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 第426章 这个世界的神……小希?(2合1)

作者:白衣学士 类别:玄幻小说
    完事后。

    莫莉打了一个呵欠。

    “虽然DNA方面还没检测,但结论基本上就是这样了:你已经不当人了。”

    “……”

    “关于血液里棱晶结构的进一步检测,我吃点给你答复……不急吧?”

    “不急。”

    “那OK。”莫莉快速清空掉电脑上的镜检资料,顺便把伊凛剩余的血液冷藏保鲜收藏好,匆匆说了一句:“那我先出门看看我爷爷。”

    “嗯?莫人敌?莫人敌他怎么了?”

    伊凛这才注意到,莫莉已换了一套出门的衣服。显然是刚好准备外出时,却被伊凛抢先一步给截下来了。

    莫莉摆摆手:“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听说爷爷这几天身体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不可能吧?”

    那老当益壮的老头还会不舒服?

    “有什么不可能的?……等会,你这是什么表情?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样不当人呢?我爷爷可是正儿八经纯正的人类好不好?偶尔不舒服很意外吗?很奇怪吗?”

    “你是没见过你爷爷牛逼起来的样子……”

    伊凛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

    莫莉没听清,竖起耳朵问道。

    “没什么。”

    伊凛摆摆手,既然莫莉没听见,他也当自己从没说过。

    “我估计嘛,应该是前段时间和朱家那老爷子动手切磋的时候,岔了气。早就和他说过了,一把年纪了,没事还和一群老头子动什么真格?好好地去公园里打打老年健身操、或是找一个伴跳跳广场舞,这不是很健康吗?”

    伊凛当然也很难想象莫人敌会不舒服。

    毕竟莫人敌一直以来给人的印象,都太过牛逼了。

    那可是传说中能无设备攀登珠峰打野餐的老男人。

    虽说伊凛从试练里活着出来后,也有不少事情想与莫莉商量。

    可见莫莉这么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也只能暂且搁下。

    关于血统一事,在莫莉得出了“不是人”的结论后,伊凛反倒松了一口气。

    只要目前看起来稳定,就问题不大。

    自愈能力也还在。

    应该是在乌拉诺斯的影响下,身体出现了某些变化。

    看来在下次进入试练前,伊凛又有了一件事去忙活。

    而在出了试练后,宁右与萧楚儿分别在通讯功能里发来问候,似是对伊凛能活着离开试练,并不惊讶。

    宁右隐晦地试探,伊凛是否一个人把“HE”结局给打出来了。

    伊凛自然是极力否认,并遗憾地告知他们具体经过与当时的心路历程。

    宁右与萧楚儿似乎信了。

    与两位“新朋友”聊了几句,便分别结束了通话。

    “乌拉诺斯世界”留下的小尾巴,总算是完美结束。

    ……

    ……

    莫莉离开后。

    伊凛审视着储物空间里的道具。

    “黑暗神庙图纸。”

    “梅卡璐馅饼。”

    “还有满仓库的水晶。”

    “死亡左轮。”

    这些就是试练里的全部道具收获了。

    其中,因为是D级评价的随机奖励,梅卡璐馅饼的效果……算了。他在拉布镇里也吃过不少,没什么好说的。

    “黑暗神庙图纸……”

    伊凛端详着那张设计图,脑子里蓦地浮现起在风之巨神兽背上,那黑雾缭绕深处,所展现出的神庙一角,心里若有所思。

    “这应该是乌拉诺斯故意给出的奖励。”

    “这也是附加任务的奖励,换言之,这极有可能是那个世界里,最有价值的奖励了。毕竟在接受了附加任务后,任务难度可是直接提高到了永夜级。”

    目前。

    伊凛包包里的图纸类道具,已经有两张。

    一张是虚空商人打折时,伊凛买到的道具——【时光与精神小屋图纸】。

    另一张便是手上这张——【黑暗神庙图纸】。

    “世界是船?”

