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新郎逃婚了 24、第 24 章

作者:喝口雪碧 类别:玄幻小说
    阮芷音回头, 果然看到了站在她——步之外,含笑扬眉,姿态闲散的程越霖。

    没料到他会听到刚刚自己的话。

    想到方才为了向王曦薇表明远近亲疏而叫出的那声老公, ——时间, 阮芷音还——些不自在。

    但她很快压——, 抬眸问到:“你今天怎么来的这——早。”

    虽说也已经快到下班的时间, 但程越霖却比平常早来了快半个小时。

    程越霖踱步到她身边, 语气不咸不淡:“在这附近和人谈完——, 就直接过来了。”

    说完,瞥了眼一旁的王曦薇, 又挑了挑眉:“走么?”

    阮芷音明白他的意思,这会儿不走,王曦薇等会儿下班说不定还会在这堵着她。

    于是很快和康雨作别, 又朝他点了点头:“嗯,走吧。”

    程越霖敛眸, 顺势牵过了她的。

    王曦薇像是才反应过来, 焦急上前道:“程总, 等——等,我父亲他想要见你——面, 你”

    话说一半,她又顿住。

    父亲让她拿林成的——来和阮芷音谈筹码,可现在对——程越霖, 她却不知该怎么措辞。

    最后,王曦薇只能咬唇道:“您能不能给我父亲——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程越霖掀了掀眼皮, 嗤笑道:“王邵既然有来找人求情的功夫,不如想想怎么弃车保帅——昧地贪心,只会失去更多。”

    言——意, 是王邵分明有别的选择,却不肯走退路。

    话落,两人没再理会王曦薇,坐——了停在不远处的宾利。

    宾利一路开出停车场。

    程越霖这才松开她的——,停了会儿,启声道:“放心,王家人不会再——功夫来找你了。”

    “嗯。”阮芷音点了点头。

    撇了——眉,又问到:“刘叔说,你昨天去看了爷爷?”

    程越霖轻嗯一声,没有开口。

    他父亲当年入狱,是因为行——太过冒进,想要独揽罗湾的项目,激起了太多人的不满,而后被人下了套。

    虽然设局陷害的是王家和方家,但背后落井——石的人却多了去了,甚至还——阮家的人。

    当然,他知道彼时掺了——脚的是林成,但阮老爷子仍亲自喊了他过去。

    对方是怕他迁怪阮芷音。

    不过这些——,他没必要告诉她。

    于是他转了话题:“阮嘤嘤。”

    “嗯?”

    “你这声老公,叫的倒是不错。”

    声音云淡风轻,又带着些许赞赏。

    阮芷音回想到刚才恰巧被他听去的——幕,复又哽住,脸颊难得——了些不太自然的红晕。

    顿了顿,她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不想王曦薇继续纠缠。”

    程越霖靠在座位——,轻笑——声,侧过头看她:“我先前倒是忘了,在外人面前,要让你改掉称呼。”

    “没想到你这——自觉。”

    程越霖托着——巴,欣赏完她哑然的表情,笑了笑:“既然如此,以后在外人面前,都请记得保持,程太太。”

    阮芷音:“”

    / / /

    周末,阮芷音和程越霖——道出席严老太太的寿宴。

    毕竟是正经场合,女人打扮起来又颇费时间。阮芷音从房间出来时,程越霖已经站在客厅等她。

    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响,他转过身,漆黑的眸子亦迎了——来。

    男人——席笔挺的深色西装,搭配款式简约的白色衬衣,领带挺括,浑身的气质矜贵而散漫。

    西装革履的精神打扮,连头发丝儿都平添了——分帅气。

    阮芷音忍不住多瞧了——眼,而后勾了勾嘴角。心想,自己这婚结的不算亏。只要程越霖不说话,的确是赏心悦目。

    男人的视线此刻也停留在她身上,眸中闪过——抹惊艳。

    他知道阮芷音是美的。

    岚中虽然是岚桥最好的高中,却没——那么——的条条框框,也不限制学——的装扮,所以女——们都会化点淡妆。

    唯独阮芷音,总是简单扎个马尾,永远的素面朝天。

    可即便这样,仍——不少男生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后来听着女生们偶尔的议论,她又戴上了——副黑框眼镜。

    程越霖那时总是在她不注意时去抢她的眼镜,惹得她不厌其烦。

    可程越霖只是单纯地不喜欢她戴上眼镜,她的眼眸灵动蕴着柔光,如夜晚的皎月,不该被——副眼镜掩去神采。

    盛装打扮的阮芷音自然是美的,今天这身深蓝的修身礼裙,衬得她肤白赛雪。柔顺的发丝挽起,露出修长脖颈,锁骨精致而迷人。

    程越霖——时移不开眼,微顿片晌,朝她点头道:“很不错。”

    阮芷音好——会才反应过来,程越霖这是在夸她今天的装扮。

    真是没想到,他居然也开始学会夸人了。不过,她乐于收下这句赞美。

    于是朝他莞尔——笑:“走吧。”

    / / /

    严家在岚桥是颇——底蕴的豪门,和秦家旗鼓相当。

    如今严家当家的是严老太太的大儿子严修德,今晚虽名为寿宴,但前来参宴的人,图的还是生意场上的交际。

    当阮芷音挽着程越霖,姿态亲密地出现在宴会的那一刻,厅里此起彼伏的交谈声登时散去——分。

    不少宾客的视线停留在两人身——,暗中投去打量。

    这样的状况,阮芷音并不意外。

    她和秦玦的婚约惨淡收场,又转身嫁给程越霖,外人自然想要探究他们的夫妻关系究竟如何。

    严明锋已经笑着迎了——来:“程总,您来了。”

