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33、第 33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关于林成挪用贪污项目资金至海外账户的证据和材料, 是早已在暗中收集好的。

    诉讼程序虽然慢,但由于他的行为已经涉及刑事犯罪,除了起诉程序外, 阮芷音次日还去公安机关报了案。

    涉案金额——菲, 林成被拘留后, 阮氏内部一时间风声鹤唳。

    正所谓树倒猢狲散, 眼见着林成再难翻身, 原本持观望态度的人也开始犹豫着向阮芷音卖好。

    林成虽然把自己经手业务中的猫腻处理得——留痕迹, 但林家人的手脚并不是都那么干净的。

    没了林成这个主心骨,其余人即使想要反抗, ——没有办法力挽狂澜。

    林家人——是没煽动过林菁菲,但她这回倒是还算拎得清,和林家人撇的清清楚楚。

    林伟等人先后被停职, 阮芷音暂代了总经理的位子,顺势提拔了几个在阮氏资历颇深的老员工。

    这些人都是她父亲阮胜文在世时, 就已经进入阮氏工作的。

    傅琛远接下了阮芷音起诉林成的案子, 而阮芷音很长一段时间都奔波在公司和律所法院, ——没了时间和程越霖——起吃晚饭。

    等到她终于空闲下来些,重新拥有了周末的闲暇时光, 已经是半个多月之后。

    / / /

    周六清晨,阮芷音刚从健身房出来,——楼时就看到程越霖端着两碗粥走进了餐厅。

    瞥见她后, 男人——巴微扬,懒洋洋地示意她:“过来吃饭。”

    说是吃饭, 但阮芷音心里很清楚,程越霖只熬了白粥。

    之前她太忙,——知道程越霖怎么就对做饭生出了兴趣。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他倒是还算努力, 只可惜天份——佳,做饭的功夫比他当年的政治成绩还要差。

    说到底,是没看火候的耐心。

    阮芷音走到餐厅坐——,拿起——旁的糖罐,往白粥里加了些糖——

    没喝几口,对面的人突然递过来了——份文件。

    她讶异扬眉:“这是什么?”

    “股份转让协议。”

    男人懒散靠在椅背,掀了——眼皮看向她。

    阮芷音打开文件瞧了——眼,果然是爷爷留给他的那5%的阮氏股份。

    阮老爷子的遗产,——是前——久才办好过户手续。

    合上文件,她将那份股份转让协议推给他:“这些股份是爷爷给你的,你留着吧。”

    阮芷音知道程越霖有钱,——会在意阮氏这5%的股份。但爷爷去——前很喜欢他,且他那么忙,——常抽出空闲去探望爷爷,这——是他应得的。

    程越霖见她拒绝,散漫挑眉,——咸不淡地轻笑——声:“呵,秦玦给你30%的股份你就收,我就在意这些蝇头小利?”

    男人的语气说不出的古怪。

    阮芷音握着汤勺的手僵住,抬眸看他。

    正对上程越霖那双似蕴清墨玩——恭的眼眸,她心——微颤,缩了缩指尖。

    之前在林成面前,他——是坦荡得很吗?

    怎么这会儿,又开始在意起这件事了。

    虽然不知道程越霖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事,但阮芷音还是同他解释道:“那是有原因的,t&d创办前期,我给了秦玦——笔钱,——算是变相的投资。而且”

    “而且什么?”

    语调淡淡,尾音轻扬。

    阮芷音神色微顿,继续道:“而且这30%是b股股份,只能领分红。你——是也说了,这是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

    当初领证时有些匆忙,他们并没有就财产问题签署婚前协议。

    严格说来,婚后的分红收入,程越霖的确有资格享受——半。

    程越霖现在许是瞧不上这些钱,但如果他需要,阮芷音也会给他。毕竟他之前——说,他们现在是家人。

    男人刚才那阵莫名其妙的情绪,似乎来得快去的——快。

    阮芷音的话说完,程越霖轻扬下眉,漫不经心地颔首:“唔,你知道就好。”

    虽然她刚刚的拒收让他有那么点不舒坦,但她总算——是对自己的已婚身份有些认知。

    姑且,就不和她计较了。

    程越霖哂笑——,云淡风轻地转了个话题:“对了,之前说的协议延期,考虑得怎么样了。”

    早在一个多月前,两人就说起过协议延期的事,但因着婚姻期限——长,之后一直没有再提。

    听到程越霖提及这茬,阮芷音抿了——唇,垂眸道:“嗯,那你想延期——久?”

    程越霖颈上的喉结轻轻滑动,——动声色地开口:“如果都觉得相处——算愉快,——是不可以”

    “——直这么相处——去。”

    嗓音中藏着——易察觉的微颤。

    “嗯。”阮芷音轻嗯了声。

    程越霖微顿,眸光深邃,凝望而去的视线多了丝打量:“阮嘤嘤,你刚说什么?”

    阮芷音以为他是没听清,放下汤勺,轻笑着点头:“我说,可以啊。”

    潋滟明亮的风眸中蕴着皎洁的灵动,程越霖猝——及防被这抹微笑撞得晃了心神。

    面色波澜——惊地低头,想要喝口粥掩饰——

    可下——秒,面前的粥已经被一双细腻红润的素手轻轻挪走。

    “粥凉了。”阮芷音蹙了——眉,站起身道,“你胃——好,我再去给你盛——碗。”

    / / /

    周一上午,阮芷音刚到公司不久,就接到了——个意料之外的电话。

    许是怕她会挂断,对方匆忙直明了来意,然后约她在阮氏附近的——家茶餐厅见面。

    在周遭鳞次栉比的写字楼下,港式的茶餐厅闹中取静,环境颇为典雅,放着悠闲舒缓的音乐。

    十点钟,阮芷音如约来到咖啡厅。

    环顾几秒后,她踱步走到一处靠窗的位置坐。

    放下手包,望向坐在对面带着墨镜的女人,阮芷音言简意赅地开口:“你要出手股份?”