    伊凛反复琢磨着乌拉诺斯所透露出的信息。

    这概念太过宏观,不好想象。

    这越想,伊凛思绪便越乱。

    无奈下,伊凛只能取出一张空白的纸,在纸上随意画起了线索图,用科学的手法去整理思绪。

    “2111年,四座塔降临。”

    伊凛画了四个圈。

    “2125年,我人没了。”

    一条时间轴出现在纸上。

    “2121年,我又回来了。可父母没了,我成孤儿了,一切都变了。”

    伊凛默默地写了“父母”两个字,然后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

    “首先是,凌依依。”

    伊凛将凌依依的名字写上,在旁边标注了“01”。

    而他自己的标注自然是“10”。

    “我认识的凌依依,存在于另一个未来。”

    “凌依依所认识的我,存在于我不熟悉的过去。”

    “我们两者记忆的交接,就在我重生的这一年。”

    “换言之,我回来的这个时间点,是一个关键。”

    时间是什么?

    世界,又是什么?

    船?

    世界是船?

    凌乱的线索交织。

    伊凛无法得出答案。

    那换个思路。

    “2121年7月8日,萧阳没了、解脱了、壮烈了。……嗯,感谢你啊,萧阳。”

    伊凛在纸上标注出一个日期,顺便为逝去已久的好朋友默默点了一个赞。

    “如果说是蝴蝶效应,也有些说不通。单单是萧阳的死,不可能连我父母一起整没了。根本无法推理出这个过程。”

    伊凛闭目思索片刻。

    然后在纸上写下四个字。

    ——【修改认知】。

    又在这四个字后,打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接下来是“鬼雾山、怨”。

    鬼雾山又打了一个问号。

    “哥谭市。任务修正,两位Joker。”

    伊凛在哥谭市的圈圈里,写下“朱韵儿”的名字,然后打了一个红红的“×”。

    “海亭市,赵玉龙,亡灵。还有最后被修复的女神塔。”

    “加勒比海,失去使徒资格的人。”

    “冥河初中,那只手。”

    “格林小镇,格林。”

    “梨台市,奇美拉。”

    “对了,还有……”

    伊凛忽然想起一事,在“鬼雾山”前的时间轴,写下了“福音会”、“白影俱乐部”两个名字。

    笔尖一顿,伊凛又在梨台市的圈圈里,写下“曙光教”。

    在线索图的最后,伊凛重重地写下了“乌拉诺斯”。

    乌拉诺斯的圈子里,伊凛标注了“被毁灭的世界”。

    短短十数分钟后。

    伊凛回忆起重生后的经历,将一切他觉得想不通的地方,写于纸上,一副错综复杂的线索图就这么形成了。

    “世界,又是什么?”

    看着那副复杂的线索图,伊凛感觉一切又回到了最初的原点。

    忽然。

    伊凛目光微凝,沉吟道:

    “假设乌拉诺斯的世界,与我现在所处的世界,其实是处于对等关系的话……”

    “那么塔,相当于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

    “船,河,世界,图纸……”

    一个可怕的猜测,渐渐地在伊凛脑中成型。

    伊凛又在整个线索图的正中央,写下了一个字。

    ——【神】。

    正如每一位使徒,最初接触“塔”所给予的提示便是——【你相信有神吗?】。

    相信吗?

    “假设使徒,按照这种强化方式,能够走到很远,很远,很远。”

    “属性抵达10,100,甚至是1000。最终能到达什么样的境界?”

    “成为……神?”

    “这就是乌拉诺斯所说的‘尽头’?”

    “不。”伊凛又摇摇头,快速推翻了上一个结论:“如果乌拉诺斯是‘神’,可这也显然不是‘尽头’,因为她的世界,也被更高级的存在毁灭了。”

    世界之外,究竟有着什么?

    按照科学的世界观去阐述,世界之外就是宇宙,宇宙之外就是更浩瀚的宇宙,无穷无尽,波澜壮阔。

    可是自从“禁空区”出现后,人类探索宇宙的步伐,戛然而止。

    “小乌说了,世界之外,是河。”

    伊凛缓缓闭上双眸。

    鬼雾山时,因为伊凛实力还很低,无法接触到更深层的存在。

    哥谭市与加勒比海世界也是一样。

    可冥河初中里,从镜后伸出的苍白手掌;

    格林小镇中的“格林”;

    “游戏世界”里的乌拉诺斯;

    这些显然都是远远超出了“人类”范畴的存在。

    假设每一个世界,都有一个超脱的存在,那么伊凛如今所在的“现实”,理应也有。

    也不知过了多久。

    思及深处,伊凛无意识地抠着脑门上的死皮。

    ——这已成为了伊凛的小习惯。

    ……

    “小希可以将这本书翻到开头,又可以翻到中间,小希有时候,还喜欢直接翻到最后呢!”

