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20章 执剑者与守望者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蔺云子拱手作揖,默默告退。

    高案前数麦的双手蓦的停住,凝固片刻,不情愿的揭开了斗笠。

    那是一张耷拉着眼皮的老脸。

    确认萧然的身份,老者起身,略一作揖。

    “百里清风见过萧师兄。”

    话毕坐下,其声音散漫干涩,略显不恭。

    “不必客气。”

    萧然之前听过了蔺云子关于此人的介绍。

    百里清风是大谷峰峰主,灵农执教,金丹修为,擅长规模化种植灵谷,尤其在引风、开渠方面颇有些造诣。

    以萧然的满级种田眼光看大谷峰的灵田,百里清风起码有六十分以上的水准了。

    可惜,末法时代后,大谷峰灵田大幅度减收,百里老头几经努力,也找不出太好的办法,如今年迈,索性放弃,难免有些玩忽职守。

    内门执教与亲传弟子虽是平辈,但通常都要敬称对方师兄、师姐。

    更何况,灵农业本就是宗秩山非支柱产业,加上产收不好,在门内地位逐年下滑,常年处在被遗忘的边缘。

    门内只有某个性情执拗的执教,每日来大谷峰种田两个时辰。

    亲传弟子登临拜访这种事,一年也碰不到一次。

    “萧师兄真是年轻有为。”

    百里清风皮笑肉不笑的恭维了一句。

    不若蔺云子那般真心拍马屁,百里清风这句年轻有为,略带讽意。

    毕竟,以他金丹修为,一根手指就能灭萧然千次百次,难免看轻这位莫名其妙入了仙门的凡人。

    萧然也不寒暄,开门见山道:

    “我需要上等的种子,新鲜的灵谷和天然酵母。”

    酵母?

    百里清风撇撇嘴道:

    “都这个节骨眼了,萧师兄还有心思酿酒吗?”

    萧然自然知道这节骨眼指的是什么事,只是懒得扯皮,速战速决。

    “这是师尊吩咐的。”

    百里清风老脸一僵,立即恭敬许多。

    “请随我去谷仓一看。”

    地下谷仓里,通风透气,阴凉干爽。

    查看谷堆,从炼气境到金丹境的道谷、麦谷都有,不过至少都是半年前的陈谷子。

    咪咪阅读

    作为种子可以,作为酿清酒的材料稍显不足。

    百里清风给装了两麻袋上等谷麦种子,免费赠予萧然。

    不过,萧然还是支付了两块灵石。

    他不想欠这老头人情。

    这些陈谷品阶还行,但质量平平,入不了满级酿酒大师的法眼。

    “我需要新鲜的上等谷,今晚就要酿出清酒。”

    传说中的一夜酿清酒?

    莫非这是执剑长老故意选的酒道高手?

    百里清风再不敢怠慢。

    “适合酿清酒的新鲜上等谷,还需萧师兄亲自入谷,逐株挑选采摘;至于酵母,西南边小蛩峰山下野林,有很多可以培育天然酵母的黑蘑菇。”

    话毕,将谷内的通行玉简递给了萧然。

    “多谢。”

    ……

    来到谷地。

    风声悠扬,河流哗哗。

    萧然轻快的走在稻谷的灵堤上,穿梭在金色的麦田里。

    清风徐来,淡淡谷香弥漫天地。

    秋光洒下,洋溢着麦穗的芬芳。

    萧然想起了小时候在茶山摘茶时的场面。

    风景很美,但茶叶不值几个钱。

    这里的风景更美,波澜壮阔,但灵植的品阶和质量都很平庸,和百草峰上的草药相比,差距太远了。

    走了很远,萧然都没能找到满意的鲜谷。

    偶尔遇到几个在谷地里劳作的灵农弟子,年纪看上去都比较大,死气沉沉的,没什么朝气。

    这些大龄弟子看到萧然,只象征性的作揖打招呼,然后又各忙各的,没有谁给他当个导游。

    萧然走在河边。

    忽然闻到一股不易察觉的鲜香。

    循香仔细看去。

    竟是河里飘来几片麦穗的谷皮!

    这香味不寻常……

    萧然忙跳下水,捞起一片谷皮,放嘴里咀嚼。

    嗯,品相一般,品阶不高,但品质……绝了!

