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一百一十七章  替代者?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男子就像是没有看到欧阳和月一样,从床上扯了衣服穿上,嘴角勾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带着对女人的不屑。

    他瞅了躲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的李香兰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想要跟瑞王在一起,哼,就你这德性死了这条心吧。”

    李香兰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用那长裙堵在自己半luo的身前,哀怨的眼眸中透着一丝绝望和寒意,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瑞王,瑞王在哪里?”

    说完她竟然开始痛苦流涕。

    这一下弄的欧阳和月更是愣了神儿,米粒儿看到李香兰哭成那个样子,已经忍不住,跑到她身边帮她穿衣服去了。

    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

    “你都不知道他是谁,你就跟他来这里,你这不是糊涂吗?”。

    那个男子依然一副对李香兰嘲讽的模样,他穿好衣服,却一点儿都不担心欧阳和月她们叫人来,似乎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起身走朝外走,欧阳和月在门口挡住了他的去路,月光照在他的面庞上,那么削瘦的脸庞,恍惚间竟然有苏南歌的影子。

    欧阳和月的胸口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他……他们之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你喜欢她吗?为什么要假扮瑞王,你可知道这是死罪!”

    欧阳和月娇小的身躯挡在这个,一米八几个头的男子面前,宛如一头小鹿。

    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米黄色的纱裙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边。

    她倔强的眼神,鲜明的轮廓在月光下如此的清冷。

    对方冷笑一声。伸手在欧阳和月的肩头点了一点,欧阳和月疼的后退了两步。该死这个瘦弱的家伙手指头上的劲儿可不小,怎么就如同是一根竹签一样,感觉都要戳到肉里了。

    “放肆,你可知道本宫是谁,你就敢对本宫动手动脚的,本宫看你是活腻歪了。”

    欧阳和月被他不尊重的手段气火了。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以为是病猫啊。

    哼,有你好看的。

    “哦?本宫?”他此时眉头微微上扬了一下,嘴角微微的一撇。似乎有些意外,“你自称本宫,难不成你还是……”

    说到这里,他的眼眸这才落在欧阳和月的脸上,开始仔细的打量起她来,“难道不是她做的局?”

    “什么局?你现在可知道我是谁了?”

    欧阳和月被他刚才的举动气坏了,还在生气他拿手指头戳她,所以趁他不备上前一步,使劲的在他的脚背上踩了一脚。

    “啊!”

    疼的他抱着脚跳了起来。“疯女人,你们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吗!”

    “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欺负香兰!”

    欧阳和月站在门口。一副不说清楚休想走出这个门的架势。

    “哼!”

    只是没想打对方竟然伸手,用他那修长的手指在她的手臂上一拨,就将她拨到旁边了。感觉就像是拨弄了一颗草。

    看着他扬长而去,欧阳和月原本想要大声喊人的。但是估计到屋子里还有个受害的李香兰,她这样一喊叫。人是抓住了,但是李香兰偷汉子的名声从此也就传出去了,以后她也就没有脸在这个世上活下去了。

    把李香兰弄回去之后,欧阳和月是安慰了半宿又盘问了半宿,这才弄出个结果来。

    原来那日李香兰和刘芷谦见面之后,刘芷谦派人找过她,私下里和她接触了,并且告诉她,她有办法让她和瑞王尽快见面。

    是的没过多久,香兰口中的谦贵妃真的安排她和瑞王见面了,但是说碍于宫中人多嘴杂,瑞王刚刚迎娶了布衣王的女儿,怕对瑞王的名声不利,所以才安排在那个偏僻的小屋子里见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因为不敢大声说话,她根本就无法分辨是不是瑞王的声音,而且屋子里很黑也没有点灯,她也看不清对方是谁,只是觉得身材差不多,轮廓差不多就把对方当成瑞王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瑞王在第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了她了。

    在那之后,她们没隔几天就会在那个小屋子里见面,然后每次他都会有那种要求。

    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所以香兰也没有过多思考,就每次都从了,甚至任务以后哪怕只是给他做个妾,她都觉得很开心。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她每天日思夜想,天天偷偷幽会的人根本不是她心里头念叨的那个人。

    这个男人夺走了她的一切,她却连她是谁都不知道。

    甚至还遭到了这个男人的嘲讽,李香兰一个晚上说着说着就要寻死觅活的,把欧阳和月和米粒儿可折腾了半死。

    “要死好啊,你去啊。死了之后人家会怎么说?”李香兰又要去寻死,欧阳和月也火了,她一个妃子还要被这丫头给制住了,她瞪了米粒儿一眼,不让她去拦着她。

    “你死了之后,人家只会说你李香兰偷男人,没脸见人寻死。以后你的爹娘也不用见人了,这样很好啊,也不用惩罚那个欺负你的男人。”

    米粒儿松开了拉着李香兰的手,李香兰听了欧阳和月这番话之后,却也不去撞柱子了,只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该怎么办?我真该死!我怎么这么傻,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我对不起我爹,对不起我娘,我不该跑出来的。”

    她的眼泪都快要将站在旁边的米粒儿给冲走了。

    “哼,敢算计到我的头上,这就是明着欺负我了,开战。老娘可不想再忍了。”

    欧阳和月的眼眸盯着桌子上的花瓶,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不是她没有办法争夺皇妃的位子,只是以前的时候,她总也狠不下心来,如今这险恶的后宫,如果她不吃别人,别人就要将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无毒不丈夫,不狠不女人。

    米粒儿看着欧阳和月那冷漠坚定的眼神儿,这炎热的六月天里,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咽了口唾沫,“主子这次认真了,终于认真了。”

    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哭的死去活来的李香兰,心想,没想到你这次这样糊涂,竟然还办对了一件事儿。

    主子能够幡然清醒,也真是多亏了你的糊涂了。

    :快过年了,大家年货办的咋样了,小美咋觉得到年底了,这么缺米啊,米咋一眨眼就看不到了,呜呜~还是那句话,大家玩乐高兴的时候,记得投票啊。(未完待续。)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