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21章 滑铲大师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陈躬行?

    那位精英弟子试金石?

    是个农夫?

    也就是说,我刚才通过了考验,是块金子?

    萧然暗暗长舒一口气。

    看看眼前这杂乱无章却又妙到毫巅的麦田……像极了一个不拘一格、因材施教的大师作品!

    再看他出的两道题目。

    第一个,陈躬行见他精于挑麦谷,猜测他的种田造诣可能很高,于是出了第一题,让他帮忙除草杀虫。

    这题很难。

    要不是自己有满级种田技能,就被忽悠了。

    他猜,陈躬行知道他的天赋和修为不行,于是对其他技艺方面的要求,格外的高。

    技艺过关后,还要考心理题。

    有两个选择。

    第一种,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第二种,苟活一波等待翻盘。

    理论上,第二种是正确答案。

    但现实中情况通常很复杂,理论也得看人,看分工,不是对每一个人都是正确的。

    现在,幽冥来了。

    执剑者眼看没有胜利的希望,于是第一时间遁入安全洞府。

    看似理智的选择,却不符合执剑者的身份。

    洪水来了,眼看防不住,驻守的官兵立即撤退到高地,种田渡过洪期,保留火种。

    正确吗?

    官兵都跑了,其余人还有活路?

    多少无辜的百姓因此葬身洪流?

    如果执剑者选择拔剑战斗,就能掩护更多弟子遁入洞府,为宗门留下更多的火种。

    遥想前世。

    为什么九八洪灾来了,军人第一个冲上去?他们不怕死吗?冲上去之前确定人肉能堵住洪水吗?

    为什么七十年前,种花家要抗米援朝?打之前确定小米加步枪刚的过飞机大炮吗?

    胜利的希望,从来是打出来的!

    不是预测出来的!

    诛冥之战中,师尊上战场之前,知道自己一个叫金丹修士能连斩几十个元婴幽冥吗?

    若非无数个像师尊这样的强者,敢对幽冥拔剑,修真界早在八百年前就彻底毁灭了。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这就是执剑者。

    身为执剑者,萧然有系统傍身,又找到了师尊这根大粗腿,尽孝修行,一日千里……

    可以说,修真界的便宜让他占尽了。

    现在,师尊给了他执剑者的身份,如果幽冥来了,他不会退让,也没脸退让!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这等美好的修真世界,还有那智商欠费、又貌美如画的师尊,他都要保护好!

    这是之前飞鸢时的贤者瞎想。

    也是他真心所想。

    并非提前参透了中年人的出题思路。

    若非真心,陈躬行也能一眼看出来。

    陈躬行,看来是搞定了。

    蔺云子介绍的三个棘手的内门敌人。

    第一个叫叶凡,筑基境,主角模板,因外貌原因被师尊丑拒。

    第二个叫姜初颜,金丹境,长得美,因天赋太好被师尊拒绝。

    第三个就是陈躬行,元婴大佬,人形试金石,是最难对付的。

    结果,萧然误打误撞,最先解决了最难的对付的人。

    万事开头难,古人诚不我欺!

    陈躬行是个令人敬佩的大佬。

    但萧然不打算跟他客套太多。

    在他完成考核,改变主意收钱之前,萧然立即带上白嫖的两斤麦谷,离开了大谷峰。

    这可是那片麦田的精华!

    离开大谷峰。

    萧然先是回到外门石楼。

    这边,清单上的物品,基本都搜齐了。

    米酒菌池,上等的灵田肥料,瓜果蔬菜的秧苗,青竹、枫叶、樱花等风景类的灵植。

    除此之外,蔺云子考虑到执剑峰上没吃的,又为萧然准备了不少米面、麦粉,新鲜的水果,蔬菜。

    看来,这小老头是铁了心要抱大腿了!

    确定这一点,萧然这次没给灵石了,计划将来报之以人情。

    将全部物品放入系统空间储存,萧然踏上纸鸢,准备去找酿酒的最后一个关键要素——

    天然酵母。

    根据百里清风的情报,西南边小蛩峰山下野林,有很多可以培育天然酵母的黑蘑菇。

    就跟玩游戏跑任务一样。

    虽然有些枯燥,但想到酿出美酒狂薅师尊的羊毛,萧然觉得这种任务还是挺有趣的。

    来到小蛩峰山下。

    这山还蛮秀气的。

    虫鸣,鸟鸣,叽叽喳喳没个停,直到野兽吼一嗓子才安静点,等一会又叽叽喳喳没个消停。

    萧然在林子里转转。

    发现黑酵菇很好找,因为很多。

    考虑到以后的需求量可能很大,萧然连土带蘑菇挖了不少,准备移植到执剑峰,扩大培育。

    突然!

    萧然直觉发现自己被人锁定了。

    倾听万物。

    不是人类。

    是一头虎!

