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29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这一夜,温泉崖,桃花落,伶舟月做了一个决定。

    这一夜,月光,照着浴水,少女开始以男人为师。

    这一夜,萧然浸润着花草灵植的灵气,睡的很香。

    但他还是低估了执剑峰的灵气浓度和水润、养分。

    次日打开门一看。

    碧绿的麦田和稻田已有半人深,开始抽出了穗花。

    药株打开了花骨朵,油菜地明黄黄一片宛如春日。

    东边是苍翠的松林,间杂火红的枫叶和樱花,五颜六色的游鱼在水潭里嬉戏,追着飘落的枫叶打转。

    西边的菜畦涨势喜人,直直乱窜的韭菜,尖尖小小的红辣椒、顶花儿带刺的黄瓜、绿中带紫的苋菜、开着紫花儿的扁豆,小红灯笼一样挂满的西红柿。

    种太多,涨太快,吃不完了都……

    果树稍慢一筹,还处于成长和开花阶段。

    竹林里新笋冒尖,花草成荫,不但招了蜂引了蝶,还惹来一群松鼠与灰兔。

    萧然看了一圈,只要是未入阶的植株,都已经成熟或即将成熟,少数入阶的草药和谷子才刚刚抽芽。

    这灵气浓度……他还真是小看了执剑峰!

    门前南崖边。

    伶舟月飘然站在油菜花的花海中,清澈如画的容颜里,倒映着鲜亮的明黄。

    千年以来,这竟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俗世农植,意外的感觉很漂亮。

    可那宛如琥珀湖光的清澈眸子里,却罕见的闪过一丝了忧伤。

    一壶饮罢,只喃喃自语

    “凡物再美,终有竟时……”

    萧然来到她身后,看到师那尊愈发丰韵的身姿,疑惑昨晚桃花落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师尊。”

    伶舟月没有看他,又仰首灌了口麦芽酒。

    “执剑峰就三人,你种这么多吃的掉吗?”

    萧然笑道:

    “师尊大清早就在喝酒,我能不努力多种点谷子酿酒吗?”

    伶舟月这才转过身来,脸上愁容散去,温泉润泽的俊颜竟隐隐约约显出一抹桃红。

    “你的宝贝徒弟呢?”

    “回娘家办手续去了。”

    萧然随口开了个玩笑。

    伶舟月道:

    “她虽然是冲着我来的,也算代我帮你,免得你一个人太辛苦。”

    哟,您老人家也开始贪功以显关爱徒弟?

    萧然恭敬,又不乏真心的说:

    “弟子孝敬师尊,乐在其中,并不辛苦。”

    伶舟月莞尔一笑,剑眉细软,飘然入鬓。

    “你觉得人有前世吗?”

    师尊今天不太对劲啊,喝清酒也中毒吗……

    问题是,身为穿越者,萧然真的有前世!

    “没有,不存在的,都是迷信。”

    “是吗?”

    伶舟月幽幽看了萧然一眼,眼睛清澈潋滟,宛如湖水折射的粼粼波光,让人遽然失了魂魄。

    萧然正失神时,忽听师尊道:

    “我出门三日,你好好看家。”

    三日?这么大的空窗期我怎么赚孝心值?

    “我想和师尊一起出去。”

    伶舟月神色飘然道:

    “这次行程很危险,我可能顾不上你,等你哪天能自己对付幽冥的时候,我会带你一起的出门的。”

    连师尊都保护不了自己,那得多危险?

    而且,师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

    有必须要做的事吗?

    “是,师尊。”

    “走了。”

    伶舟月身形一闪,消失在滚滚云海中。

    不知为何,萧然在师尊的背影里看出了一丝惆怅与下定决心后的悲壮。

    很危险吗?

    萧然心想,自己也必须加快修行了,早日成为师尊的左膀右臂,甚至比师尊更强,才能保护师尊!

    师尊走后,萧然给谷地和菜畦、果园,做一些简单的浇水、施肥护理。

    煮了点热水喝,拿馍饼就着番茄和黄瓜果腹,忙了一圈后,腾鸢而起。

    飞向主峰!

