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34、第 34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晚上, 阮芷音在厨房里熬汤。

    爷爷——世后,刘叔和陈妈婉拒——阮芷音继续住在老宅的提议,双双回——老家。

    回——后, 两人时常给阮芷音寄些当地的板栗红枣过来。头两天还寄——个野人参, 说让阮芷音——补身体, 令她哭笑不得。

    把糯米红枣和——壳的板栗包进鸡肚, 阮芷音洗干净刘叔寄来的人参, 在锅里倒——清水, 加——勺盐,开——小火煮汤。

    程越霖悠闲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 时不时抬——眼皮朝厨房瞥上一眼。

    几分钟后,阮芷音从厨房出来,瞧见电视上播——部喜剧片, 和他上回看的那部还是同一个导演。

    她倒——两杯水走到沙发坐下,随意问道:“你很喜欢——个导演的电影?”

    “还——吧, 出名的几部都看过。”

    男人顺手接过她倒的温水, 极淡地勾——下唇角。

    阮芷音微微蹙眉:“可我怎么记得, 你高中的时候——像不是很喜欢《南城喜——》——种片子。”

    《南城喜——》就是得——程越霖一句“无聊”评价的那部电影。

    那次周末,她领着秦湘——看电影, 出来时还遇到——孤零零离开的钱梵。

    要知道钱梵和程越霖——日黏在一块,能让他抛下钱梵,想必是真的是觉得片子无聊, 懒得——看。

    听到她的话,程越霖眼——略顿, 继而收回视线,懒洋洋道:“哦,那会儿不喜欢, 现在看倒是还凑合。”

    当——会那么说,还不是以为她约——秦玦一——看电影。

    结果他记着那两张电影票的场次,拉着钱梵——电影院,——发现和她一——看电影的居然是个小孩。

    毕竟头天还在说,周末——电影院看电影太无聊。散场时,觉得被她瞧见丢人,只——先把钱梵给赶走。

    听到他的解释,阮芷音没再纠结,转而问到:“你和小叔是不是认识?”

    程越霖轻点下头:“唔,算是吧,怎么——?”

    “政府那边我不太熟,想请小叔回来帮我,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林家人虽然解决的差不多,但阮芷音忙着北城的项目,很多——实在分身乏术。

    她知道父亲——世前季奕钧曾在阮氏工作过,对方现在只有些私人投资,算得上空闲,——想着请他回来帮忙。

    “怎么,想让我给你出主意?”程越霖侧首看她,眼眸中噙着懒散的笑意。

    阮芷音点——点头,片晌又道:“厨房里炖——人参鸡汤。”

    知道他喜欢喝汤,她有求于人,——也算是投——所。

    程越霖悠闲又无奈地摇——摇头,她倒还真把自己当——吃货。

    “——实老爷子不在——,他又那么闲,你摆出诚意,应该不会拒绝,季奕钧唯一的顾虑是你会多想。”

    细论——来,季奕钧倒还算是个像样的长辈,不然当——也不会把杨雪那几个赶出岚桥。

    她如果能把对人的包袱放得小点,哪还用得着他来提醒。

    闻到厨房飘出的缭绕香气,程越霖轻笑着看向她,声音云淡风轻:“不过——鸡汤也正——,明天可以带点——司。”

    话毕,瞟她一眼,又忍不住提醒——句:“哦,我现在让白博买——个微波炉放在办——室。”

    所以说,要是怕他饿,以后可以经常给他带些汤汤水水。

    状似漫不经心地说完,程越霖见阮芷音突然蹙——下眉,——情略有踟蹰。

    顿——顿,他缓缓放下搭在沙发上的手臂,凝眉问到:“怎么——?”

    “你明天……很忙吗?”她语含试探。

    程越霖没答,淡淡道:“你有——?”

    阮芷音淡淡摇头:“没——么,你忙的话,明天不用——接我。”

    程越霖见她似有回避,酝着探究的眼——直直看向她,薄唇翕动:“你和人约——逛街?”

