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米仙缘 第五百七十一章 道之所至

作者:能优斯特 类别:玄幻小说
    方斗一字一句,开始讲起修改后的《巫经》内容。

    这是米斗去芜存菁后,总结出来的版本,可谓是字字珠玑。

    原本头骨中的《巫经》,还是数万年前,许多内容不合时宜,大半不合用。

    经过修改后,总算与时俱进。

    方斗原本还担心,众人听故事太投入,无心听课,但后来才发现,自己多虑了。

    这帮巫师们,包括赤苗巫师在内,都是野路子,靠着残缺内容琢磨修行,缺乏系统的传承。

    如此危险的修行路线,导致了巫师学徒报废率极高,能活下来的,不是运气好,就是天资出奇高。

    这也导致了,能活到现在的巫师,都是人中龙凤(非贬义)!

    野路子出家,缺的就是系统的知识。

    听到方斗说了几句,巫师们的内心,开始变得震撼起来。

    于是乎,一个个化身三好学生,奋笔疾书,记录起来。

    方斗的巫经,从头骨获得,再以米斗重新修改编练。

    从始至终,这本《巫经》,都没有纸质版本,只存在口头上。

    众多听讲的巫师们,靠着自身记忆,再加上笔头记录,妄图记下更多的精华。

    须知道,方斗讲解的内容,除了正本内容,还有自身的理解,连同灵米法术的精要。

    巫师们来源各异,侧重点不同,记录的方向也不同。

    比如说,米教的高层们,都重点记录灵米法术的内容。

    赤苗巫师,则是记录赤巫王一脉的理念。

    这次讲课,足足持续了七七十四九日,后世称为‘新巫祖讲道’!

    新巫术文明中,被成为‘万巫起源’的巫经,正是从这一日传出。

    由于巫经并无实体,而是由各人记录而成,所以有了许多不同的版本。

    其中,以米教的《灵米巫经》,赤苗巫师的《赤巫经》最为经典,也是传承最广的两本。

    后世的巫师们,为了不同版本巫经中,一个词句的不同,都能埋头钻研几十年。

    但现在,却无人知道,自己笔下做些,会对后世造成什么影响。

    “嗯?”

    方斗端坐讲课,突然眉头一皱。

    无需运转阴阳望气术,他就能察觉到,百里之外有两道目光在窥探他们。

    若非目光没有恶意,他早已有了反应。

    好好讲一课,怎么还有人旁听,啊不,偷听?

    于是乎,方斗微微抖动袖口,一把白米流下,消失无踪。

    百里之外,一位老头道士,一位中年道士,双手按在闭合的眼睑上,眉心裂开竖着的光纹。

    这姿势,俨然是在使用道家天眼,偷窥方斗讲法的场景。

    “奇也怪哉!”

    老头道士翘着胡子,连连称奇,“西南群山中,何时出了这么个人物?”

    他年过两个花甲,乃是北方道宗的名宿之一,如今和同道前来西南地区,本来是为了别的要事。

    没想到,途中偶遇众多巫师集结,一时心血来潮,便开了天眼窥探。

    这一看不打紧,竟遇到方斗讲课。

    十二祖巫的传说,一字不落全被听了,尤其是盘古元神为道家始祖,盘古精血生出十二祖巫的传说,俨然是将巫师和道家相提并论。

    “岂有此理,简直是妄谈!”

    中年道士怒斥之余,转念一想,此等说法,岂不是说,道家才是天地初生才有的。

    这个故事若是运作得好了,足以将道家的法理地位,提升到三家之首。

    但是,老头道士看得更远,注意力都落在方斗身上。

    此人的气度胸怀,将西南巫师聚集在一起,若假以时日,必定能成气候。

    若在平常,两位道士们,必然要停下来,对方斗做些布置,防患未然。

    但现在情势变了,道家要全力应付‘麻教’,最近更是得到消息,蜀中剑修有了异动,从蜀道外出,重现世间。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最坏的情况,二者建立联盟,对道家形成腹背受敌的惊险状况。

    这种情况下,怎能节外生枝?

    老头道士撤了天眼,“师弟,他们传授巫术,咱们不要偷听了!”

    这是老成之言,一来是偷听犯忌讳,若是被对方察觉,恐将演变成流血事件;二来么,道不同,偷听对方的巫经,若是浅显倒也罢了,越是精髓的内容,越有可能造成理念冲突,走火入魔。

    中年道士却没有撤去天眼,冷笑道,“我倒要看看,所谓‘十二祖巫’的后人,传承有多厉害?”

    他心中仍是不忿,区区巫师余孽,也敢大言不惭,将自身和道家相提并论?

    老头道士叹了口气,还要再劝。

    突然,空中闪烁光芒,一颗颗灵米跳出,在二人面前,组成六个大字。

    “法不传六耳!”

    中年道士突然惨叫一声,双手急忙从眼睑撤去,等再度睁开双眼,已经是通红一片,留下两行血泪。

    老头道士,急忙对着灵米组成的六个大字,拱手道,“是我们不该偷听,还请饶恕!”

    灵米陡然散开,化作一道直线,朝方斗所在方向射去。

    “师弟,我来看看!”

    老头道士,给中年道士检查半晌,最终确定,道家天眼被破,但没有伤及眼珠。

    损失的修为还能重修过来,眼珠若是弄伤,很难恢复。

    “他怎么敢?”

    中年道士双目红通通,怒不可遏。

    “师弟,千万别多事,别忘了,咱们还有要事去办!”

    老头道士,急忙制止中年道士的冲动。

    毕竟,对方刚才隔空出手,仅仅是小惩大诫,留有余地。

    此人能号令西南巫师,必然不是普通的枭雄之辈,平时也就罢了,眼下道家境地艰难,万万不能再树敌了。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北斗道宗铭记于心!”

    说罢,老头、中年两位道士,脚下浮现星光,勾勒出星辰模样。

    地面泥土野草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弯弯的星光桥梁,直插天际远处。

    二人走上桥梁,渐行渐远,顷刻间消失无踪。

    “北方道宗,还是修星辰道术的!”

    方斗收回眼光,点了点头,这二人都是法师境界,此番来西南,必然有要事在身。

    也好,小小冲突止步于此,没有发展成更大的交战。

    “但是,他们来西南,难道是为了蜀中?”
欢迎您阅读能优斯特所写的小说斗米仙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