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18章 宗秩山秘闻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入门两天,哪怕经历了幽冥入侵,给丹药长老耕田,被铸剑长老邀请品茗,舌战戒律长老,又被师尊揉肩理襟,面对对幅员百里的宗秩山,萧然仍处于人生地不熟的状态。

    蔺云子见多识广,收集种子和酿酒材料而言,老头子是个不错的导游。

    “阔别一日,师叔又来啦!”

    蔺云子穿着一袭外门黄袍,直起身子,迎着日光,眯着眼,精神矍铄,宛如枯木逢春。

    实际上,他一大早就朝东边的执剑峰眼巴巴的望着。

    明日是弟子挑战开始的时间,执剑长老太懒,他有预感萧然会来找他。

    萧然来了……却另有目的。

    “我饿了,您这有吃的吗?”

    蔺云子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师叔还是个凡人呐!

    在外门石楼里白嫖了一顿饭后,萧然列出一个清单——

    灵谷、灵麦种子。

    瓜果蔬菜的秧苗。

    上等的灵田肥料。

    青竹、枫叶、樱花等风景类的灵植木,须根须完整。

    米酒菌池。

    天然酵母。

    上等灵谷。

    就这?

    短短几行字,蔺云子却前前后后看了三遍。

    没看到暗器。

    明天就是弟子挑战的时间了,您还有心思种田酿酒?

    在餐桌上愣了半晌,蔺云子一脸茫然的问:

    “弟子看了下清淡,师叔是想要酿酒吗?”

    萧然吃着花生米,夹着小菜。

    他饿的急,蔺云子来不及准备灵食,只在外门食肆里弄了些凡阶午餐。

    但毕竟是生长于仙家的食材,与凡食不可同日耳语。

    很美味。

    “嗯,师尊喝的酒太差,我想尽一份心。”

    “萧师叔对伶舟长老真是心怀赤诚。”

    蔺云子润物细无声的拍着马屁,忽然话锋一转。

    “不过,明日的弟子挑战师叔准备如何应付?”

    萧然喝了口深潭鱼汤,继续大口吃饭,随口道:

    “这种小事不必上心。”

    这还小事?

    要是无法让内门精英弟子心服口服,按照道盟新规,戒律长老有权向道盟申请,废除萧然亲传弟子的身份。

    蔺云子试探性的小声道:

    “如果师叔想取一点巧,弟子这里尚有一些足以对付炼气修士的物件。”

    对付炼气修士有什么用?

    萧然自有打算。

    “有心了,但这种小事不必麻烦,我自有打算。”

    “弟子唐突。”

    饭后,蔺云子很快将萧然的清单任务派发下去。

    一块灵石引来一窝杂役。

    没有困难的任务,只有勇敢的杂役。

    打工队,出发!

    虚空中,萧然仿佛听到一阵汪汪声。

    杂役队伍分组出发后,蔺云子又道:

    “灵谷和肥料,只能在大谷峰的三谷粮仓购买,外门弟子没有购买权限,但我可以领师叔一同前往。”

    “有劳。”

    大谷峰有点远。

    萧然驾鸢而起。

    蔺云子不好意思当着萧然的面御剑飞行,便与萧然一同站上了纸鸢。

    萧然:

    妈卖批。

    我只是个凡人,照顾下我的体质好不好?

    我不要面子的。

    蔺云子则不放过任何一个拍马屁的机会。

    “一日未见,师叔操控纸鸢竟是如此平稳,弟子枉活数百年,竟不如师叔一日之功。”

    这一次,好像是真心话。

    听着还算受用。

    萧然道:

    “你要是无聊,可与我说说你所知道的,关于我师尊的故事。”

    蔺云子谨慎的组织语言。

    不敢太揭执剑长老的丑,但又不能枉顾事实强行美化,把马屁拍的太明显。

    “执剑长老的生活作风虽与常人迥异,在门内风评不佳,但也正因为她的存在,这些年为宗门吸引了不少新弟子的加入。”

    “尤其是女弟子。”

    他补充道。

    啊这……

    萧然又问:

    “你可知晓师尊的真实实力?”

