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第九十八章 齐七

作者:溢美 类别:玄幻小说
    女人和女人之间有共同利益的时候,才最能够达成统一战线。

    而这战线却不会是长久的,这时间要看利益的分配。

    此时陈香一个备受冷落的妃子,让一个在皇上面前红到发紫的妃子前来看望,这在别人眼中也是莫大的荣耀。

    陈香自然不是傻瓜,就算是心中再怎么不甘,只要对方还没有表示出嫌弃自己,那么这棵大树是一定要靠的。

    自从刘芷谦去了陈香那里之后,几个宫里的妃子也开始不嫌路远,跟她套气了近乎。

    这刘芷谦虽然有了身孕,可是苏南歌还是日日去她的宫里头,给足了刘家面子。

    而这个时候,刘芷谦便会挺着肚子,大着胆子替陈香说话。

    晚上苏南歌又来刘芷谦的宫里,这**还没坐热呼,刘芷谦就粘上来了,挺着个硕大的肚子也不觉得麻烦,更不觉得累,站到苏南歌身后,伸手就给他捏起了肩。

    她刚落手,苏南歌就摸着她的手移开了,淡淡道,“你这怀着呢,就不要再亲自替寡人捏肩了。”

    刘芷谦的手原本还想要在苏南歌的手中多停留一会儿,只可惜人家把手抽走了,她只好讪讪的笑道,“陛下这些日子常来九阳宫,这宫里头的美人都开始委屈了呢。臣妾已经有了身孕,陛下您还常来真是让臣妾心里暖洋洋的。”

    “你不必太过挂心,寡人来看看你,这实属自然。”

    苏南歌的眼眸飘忽在门口,这会儿各宫的妃嫔们都该梳洗好了,准备入睡了吧。

    “陛下,臣妾几日前去了陈香妹妹那里,许多日子不见,她人看起来憔悴了许多,哭诉着想念陛下呢。”

    刘芷谦小心翼翼地看着苏南歌的脸色,见他不说话,也没什么表情,接着又微微一笑说道,“她呀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年幼的时候在岛上待的,说话太直,其实也不见得就真的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哦,难道有人说她有不好的心思了,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苏南歌端了桌子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有点儿冷了,他便一口吐了出来。旁边伺候的小宫女吓的哆嗦着求着饶,赶紧又去换了一壶来。

    只是他再也没有动一下被子,似乎已经没了兴致。

    这刘芷谦的嘴就是再能说,假的也变不成真的。陈香那是个什么货色,别人不知道,苏南歌可是见识过的,虽然他身为男人,但是对那样的女人他断然是生不出半点儿的怜香惜玉之情的。

    眼见刘芷谦还要说什么,他站起身来,冷着脸,“你好好养好自己的身子,没事儿别出去乱转。”

    说完转身就走,刘芷谦看这如此这般的情况,悔的肠子都青了。

    “哼!”

    她一跺脚,差点儿摔个趔趄,身旁的宫女赶紧上前扶着,还不忘拍着马屁,“娘娘,您不要生气,陛下这是为您的身子担心呢。您想啊,陛下宠着您就好了,您怎好在他面前替别的女人求情啊。”

    刘芷谦转念一想,觉得在理,嘴巴一歪,又开始偷着乐了。

    这大晚上的欧阳和月本该早就休息了的,只可惜今天这个日子,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这是她那一世出生的日子。

    突然间思念就像是疯了一般,在脑海里盘旋,她开始想家了。

    在这个陌生的古代,在这个没有任何电器化的地方,她一个亲人都没有,连个朋友都没有,孤独寂寞其实也会经常光顾。

    如果不是自己性格还算开朗,估计也早就得了抑郁症。

    虽然天气已经渐渐暖了,但是夜凉如水,她穿着单薄的衣衫蹲在台阶上,依然会冷的缩成一团。

    米粒儿出来几次,给她送了披肩,劝她进屋,可是她却是三言两语就将米粒儿给打发了。

    生日,今天是她的生日,不知道爸妈是不是会想她。

    现在想来自己真是不孝,一个人在这里活的好好的,却也不知道自己爸妈的情况。早知道会有今天,她就该早点儿尽尽孝心的。

    虽然以前很是反感,妈妈常说,为了生她差点儿送了命。生出来还是个丫头片子也不讨人喜欢,为了她可是受了不少的白眼。

    那个时候,她没觉得什么,现在想想真是不孝。

    爸妈那么不容易的将自己拉扯大了,竟然被那个渣男算计,自己就这么容易轻生了。

    如果可以重来一次,她肯定要将那瓶药灌倒那渣男的口中。

    正胡思乱想着,身后传来了簌簌的脚步声,约莫着又是米粒儿不放心她,过来催她进屋儿睡了。

    她垂下头,叹息了一声,“都让你去睡了,我坐一会儿便回去。”

    来人没出声,她有些恼了,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听话,她堂堂一个妃子,难道连个自己独处的空间都没有了,还要被个丫头片子管的这么严。

    “我说了让你回……”

    她站起身来,一边转身一边抱怨着,只是话还没说完,人就呆住了。

    在她几尺之遥的哪里是米粒儿啊,苏南歌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正背负着双手,用那双明亮的眸子,好奇的盯着她。

    她如同是吃了个苍蝇,呆了片刻,“齐七是你啊。”

    陛下叫不出口的,还是叫齐七吧。

    他愣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的惊愕,估计他没想到她会这么直爽大胆的叫他的化名吧。这在宫中又不是在外面,而且还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作为女人,在这样的气氛中,更应该亲昵的叫一声陛下才是。

    可欧阳和月却依然不觉得,她将脸上的泪痕一擦,大大咧咧的笑着,生怕他看出点儿什么来。

    只是她也太小瞧他的智商了,就她蹲在这里半晌儿,还间歇性的抽抽几下,傻子才看不出她哭过呢。

    “外面太冷,要不要进去坐坐?”

    欧阳和月说完又后悔了,这不是明摆着要邀他入房么,入房男女还能做啥。

    想到那里她脸红了。

    “陪我走走。”

    她正转身往屋子里走,手却被他一把拉住了,她顿住脚步,想了一下,还是乖乖的转身跟他并肩走着。

    可是一路上他并不说话,欧阳和月抬头看了他几次,几次欲言又止。
欢迎您阅读溢美所写的小说妃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