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12章 你这个徒弟……可以让给为师吗?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半个时辰后。

    林中药田里。

    春光融融,虫蝶翻飞,徐徐清风吹起了花海涟漪,带出泥土翻新的馨香。

    春蛙秋蝉小嘴微张,身形凝固,宛如两只稻草人。

    两张小脸凝如白嫩的瓷器,四眸惊滞如玻璃弹珠。

    一人直盯着萧然,一人茫然看着药田,竟有种沧海桑田、人是物非之感……

    萧然还是那个萧然,除英俊外,看上去一无是处。

    但药田已经不是辰时的药田了。

    十亩药畦里的杂草被清除干净,干净到一虫不染。

    所有害虫全都被萧然手动驱除。

    甚至把春蛙秋蝉抓来的、夹杂在害虫中堆里的益虫,诸如食蚜虻,枯叶蛉,九星瓢虫,都挑捡出来一一放生。

    如果说虫害容易辨认,杂灵草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百草峰灵气浓郁,杂草生的也如灵草般俊秀,加上长期被人工选择,如今存活下来的杂草,都是与灵草外观极相似的杂灵草。

    饶是如此,也被萧然一网打尽。

    包括隐藏极深的、与寒灵草极相似的寒稗草,都被他悉数挖出来。

    难道这就是师尊说的除草勿尽?

    药田西边的荒地,就更夸张了!

    萧然用春蛙秋蝉并不知晓的第五种高阶耕田法——隔山推车法,将荒田里的深土堆肥和红石蚯蚓全翻了上来。

    他甚至还疏通了地下沟渠,将全山唯一一条地下凉水引入荒地,省去两女娃每日提水之务……

    短短半个时辰,萧然不但完成了春蛙秋蝉俩女娃一天的工作量,其完成质量更是高到两女娃张口结舌,以致无法评价的境界!

    俩女娃满脑子空白。

    秋蝉忽然想起什么,冷不丁扭头道:

    “蛙蛙,你刚才不是说,师弟帮忙除草的话就考虑长大嫁给他嘛?”

    春蛙霎时惊愕慌张。

    “就、就算他会除草,我长大了也不能嫁给他……毕、毕竟……我是只青蛙呀!”

    百草峰东,紫枫崖。

    伶舟月看时间不早了,转身步入枫林,发现林中药田已被萧然打理的井井有条。

    虽然在百草峰学过几十年种草炼丹,但她在打理药田方面,跟不懂名画的包子铺店家一样肤浅,只觉得萧然把田地打理的井井有条。

    奈何本人没文化,一句很棒行天下!

    “我的弟子很棒吧。”

    她灌了口浊酒,这样在银月真人面前吹嘘道。

    这句话,给远在药田的萧然涨了两个孝心值。

    【恭喜宿主获得2孝心值!总额:30孝心值。】

    果然,帮师尊孝敬师伯,也是间接孝敬师尊。

    萧然很是欣慰,不枉他埋头耕田,累如老牛。

    这肥美的药田!

    看来以后要多帮师伯耕田才是……

    “师尊?”

    枫林里海饮阔步的伶舟月,忽然一愣,发现银月真人并没有跟在身后,而是呆立在枫崖边。

    柔媚的目光穿透枫林,直盯着药田里的萧然。

    伶舟月感觉不太对劲。

    师尊并非是好色之人,萧然虽生的俊俏,也不至于看的这般入神吧?

    “师尊你怎么了?”

    银月真人看的更深了。

    直到伶舟月折返回去,在银月真人的肚子里狠捏了下。

    “师尊!”

    银月真人这才蓦然回神,忽然板着脸道:

    “这次幽冥之事和收徒之事,戒律长老定会借题发挥,找执剑峰的大麻烦,你可能必须要换弟子了。”

    伶舟月不解:

    “师尊你突然说这个干嘛?”

    银月真人脸色一柔,又强行摆起了师尊架子。

    “我是说,你这个徒弟……可以让给为师吗?”

    “噗——”

    伶舟月一口假酒喷在了银月真人的胸前。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跟着修行数十年,都没攻略成功的宝贝师尊,竟被一个新收的徒弟给攻略了?

    是自己的模样不够俊俏吗?

    还是凶太大让师尊嫉妒了?

    不不……

    师尊不是那种人!

    伶舟月蓦的转头。

    难道萧然在种田方面征服了她的丹神师尊?

    这家伙不但会造房子,还会种田?

    我随手捡到神了?

    就算内心深爱着师尊,这等居家旅行必备良徒也不能拱手让人呀!

    更何况把他送给师尊,师尊心里还有她吗……

    “对不起师尊,我这个徒弟太废物,终其一生也不过是个凡人,不能糟蹋了师尊。”

    银月真人完全不在意。

    “他刚才是不是说想要一百枚十年延寿丹?”

    伶舟月直抓住她柔弱的双肩,酒气郑重道:

    “不——行!”

    ……

    宗秩山群峰中,最粗最高的山峰即是主峰。

    主峰乃掌门居所,处理宗门公务之地。

    峰顶有一剑阁,青石所造,直刺云霄。

    阁楼之形,如剑长,如剑薄,如剑利。

    风起时,发出呼啸剑鸣,涤荡全宗,让全宗弟子心生肃穆与警醒。

    剑阁正是宗秩山的权力中心,主事阁。

    主事阁的顶层,是长老会议举行之地。

    长老会议,是门内最高级别的行政会议,也是宗秩山的决议中心。

    只有掌门,长老,以及各位亲传弟子,才能参加长老会议。

    门内数百名执教,十几位首席执教,以及十几名子宗掌门,都没有资格参加。

    临近会议时间点。

    人还没来齐。

    伶舟月和银月真人这对美女师徒,在前堂闲聊。

    但伶舟月提及的任何话题,最后都被银月真人强拉到萧然身上,说要尽快给萧然体剖……

    春蛙秋蝉则被银月真人要求全程跟在萧然身后,给这位新人作导游。

    俩女娃胡任务似的,向萧然介绍了掌门、铸剑长老、执剑长老、丹药长老和戒律长老,以及各自的亲传弟子。

    其中尤以戒律长老最讨厌!

    趁着戒律长老还没到,俩女娃龇牙咧嘴,花大量篇幅去描述戒律长老罄竹难书的恶行。

    萧然也没仔细听。

    置身恢弘空旷的主事堂,萧然感觉人都飘起来了,又不免有些紧张。

    四下看看竟发现——

    主事堂被五根巨柱撑起了穹顶,四壁无窗,只以四排石剑为篱壁,将主事堂围了起来。

    石剑篱壁上刻印着青红相间的复杂灵纹,摆列勾画处,隐约透着某种大道至简的意味。

    插播一个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换源神器。

    他驻足看了很久。

    即便以他满级的建筑眼光,也很难在这四排剑篱上挑出明显的毛病。

    只在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细节处,尚有改进的空间。

    突然!

    一个身形佝偻,目光晦暗,背着剑匣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尺之处。

    耄耋之年,行将就木,仿佛只由眸子深处的一团微火,维持着生机。

    萧然吓了一跳。

    老者却先开口。

    “你是谁。”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