    “不是。”话毕,阮芷音见他还要追问,敛下眼眸,放低——声音,“是要——扫墓。”

    明天是阮胜文夫妇的忌日。

    在岚桥的每一——,阮芷音都会放下——情,——溪山给父母扫墓。

    以前都是和爷爷一——,林——也会装装样子过——,可现在只剩下她。

    阮芷音刚——有过一瞬的想法,可是很快就略过。似乎,她也没——么立场要求程越霖陪自己——扫墓。

    思及此,心底升——些失意惝恍。

    把情绪压下,刚要——身,背后突然传来男人那云淡风轻的声音——

    “嗯,知道——,我陪你。”

    阮芷音眼眸微阔,回头看他。

    程越霖哂然一笑,剑眉轻杨:“我刚想——想,鸡汤留着回家喝也一样。”

    话落,又无奈地轻拍下她的头,眼眸深沉如墨,缓缓道:“以后有——呢,不要藏着掖着,懂?”

    阮芷音微怔,笑着应——声:“嗯。”

    / / /

    周四,两人没有上班。

    司机一早来接——人,开往墓园。

    阮胜文夫妇已经——世十多——,两人合葬在城南的溪山老墓园。

    宾利停在山脚的墓园入口,程越霖从后备箱取——定——的几束木槿花,和阮芷音一道慢慢朝着山上走。

    清晨的阳光不算太烈,昨天刚下过一场细雨,风中飘荡着氤氲的水雾,还能闻到清新的泥土气息。

    走到半山腰,两人碰到领着孩子同来扫墓的一家三口,——他们擦肩而过。

    许是走得太累——,天真烂漫的孩子正扬着稚嫩的脸庞朝着父母撒娇。

    瞧着几人渐渐远——的背影,阮芷音默默停住——脚步,——情愣怔。

    待人走得远——些,她——回过——来,摇头轻笑道:“以前我总觉得,别人都有——么爱自己的父母,很羡慕。”

    她被拐卖走失时还不到四岁,对于父母的印象,阮芷音是极——朦胧的。

    只记得,仿佛有个像是母亲形象的人,声音十分温柔。

    在孤儿院时,为——分担院长的压力,——纪大些的孩子要很快地学会照顾新来的弟弟妹妹,——熟的很快。

    一直——到回——阮家,她也没能再见父母一面,更别提和父母撒娇。

    被人捧在手心宠爱的日子,在阮芷音有限的记忆中,并没有经历过。

    可她看过那间父母给她置办的房间,里面的每一样东西都十足的用心。

    阮胜文夫妇一定很爱她,所以——会坚持寻找——她那么多。为——不让她回来时难过,甚至没有考虑过再要一个孩子。

    程越霖凝望着她怅惘的眼——,牵过她的手,轻笑着安抚:“不必羡慕别人,你也有。”

    阮芷音愣——愣,长舒一口气,垂下眼眸点头道:“是啊,我也有。”

    虽然阮胜文夫妇不在——,但阮芷音相信,如果他们还在,也会像——他的父母一样,无条件地爱着自己。

    终于走到熟悉的墓碑前。

    照片上的两张容颜很是——轻。

    男人斯文端正,——不失帅气。女人眉眼含笑,温婉可人,五官和阮芷音有些相似。

    阮芷音放下怀中的木槿花,沉默地掏出手帕,轻轻擦——墓碑上遗落的灰尘。

    程越霖长身玉立,静静伫立在她身畔。沉默着站——一会儿后,知道她或许有话想说,稍稍走远——些,把空间独留给她。

    身边瞬时空——下来——

    实阮芷音要说的话不多,以往每次过来,也都只是简单的说上一句,“过得很——,不必担心”。

    想——想最近发生的——,阮芷音轻声交代道:“爸,妈。爷爷上个月——世——,和奶奶葬在一。”

    “老宅现在空——下来,我给——刘叔和陈妈一笔钱,让他们俩回老家——养老。”

    “刚——的那个男人,叫程越霖。是我高中同学,我现在也算结婚。总之,我过得很——,你们不必担心。”

    说完——些,像是已经没——他——情可说。默默停——一会儿,她最后补——句:“嗯,——到——明——,应该还能跟他一——来看望你们。”

    缓缓摸——下墓碑上的照片,阮芷音终是站——身,朝着不远处的男人走。

    程越霖低头——量她的——情,见还算平静,松——口气问:“说完——?”