    ……

    宗秩山主峰面积极大。

    光是剑坪就比整个执剑峰顶大一整圈。

    剑坪位于东山腰部,是个半悬空的巨大圆形平台,铺满青灰相间的大理石,缝隙布满了高阶灵纹。

    剑坪的中间立起一个约半丈高、一亩见方的方台。

    方台中间立着一个百丈高的大剑石碑。

    剑坪周围稀稀落落种着剑竹。

    辰时已到。

    入口处的剑竹旁,竖起一个青黄大旗——

    执剑峰亲传弟子自由挑战赛。

    亲传弟子挑战赛,通常是内门核心弟子组织的非官方比赛,历史悠久,以切磋为主,没有严格的比赛规则,打着交流学习的旗号,挑战检测亲传弟子的实力。

    上一个被挑战的亲传弟子,正是戒律堂亲传弟子罗生,为期一年,愣是战的罗生脱胎换骨才过关。

    而百草峰亲传弟子春蛙秋蝉,至今也没人去挑战。

    毕竟,不过是内门弟子自由组织的比赛,谁会去挑战两个炼气小孩呢?一拳一个嘤嘤嘤就麻烦了。

    实际上,亲传弟子也可以选择不应战。

    当年,罗生也是被自己亲爹皇甫群摁着去参加的。

    这一次,弟子挑战赛再次被戒律长老盖章认证,要求萧然必须参加。

    举贤不避亲,皇甫群连自己儿子都没放过,所以他的认真很有权威。

    内门弟子们本就对萧然意见极大,如今有了戒律长老的认证,一时间群情激动,跃跃欲试。

    其中,也就姜初颜和叶凡是真的想加入执剑峰,其余人眼看没希望,检验萧然的实力是假……

    他们就是想泄愤!

    萧然也预料到了这一点。

    他只是没想到,剑坪上一点比赛的气氛也没有。

    想象中的人山人海的场面,并没有见到。

    从剑坪上空往下看,稀稀落落的人群中,大部分是晨起练剑的内门弟子,少数人在东张西望,似乎是看客。

    对照挑战玉简,真正想要登台挑战的一个没来。

    萧然有点意外,但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这次的弟子挑战为期一个月,很多人根本就没预料到,凡人之躯的萧然,会在第一天、甚至是第一个时辰,出现在剑坪上。

    暗黄色的纸鸢,飘然落在了剑坪方台上。

    萧然赫然出现在众弟子中央。

    众弟子齐齐看去,蓦的一惊。

    一袭让人羡慕的袍式弟子服,在风中簌簌翻动。

    确认身份,萧然!

    众弟子先是奇怪,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接下来,上百道神识在萧然身上扫荡着。

    还真是个凡人啊!

    只有少数的女弟子,才能看出萧然身上的闪光点:长得帅,个子高,气质好……

    甚至有极少数女弟子看出了萧然的特长。

    女弟子群中,不知道是谁冷不丁来了句。

    “萧师叔早。”

    剑坪顿时鸦雀无声,片刻之后,齐刷刷的作揖。

    “萧师叔早。”

    “萧师叔早。”

    “萧师叔早。”

    萧然也明白,虽然大家不是真心恭敬,大多数人心里都是质疑,但这整齐划一的作揖姿势,恭敬的问好声……

    凌驾于他人之上的超然感觉,真的很爽!

    哪怕你得不配位,才不配位,依旧很爽。

    既然来早了,萧然决定立个牛逼的人设。

    因为他一强势,一些牛逼的内门弟子就会选择观望,重新审视执剑长老的眼光,免得贸然出手落了败仗,丢了面子不说,日后也不好相处。

    这样想着,萧然负手而立,在人群中扫视一圈,露出一抹失望的神色,将挑战玉简往台上随手一丢。

    代表挑战者的成摞玉简狼藉的散开一地。

    “不是要挑战我吗?连个人影都没有吗?内门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萧然掷地有声,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