    蔺云子道:

    “执剑长老早年是道盟书院的天骄,天赋极佳,可惜进入本门后,修行有所荒废,至今仍是分神境界。”

    “只有分神?”

    “不过她也不在意,毕竟她的战力是掌门之下第一人,五百年前,初入分神境便击败了合体境的极云子师叔,当上了执剑长老——这在当时轰动一时。”

    越级战斗家常便饭?

    萧然心想,师尊怕是拿到了女主模板了。

    “门内其他强者都是什么修为?”

    “掌门师祖是现世九个大乘修士之一,极云子师叔乃门内唯一合体境修为,其余长老皆是分神修为。”

    蔺云子一个外门执教,对内门之事如数家珍。

    “亲传弟子中,除了极云子师叔,铸剑峰的高师师叔是元婴修为;戒律堂的罗生师叔是金丹修为;百草峰上,春蛙秋蝉两位师叔据说至今只有炼气,但不要小看她们俩,有小道消息说……二位师叔有妖族血脉。”

    妖族血脉?

    难怪她们对草木虫兽极为敏感!

    但是不对啊……萧然微微皱眉。

    “我听说妖族生存对灵气浓度要求极高,末法时代灵气稀薄,她们到底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这得问丹药长老了,她老人家虽然看起来温柔漂亮,是无数俊才的梦中女神,但切开了——”

    萧然:

    “切开了?”

    蔺云子这才意识到语失。

    “咳咳,是老朽糊涂,银月长老擅长以毒攻毒,对各类毒药研究极深,又敢于冒险,所以……”

    萧然:

    “所以?”

    面对萧然连番追问,蔺云子有点慌了,忙说道:

    “都是些小道传闻,不可信矣。”

    “……”

    萧然忽然想起银月真人说的体剖和药浴……

    该不会……

    萧然细思恐极。

    索性不去再想。

    换个话题。

    “明日向我挑战的内门弟子,都是什么修为的?”

    蔺云子道:

    “内门精英弟子中,大多是筑基修为,但其中也不乏少数金丹境强者!”

    萧然不解:

    “大乘和合体修为都只有一个,这可以理解,但本门包含子宗在内,有上百座仙山,幅员百里,这么大的宗门,在元婴一代竟只有高师兄一人,断代太严重了……”

    “倒也不是完全断代,除了高师叔外,在本门百余名执教中,尚有几个元婴前辈;其中,某个今年刚升执教的元婴弟子,明天师叔可能会遇到……不过总体来说,门内元婴修士确实是太少了。”

    罡风猎猎,蔺云子也叹了口气。

    “这是因为,在最后一次诛冥之战中,出现了大量元婴境幽冥,元婴以上修士尚能自保,元婴以下修士根本上不了场,就属元婴修士损失惨重,高师叔也是近些年带上铁环才晋升元婴境的。”

    原来如此!

    萧然忽然有些好奇。

    “我师尊在最后一次诛冥之战中表现如何?”

    蔺云子道徐徐道来。

    “伶舟长老那时还年轻,在道盟书院的第一次外出任务期间,便遭遇了诛冥之战,以金丹修为与一头元婴幽冥的战斗中借力升阶为元婴境,之后连斩数十头元婴幽冥,自此一战成名,名震真灵大陆!”

    萧然服了。

    幽冥是同阶修士的天敌!

    结果,被低一阶的师尊在战斗中升阶不说,之后更是被连斩数十头同阶幽冥……

    萧然终于明白师尊为什么会智商欠费了。

    智商是什么?

    能吃吗?

    银月真人就从没想过把师尊切开看看吗?

    这到底是什么神仙体质?

    石缝里蹦出来的?

    萧然突然问道:

    “师尊的出身你知道吗?比如,她的母亲很有名吗?会推衍术吗?”

    蔺云子微微一愣,不知为何萧然会如此突兀的问。

    “弟子不过是个炼气小修,如何知晓这等秘闻?但可以肯定的是,伶舟长老的出身并不有名。”

    “哦……”

    萧然略显失望,想了想,又问道:

    “师尊虽然强势,又不喜欢男子,但她身姿傲人,气质出众,门内或道盟里就没有男人追求过她吗?”

    “有啊。”

    “人呢?”

    “都没了。”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