    顺着河流向上,步行七八里,萧然来到某山坡上,找到一块几亩地的麦田。

    麦秆很杂,青的黄的,高的矮的,直的弯的,杂乱的生长在同一块麦田里。

    麦谷生的其貌不扬,各有品阶,也各有缺陷。

    唯一相同的是,每株麦子的都有迥异、却非常突出的香味。

    那是一种极高境界的通透,一种自由的,内敛的,不为人类而散发的麦香。

    麦田边上,杂草丛生。

    一个头戴斗笠,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头枕着锄柄,怀抱着长剑,躺在杂草从中。

    穿着耕作的制服农袍,嘴里叼着一根短麦穗,口中轻哼着悠扬的曲子。

    哼的曲子,灵率温和飘扬,似带着某种能让麦植自由生长的神奇力量。

    有那么一瞬间,萧然仿佛看到了……麦田里的守望者。

    打理出这等麦田,可见并非俗人。

    萧然心生敬佩,远远的拱手抱拳:

    “晚辈需要些许鲜麦来酿酒,前辈能否割爱?”

    中年人掀开斗笠一角,微微睁开眼,瞥了眼萧然那高阶的青色弟子袍。

    大概知晓了萧然的身份。

    但他没有因萧然是亲传弟子,而高看他一眼。

    也没有因他是凡人而低看他一眼。

    无喜无悲。

    “我不是你的前辈,鲜麦自便吧。”

    “多谢。”

    萧然深入麦田,开始精挑细选。

    他精确到每一颗灵麦,追求的不是品相的完美,或品阶的高阶、统一,而是挑选品质无限接近完美的麦子。

    他挑的很慢,也很有耐心。

    中年人看上去在酣眠,却再也睡不着了。

    因为这位新任亲传弟子的行为……

    不是一个凡人所能达到的境界!

    他能精准的找出拥有完美品质的麦谷——尽管这些谷子大小不一,色泽不齐,歪瓜裂枣者皆有。

    遇到了行家!

    是执剑长老专门找的酒酿高手?

    他不动声色。

    半个时辰后,萧然终于收齐了两斤麦谷。

    这个量酿出十斤清酒问题不大。

    “这是灵石。”

    萧然恭敬的拿出了五枚灵石,以示敬意。

    中年人却摇了摇头。

    “我不需要灵石,你若诚心感谢,便帮我把田里的杂草和害虫给除掉吧。”

    萧然眼角微聚,只平静道:

    “前辈说笑了。”

    “嗯?”

    “这块地里,没有一只多余的害虫,也没有一株多余的杂草,都是前辈精挑的伴生灵植和灵虫。”

    中年人微微一惊。

    杵着剑徐徐起身。

    他的身形很高大,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

    “看来,阁下对田地的造诣很深啊。”

    萧然恭敬抱拳。

    “前辈过奖了。”

    中年人来到河边,看着江水,压下斗笠前沿。

    “可以冒昧问你一个问题吗?”

    “前辈请问。”

    “若是有一天,幽冥围攻宗秩山,你面临两种选择。”

    中年人声音很平静,带着淡淡的沧桑与悲悯。

    “第一种,你选择拔剑,最终因敌我悬殊过大,死在幽冥口中。”

    “第二种,你审时度势,谨慎撤退,遁入安全的地下洞府,开始秘密种田,延续道火,等待翻盘的一天。”

    “你会怎么选?”

    萧然心想。

    第一种,苟活下来延续香火,等待翻盘的一天,这是理论上绝对正确的选择。

    但仔细一想,这样的苟活机会只有少数人能享受,大多人不管反抗与否,都将死于幽冥之口。

    而他身为执剑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枉顾弱者的性命,选择退后种田。

    尽管他擅长种田。

    但种田可以由女人和弱者来完成,而执剑者的职责,是保护他们的种田安全。

    “我会拔剑。”

    萧然毫不犹豫的答道,转而又道:

    “但我不会死在幽冥口中。”

    霎时间!

    河流翻起了浪潮。

    麦田荡漾着波涛。

    中年人微微颔首。

    “不愧是执剑长老亲选的高徒,是我唐突了。”

    他在萧然身上看出了坚定,也看出了自信。

    而这两点,恰恰是执剑者最为珍贵的品质。

    萧然的种田造诣很高,修为却只是个凡人,看上去是个优秀的种田者。

    但在他看来,这是一位更为优秀,有着无限潜力的——执剑者。

    萧然有些好奇,抱拳问道:

    “前辈怎么称呼?”

    中年人转过身来,摘下斗笠,露出了一副皮肤干裂、胡子稀卷,却带着无限洒脱的脸庞。

    “陈躬行。”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