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周 第三十章 我要分家!

作者:漫客1 类别:玄幻小说
    林昭坐在原地,低头思索。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要活字印刷到底有什么用处,但是现在这两个人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他们……要买下自己这个还没有做起来的生意。

    这个很像后世的收购,大公司见到一些很有潜力的新创意,就会趁着公司还没有做大的时候,出资收购,但是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两个人,又不像是一心求财的资本家,他们两个人想要买下林昭的生意,就很值得玩味了。

    要知道,在这个时代,资本……固然有用,但是用处不会太大。

    破家县令,灭门知州,任你家财百万贯,一个在朝廷里丝毫不起眼的地方官,就可以轻易把你的所有成就,灰飞烟灭。

    所以,哪怕是林昭,也并不准备在这个时代做生意,与谢三元合伙做生意,只是想要挖到他的第一桶金,稍微有了一些资本之后,才有资格去谋算其他的事情。

    林昭并没有犹豫很久,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林简以及这位李公子拱手道:“本就是心血来潮才想起来的小东西,七叔与李公子既然看得上,我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等今日回去之后,我就把这个物事详细写下来编成册子,交给七叔与林公子。”

    李煦虽然现在还没有见到活字印刷的实物,但是见到林昭这个态度,脸上也露出了微笑:“林兄弟,你是林师的后辈,今日也是林师提起此时,我们不会亏待了你,你且算一算这门生意大概能挣多少钱,我过两天就让人送到你家里去。”

    林昭低头盘算了片刻,然后抬头看向面前的两个人,缓缓开口。

    “一万贯。”

    听到了这个数字,李煦面色平静,但是林简却微微摇头,开口道:“少了。”

    “今日下午,我在家里算过,假如你这个东西真的做起来,即便是只有一个作坊,一个书铺,只在越州一州之地,三年时间也不止一万贯钱,三郎你用不着这样拘谨,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他笑着说道:“我这个学生,家里是长安城的富户,不会差你的钱。”

    林昭微微摇头,开口道:“我今年才十三岁,之所以想做这个生意,也只是想挣点钱,在越州城置办一个宅子,把母亲从镇上接过来,要太多钱也没有用处,况且除开这些钱之外,我还有一件事要求七叔帮忙。”

    对面两个人,非权即贵,跟他们谈生意,自然是不能按市价来谈,要不然按照林昭自己的估算,只要一年时间他就可以弄出十几个印刷作坊,再雇一些木匠铜匠,搞出质量比较好的木活字,铅活字,三年时间他的作坊书铺,可以辐射到附近十几个州府,哪怕他与谢三元一人一半,他能拿到的钱保守估计也有五万贯以上。

    假如能把生意做到长安城去……

    所得收入便不可计算了。

    按照林昭之前的计划,等他挣够了足够多的钱,就可以用这些钱做敲门砖,进而给自己谋个不大不小的官身,这样就可以带着母亲,在这个世道过上好日子。

    “一个宅子…”

    林简哑然一笑:“这事容易,我在越州城里就有一座宅子,是我早年中进士之后,我那老岳丈出钱置办的,后来我去了长安城,这个宅子便一直空置着,明日我就把契书给你,再让族中长辈见证一番,这宅子就是你的了。”

    多源小说APP: 咪咪阅读

    林简十七岁成婚,十九岁就中了进士,他那个岳丈自然极为高兴,出钱给他在越州买了一套宅子,只不过林简中进士之后,只回老家待了两三个月,便又去长安做翰林去了,后来慢慢在长安城里安了家,这个宅子便空置下来,有时候会租给一些租户去住。

    去年他从长安回来,地位与从前大不一样,因此林思正就把他请到了林家大宅的代园去住,也没有住进自己的那个宅子里。

    说完这件事之后,林简看向林昭,微笑道:“你我是叔侄,就算没有这东西,你有什么事情寻我帮忙,力所能及,为叔也没有不帮的道理。”

    “你说罢,什么事情?”

    先前林昭与林简虽然有过交集,但是毕竟情分不深,关于宗族的麻烦事情,林简还真不一定会出这个面。

    林昭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李公子一眼,开口道:“宗族内部的事情,说出来恐怕有伤林氏名声。”

    林简立刻会意,对着一旁的李煦笑了笑:“那就请李公子去外面喝杯茶,我们叔侄单独说两句话。”

    李煦家教极好,闻言潇洒起身,对着林简拱手道:“那学生就在外面去等一会儿,顺便让菜上慢一些。”

    说完,他对着林昭笑了笑,起身走出了这间屋子。

    等他走了之后,林昭才起身对着林简行礼,开口道:“七叔,我想与大母那边分家。”

    分家……

    林简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今年才十三岁,按照家里的规矩,最少要等到你成年成婚之后,才能提分家的事情。”

    “况且现在你父亲也不在越州,即便是我,也不好插手你们四房那边的事情。”

    说到这里,林简有些好奇的看向林昭,开口问道:“你为何要与父母分家?”

    “就因为这一万贯钱?”

    林昭摇头道:“是因为嫡母刻薄,我与母亲这十多年来,日子都十分难过,前些日子我进城求学,大老爷已经许我进家学读书了,我那个嫡母仍旧不肯放过我,硬生生断了侄儿的前程。”

    林昭咬牙道:“我母的确风尘出身,但是她已经脱籍多年,现在早已经跟寻常人家女子没有什么不同,母亲这些年在林家一直本本分分,从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林家的事情,张氏还在人前一口一个勾栏子称呼于我。”

    说到这里,林三郎咬牙切齿。

    “殊为可恨!”

    “从被主家赶出来之后,林昭就下定了决心,与张氏断绝关系,就算没有今日的事情,等时机成熟了,侄儿也会去做这件事。”

    分家是一定要分的。

    不分家,林昭所得的一切财产,赚到的所有钱,都是东湖镇林家这个大家的,张氏就拥有分配权,也就是说假如林昭如果得了一万贯钱,这笔钱是归父亲林清源以及嫡母张氏的。

    如果真是这样,林昭宁愿不挣这笔钱。

    因此,他才想借着林简在林家的影响力,彻底摆脱张氏,自己带着母亲在城里过日子。

    要是这件事情不成,林简将要给他的那一套房产,林昭也不会去拿,因为就算林昭拿了,到最后住进来的,有可能不是林昭母子,而是张氏母子三人!

    听林昭提起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林元达也深深皱眉,他看了看面容坚毅的林昭,微微摇了摇头。

    “这件事颇为麻烦,今日我们且吃饭,暂且不提此事。”

    “明日我去见一见大伯,跟他提一下这件事,他是林家的大家长,应该会有办法。”
欢迎您阅读漫客1所写的小说昭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