    “这本书的主角,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小希随时随地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呢!”

    “不过有的时候,有些书书写得不好,小希气得直接撕了,可被麻麻好好骂了一顿呢!”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

    伊凛脑中突然闪过这三句话。

    伊凛双瞳骤然猛缩,错愕片刻后,伊凛表情凝重,一丝不苟地在“神”的旁边,写下了一个名字。

    ——“小希”。

    ……

    ……

    几天后。

    伊凛独自一人。

    回到青城。

    明明上次他都以为不会再回来了。

    上次来时,伊凛还是因为现实的扭曲,心情沉重,前来咨询许知庸关于他对自己父母一事的说法。

    这一次,伊凛心情倒是轻松了许多。

    “咦?你都当成局长了?”

    伊凛在其他警员的指引下,先是走进一间办公室,又快速退出,反复确认那是“局长办公室”后,才重新走了进去。

    许知庸带着一脸的疲惫,姗姗来迟后,伊凛这才调笑道。

    “哎,你不懂,这局长当起来可特么太累人了!如果可以选,这局长,不当也罢!”

    “那……要不要我帮忙?”

    “啊这!不用不用,我还是好好当着吧!”

    许知庸用力拧开桌面上的保温杯,袅袅腾起的热气中,飘出一股枸杞红枣的味道。

    “恭喜恭喜,升官了啊。”

    “嘿,这都是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

    许知庸大大灌了一口枸杞红枣水,正了正帽子,嘿嘿笑道。

    坐上了局长这个位置后,以往许多没有资格知道的事,他也明白了不少。在知道伊凛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后,许知庸在伊凛面前更是没有什么架子,反倒有几分谦虚的味道。

    伊凛与许知庸在“现实”世界的时间里,不过才两个月没见面,能叙旧的话题不多,所以在寒暄了几句后,伊凛便笑着说出来意。

    “你还记得有一次封城精神病人跑来这里闹事的事吧?”

    “嗯,记得啊!”

    “我想看看那天商场的监控录像,还在吗?”

    伊凛的要求,许知庸爽快答应下来。

    “没问题!”

    “暂停!”

    正与许知庸一块,观看小视频的伊凛,瞳孔猛地一缩,让许知庸按下了暂停。

    几个不同角度的小视频,忠实重现了当时商场里发生的一幕。

    “后退几帧。”

    “再退。”

    “就是这里。”

    视频里,恰好定格在那一位“小希”嚎啕大哭找妈妈的场景。

    可是。

    “怎么回事?文件受损了么?”

    许知庸瞪大眼睛,纳闷地看着视频上模糊的脸,不应该啊。

    商场里用的摄像头虽说分辨率不算太高,可还不至于模糊到如同打了薄码的地步。

    这可是正经的视频!

    正经的视频,打什么码?

    不仅仅是小希的脸,连后来慌忙来到小姑娘身边,她妈妈的脸蛋,也被诡异地打上了一层薄码。

    打了码后的人脸,除了依稀能分辨出是女性外,根本无法通过人脸识别辨认出是谁谁谁。

    伊凛深深吸了一口气。

    “奇了怪了,你等会啊,我去问问信息科,看有没有办法还原。”

    许知庸对伊凛的请求也颇为上心,连忙起身准备去找人。

    “不必了。”

    伊凛摇摇头,笑了。

    “啥?”

    “我已经找到我想要的了。”

    许知庸一脸懵逼。

    这不是根本没找到吗?

    莫非在这视频里,还隐藏着普通人看不见的小秘密不成?

