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34章 你动作温柔一点好不好?【为舵主燚龘amblowe加更!】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不知何时起,剑坪上空黑云滚滚,风卷云集。

    啸叫的狂风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浩瀚灵气也跟着震荡起来,气压陡然下降,令人汗毛倒竖,骨节颤响。

    叶凡肋骨摔断,五脏震裂,靠秘法勉力维持的丹田灵压也被初颜一句话气的破功,气海四散,瘫软在地……

    此刻,却兀自挺立起来,四肢抽搐,扭曲,缠绕,双手竟从额头生生撕开一道血口子来。

    一个硕大的白眼珠子从中凸出,不可名状的漆黑之物自胸口剖开而出,突然伸出无数触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位律者拖入深不见底的胸腔。

    这一切,仅发生在数息之间!

    人群中有人突然蹦出了一声。

    “幽冥!”

    众人听冥色变,目不敢视,拔腿就跑。

    几千名弟子很快乱作一团,边跑边喊:

    “叶凡师弟这是走火入魔了!”

    “不,叶凡师弟本就是幽冥!”

    “不,是这混蛋召唤了幽冥!”

    “他是使徒!”

    事出紧急,场面混乱,说什么的都有……

    虽然内门弟子年年都要举行防冥演习,但千年来只发生一次幽冥出现护山大阵内部。

    追溯,回想,那已经是昨天的事情了!

    昨天的情况,大不相同。

    当时,幽冥出现在执剑峰,有执剑长老在场,其余几个长老也都空闲状态,幽冥甫一出现,弟子们都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转瞬即逝消散一空。

    而现在,幽冥罕见的出现在低空剑坪!

    执剑长老外出。

    丹药长老远在二十里外的百草峰。

    薄云子、戒律长老和铸剑长老,三人都在修缮、维护大阵,无法立即抽身。

    这就很危险了!

    “金丹幽冥!”

    两位律者当场死亡,幽冥迅速吸收二人灵力,完成了从筑基到金丹的升阶。

    带着宛如远古洪荒般的悲怆与浩瀚无声的威压,众人忽感气息凝固,仿佛有无限个能撕裂空间的无形巨手,正隔空撕裂着他们的灵根。

    又仿佛有一道道粘稠的、含糊不清的诡异字节,宛如神魔敲钟,一下一下敲击着众人灵魂。

    面对消失在黑暗深渊中的两位律者,罗生微眯着眼,臃肿的身躯略显沉重。

    他的眼皮忽然跳了一下,迅速反应过来,连忙朝人群大喊:

    “金丹以下弟子全部遁入地下洞府!”

    “长老们运持大阵,不可冒险对敌,以免更高阶的幽冥趁虚而入,需要我等金丹弟子合力对敌。”

    “姜师侄,你快带萧师侄离开这里!”

    初颜还是一脸懵。

    光天化日之下,大活人变幽冥?

    初颜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小脸苍白,双眸凝固,大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没听到罗生在喊她。

    直到萧然掌带共鸣,摸摸她的狗头。

    “醒醒!”

    初颜这才蓦的震醒,自知危险万分,拉着萧然便要走。

    “我们赶紧走!”

    萧然没准备走,他有种预感,这幽冥就是盯着他来的。

    他要逃跑,幽冥穷追,一路上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惨死。

    有几十个金丹弟子在现场,未尝没有生机,何况合体境的薄云子就在主峰护阵,关键时刻可能会冒险出手。

    “我们是执剑者,岂有离开之理?”