    “嗯。”阮芷音点——点头。

    “——,那走吧。”男人话音刚落,瞥见她怀里的花束,蹙——下眉,淡淡道,“怎么还多拿——两束花?”

    她今天订——四束木槿,程越霖原本只当是给阮胜文夫妇两人的,可墓碑前最后只留——两束。

    阮芷音没有答话,眼眸含笑看向他,喊——声:“程越霖。”

    “嗯?”

    “我们,再——一个地方吧。”

    / / /

    十分钟后,两人在墓园绕——一圈,站在——另一方墓碑前。

    墓碑上的名字,他们都很熟悉。

    是程越霖的父亲,程晋。

    严格来说,程父算是个有些自负的人。他做生意的眼光精准独到,早——发家后便一路顺风顺水。

    程晋的人生,只遭受过那一次挫折,——直接被判——十余——的牢狱之灾。

    入狱第三——,他终是无法承受遭人算计家财散尽的——实,在狱中自尽身亡——

    些,都是外人对程晋的评述。

    对于程越霖来说,虽然和父亲的关系有些紧张,但程晋仍然是个深爱儿子唯独不善言辞的——父亲。

    而在阮芷音眼中,对程晋的印象仍停留在对方站在学校办——室里,握着她的手不停道着感谢的那幕,是个和蔼的长辈。

    她犹记得当初听说程晋入狱时的心情,心有唏嘘,——又无能为力。

    瞥——眼身旁沉默着的男人,阮芷音放下怀中的那两束花。

    顿——顿,她开口道:“我想着,总归是要过来,也该陪你看看程叔叔。”

    程越霖从未跟她提过父亲的——,但阮芷音知道程晋在他心里的地位——

    些——,他应该过得并不容易。

    既然程越霖愿意陪她过来扫墓,她也想为他做些——么。至少向他表明,她——实也愿意当他的家人。

    看着她俯身清——墓旁的杂草,沉默许久的程越霖突然出声:“阮嘤嘤。”

    阮芷音抬眸看他:“怎么——?”

    “能不能给我抱一会儿。”

    男人的声音低哑发涩。

    阮芷音怔然片刻,点——点头:“嗯。”

    程越霖笑——笑,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揽入怀中,下巴搭在她的颈窝。

    良久,阮芷音听到男人有些闷沉的声音——

    “阮嘤嘤,我们就——么凑合下——,是不是也挺——?”

    还未来得及辨明心底闪过的异样情绪,阮芷音已经听到自己低声的回答。

    “嗯,是挺——的。”

    / / /

    周五,因为程越霖晚上有应酬,阮芷音没有让司机再转路来接她。

    临近下班时,她索性约——叶妍初,一——商场逛街。

    刚逛完一家女装店,兴致不高的叶妍初郁闷叹——口气,向阮芷音倾诉自己最近遭遇的困境。

    “音音,我姑妈居然要给我介绍相亲,——也太恐怖。”

    叶妍初的姑妈在大学里当老师,平素最热衷于给——轻人牵线当红娘,当初还——听过阮芷音,听说她有婚约后——作罢。

    推荐下,【  \\ 】真心不错,值得书友都装个,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阮芷音看着满脸愁绪的叶妍初,笑——笑:“既然如此,你不如自己谈个恋爱?”

    “可是我谈不——恋爱。”叶妍初叹口气,顿——顿又道,“我觉得,我是恐惧谈恋爱,更不要提结婚。”

    阮芷音秀眉微蹙,颇为意外:“为——么,叶叔叔和阿姨的感情不是很——吗?”

    她一直以为,只有像她——种情感缺失的人,——会害怕和人建立过于亲密的联系。

    可是,叶妍初的家庭非常幸福。叶父和叶母情比金坚,感情不是一般的融洽。对唯一的女儿,也很疼爱。

    “大概就是因为他们感情——,所以就更害怕——吧。”

    叶妍初声音沉闷:“音音,别提买彩票——,从小到大,我连喝饮料都没碰到过再来一瓶的时候。你说像我爸——样的男人,——着灯笼都找不到第——个,我怎么可能走狗屎运遇上?”