    真不愧是“那一类”人啊。

    许知庸心里深深感慨。

    自从上一任局长出了事,他理所当然顺理成章众望所归当上了新的局长后,也知道了更多秘辛。

    这个世界,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许多普通警察无法解决的案件,最终都会交给伊凛这一类“特殊人群”。

    ——特殊异常事件处理小组。

    当然,视频里自然是没有隐藏什么秘密的。

    连伊凛想要寻找的线索,都以这种诡异的方式抹去了。

    “不。”

    伊凛笑意更深,心道:

    “准确来说,应该是‘故意’在提醒我,她就是我所猜测的那种存在。”

    如果小希的真实身份,真的是如伊凛所猜测的那般,是这个世界隐藏在暗处的“神”,或是其他类似的高维存在,又或是等级高到伊凛无法想象的“使徒”,不可能留下这种明显是打了码有迹可循的视频。

    她的能力,应该足以“修改现实”。

    无论是人类对她的认知,又或者是记忆,她都能在某种程度上修改。

    既然能做到那一步,又何须留下这种打了码的视频?

    直接抹掉所有人关于这件事的记忆,又或是让这段视频彻底消失岂不是简单快捷?

    其他的不说。

    光是令这段视频人间蒸发,连欧乐乐都能做到,“小希”,不可能做不到。

    “终于,找到正主了啊。”

    在得出答案后,欣喜的同时,伊凛又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一种在可怕的存在面前,连“我是谁”都无法确认的无力感。

    或许在这种时候,像许知庸这种,平凡无知的人类,才能真正地开心起来。

    正如某句古语所言:

    无知,才是最大的幸福。

    ……

    从局子出来后,许知庸也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热情地招呼伊凛去他家吃顿便饭。

    伊凛对许知庸的热情,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没必要吧?”

    “嘿嘿嘿——”许知庸脸上流露出老司机般的笑容:“你该不会以为老许我这是在巴结你吧?”

    “呃……”

    还别说,伊凛当时第一反应的确是:许知庸怎么那么俗。

    “错!”许知庸晃了晃手指,笑道:“我只是在想,以后万一,我是说万一……呸,这么说虽然有些不吉利,但还是得说道说道。万一我在任期间,碰上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也能找你帮忙啊!”

    原来是这个打算。

    伊凛笑了笑:“其实不吃这顿饭,你万一真出了什么事,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我也还是会帮忙的。”

    “别!”许知庸有些急了:“你不吃这顿饭的话,这不是不好意思嘛!反正也就一顿饭而已,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刚好我女儿也难得回家一趟,我家那位可是煮了不少拿手好菜”

    伊凛坳不过,思来想去,这刚出试练,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便随着许知庸来到了他的家里。

    他住的地方,是一个普通的小区,以许知庸的工资,住这种地方合情合理。

    “哟!这就是小凛啊!长得很……朴实嘛!”

    一位身材姣好,脸上却留下了不少岁月痕迹的妇女,围着围裙,笑着开门迎接。

    伊凛:“……阿姨好。这是见面礼。”

    伊凛随手在路边买了一箱奶,放在了门边的鞋柜上。

    “老许说有贵客上门,难得来咱家一趟,怎么还客气上了呢!”

    许夫人,嘴上埋怨,脸上却流露出开心的表情。

    “一箱奶而已,不算贿赂,不算贿赂,老婆你就收了吧!”许知庸自嘲地笑了笑,显然平时是拒绝了不少其他的“礼物”。

    ……

    “我老婆,漂亮吧?”两人坐在沙发上,许知庸悄悄地指着他老婆的背影,炫耀道:“想当初,我老婆可是警队里出了名的一枝花!性格温柔贤淑,也不知当年老许我走了什么狗屎运,才娶到我老婆!嘿!”

    老许一边炫耀,一边悄悄锤着自己的腰。

    这可是中年男人最后的倔强。

    一说起自己的“光辉事迹”,许知庸叭叭叭就停不下来了,不断在伊凛面前炫耀自己年轻时破过的案子。

    许知庸的老婆一边在厨房忙活,时不时吐槽两句,揭一揭自家老许的糗事,其乐融融。

    伊凛坐在客厅里短短半小时,被许知庸和他老婆,一人一句,糊了一脸冷冰冰的狗粮,十分无奈。

    可这种气氛,却让伊凛感觉到很轻松。

    一股淡淡的暖意,油然而生。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柴米油盐,这种絮絮叨叨,对伊凛而言,已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当伊凛品清这种古怪的情绪时,不由哑然失笑。

    是啊。

    这就是生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这种平凡的“生活”,也成为了他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

