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小商 第五十六章 等等慢慢

作者:飘荡墨尔本 类别:玄幻小说
    云朝朝。

    潮长长。

    两个从南宋就被写到同一副对联上的名字。

    严格说起来,在【后面的故事】开始之前,潮长长都是一个局外人。

    从-1岁到18岁。

    一段比生命本身的长度,还要更长久的缘分。

    云朝朝讲述的这个故事,和潮长长曾经揣测过的,并没有什么重合的地方。

    潮长长更倾向于把自己认识云朝朝的时间,定在云朝朝在山村写下楹联的那一天。

    首负继承人和逆鳞姑娘的故事,就是从哪个时候开始的。

    云朝朝细数的一桩桩、一件件都和他有关,但他也是真真切切地,一次都没有参与过。

    潮长长庆幸,自己没有在云朝朝对他咬牙切齿的那些年,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时候,他也还小,一样没有在自己有参加完的比赛里面,有过失利。

    他一定会全力以赴,有一个剑拔弩张的碰撞。

    说不动,就真的成了相看两相厌的既生瑜何生亮。

    在庆幸的同时,潮长长又满心的遗憾。

    他为故事里的那个男孩感到遗憾。

    男孩竟然错过了那么、那么、那么多和女孩相遇的机会。

    在女孩开始讨厌他的五岁。

    潮长长并不知道自己抢了另外一个女孩参加电视总决赛的机会。

    他就是一路比着比着就进了决赛。

    可能是太久远了没有记忆,更有可能是压根没有人和他说过,省内还分南北两个区。

    在女孩因为他而沮丧的十岁。

    潮长长也有些不如意。

    他在青少年演讲大赛决赛的前一天他高烧四十度。

    那是他第一次住院,一住就是一个星期。

    他但凡能够从医院出来,也不会选择退赛。

    在女孩对他嗤之以鼻的十四岁。

    潮长长自愿参加的只有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

    是葛功明看上了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他希望YC可以在这个比赛上实现突破。

    相比于经常有学生拿到的奖,这个奖项,能让葛功明的年度指导履历变得更加亮眼。

    潮长长当然愿意帮葛功明这个忙,想要申请国外的顶级学府,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大奖赛奖项的含金量,确实也是更高。

    在女孩看着他在沙滩画画的十五岁。

    潮长长画得太投入,压根就不知道白马庄园的沙滩上曾经有一个女孩驻足欣赏。

    五岁、十岁、十四岁,前面的三个节点,都太过剑拔弩张。

    如果他能在十五岁的时候,和女孩在白马庄园的沙滩上邂逅,男孩就能在自己最好的时候,遇到女孩。

    这个如果要是能够成立,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二长和七水的插曲?

    那样的话,一切都会很完美,他还是最好的潮长长,一个痞帅的学霸,一市首富的儿子。

    可惜,【如果】,始终只是一个背离现实的假设。

    现在的男孩还值得这么好的女孩吗?

    云朝朝喜欢的那个潮长长,是不是也留在了白马庄园的那幅画里面。

    想着想着,潮长长又走进了自己的思维怪圈。

    他已然知道自己的心之所向。

    时不时地中邪。

    动不动的口干舌燥。

    有事没事的想念。

    就算再怎么自欺欺人,也掩盖不了青春年少的悸动。

    云朝朝已经在故事的最后,把问题抛给了潮长长,问他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讨厌。

    潮长长答非所问:“现在,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我了。”

    云朝朝侧头瞥向潮长长的方向,微笑中带点挑衅的目光,良久才接了话:“你最近有没有检查过听力?我说的明明是我讨厌你。”

    “那你可不可以继续讨厌我?”潮长长都对云朝朝说出口的讨厌和喜欢,已经有了全新的认知。

    “讨厌多久?永远吗?”云朝朝问的一脸严肃,语气却有些许掩饰不住的俏皮。

    在情窦初开的年纪,面对面地掩饰自己喜欢一个人,从来都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潮长长想了想:“永远太远,半年,最多一年,可以吗?”