    “可是如果遇不上我爸——样的男人,稍微差一点的,有我爸——个榜样在,我又瞧不上,所以”

    见她欲言又止,阮芷音微微挑眉:“所以——么?”

    “所以很有可能,我要孤独终老。”叶妍初认命地结束——个话题,环顾下四周,——发现两人已经走进——一家男装店。

    她颇为疑惑地瞧——眼阮芷音:“我们怎么来逛男装——?”

    阮芷音闻言,面色微怔。

    是啊,怎么就进——男装店。

    她垂眸想——想,——像是因为觉得摆在门口的那件大衣很适合程越霖,不知不觉就走——进来。

    意识到——一点时,阮芷音心下恍。

    因为赵冰当初的话,她知道程越霖愿意和她一直相处下——大概是有原因的。

    她愿意继续现在的生活,把程越霖当做家人相处。

    可仿佛从接受程越霖——为家人的那刻——,就开始有一根绳,无声无息的将两人连在——一——

    种感觉,阮芷音尚未厘清。

    / / /

    晚上九点,阮芷音逛完街,回到别墅。

    摁下指纹锁进门,四周漆黑,偌大的别墅安静而空荡。

    显然程越霖还没有回来。

    两人合住之后,——还是程越霖第一次应酬到——么晚,阮芷音一时不太习惯。

    她放下手中的购物袋,——开灯,换过鞋走到沙发坐下。

    想——想,从房间取——笔记本出来,坐回客厅里,查看康雨晚上发来的文件。

    不知过——多久,一片静谧中,敲门声突然响。

    阮芷音合上笔记本,走到门口开门。

    门外,白博搀扶着程越霖。

    男人眼——迷离,身形不稳,浑身都是酒气。

    看到阮芷音后,白博连忙道:“太太,不——意思,程总晚上喝多——,——会儿不太清醒。”

    阮芷音皱——皱眉,从白博手中扶过程越霖,礼貌点头道:“麻烦你——白博,时间不早——,赶紧回——吧。”

    白博瞥——眼一身醉态的老板,松——口气,紧接着道别离。

    关上门,阮芷音搀着程越霖上楼——

    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程越霖醉——个样子,身上那股酒意很是冲人。

    勉强把人托进——房间,正要扶他上床,昏醉的男人像是突然有——几分清醒。

    搭在一旁的手臂想要寻找支撑,扶住——她的腰,阮芷音没有准备,脚下踉跄,两人一——跌倒在床上。

    深陷在柔软的床榻,温热的手掌仍然锢在腰间,隔着轻薄的衣料传到肌肤。

    两人紧紧贴着,距离太近,暧昧的姿势让阮芷音的身形有些紧绷。

    她抬眸对上程越霖的视线,——见他醉眸微醺,眼睑耷拉着,那双迷离的桃花眼像是蒙上——层水雾。

    冷白的肤色染——酡红,褪——几分清冷,显得顺帖——几分。眉峰挺直,薄唇翕动,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额间。

    阮芷音鬼使——差地伸出手,抚过他的唇形,软的不可思议。

    意识到自己做——么后,她猛地缩回指尖,挣开——对方没有——么力气的手臂。

    慌乱站——身后,她懊恼地叹——口气,转身离开——房间。

    沉默的黑暗中,男人突然挣开——双眼,凝望着她慌忙离——的方向,眼——不可捉摸。

    / / /

    一分钟后,阮芷音回到房间,思绪——仍停留在刚刚的那幕。

    不知是不是心虚,又突然回忆——上次撞见程越霖洗澡时,他那番理直气壮的控诉。

    顷刻间,脑海中像是已经响——男人那吊儿郎当的声音——

    “阮芷音,你是不是对我,心怀不轨?”

    无奈地扶——下额,她愣——坐在床上沉思——一个小时。

    然后,长舒——一口气。

    认命地拿——手机,在微信群里发送——一条消息——

    “你们说,如果我发现自己喜欢上——程越霖,——追他的话,有机会——功吗?”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