    初颜愕然,怔怔看着萧然,看起来儒雅飘逸的萧然,居然还有刚硬的一面。

    没办法,萧然不走,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留下来。

    黑云滚滚,狂风猎猎,悲怆的啸叫撕裂着神魂。

    众人稳住心神。

    剑坪上除了萧然外,其余三十多人都是金丹境,有内门执教,有精英弟子,以及宗秩山分宗的掌门或长老。

    伴随悲怆的冥音,幽冥逐渐显出了完整的形态。

    叶凡的脑袋意外还保留着,只是被一个硕大的白眼珠子给占据了五官,看上去极瘆人。

    眼珠内又倒映着无数个小白点,密密麻麻的,不断的开合,移形变位,组成摄人心魄的诡异图形。

    叶凡身体早没了,千百条细长的触肢生在头上,环绕了一圈,像是一朵悬空的太阳花。

    其中,以叶凡四肢进化出的四根触肢,尤其粗壮,可能是攻击触肢。

    太阳花幽冥除了刚开始吞噬两名律者之外,并没有继续攻击其余人。

    而是悬在萧然面前,发出含糊不清的低鸣。

    “我才……是大帝之……资……”

    好吧,你是,你全家都是!

    萧然懒得跟幽冥争天赋,盯着苍白大眼珠里,那密密麻麻的小白点。

    他忽然发现,这些小白点似乎与散开的触肢,存在着某种联动反应。

    “不好!”

    他猜测,幽冥很可能以这些白点,试图催眠周围的金丹修士,再以触须,汲取众人灵力,从而升阶进化!

    “大家快散开,这玩意正在催眠!”

    众人蓦的惊醒,这才发现自己的灵压,竟以难以察觉的速率缓慢散溢。

    正在这时——

    北边天空,有三道剑影疾速飞来。

    “环形剑阵!”

    十二柄飞剑垂直落下,钉在幽冥周围一丈之外,阻断了大部分的触肢。

    一转眼,三道剑影落在众人身前。

    “金丹全都退下,它在吸取灵力!”

    说话的,正是陈躬行。

    他的身后,跟着另两位内门执教。

    三人修为全部是元婴!

    剑坪上的众人这才松了口气,忙抱拳道。

    “陈师兄,张师兄,欧阳师兄。”

    陈躬行看了眼幽冥,那沧桑龟裂的脸上,也露出一抹头皮发麻的表情。

    “不必拘礼,这次我刚好邀两位师兄来剑坪观战,没想到赶上了时候。”

    张师兄和欧阳师兄年纪偏大,都是门内资深执教,二人朝罗生抱拳道:

    “抱歉,没来得及救两位师弟。”

    “谁也想不到这种事发生,三位师兄能及时赶到已是救了我们所有人。”

    罗生释然,很快对三位师兄道:

    “这里就交给三位师兄了,我与众金丹师兄、师侄前去指挥弟子撤退。”

    金丹弟子有序退场,各自回到负责的区域,指挥弟子,以防新的幽冥。

    剑坪上只剩下萧然、初颜和三位元婴执教。

    陈躬行拍拍萧然的肩膀。

    “你也走。”

    “我?”

    萧然皱眉。

    执剑者说好的选项一呢?

    陈躬行道:

    “上一次只是理论考核,说明我没看错人,你确是天赋绝佳的执剑者,但你毕竟才炼气,还没到上战场的时候,你要是死在这里了,三日后就是我死在执剑峰了。”

    萧然平静的摇头,觉得陈躬行低估了幽冥。

    “我们已经在战场上了。”

    两位元婴老执教,就更没把幽冥放在眼里。

    “薄云子正在山顶看着呢,如果真有危险,冒险施展阵雷也会救你的,放松心态,就当是一次试炼吧。”

    萧然无奈笑道:

    “幽冥不会给我试炼的。”

    话毕,随便一剑劈出去,纵使有灵力驱动,剑力层层叠加,呼啸如龙,最终也依旧被幽冥迅速吞噬了。

    秒杀叶凡的一剑,在幽冥面前只能算个屁。

    “这幽冥不太一样,他的白眼能变幻形态,触肢太细太多,两相配合,会以诡异的催眠方式速度抽取灵力,可能会像滚雪球一样进化。”

    年长的欧阳师兄抚须道:

    “不必惊惶,幽冥亦是生灵,我等三个元婴修士还对付不了一个金丹幽冥?”

