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周 第十七章 等明年罢!

作者:漫客1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两三张纸上,洋洋洒洒一千多字,几乎全部都是在痛骂朔方节度使康东平,把持灵州,拥兵自重,祸国殃民!

    文中甚至还隐隐提到了那位被天子宠溺到极点的康贵妃,不过毕竟是天子家事,哪怕是林元达也不敢过多提起,只是一笔带过。

    文章末尾,一句话颇为醒目。

    “朔方之于大周,已成脓疮而非癣疥,此时剜疮吮脓,尤未晚也。”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三岁稚子持刀过市,亦有凶相,何况康贼?”

    一篇文章,行文流畅,大意是那位康东平大将军,不仅日益骄横,而且康家把朔方军十多年,已经有了造反的资本。

    用身怀利器这四个字形容康东平,不可谓不诛心。

    更重要的是,文章末尾甚至还有林简二字的署名!

    林昭手里拿着这几张白纸,前前后后看了一遍,一时间竟然愣住了。

    相比较来说,站在一旁的谢老板就要淡然跟多,他看着林昭的表情,笑着说道:“用不着这样吃惊,读书人提笔骂人,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像这样不仅骂人,还要制一套雕版出来印出来骂人,就不是很常见。”

    林昭指着最后的署名,看向谢三元:“东家不认得元达公么?”

    “咱们越州的探花郎,越州城里谁人不认得?”

    谢三元微笑道:“探花郎光顾咱们书铺,是咱们的荣幸,明天书铺你自己一个人看着,我要亲自去作坊,给林探花制版。”

    林昭在三元书铺已经干了七八天了,此时已经颇得谢三元信任,肯让他单独在书铺看店了。

    这会儿已经是傍晚,林昭把清算好了的账册递在谢三元手里,然后关了店门,在街上随便买了点吃食,便回了家里。

    回到家中之后,林昭犹豫了一下,便与赵歇提起了林简作文声讨康东平一事,赵歇听了之后,也是忧心忡忡。

    那位康大将军,如今在朝廷权势极重,等闲的宰相也不敢轻易招惹他,更不要说是一个已经赋闲在家的户部侍郎了。

    赵歇摇头苦笑:“元达公还是太过刚直了,这样正面得罪康东平,可能就不止是暗处的刺杀这么简单了,惹恼了康东平,他可能会上书参奏元达公诬告,他背后有康贵妃,假如天子……”

    说到这里,赵歇抬头看向林昭,声音有些沙哑:“小公子,要不然你再去一趟林宅,去劝一劝元达公?”

    “我如何劝他?”

    林昭白了赵歇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今天距离我上一次去林宅,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七叔他是想了整整三天之后,仍然想要这么做,可见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这种人一旦下定决心,如何是旁人能够劝得的?”

    赵歇面色凝重。

    “我要给家里人写一封信,让他们去长安探一探情况,如果有什么祸事,也好提前知会元达公。”

    伏牛山赵家寨,足有两三千人,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村寨,而更像是一个江湖门派,能力很大。

    说着,赵歇就让林昭给他准备笔墨。

    此时的林三郎,已经不像刚进越州城时那般贫穷,从赵歇身上拿到了一百多贯钱之后,他在越州城里买了一些还算不错的笔墨纸砚,告别了之前用草纸写字的穷日子。

    他把笔墨纸砚放在赵歇面前,然后看着这个身材高大的刀客,极为笨拙的握住了毛笔……

    得,原来是个文盲。

    林昭摇了摇头,从他手里拿过毛笔,把纸也拽到了自己面前,没好气的说道:“你说我写,代写一封信五十钱。”

    赵歇欣然接受,咳嗽了一声之后便开始口述。

    写完信之后,林昭便不再理会赵歇,而是蹲在门框上,捡起他昨天在市场上买的枣木,用刻刀开始在枣木上刻字。

    这些枣木被锯成一个个小方块,大约只有一指宽,而且木质坚硬,想要在上面刻字颇为困难,林昭已经刻了一整天,还没有成功过一次。

    不过他并不在意,他没有接触过雕刻这门手艺,暂时也进不去三元书铺的作坊学习,只能自己一点一点琢磨。

    他现在有钱了,不必在意房租之类的问题,有的是时间去弄这个,等把这个弄出来了,他就可以正式开始捞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了。

    赵歇的伤势是背上给人砍出了两刀七八寸长的伤口,经过几天的休养,已经比他刚到林昭这里的时候好上了不少,甚至已经可以勉强下地,他从床上走了下来,迈步走到林昭旁边,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正在忙碌的少年人。

    “小公子你在做什么?”

    林昭手中的动作不听,淡淡的说道:“在挣钱。”

    赵歇有些诧异的看着林昭手中的小木块,开口问道:“这如何能够挣钱?”

    “做出来自然就能挣钱了。”

    这会儿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少年人就着灯光,在枣木上一点一点刻出他白天在三元书铺学到的阴文。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半个月时间过去。

    此时,越州城已经进了三月,天气慢慢的暖和起来,林昭每日仍旧是白天去三元书铺上班,晚上回自己的小窝雕刻枣木,经过半个月的尝试,他已经刻出了几十个有模有样的字,等把常用字都刻出来,第一套活字的模子也就成了。

    这天傍晚,林昭一如平常的朝着自己的小窝走去,走到门口之后,才听到了房间里传来交谈的声音。

    听了一会儿之后,发现两个声音他都认识,于是林昭也松了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伤势已经好了五六成的赵歇,给林昭开了门,林昭往这个大个子身后看了看,果然看到一个清瘦的中年人,站在了自己房间里。

    林昭连忙走了上去,对着这个中年人低头拱手行礼:“侄儿林昭,见过七叔。”

    这个中年人,正是林简林元达。

    此时,他手里拿着昭雕刻好的两块枣木,正在烛光之下细细观望。

    听到了林昭的声音之后,他才把手中的枣木放下,脸上露出笑容:“三郎回来啦。”

    林昭苦笑道:“七叔你原本就得罪了那位康大将军,前段时间又作文声讨朔方军,那位康大将军定然不肯善罢甘休,七叔一个人离开林家大宅,太危险了……”

    林简笑了笑。

    “放心,我天黑之后一个人从后门出来的,没有人看见我到你们这里来了。”

    “况且现在,康东平已经不敢杀我了。”

    这位元达公哈哈一笑:“我去岁参他,他今年才敢派人杀我,现在我写的那篇文章,已经在长安城里流传,他想要杀我,恐怕要等到明年了。”

    林昭先是愣了愣,然后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去年林简上书参奏康东平,然后丟官回乡,康东平顾忌影响,不敢立刻对林简下手,要等一年时间才敢派人暗杀,现在林简又写文章骂了康东平一顿,如果没几天就被杀了,康东平难脱罪责。

    最起码,也是难逃嫌疑。

    这么做,虽然有些道理,但是还是有些行险,林昭摇头道:“话虽如此,七叔你还是……”

    \咪\咪\阅\读\app   \\

    他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简给打断了。

    这位元达公手里拿着两块刻好的枣木,对着林昭问道。

    “三郎,这是何物?”
欢迎您阅读漫客1所写的小说昭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