    他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半年的话,他家的问题可能已经解决了。

    一年的话,他可能就已经出现在清华园。

    潮长长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变回最好的自己。

    云朝朝并不喜欢这个充满不确定的问题:“然后呢?”

    “然后……”潮长长展望了一下自己刚刚露出一丝曙光的未来,“然后我想变回白马庄园那个画画的少年,再重新让你喜欢一次。”

    潮长长说出了自己的美好愿景。

    “喜欢,不过是一瞬间的感动,时移世易,时间变了,人也变了,再回到同样的地点,也不再是同样的两个人。”

    云朝朝抿了抿嘴,微微扬起下巴,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开始发问:“打小就招人讨厌的潮长长同学,你会不会想的有点多?”

    “在你讨厌我的那么多年里,我都没有站在你的面前,让你好好讨厌,这是我的错”潮长长态度,史无前例地端正:“你在清华等我,接下来的一年,换我向你靠近。”

    “向我靠近啊?怎么着,想用一年扯平十二年啊?”云朝朝觉得这个提议并没有很好。

    从记忆最初的五岁,她就开始了讨厌潮长长的漫长旅程。

    除去中间觉察出喜欢的那段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已经超过了十二生肖的轮回。

    “先向你靠近一年,当作滞纳金或者利息,后面还有很多年,可以慢慢扯平。”潮长长也觉得自己知道的太晚,做过的太少。

    “来对碰一下。”云朝朝伸出右手食指。

    “对碰?”潮长长不明所以。

    “就是指尖碰一下。”

    迟疑了一会儿,潮长长也伸出了右手的食指。

    一时间没有明白这是哪一国的承诺方式。

    指尖和指尖的触碰。

    一碰上就弹开。

    潮长长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云朝朝就开口了,用了非常机械的声音,模仿机器人说话的节奏和语气:“现在为你播放录音——滴——【那我先排个队可以吗?等我家的事情解决了。等我去了清华。等你不讨厌我了。我,再正式喜欢你。这样可以吗?】”

    潮长长听出来机器人云朝朝滴声过后的那句“录音”,是他说过的话。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潮长长是小心翼翼并且满怀深情的。

    可当这样的话,被当做“录音”放出来,听起来就有些怪异。

    潮长长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回应,云朝朝又把左手的食指伸了出来:“你再来对碰一下。”

    潮长长依言照做。

    云·机器人·朝朝再度发声:“现在为你播放录音——滴——【在你讨厌我的那么多年里,我都没有站在你的面前,让你好好讨厌,这是我的错。你在清华等我,这次换我向你靠近。】”

    潮长长被这两段机器人录音,给堵得哑口无言。

    云朝朝没有录音回放的时候,潮长长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

    连着两次回放剪辑到一起,他因为家庭突变而变得瞻前顾后犹豫不定的问题就变得一目了然。

    他已经明白过来云朝朝是什么意思。

    云朝朝其实不止一次,给过明示和暗示。

    潮长长不是抢先一步拒绝,就是犹犹豫豫。

    现在回想起来,连潮长长自己都听不下去。

    潮长长一时间想不到应对方式,当然云朝朝也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

    “你的人生,是不是只剩下等这一个字?你不应该叫潮长长,你应该叫潮等等。”云朝朝的心气还有些不顺。

    “那你能叫云慢慢吗?”潮长长终于找到了回应的话,“慢慢等,等慢慢,你觉得这么样?”

    仍然有点文不对题,却比之前的话要更合时宜。

    云朝朝有点喜欢潮长长的这个反应,但还是选择嘴硬:“那你得问我爸爸同不同意。”

    话说等到这儿云朝朝再次切换成了机器人模式:“【我向来很听我爸的话】。”

    潮长长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最后的那句话,是自己在什么情况下说的。

    新科状元的记忆力,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潮长长决定要跳过这个可能会牵扯到陈年旧事的话题:“所以,今天是秋后算账的录音回放日,对吗?”

