双肩,“好了,我相信你。”

    “真的?”

    欧阳和月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他的眼中却还看出了别的东西。

    不信任……

    “好了,谢谢你如此相信我,我有些累了,可以睡了吗?”。

    欧阳和月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找米粒儿做什么了,她可能都不知道米粒儿此时的处境并不好。

    “好啊,你休息,知道你肯定没睡好。”

    苏南歌离开了,脸上的笑容却也瞬间消失掉了。

    在行宫的大牢里,米粒儿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柱子上。拷问她的人,除了那凶神恶煞的狱卒还有武素。

    武素是苏南歌派来,协助调查此事的。此时他正皱着眉头坐在外面,面对米粒儿,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哦该怎么审问。

    里面不时的传出米粒儿的哭声,她的惨叫声。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哭的撕心裂肺,每一鞭子似乎都抽破了肉打到了骨头上。原本就不能吃苦的她,现在好像将所有的苦都吃了。

    武素听着她哭成那样,已经无计可施。

    他已经进去好几次了。可是米粒儿却始终不肯承认她撒谎了。

    因为行宫中,却是找不到她说的那个小太监。

    所有的太监公公都叫出来了,她一个也没有认出。

    “行了,歇会儿吧。”

    武素将狱卒拉了出去。狱卒还在那里不肯放手。“这事关重大,陛下如此重视此事,我们必须得弄出个接过来,这丫头片子嘴这么硬,,不让她吃些苦头不行的。”

    “好了,出来吧。”

    武素将他带出去,哄着狱卒喝了些酒。暂时把米粒儿给忘在了一边。

    武素趁着狱卒还在胡扯的时候,进了大牢。

    米粒儿已经被打的晕了过去。身上到处都是血粼粼的鞭痕。

    “米粒儿,米粒儿?”

    武素摇晃着她的肩膀,米粒儿从昏迷中醒来,当她看到武素的时候,眼泪又流了出来。

    “武素……”

    话没说多少,她就已经哭的不行了。

    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见到了自己的爹娘。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到是说清楚啊。”

    武素真是受不了女孩子哭,他一见姑娘哭,就会慌了手脚。

    “我都说了,就是我说的那些情况。”

    米粒儿哭着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武素听的仔细,可是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我已经说了,就是这样啊,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小公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定是有人早就设计好了,陷害娘娘的。”

    米粒儿已经哭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现在可是冤啊,可是却又有十张嘴都说不出来。

    “好了,我去把情况告诉陛下,现在就只能够寄希望陛下能够相信你了。也不知道现在月妃娘娘那边怎么样了。”

    武素咬着头,叹息着。

    “什么?主子她怎么了?”

    米粒儿自欧阳和月被人发现和瑞王在兰淑殿私会之后,就被捉来问话了,她根本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此时听到武素这么说,心都快要急的跳出来了。

    “现在的情况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陛下非常生气,瑞王直接被赶回了府。而月妃那里……”

    武素真是替她担心,因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国君如此生气。

    “怎么样,怎么样了啊?”米粒儿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只是着急担心,自己闯的祸,到底有没有连累主子受到伤害。

    原本她以为陛下是喜欢月妃的,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她的,可是武素现在的表情可不是告诉她月妃没事儿,这表情是说有事儿,有大事儿。

    “行了,你先再熬一熬,我去渐渐陛下再说吧。”

    武素不知道实际的情况,也不打算误导米粒儿。

    苏南歌从欧阳和月那里回来,心情就极度不爽,偏偏刘芷若又带着小公主过来,他当着孩子的面不好发火。

    刘芷若却也不会看他的脸色,在他面前没少说欧阳和月的不是。

    “臣妾相信,月妹妹不是那样的人。她向来是……”

    话说了一半却不说了,刘芷若故作为难。

    “向来怎样?”

    她越是不说,苏南歌越是想要知道。

    “向来……向来……,向来都是很爱戴陛下的。”

    说了半天,她竟是说了废话,好像是在为欧阳和月说情,但是事实上却是让苏南歌更加生气。

    “爱戴?在她的心里只有爱戴。”

    苏南歌的手握成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的杯子被震得飞了起来。

    小公主被声响,吓的大哭起来。

    苏南歌更是觉得烦闷,大声呵斥道,“来人,带小公主下去,没寡人的命令,以后不许带小公主来见寡人。”

    刘芷若吓了一跳,赶紧跟着告退,亲自带小公主离开了。

    这次之后,她可是再也不敢随意带着小公主去苏南歌面前妖言惑众了,毕竟小公主是她的唯一护身符。

    听说小皇子已经命在旦夕,苏南歌已经派人回京城了,他最近心情不好,有百分之六十的原因,也是为此。

    如果小皇子保不住,她们刘家,现在可就要依靠小公主了。

    这个时候,她原本想要趁此机会除掉欧阳和月,没想到,苏南歌却没有治他她的罪,只是将一个宫女关了起来问责。

    带着小公主过去,就是为了给苏南歌烧点儿火,趁他恼怒,好将欧阳和月除掉。

    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将他热闹怒了。(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