    身为使徒,朝不保夕,连能不能活过下一次试练都不清楚。对于每一位使徒而言,这种平凡稳定,反倒是最昂贵的奢侈品。

    当然,并不是每一位使徒这种氛围里,都会有这种感触。

    至少,伊凛有。

    一桌子花花绿绿的菜肴,让伊凛眼花缭乱。

    说实话,这是在实验室里,莫莉绝对整不出来的花活。

    饭点到时,一位穿着粉红色家居服的少女蹦蹦跳跳从房间里走出来。

    少女长相可爱,五官精致,嘴唇厚厚湿湿的,润着光。与许知庸的老婆有八九分相似。

    从少女的长相便能看出,许知庸说他老婆年轻的时候是警队一枝花,并不是单纯的吹牛逼。

    许知庸一把揽住伊凛的肩膀,嘿嘿直笑:“我女儿,许安静,长得随我,漂亮!”

    伊凛闻言,嘴角一抽。你这睁着眼睛说瞎话地,不累么?

    “来来来!静儿,快过来给你叔儿……呃不,凛哥哥问个好。”

    “噗!”伊凛一听“叔儿”两字直接就把嘴里的茶给喷了出来。

    许安静惊疑不定地看着伊凛。

    随后一听老许的话,便下意识地翻了翻白眼,嗤笑道:“哥?谁大谁小还说不定呢。”

    说完许安静直勾勾盯着伊凛:“你哪年的?”

    伊凛想起自己在这个时间线的“身世”,语气中带着几分不确定:“2103年?”

    “哦,零零后啊。”许安静示威似的看着许知庸:“爸,看见没,让他叫姐。”

    “胡闹!人家论辈分比你大多了!”

    许知庸瞪着眼。

    “没关系,都一样。”

    看来许知庸的女儿似乎有些叛逆。伊凛也无所谓,笑眯眯地打了一个圆场。

    许知庸知道伊凛的“身份”十分保密,也不可能把所谓的“辈分”给亮出来。当下无奈地咂咂嘴,叹息道:“这叛逆期可真长啊。”

    “静儿,别胡闹!”许知庸的老婆见状,端着青菜上桌,也装作愠怒地斥责道:“小凛可是你爸的贵客,平时怎么教你的,要有礼貌。”

    “切,还贵客呢。”

    许安静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可还是沉着脸一声不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吃了起来。

    看来这家里,是女人做主啊。

    伊凛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并不做声,却暗暗为老许默哀了数秒。

    最终叛逆少女还是没闹腾起来。

    看在老许的面子上。

    “来来来!走一个!不是我老许吹牛逼,在局里,我老许可是出了名的海量,能把我喝趴下的……全都被调走了!”

    “老许,这不是说好了静儿出嫁时才开的女儿红么!”许夫人见老许取出了珍藏许久的好酒,小声惊呼道。

    “没事,这野孩子八字都没一撇,要嫁人早着呢!”

    “少喝点少喝点,你一把年纪了,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

    许安静:“……”

    觥筹交错。

    老许升官了,似乎也没好好庆贺,借着酒意,说了不少话。

    伊凛也喝得晕乎乎的,打从成为使徒来,他也没试过喝那么多的酒。

    老许彻底瘫了,吐了一地。

    伊凛也坳不过,许夫人热情至极,只能将就着在许知庸家的客房里过夜。

    把老许给折腾完,已是深夜。

    伊凛洗完澡,路过老许的房间时,听见他老婆隔着门传出的抱怨声。

    笑了笑,伊凛很快就爬床上睡了。

    其实伊凛能把“海量”的许知庸给喝倒,并不是因为酒量好。

    而是因为,伊凛力量属性,已经远远超过常人。哪怕他不是力量侧强化,这体质也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老许一个平平无奇的局长,怎么能跟伊凛比。

    “……”

    一夜无话。

    ……无话?

    “呼……呼……呼……”

    夜半。

    伊凛紧锁的房门,毫无声响地推开了一道缝。

    一个娇小的影子钻了进来,宛如鬼魅。

    来人嘴唇丰润诱人,在黑暗中隐隐泛着光。

    一把明亮的匕首,反射出一抹冰冷的幽光,缓缓朝伊凛的脖子处接近。
欢迎您阅读白衣学士所写的小说我真不想成为天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