    林菁菲已经等了有——会儿。

    她看了眼阮芷音,点点头,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这是股份转让协议,我已经签好了名字。”

    阮芷音垂眸接过,略略翻看几页。

    确实如林菁菲所说,转让方的名字都已签好,——盖过了手印。

    至于对方给出的价格,——很合理。

    只是——

    “原因呢?”

    前——久,林菁菲从林成手中拿回了被代持的10%股份,再加上刚刚继承的,共有15%。

    阮芷音手中还有阮老爷子在她成年时赠与的10%的股份,——旦林菁菲将股份转让给自己,她持有的股份将超过50%。

    只是她尚未明白,林菁菲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你或许不知道,秦玦帮我拿回股份的条件,就是将股份转让给你。”

    林菁菲自嘲一笑:“他甚至不让我和你过——开价,宁愿私——另补给我。可是阮芷音,我想这个价格并——过分。”

    t&d这两年盈利颇丰,秦玦既然给了阮芷音30%的股份,她必然不缺这笔钱。

    阮芷音闻言,蹙眉点了——头,淡淡道:“钱会打到你账户。”

    既然林菁菲愿意转让股份,——管原因为何,阮芷音都不会拒绝。

    和秦玦的那笔账,她会另算。事实上,他们之间也确实——有些没有切割完的利益,索性一并算清。

    林菁菲见她似是想要离开,顿了顿,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到了现在,你我都知道,秦玦是真的爱你。既然清楚秦玦没有出轨,你为什么和秦玦分手?”

    话毕,阮芷音静静抬眸。

    为什么和秦玦分手?

    这个问题,她其实在不同阶段,心里有过——同的解答。

    现在看来,最本质的问题是,她和秦玦从一开始就不合适。

    当她因为秦玦年——时的帮助生了些好感的时候,就该明白秦玦的善意包容会给很——人。

    后来她已经决定解除婚约抽身,没想过接受秦玦的追求,可又在收到玉佛时有了动容——

    过,这段感情里她也始终有所保留。

    如果好聚好散,谁都怨不得谁。

    阮芷音没有回答林菁菲的问题,转而道:“我听说,秦老想让你和秦玦订婚。”

    这个消息,——是秦湘郁闷地发微信告诉她的。

    林菁菲闻言,咬了——唇:“是,可他很强硬地拒绝了。”

    阮芷音并——在意秦玦拒绝与否,她之所以问这件事,——过是因为爷爷。

    思及此,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最后同人告别:“林菁菲,今天过后,我们两个就没关系了。”

    明面上,爷爷把大笔股份给了她。可临去前,终究还是想要给林菁菲找好退路。

    他疼爱自己,同样也疼林菁菲。

    爷爷之所以把那5%的股份给林菁菲,——是希望,她和林菁菲终有——天能够和解。

    老人的愿望是好的,阮芷音不怪爷爷在临终前仍怀着这——想法。

    可是程越霖说过,——必顾虑那么。

    有些时候,她也想,只单纯地让自己开心——点。

    没了爷爷这个枢纽,她和林菁菲从此就是陌——人,——会有更深的交集,她也——会去管林菁菲的事。

    即便孑然一身,她也会开始新的——活。

    / / /

    霖恒大厦,总裁办公室。

    钱梵好不容易熬到饭点,来到顶层时,却看到程越霖正优哉游哉地拆着新买的微波炉。

    他凝眉走到程越霖跟前:“霖哥,我听说秦玦给了嫂子30%的股份,是真的吗?”

    钱梵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傅琛远接了阮芷音起诉林成的案子。

    开庭那天,他去旁听,这才晓得阮芷音也是个富得流油的金疙瘩。

    程越霖听到他的话,继续看着微波炉的说明书,头都没抬,——咸不淡应声:“嗯。”

    钱梵忍——住叹了口气:“你怎么是这个反应啊?”

    “呵,那我该是什么反应?”

    程越霖明白钱梵的意思。

    他轻笑——声抬头,散漫道:“知道什么叫夫妻共同财产么?他——个给我们夫妻打工的,值得我们费心闹别扭?”

    钱梵:“”

    行吧,论不要脸那还得是你。

    钱梵见他都不担心,——再纠结这个话题,视线落到程越霖刚刚摆好的微波炉上:“你这怎么——加了个微波炉?”

    程越霖没应声,默默把自己早上带来的三明治放进了微波炉加热。

    钱梵心——狐疑,——没多问。

    他解开自己拎来的外卖,又走去饮水机倒了两杯水,递给程越霖——杯。

    “怎么了?”

    钱梵盯着眼前蹙眉摸着水杯的男人,

    程越霖抿下唇:“凉的。”

    “对啊,凉的怎么了?”

    钱梵顿感莫名其妙,这大热天的,又没生病,难不成他——要劝对方多喝热水?

    微波炉传来叮的——声,程越霖放下水杯,起身掸了掸衣襟。

    淡淡瞥了钱梵——眼,拖腔带调地开口:“她说了,我胃——好,——能喝‘凉’的。”

    钱梵:“”——

    就结个婚,看把你牛逼的!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