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孝心变质了 第0006章 我叫你模仿,没叫你超越!

作者:打死不鸽 类别:玄幻小说
    末法时代假酒多。

    在稍早一些时候。

    伶舟夜今天收了个废物徒弟,心情大好,以至于饮假酒过量,加上椿梦扰人,以至于天还没亮她就要嘘嘘了。

    末法时代,灵气稀薄,造成草药不纯,修真者因此造成灵脉不畅,体内很容易积留各类污秽之物。

    若经灵脉,由皮肤和气道强行排出这些秽物,徒耗灵力不说,更容易引发二次感染。

    因此,一些低阶修士依旧保留了凡人的排泄方式,绿色环保,也更易融入道法自然……

    当然,对体质特异、修为强横的伶舟月来说,嘘嘘只有一个原因——

    假酒喝太多了!

    迷迷糊糊的摇着身子,披星戴月走出了茅屋。

    她一贯自持实力强横,神识迟钝,作风懒散。

    加上月色朦胧,梦境缥缈,以致她竟没发现茅屋另一侧的弟子房。

    等她在西崖的草丛里嘘嘘完准备回去睡觉的时候,才发现了对面的弟子房。

    顺着弟子房前的一道翻出的新泥,又发现了正在挖坑的宝贝弟子。

    就挖坑而言,你也是来拉屎的吗?

    这是她的本能想法。

    但她是尊贵的师尊,在弟子前要注意身份,这种粗鄙之语不可说。

    于是板着脸,故作高冷,皎洁月光下,宛如纯纯仙子。

    “你在做什么。”

    酒香,水渍,腥臊……

    萧然怎么也想不明白,前世小仙女都是不拉屎的,放的都是彩虹屁,咋修真界早已辟谷的真仙女,还会嘘嘘呢?

    这不合理。

    尤其是眼睛看到的是,师尊那张皎洁如月,潋滟如画,英气逼人的脸,鼻子闻到的确实夹杂着酒香的淡淡腥臊。

    萧然表示——

    我不能接受!

    但铁一样的事实证明,仙女也是要嘘嘘的,尤其是爱喝酒的仙女,嘘的都是酒香。

    这个话题触及到了萧然的知识盲区。

    他实在不想和一个仙女展开这个话题,尤其是这个仙女还是他的师尊。

    便直言道:

    “弟子修了个弟子房,在屋内做了内厕,通过埋设的竹管将生活污水排出执剑峰。”

    这也可以?

    好吧,只要不是修行之事,都值得鼓励。

    伶舟月道:

    “你很有想法,为师鉴赏一下你的屋子。”

    萧然:

    “请师尊指点。”

    伶舟月来到弟子房前。

    好家伙!

    这么大。

    等等,这房子……

    伶舟月剑眉微蹙,感觉有些不对劲。

    遂提溜着酒竹筒,绕屋外走了一圈。

    只见这弟子房飞阁流丹,雕梁绣柱,古色古香的同时又峥嵘挺拔,气势雄伟,仿佛是巧夺天工,神鬼雕琢,给人一种大道至简的冲击力!

    尤其当皎洁的月光披在弟子房屋顶……

    太美了。

    而且细看此房定基的位置,正在执剑峰地下灵脉的第二个黄金节点。

    更诡异的是,这看似紊乱八卦地基,其汲取灵力的效率居然比她的茅屋还高。

    我叫你模仿,没叫你超越!

    伶舟月看的失神。

    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洞窥了天机,感悟到一丝从未体验过的天道之美,

    她忽然想起了刚才的梦境……

    不可能。

    这世界哪有神明。

    这只是普普通通的房子,无禁制,无阵法,甚至无丝毫灵力!

    许久,伶舟月问萧然。

    “这房子你找谁建的?”

    萧然直言道:

    “杂役处。”

    “杂役处有这等人物?”

    “嗯,他们非常专业。”

    “当为师傻吗?”

    你可不就是傻!

    萧然便补充道:

    “我只给画了一张设计图,一句话都没解释,他们就把房子完美造出来了……这就叫专业。”

    刚到嘴边的酒竹筒,蓦的停住。

    “你画的设计的图?”

    伶舟月半信半疑,神识一瞬间开到最大,把萧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遍。

    确定是五行均赋,天废之资,而且还是那种不那么纯粹的五行均赋,更显平庸。

    就体质和天赋而言,这个弟子全身上下,除了有个别特长之处,没有任何优点。

    但看那纯朴的眼神,却没有丝毫说谎的迹象。

    很难解释。

    她试探性的问道:

    “难道你家祖上是皇族的御用工匠?”

    萧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总不能说,是在你身上薅的孝心值买的技能。

    “算是吧。”

    见萧然没解释太多,伶舟月也不便多问,抿了口酒,兀自叹道:

    “想不到凡间也有神才,为师在人群中找到你,或许不是偶然。”

    或许不是偶然?

    就是说,之前的动机,完全是偶然?

    在人群中随手找个废物当亲传弟子?

    萧然皱着眉,试图揣摩师尊的动机。

    伶舟月忙道:

    “别瞎想了,带为师去你屋子里看看。”

    萧然:

    “是。”

    打开木门,进入弟子房内。

    好家伙!

    伶舟月漂亮的眼角抽动着。

    这豪华空间,这家具配置,这大竹床,这竹膜纱被,这开扬的通透感,竟直接让月光洒入每一处……

    而且,你一个弟子房,居然还搞了两层,一层睡觉,一层修行?

    更可恶的是,居然还有独立内厕,独立洗澡房,船样的大浴桶……

    可恶的凡人!

    这里是修真界,你搞什么名堂!

    伶舟月板着脸,忽然指着窗外陡然出现的星星火光。

    “咦,我的茅屋怎么着火了!”

    萧然:

    “……”

    伶舟月:

    “酒,是假酒,假酒自燃了!”

    萧然:

    “……”

    伶舟月:

    “你快帮为师灭火!”

    我灭你个头!

    萧然服了这师尊了。

    明明看上去清美绝颜,英气飒爽,说话做事怎么跟个泼皮无赖,三岁小孩一样?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薅羊毛的对象来说,这等贪恋享受的师尊,倒是非常完美。

    这么一看,萧然眼中的师尊又有几分可爱了。

    “不用灭了,师尊以后就住这里吧。”

    伶舟月故作姿态,摆摆手道:

    “那多不好意思。”

    萧然直言道:

    “弟子本来就是为师尊建的弟子房。”

    “嗯?”

    伶舟月微微一怔。

    仔细端详这位弟子,好像正在变帅。

    萧然加大力度。

    “弟子刚才在挖排水渠的时候,发现山顶有循环的温热地下水,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在洗澡房里凿个地洞,用虹吸竹管抽热水上来,引入浴桶,这样师尊就可以天天泡热水澡了。”

    “还有这种设计?”

    伶舟月无法想象这前卫的设计画面。

    直到片刻之后,萧然在浴房南角凿了个三尺深的地洞,用一根虹吸竹管插入其中,汲取温水。

    温热的地下水顺着竹管,汩汩流入超大的浴桶中,水面清雾袅袅,飘着浴房自带的干花灵草。

    现在,她有画面感了。

    谁能受得了这等刺激?

    要不是顾及男女有别,她早已经不着片缕了。

    “师尊,请。”

    话毕,萧然自行退去。

    只留伶舟夜一脸茫然的杵在浴房。

    建筑鬼才,老娘捡到宝了?
欢迎您阅读打死不鸽所写的小说我的孝心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