    这一次再开口,潮长长的语气里面,就有了很多讨饶的意味。

    “不是啊,今天是秋后问斩的日子,怎么可能只有算账的程度?”

    云朝朝清了清嗓子,又一次进入机器人回放模式:“现在为你播放录音——滴——【都说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盛产帅哥。就你这颜值,到了那边,肯定是校花级的,全校的帅哥都任你挑选。】”

    每一段“录音”都是潮长长说过的原话。

    云·机器人·朝朝连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能不能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回到人类的语言系统?”潮长长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想听到滴滴滴的提示音。

    云朝朝并不理会的请求,反而再一次伸出了自己右手的食指,摆明了还有录音要放的架势。

    潮长长见状,直接把自己的两个食指对到了一起。

    用一个可怜兮兮的对戳食指表情包,表达了非暴力不合作的决心。

    这是云朝朝第一次看到潮长长卖萌。

    她喜欢潮长长的现场版的表情包。

    喜欢到不行。

    喜欢之余,还有些生气。

    她一个女生,都还没有当面卖过萌,潮长长这么个大男生,竟然好意思抢先一步?

    云朝朝又气又想笑,她不能现在破功,只能强忍着笑意,干巴巴地补充:“这是刚刚那次播放留下的通路,不对碰一下,录音就不会结束。”

    “你确定再对碰一下就结束了?”潮长长继续对戳自己的手指卖萌。

    云朝朝终于还是破功了,笑着做出了让步:“录音机大概也没电要自动关机了。”

    “那我给录音机充个电吧。”潮长长没有伸一根手指过去,而是直接伸过去一个手掌,轻轻地把云朝朝的食指按下。

    紧接着,直接握住了云朝朝的整个拳头。

    大拳包小拳,大手包小手。

    “你想干嘛?”

    “我还没想好,你给我三十秒,让我想一想。”

    “那你想啊,你抓着我的拳头干什么?”云朝朝抽了抽自己的拳头,好几下没能抽走。

    “握住了就没有再松开的打算。”

    “现在已经不止三十秒了吧?”

    云朝朝再一用力。

    眼看着就要成功的那一秒。

    潮长长直接一个反手,就把握拳头转成了抓手腕,这还不算完,紧随其后的一个巧劲,一步一步地让握拳演变成了十指相扣。

    扣紧拉实了之后,云朝朝越是想要抽离,潮长长就握得越紧。

    潮长长终于想好了:“都说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盛产帅哥。但我觉得,今年的帅哥肯定没有明年的帅。你要是今年就挑选了小帅哥,就可能错过明年的大校草。”

    卖完萌就耍赖,一点绅士的样子都没有。

    都这样了,都还不算完,更毁三观的话还在后面等着:“你晚了两个月,到YC找我,让我没有办法在自己最好的时候,和你相遇。这是你的错。”

    超常住那个摆明了不怕死,直接奔着云姑娘的逆鳞去的。

    某位作死而不自知的潮姓同学,选在这样的时候变本加厉:“你可以补偿一下我吗?”

    简直不能用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低等级的词汇来形容了。

    云朝朝不想和无赖说话。

    但潮长长找她要补偿的意愿,却没有就此打住,

    这一次,他很坚决。

    “你可以补偿我一下吗?允许我还没考上清华,就提前一步向你靠近。”

    “你可以先排个队。”云朝朝又拿潮长长的话噎他。

    “我不要排队,我不想因为晚一年去清华,像你错过最好的时候的我那样错过最好的你。”

    “潮等等不是还有家里的事情要先解决吗?”

    “那是潮长长说的,潮等等不一样,潮等等就要在此时此刻不管不顾地喜欢云慢慢。”潮长长忽然就切换回了潮流国际中心出事之前的样子。

    偶尔卖萌,经常耍酷。

    【全世界都不再我眼里】。

    我行我素,痞帅的酷。
欢迎您阅读飘荡墨尔本所写的小说大国小商