    严家人丁兴旺,只可惜小辈里边并没有特别成器的。

    严明锋虽然是严修德的儿子,却行——纨绔,——意上天赋不显,整日都和不同的女明星传绯闻,没有——个能超过——个月。

    不过他对程越霖倒是颇为客气。

    其实应该说,——意场上,没有人敢对程越霖不客气。

    阮芷音刚回国时,就听不少人提起过程越霖这些年的——段。眼光精准长远,行——却果决凌厉。霖恒发展得这——快,是因为程越霖——乎不给自己留后路。

    也不难想通,当初罗湾的项目烂尾,承接商纷纷找上程越霖讨债,面临的境遇可想而知。

    他——步步走到今天,本就没有退路。

    严家和霖恒——合作,严明锋——意和程越霖攀关系。

    今天宴会请来的人多,又逐渐——不少人打着——意场的寒暄,——前和程越霖交谈。

    阮芷音不便一直在旁,看了眼游刃——余的男人,开口道:“阿霖,我去找一——琳琅。”

    这声‘阿霖’,是阮芷音最后的妥协。‘老公’这种称呼,她实在还无法自然地对着他叫出。

    两人在餐桌——掰扯了——通,程越霖觉得‘老公’更显恩爱,但最后也勉勉强强地同意了她的叫法。

    听到她的话,程越霖看她一眼,点了点头,又清声交代到:“别乱跑,等结束了过来找我。”

    这才松开了揽在她腰间的。

    四周的人瞧见这——幕,心里都不禁——了——分——索。

    程越霖以往出席这种场合,带的都是助理白博。眼下不仅带了他新婚的太太过来,言语间还颇为温柔体贴。

    严明锋默默将这——幕收入眼中,在阮芷音离去后,向男人投去打趣的眼神:“没想到,程总也开始怜香惜玉了。”

    程越霖眉峰微凝,垂眸道:“我们是夫妻。”

    严明锋读出他眼中的警告,忙放下那点怠慢,恭维了——句:“是是是,程总新婚燕尔,真是体贴太太。”

    / / /

    严老太太毕竟——了年纪,待得久了,不免——些疲倦。

    等儿子严修德说完了——句好听的场面话,便回了房间休息。

    阮芷音以往参加这种宴会,都是跟着秦母——道。

    今天方蔚兰没——过来,不知是严家没——邀请,还是秦母自己婉拒。

    阮芷音觉得应该是后者,毕竟她在方才的礼单——看到了秦家的贺礼。

    方蔚兰最是顾及体面,风波还未散去。这样的场合,她应当不会选择过来。

    以往不得不跟着方蔚兰应付这些太太小姐,阮芷音如今乐得轻松,也不想费心在挂着面具的交际中,只跟顾琳琅——道在僻静的二楼天台说着话。

    “程越霖倒是挺给你面子。”

    顾琳琅指的是刚才那一幕。

    阮芷音笑了——,随意点头:“在外人跟前是还算给我面子吧,反正各取所需,就是的平常脾气臭了点。”

    顾琳琅知道她和程越霖相处得还算不错,摇头道:“你们俩也算是对冤家了,对了,阮爷爷的身体怎么样?”

    阮芷音顿了顿:“不是太好。”

    顾琳琅叹了口气:“改天我去看看他。”

    她读书时受了阮爷爷的资助,这会儿心情也黯然几分,可生老病死却不是能够左右的。

    两人简单聊了——句,房纬锐突然走进了天台。

    对上阮芷音的视线后,他打了声招呼:“芷音,好久不见。”

    “嗯。”阮芷音点点头,又见房纬锐望过来的眼神微顿,她笑着看向顾琳琅,“我去趟洗——间。”

    言罢,起身离开了僻静天台,重新走回了宴会厅。

    而房纬锐望着对方的背影,在心里叹了口气。

    又想到刚刚发的消息,不免——了——分愧意,但天平还是倾向了另一边。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  \\ 】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 / /

    阮芷音不知到房纬锐这会儿的心情,她只是觉得对方是秦玦的好友,不想留——谈,以免惹得顾琳琅和对方起争执。

    可让阮芷音没——想到的是,当她从洗——间出来时,竟然遇见了她最不想见到的人——

    索间,她已经明白过来。

    是房纬锐故意给秦玦放了消息,才让原本没——打算出席严家宴会的秦玦,临时赶了过来。

    对上阮芷音冷淡的目光,匆匆而来的秦玦显出几分错然,——刻,眉峰蹙起。

    他前天才刚出院,原本并没有打算来严家的宴会。可刚刚收到房纬锐的消息后,他像是忍不住这段时间蔓延的——念,独自驱车赶了过来。

    她明显不想给两人见面的机会,而秦玦却迫切需要——个和阮芷音解释的机会。

    想到这,他伸手拦住她的去路:“芷音,我们谈——谈。”

    阮芷音皱眉抬头:“是房纬锐告诉你,我来了严家的宴会?”

    秦玦微顿:“芷音,你别怪他,我只是找不到机会和你解释——切。”

    “呵,你想解释什——?”

    阮芷音忍不住笑了,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和秦玦——间有什——所谓的‘误会’。

    “我”秦玦欲言又止,片晌,对上阮芷音的目光,坚定道,“我和菁菲没——关系,现在没——,从前也没有。当初我们并没有交往,那只是因为我和家里的争执。”

    阮芷音从来没——问过他和林菁菲的关系,他不愿承认当初的可笑,这是他们之间始终存在的隔阂。

    至少,在秦玦看来。

    可秦玦没——想到,当他说出这些话时,阮芷音却只是面无表情的抬眸,语气依旧的平淡:“所以呢?”
欢迎您阅读喝口雪碧所写的小说我的新郎逃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