    在他身后埋伏着……

    他能听到那宛如引擎怠速般的呼吸。

    人对老虎的恐惧,是刻在基因里的。

    萧然背脊发凉,汗毛倒竖。

    永远不要背对猛兽,何况自己习得共鸣心法之后,炼气之下可以无敌。

    遂稳住心神,转过身来,直面老虎。

    深邃阴暗荆棘林里。

    一只硕大的虎头隐约可见。

    见被萧然发现,索性抬步迈出身子。

    它的步音极轻,身躯却如山峦巍峨!

    萧然深吸一口气。

    这是红斑虎,比水牛还大的红斑虎。

    斑驳的身躯上布满了罕见的红色斑纹,如峭壁一般的骨骼高高隆起,一双黑色的眼瞳更是瘆人,发出恐怖的寒芒。

    叫人光是看着便心神巨震,稍有心智不坚就会当场吓软,沦为虎口美食。

    果然……做任务都是有野怪的。

    萧然定了定神。

    可以确定,这头虎并没有炼气。

    没炼气的红斑虎能长到这么大,定是天赋强者。

    黑蘑菇他挖的够多了,没必要冒险和畜生纠缠。

    于是隔空一掌拍出去。

    这一掌看似平平无奇,竟如石落平湖,在空气中荡起一道波纹。

    砰!

    一瞬间,掌力与林中清雾产生共鸣,轰然扩散。

    掌力瞬间加速,很快与周围树木灵气发生共鸣。

    砰!

    掌力再次加速,最后竟在空间本身产生了共鸣……

    砰!

    三次叠加,掌力初看平平,突然加速,苍劲如龙,宛如惊涛骇浪,一掌拍在红斑虎头顶。

    砰!

    与红斑虎的肉身,再次共振!

    红斑虎先是一愣,突然脑子一震,庞大的虎躯轰然倒飞出去,摔在荆棘林里。

    萧然一看。

    除了轻微脑震荡,并未受伤……

    不是凡虎!

    锻体巅峰没跑了。

    萧然懒得冒险战斗,执剑者不是为了杀虎而执剑的,要是不小心挂了,系统不要守活寡?

    二话不说,腾鸢而起!

    可惜林子里施展太慢。

    只听一声苍莽的虎啸,庞大的身躯宛若腾龙,一式猛虎上山,扑向了萧然。

    其利爪如铁,泛着寒光;虎牙如鲨齿,发出丝丝冷飕!

    风从雨啸,落叶纷飞。

    群鸟四散,百兽奔逃。

    形势危急。

    萧然见红斑虎皮糙肉厚,势如坠山,假如掌法或拳法只能伤其身,而不能将其轰开,这十吨体重,光是自由落体也能把他压扁了。

    蓦的,萧然灵机一动!

    说是迟那时快,拔剑出来,一个滑铲,从红斑虎身下划过,捉剑刺入红斑虎肚子。

    锋利的剑刃刺入肥肉,带着共鸣的微颤,借着虎扑惯性哗啦一声,像是给红斑虎的肚子拉开了拉链。

    萧然翻身落在林子里。

    想不到人生第一次滑铲,还挺顺利。

    回头一看。

    血腥的内脏掉了一地,把纸鸢埋了干净。

    十丈之外,红斑虎扑在血泊里奄奄一息。

    虎躯一震,再震……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血流如注,稀里哗啦。

    萧然仁慈,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去止血。

    这可是上好的毛血旺!

    不能白流。

    红斑虎奄奄一息时,回了一口血,竭力睁眼,发现止血者竟是它刚才想要杀死的人类。

    正感激涕零时——

    萧然一掌落下,顷刻毙了它。

    麻利的将虎尸收入储物空间,萧然再次腾鸢而起,迅速离开了小蛩峰。

    心想,满级厨艺得安排上了。

    ……

    一刻钟后。

    一位穿着水绿色烟纱,身形玲珑有致,五官软糯可人的少女,御剑回到了小蛩峰。

    一位中年女子迎接她。

    “姜师姐此番去外门,可探到了那萧然的底子?”

    “气死我了!”

    少女声音软糯,略带沙哑,带着一种纯情烂漫。

    “那些杂役守口如瓶,给多少灵石也不说,那外门执教更是故弄玄虚,说什么此子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劝我不要再固执……”

    中年女子道:

    “要不这样,自明日始,我帮师姐守剑坪两个时辰,只要那萧然一出现,我马上通知师姐。”

    “嗯,只能这样了,对了,你看到我的红斑虎了吗?怎么没见它来迎我?”

    “咦,今天还真没看到,不过,刚才好像在山下的林子里听见一声虎啸。”

    “虎啸?小红捕猎从不出声的。”

    蓦的,少女惊呼——

    “小红有危险了!”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