    三人身形一闪,呈掎角之势,将幽冥围在中间。

    “三昧真离火!”

    三道元婴境的黄色烈焰喷薄而出,烧向幽冥,在幽冥身上融合成白色烈焰。

    幽冥迅速被烧成灰烬,转眼又在灰烬中爬起来,重新凝结出太阳花的身形。

    “嗯?”

    更不可思议的是,幽冥竟吸收了火焰中的元婴之力,迅速升阶为元婴幽冥!

    三人勃然惊愕。

    “怎么可能!”

    “这是什么鬼幽冥?”

    或许是大帝幽冥吧!

    萧然这样想着。

    这叶凡化身的幽冥,仿佛有着幽冥中的大帝之资,无限吸灵,在死亡中不断重生,进化……

    对付幽冥通常只有两种办法。

    第一种,施展高灵压的远程法术,以超出幽冥吸收灵力的上限一举镇压,毁灭幽冥肉身。

    可惜,稳操胜券的三昧真离火,失败了。

    接下来,只有第二种方案——近身剑斗,物理超度。

    三人中,剑术最好的陈躬行,身形一闪。

    踏步贴近到幽冥跟前,一剑干劈了过去。

    现在是元婴对元婴了!

    纵使陈躬行身法扎实,剑法一流,也很难速胜,很快就被幽冥粗壮的四肢纠缠在一起,陷入了苦斗。

    一剑切开触肢,触肢马上就原地长出来……

    挥剑的速度竟还赶不上触肢生长的速度,要不是陈躬行身法扎实,步步踏在触肢盲区,人早就没了。

    眼见此状,两位老者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二人年迈,身法疏漏,上去也是白送,便仰首喊道:

    “这不是我等元婴修士所能解决的幽冥,陈师兄断不能死,还请薄云子师兄,速速降阵雷以杀此冥!”

    主峰阵眼。

    薄云子盘膝坐着,陷入了沉默,一时难以抉择。

    剑坪,二人老者身后,一直被当做空气的萧然,领初颜走到二人前面。

    “且慢!”

    萧然觉得,昨天出现在执剑峰的人形幽冥,很可能和这个幽冥存在某种关联。

    那只幽冥见到强者,会审时度势,一溜烟跑了。

    而这头幽冥的前身,叶凡,也是个老阴比,在之前的战斗中,故意用石壁涉陷,引诱他破壁撞上黑塔。

    因此,眼前这头太阳花幽冥,很可能比众人想象中的要更聪明,很可能设陷!

    本站手机APP: 咪咪阅读

    如果护山大阵外,此刻正埋伏着高阶幽冥,一旦阵雷一轰,露出破绽,高阶幽冥趁虚而入,师尊不在,掌门眠修,宗秩山可能就此覆灭。

    可陈躬行已陷入苦战,随时有生命危险,银月真人还在路上,她也不擅战斗……

    形势紧急,不能再耽误了,萧然当下有了计划,对两位老执教道:

    “烦请二位师兄在此地为我护法,提防幽冥突袭,给我百息时间。”

    形势至此,两位执教也不敢再倚老卖老了。

    “好。”

    萧然随即对身后的初颜道:

    “你给我丹田输送灵力。”

    初颜微微一怔,细声提醒:

    “金丹境灵力你受得了吗?”

    萧然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去琢磨这种小事!

    “昨晚你把我压在身下怎么不问我受得了受不了?”

    两位执教老脸一僵,半天也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

    初颜脸不红,心不跳,站在萧然身后,掌心聚灵。

    她也不用弯腰,抬掌正好就是萧然丹田的正背面。

    掌心一顶,一道磅礴的经典境灵力轰入萧然气海!

    “噗——”

    萧然没顶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咬牙定了定神。

    “你动作温柔一点好不好?”

    “哦,好。”

    —————

    两更六千八百字,算加更一章哦!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