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皇储李承乾 第八百四十章 错综复杂的贺兰山!

作者:陈叔挚 类别:玄幻小说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一万套装备这么大笔“过路财”在,李袭誉很快就给将大军所需的一切装备和物资准备齐全了,且差遣子侄为太子爷牵马坠蹬,叮嘱他们好好护卫在太子的身边,稍有差池,军法从事。

    对于太子领兵出征的事,军中的将领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这位爷已经勒石燕然了,不仅超过了前代的许多名将,更是超过了他们。正所谓大哥不说二哥的事,军功上没盖过太子,自然也就没什么指手画脚的余地了。

    所以这次在灵州,李袭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从全军之中挑选最精锐的中军随行,这支军队在他手中摔打多年,他心中有数,贺兰山中的那些草寇根本就不是对手,只要太子不领着他们攻击突厥的关隘,全身而退就不是问题了。

    急行军两天,亲自带着大军的李承乾终于来到了贺兰山的地界,在行军的过程中,为了让太子更了解贺兰山的情况,李从立就像话匣子一样,将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一介绍了一下。

    贺兰山:北起敖包南至毛土坑及青铜峡,南北长数百里,东西宽近百里。南段山势缓坦,三关口以北的北段山势较高,主峰亦称贺兰山;山地东西不对称,西侧坡度和缓,东侧是一平原,其山势雄伟,若群马奔腾。

    贺兰山中有数个东西向山谷,贺兰口、苏峪口、三关口、拜寺口等自古以来就是东西交通要道,商旅、牧民及来往关外的中原百姓都必须经过这几个地方,这些关隘一半掌握在唐军手中,一半在西突厥境内,且全部掌握在各路山匪手中。

    别看这地方土地贫瘠的很,但各类的动物可是不少,雪豹、猞猁、赤狐、马鹿、盘羊、獐子,甚至还有高原的牦牛。

    而在这里生活的人成分也特别复杂,有突厥、回纥、吐蕃、唐人都混迹在当中,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势力,说是三不管地带也一点都不为过。

    当然,这么乱的地方还能吸引这么多人当然是有原因的,西突厥境内有个叫吉兰泰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盐胡,每年产的盐特别大,这其中的利润已经足以让这些匪类们疯狂了。

    利益是让人疯狂的,在这个时代,盐的利益是最可以让任何人疯狂的东西,所以当地的人都管吉兰泰为血湖,戏称那里的盐为血盐;

    商人、百姓贩盐可不管从那位主儿手里买,反正地盘在谁手中就向谁看齐就是了,所以每年因为这个盐湖丧命的人,那可绝对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李从立原本以为太子是盯上盐湖,毕竟控制了这里,就算控制了整个贺兰山。可他没有想到,太子爷对盐湖和走私的事一点都不关心,反而盯上了燕子梁那个死人坑,这让李从立很是糊涂。

    说起燕子梁,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传说有兄弟二人,自山后至此,见劳燕纷飞,上下穿行,无可尽数。竟心生歹意,毁燕窝牟利,取幼雏贩商。

    惹得群燕愤怒,一齐冲向二人,啄眼毁容。俩兄弟急不择路,坠入深渊,其尸肉虎狼不食,腐臭冲天。

    燕子梁后深谷中,至今尚白骨累累,都是为了采燕窝从悬崖上掉下来的,人称“死人坑”。每至春夏之交,山燕南归,栖聚梁上,呢喃之声不绝于耳。

    燕窝是种名贵的补品,是贵族们喜好的好吃食,可谁能料想到自己所吃的燕窝是不是也有“血”沾在上面呢;

    所以自从来此戍边,知道了这里面的原由后,李从立就再也没吃过燕窝,因为他觉得这东西上有太多的冤魂怨鬼了,少吃一点没准还救人一命呢!

    那地方现在就一破旧的道观,里面也就几个头发苍白的老道士,抄这么个地方,用得着一万齐装满员的军队吗?

    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要知道动用这么多人深入西突厥境内,这一天的花费不是一个小数字不说,更是容易落人口实的,李从立不得不提醒一下太子殿下,千万开不得这样的玩笑。

    听到李从立的疑问之后,旁边的秦怀玉和李晦都笑了起来,他们笑的原因很简单,李从立太小看太子了,为了一个小小道观,用得着一国储君亲自出马吗?从东宫随便拎出来一个校尉就办了。

    这位都督的公子也不想想,如果太子真是这么简单的人,那他是怎么在尔虞我诈的皇宫和血雨腥风的战场上活下来。

    瞪了幸灾乐祸的二人一眼后,李承乾随即沉声说道:“李将军,大隐隐于朝,小隐隐于野,那你说隐匿在这茫茫大山之中的人算什么呢!”

    “就像你所说的那里除了几个老道常年生活在此外,就是采燕窝的人,根本没什么价值;可你想过没有,那几个老道是怎么在这茫茫大山中生活的,这可不是中原,没有那么多善男信女去布施,饿也把他们饿死了吧!”

    “换句话说,这贺兰山这么乱,人人都是为了金钱和利益相互拼杀,怎么就没有去杀了这几个占着燕子梁这么块风水宝地的道士呢,要知道他们对于那些想借着燕窝发财的人来说,可是个碍眼的绊脚石。”

    李承乾说的没错,人都是自私,尤其是这种在山里陡峭之中苦苦挣扎的猎人,不管是为了猎物,还是燕窝,亦或者是其他的生活所需东西。

    眉眼间稍有不慎就容引起别人的杀心,遭到横祸,他们能消停的在这里生活几十年,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吗?

    是人就容易犯口实,这些把脑袋系在腰带上的家伙不可能不与此地的道士发生冲突,所以李从立没法回答太子的话。

    因为将心比心的说,如果他是那些猎人,一定会解决掉碍眼人,以道观为据点,一点点、一点点的把燕窝积攒下来,然后再拿出去狠狠地赚上一把。

    从此就可以脱离这种朝不保夕、食不果腹的生活,添加几条人命也就不算什么,毕竟与富贵的日子比起来,那显得是一文不值!

    “李将军,你还年轻,对这世道人心看的还是不够透彻,不过不要紧,执行命令就行了,此事之后,孤会重重封赏的。”,李承乾老气横秋的安慰下比他大上几岁的李从立
欢迎您阅读陈叔挚所写的小说贞观皇储李承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